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

3803 人參與      分類 : 動物  

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


​縱觀全球,每個大陸,都有屬於自己的鴕鳥。古老的非洲大陸,有體重體型都稱冠的非洲鴕鳥。孤獨的澳洲大陸,有僅次於非洲鴕鳥的澳洲鴕鳥,名為鴯鶓;神秘的美洲大陸也有美洲鴕鳥,分為大美洲駝和小美洲鴕,主要是生活在南美洲。而幅員遼闊的亞歐大陸上,必定也有屬於自己的鴕鳥,那便是人稱亞洲鴕鳥的大鴇。

大鴇,一說起這名字,大夥都可能下意識的聽成大寶,尤其是會想起屌絲必備的護膚神器——大寶SOD蜜,又或者是在腦海中回想起,並不自覺地在口中念叨這句藏在電視上一閃而過的廣告詞:「大寶,天天見!」而此大鴇,在特定意義上。也算得上是「大寶」啦,因為他們長得夠大,也由於數量稀少而被人們視作珍寶,所以他們就是一隻只活著的「大寶」。

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


大鴇別名老鴇、野雁、獨豹、地鵏(bǔ)。它們喜歡奔走於草原之上,站在地上的樣子,像是鴕鳥、鶴與火雞的結合,體闊腰圓,雙腳長且粗壯,趾爪有力,善於奔走,是最像鴕鳥的一些特徵;而當他們把脖子朝上伸直時,行立的姿態又有鶴的神韻,不緊不慢,矯揉造作中帶著不同一般的優雅,這跟他們本就屬於鶴形目密切相關;而那招搖的尾巴,則與火雞尾巴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比起火雞,他們還稍顯收斂一些。而他們與其他三種鳥的區別點在於,他們嘴短,喉下多長了兩撇白色鬍鬚,在繁殖期時鬍鬚更加纖長。

大鴇是候鳥,這就說明他們不同於普通的鴕鳥,它們是會展翅高飛的。而當他們飛上天空時,那樣子則變成了老鷹、禿鷹、大雁的混合體。展開的雙翅凌空飄飛的時候,與老鷹的翅膀像得沒話說,肩羽與小覆羽栗棕色,中間的覆羽則刷上斑白。分岔的飛羽末端則是黑色的。

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


當你在底下仰望幾乎要把他們誤認為是老鷹時,他們那凸起的長脖子和禿頭都深深地出賣了自己,那光禿禿的頭頸像是和禿鷹的頭頸從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只不過那色調灰藍得有點靈異,像是被剃了光頭關進了監獄多年才放出來一樣。可是呢,他們栗棕色且帶蠹(dù)狀斑的羽毛和圓錐型的身材,又以時速180公里的速度把她們的相貌從長得像鷹這一邊往長得像雁那一邊推去。


眾所周知,他們是最為笨重的一種飛鳥,他們飛得更高,同時也肥的更高,實質就是又肥又高,對他們給人的感覺更有雁的那種親近感,說不好聽點就是他們沒有鷹那種傲視群雄的霸氣,而且笨重有肉。搭窩生蛋的活兒也都是在地上直接搞定。這點傻勁兒,與大雁是半斤八兩,當然啦,個頭小於雄鳥且沒有「鬍鬚」沒有那麼多毛的雌鳥呢,長相上更加形近於大雁,他們也有一個特定的名字,叫做「石鴇」。


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


自古以來,我們所說的「老鴇」又稱為鴇母和鴇兒,是人們對於妓院老闆娘的一個稱呼。說直白些,老鴇就是妓女中的老妓女,老娼,一為嫖客穿針引線,二為管理教化妓女,三是協調各方關係,職能和目標都明確,只要給夠價錢,就能千方百計滿足客官需求。之所以我們將老鴇與老娼掛上鉤,是因為古人一直都把老鴇當成淫鳥,是鳥中淫穢的首要代表。其來源典故眾多,較普遍的一個典故呢很簡單,也很荒謬。


某日,一個閑著無聊的古人有幸看到了老鴇,並親眼目睹了雄鴇和雌鴇華麗麗的求偶過程和交配過程。但等他看完之後,卻是一頭霧水。回去後,跟人們說起時,卻不懂裝懂的說:


「老鴇都是母的,而且都是「同性戀」,非但如此,他們不僅與同類的母鴇交配,還和別種的母鴇搞,搞起來轟轟烈烈、風風火火、翻雲覆雨、樂此不疲……」


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


少見多怪的人們竟也信以為真,提起老鴇就是以那人的版本套著說,紛紛奔走相告,一傳十,十傳百……漸漸的,見都沒見過老鴇一眼的人們,已經將老鴇就是「淫鳥」、「百鳥之妻」的說法流傳開來,連重要的書籍中也刊載了這些「事實」,這些舞文弄墨為業的人將之與他們所唾棄他們的保守思想所抵觸的老娼聯繫上,自此,老鴇也就成了老娼的代名詞。


事實上在大鴇群體中,雄鳥才是「花花公子」,因為大鴇種群性比例嚴重的陰盛陽衰,所以他們實行的是多妻制,在繁殖期里,一隻雄鳥先後要調戲五到七隻雌鳥,並與之交配,而雌鳥呢,也的確不是省油的燈,她們至少要與2隻雄鳥交配,也就是說,她們會為了提高繁殖率,儘可能多的與別的雄鳥交配。這種行為稱為「混配」,與雄鳥的「多配」相輔相成的,類似現象在其他鳥類中也很常見。


儘管到頭來仍舊是名不虛傳,摘不掉「淫鳥」的帽子,人們還是不會真的討厭這些憨厚老實的大鳥,有句俗話說的好,叫「上有天鵝,下有地鵏」。地鵏,說的就是人們所熟知的最為稀罕的兩種鳥,能與天鵝相提並論,足見大鴇在人們心目中的位置之高。

匈牙利是匈奴人游遍大半個歐亞大陸後,選擇定居所形成的國家。而且,巧的是,匈奴人走過的地方都是能夠尋覓到大鴇生活痕迹的地區,這或許是一種巧合,但人們更願意將之稱為緣分。緣分,讓人更相信彼此心中所愛就是對方,所以,匈牙利的國鳥選上大鴇,也不足為奇了。

清書,二零一四年年九月十九日。


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


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


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


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


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


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


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


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


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


大鴇,身材笨重的飛鳥,匈奴人把她們當大寶,匈牙利人的國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