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期員工抄「心得」…如此算計「三期」女職工要不得

2143 人參與      分類 : 育兒  

8月24日,一則郵件截圖讓女性因生育所面臨的職場歧視現象重回公眾視野。上海一家傢具公司的人力資源部門要求懷孕員工在孕假期間每天手寫銷售心得,每小時寫600字,一個錯字罰50,重複一句罰100,不及時交稿罰500!

儘管目前中國現行法律對處於懷孕、產期、哺乳三個時期的女性勞動者保護較為完善,但「三期」女工被變相辭退的事件依然頻頻發生。對於無良企業的花式手法,究竟該如何應對?

小李於2015年入職成都某建築公司,雖然工作勤勤懇懇,但由於性格內向,在公司里人緣一般。一年後,在一次公司聚會上,另一個部門的小王主動與小李搭話,很快虜獲了小李的芳心,兩人於2017年5月辦理了結婚手續。更可喜的是,3個月後,小李就懷孕了。可她怎麼也想不到,公司領導對她的態度已經漸漸開始轉變…

懷孕期間,小李向領導馬經理提供了孕檢證明等資料,申請減少工作量,馬經理雖明面上答應,但小李的工作量並沒有因此減少,相反每天加班到很晚,兩周後小李終於忍不住了,又向行政主管劉總反映,劉總告訴小李,之前提供的孕檢證明不合格,按照公司要求必須提供成都市某醫院的孕檢證明,要求小李重新開具。小李到公司要求的醫院開具孕檢證明後,公司總算是認可了她懷孕的事實。

雖然工作的確減少了,但小李也感覺到自己在公司被冷落和孤立了。領導開始只讓她做一些基礎性和邊緣化的工作,一些重要的會議直接不通知小李參加,即使小李主動參加了,也基本忽視她的存在。儘管如此,為了收入穩定,小李決定忍忍,等孩子出生再考慮換工作。

直到有一天,馬經理把她叫到了辦公室,借口小李出差時的差旅費太高,接下來出差只能乘坐大巴或者火車,一般不允許坐飛機,而且如果接下來超出了報銷額度的話,相應的費用就需要小李自己支付。此外,馬經理還暫停了小李的績效工資,只保留基本工資。

小李感到十分生氣,但也沒有立即表現出來,而是選擇繼續忍耐。之後的一個月,領導幾次安排她出差見客戶,但因為無法選擇合適的出行方式而屢屢遲到,導致客戶很不滿意。公司便以小李「無法完成公司指定的工作」為由辭退了小李。

被公司辭退後,小李決定向法院起訴公司。法院經審理後判決公司支付小李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和小李的工資損失,共計40000多元。


孕期員工抄「心得」…如此算計「三期」女職工要不得

解讀嘉賓:北京市中銀(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 陳華朝

其實本案中小李的情況其實是很常見的,因為對於公司來說,孕婦的工作能力和能承受的工作強度會相對來說減弱,工作時間也會相應減少。因此懷孕的員工,在單位時間內給公司帶來的經濟效益會減損,所以才會存在著部分公司、企業對懷孕的員工待遇苛刻,意圖通過這種方式「逼走」懷孕的員工的現象。


懷孕的小李是否可以向其領導要求減少工作量?

可以。根據我國《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第六條第一款的規定:「女職工在孕期不能適應原勞動的,用人單位應當根據醫療機構的證明,予以減輕勞動量或者安排其他能夠適應的勞動。」小李在向公司出具了醫院的證明後,公司即應減輕勞動量或安排其他能適應的勞動,但公司不僅沒有減少其工作量,反而要求其加夜班和頻繁出差,已經嚴重違反法律規定。

公司領導認為小李承擔的工作少了,暫停了她的績效工資,這樣的操作是否合理合法?

從勞動法來說,績效工資屬於「獎金」的一種,在公司績效考核制度完善的情況下,如果用人單位隨意剋扣績效工資,實際上是變向的降低薪資待遇。本案中小李在懷孕後仍承擔了頻繁出差,接見客戶的工作,所以其公司應將其簽下的客戶、產生的經濟效益按照公司考核制度的規定,以績效工資的形式全額發放,否則是既不合法也不合理的。

本案中,法院是基於哪些法律條款認定公司的行為是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

本案中,公司以小李「無法完成公司指定的工作」為由辭退小李其實是欠缺法律上的依據的。依照我國《勞動合同法》第三十九條、四十條、四十一條,用人單位在單方面可以解除勞動合同的情況限於包括以下幾種:一是員工存在過失情形時,如嚴重失職、嚴重違反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二是非過失性辭退,如員工生病、受傷在規定的醫療期滿之後仍無法勝任工作的;三是經濟性裁員,如企業面臨重大經營困難的時候,可以進行經濟型裁員。

本案的公司解除勞動合同的理由不符合上述法律規定,且無論是要求小李到指定醫院開具證明、還是降低小李孕期內的工資待遇、亦或是要求小李在孕期內頻繁出差都明顯違反了我國《勞動合同法》和《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中對女性職工權利保護的相關規定,所以我們看到法院的判決是既符合法律規定、也符合情理要求的。

無良企業通常會採取哪些方式讓員工「被迫辭職」?

以往一些企業「逼走員工」的方式有調整崗位、降低薪資待遇等等,但這些方式都是明顯違法的。所以現在有許多企業往往選擇以另類的方式來進行「逼迫」員工,而不是以明顯違法的方式。就比如,有的企業通過營造一種集體孤立懷孕員工的氛圍來迫使其自己主動申請辭職,這樣企業就可以減輕甚至逃避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但是在這裡還是希望提醒企業多承擔社會責任,因為女性為家庭和社會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同時也希望相關勞動者權益保護部門加大對這種「職場冷暴力」的檢查力度,切實保護女職工特別是其在孕期期間的合法的勞動者權利。更為重要的是,員工自己需要有維權意識,面對工作上不合理的安排,應主動向勞動監察部門投訴,以維護自身權益。

遭受類似情況,勞動者維權益應注意哪些事項?

首先,勞動者應保留好相關證據,如紙質版的勞動合同、能證明公司明顯不合理或者違法行為的書證、物證,也包括一些以合法形式取得的錄音、錄像和微信聊天記錄,如果能找到同事佐證的的也可以作為證人證言來提供。然後需要先向有管轄權的勞動仲裁委申請勞動仲裁,不能直接向法院提起訴訟,在不服勞動仲裁的結果的情況下,才能依法提起訴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