封山數月,旗山的猴子「佔山為王」了嗎?說說我的猴山歷險記

4353 人參與      分類 : 動物  


封山數月,旗山的猴子「佔山為王」了嗎?說說我的猴山歷險記

連綿的旗山

疫情原因,福州旗山國家森林公園關閉了數月。

旗山,又名翠旗山,因山勢逶迤似翠旗招展得名,是福州的後花園。

鼓山東西對峙,有「左旗右鼓,全閩二絕」的佳譽。

尤其是春暖花開時,山裡美得猶如世外桃源。

封山數月,旗山的猴子「佔山為王」了嗎?說說我的猴山歷險記

春天裡的旗山

五月的某一天,聽說公園有限開放,一腳油門就上了山。

原本去拍旗山瀑布的,很多年前拍過,很壯觀,還拍到了瀑布上的彩虹。


封山數月,旗山的猴子「佔山為王」了嗎?說說我的猴山歷險記

旗山瀑布上的彩虹

但這一趟,我的瀑布之行泡了湯。

因為猴子把路給佔了,那是條去瀑布的必經之路。

當我沿這著條路進發的時候,我看到三三兩兩的遊人匆匆折返了回來。

起初不知何故,繼續前行,我看到了一群群的猴子聚在路邊。


封山數月,旗山的猴子「佔山為王」了嗎?說說我的猴山歷險記

猴群和哨兵


因為以前見過多次,所以並不以為然。

但當我離它們越來越近的時候,我發現了異常情況。

一隻充當哨兵的成年猴子,惡狠狠地盯著我,嘴裡吼吼有聲,一步步向我逼近。

那絕對不是想向我要吃食的表情,而是一種進攻的姿態。

似乎我就是要侵入他們地盤的敵人,如果膽敢再前進一步,一定要對我下手了。

我只好停下來,穩定一下心神,慢慢向後退。

我也不敢快速轉身離開,怕猴子從後面襲擊我。

這跟遇見惡狗是不是一個道理,哈哈。


封山數月,旗山的猴子「佔山為王」了嗎?說說我的猴山歷險記

向我逼近的猴哨兵

猴哨兵見我後退,也慢慢停下了進逼的步伐,只是狠狠地盯著我。

那目光,讓人不寒而慄。

當我退到所謂的安全距離後,猴哨兵停下了進逼的步伐,但目光依然兇狠地盯著我。

往前方看,這樣的猴哨兵還不止一隻,我勢單力薄,不敢冒險,瀑布之行只能半途而廢了。


封山數月,旗山的猴子「佔山為王」了嗎?說說我的猴山歷險記

嘴裡吼吼有聲的猴哨兵


這趟上山,旗山猴子的變化令我心有餘悸。

印象中,旗山的猴子樣子是溫順的,目光是平靜的,與遊客和平相處,還經常會有友好的互動。


封山數月,旗山的猴子「佔山為王」了嗎?說說我的猴山歷險記

曾經眼神溫順的旗山猴

但這次再去時,感覺這猴變了。

封山幾個月,猴子們遠離人群,確實過起了山大王的生活。

沒有遊人打攪,悠哉游哉,不亦樂乎。

真的是,山中無甲子,歲歲不知年。

它們忘了這個世界其實還是人類主宰的,這個龐大的森林公園變成了它們自由玩耍的天堂,那些原本是遊人自由來去的區域,也變成了它們的私人領地。


封山數月,旗山的猴子「佔山為王」了嗎?說說我的猴山歷險記

想起一句俗話,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猴大王們橫行森林數月,再見人群時,它們的眼裡滿是警惕和敵意,地盤意識變得更強,有了一定的攻擊性。

封山數月,旗山的猴子「佔山為王」了嗎?說說我的猴山歷險記

山還是那座山,猴還是那群猴嗎?

難道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了?

當我原路返回到森林公園門口時,一大群猴子已經在門口廣場的大樹上聚集了,樹下圍了很多遊人。

遊人們像往常一樣給猴子投遞食物,恍惚間我以為回到了從前,但仔細觀察,還是發現了不同之處。

很明顯,有一隻猴子蹲在樹枝上放哨,它不吃不喝,一動不動,瞪眼四顧,警惕著周圍的風吹草動。

封山數月,旗山的猴子「佔山為王」了嗎?說說我的猴山歷險記

樹上的猴哨兵

我拿起相機拍猴,不經意脫離了人群,進入了猴群的地盤,而沉浸在拍攝中的我並沒意識到自己已經置身危險之中。

突然,一隻成年大猴張牙舞爪地向我猛撲了過來。

我連忙後退一步,本能地舉起了手中的連著長鏡頭的相機,往猴子面前一揮,這大傢伙還真把這隻猴子給唬住了,像觸電般縮了回去,它也不知道這啥武器啊。

趁著這空檔,我趕緊回到了人群旁邊。

好險啊,別說咬一口,撓一下也不得了啊。


封山數月,旗山的猴子「佔山為王」了嗎?說說我的猴山歷險記

攻擊我的大猴

只有那些不諳世事的小猴子,依然無憂無慮地玩耍著,沒心沒肺地吃著遊人給的東西,也沒有任何攻擊性,或許它們還不知道這世道的險惡吧。

那些成年的猴子,即便吃著遊人給的東西,也是滿臉的警惕,像是隨時準備出擊一般。


封山數月,旗山的猴子「佔山為王」了嗎?說說我的猴山歷險記

吃玉米的小猴

旗山猴變,也令我心生感慨。

這次席捲全球的新冠疫情,改變了太多東西。

從人們的思想觀念、生活習慣到動物的生存狀態,都在發生著令人吃驚的變化。

疫情肆虐那段時間,所有人畫地為牢,足不出戶,把原本就屬於動物的大自然還給了它們。

動物們遠離了人類的騷擾,過上了難得的悠閑自在、清靜安逸的生活。

現在,人們又想回來與猴子們分享大森林,這像是從孩子們手裡搶他心愛的玩具一樣,也難怪這些猴子們會有現在這種反應。


封山數月,旗山的猴子「佔山為王」了嗎?說說我的猴山歷險記

在旗山上與猴子們遭遇後,一晃又數月,山上的猴子們還好嗎?

那些回到它們懷抱中的地盤,是否還會樂意與遊人分享?

人與猴是否又回到了和諧相處、相安無事的從前時光呢?

有空,想再去探探旗山,看看那些可愛的猴子們。

封山數月,旗山的猴子「佔山為王」了嗎?說說我的猴山歷險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