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女性覺醒,還是看看22年前的動畫版《花木蘭》吧

4533 人參與      分類 : 動漫  

投資14億,豆瓣4.9,看完劉天仙演繹的真人版《花木蘭》,我滿腦子的,就這?

但既然提到女性個性解放這一話題,我想分享一下動畫版的《花木蘭》~

想看女性覺醒,還是看看22年前的動畫版《花木蘭》吧


花木蘭作為「迪士尼公主系列」的第一位中國的「公主」,也是目前唯一一個不靠公主出身,不靠嫁入皇族,而是靠自我成長、自我確認完成人格與實力的形象。

比起各個版本的花木蘭,迪士尼的動畫版《花木蘭》在改編之後更能體現人文主義與女性主義膠合的女性個性的解放。

(本段節選自《性別視角下的迪士尼改編〈木蘭〉之考辨》,原刊於南開學報2019年第六期)


1:背景概要

花木蘭故事源於北朝民歌《木蘭詩》,詩歌敘說一個叫花木蘭的少女,因家中無青壯男丁,代替年邁體弱的老父從軍。

作為女子的花木蘭在戰場上不輸男兒,屢建奇功,於是「策勛十二轉,賞賜百千錢。可汗問所欲,木蘭不用尚書郎,願馳千里足,送兒還故鄉」。

如果木蘭是男性,那麼詩中這後半出可以說是功成身退、淡泊名利、歸隱山林的君子戲碼;

然而木蘭是女性,那麼這個堅決辭官千里還故鄉的理由就複雜得多,最明顯的是無法在天子眼皮底下繼續「女扮男裝」,即無法繼續藏匿其性別身份。

想看女性覺醒,還是看看22年前的動畫版《花木蘭》吧

於中可見,花木蘭的基調是——雖然木蘭有僭越角色規範的行為,但卻也以一襲男裝的社會性別屬性,服從了其時性別制度對角色文化屬性的設定。

但女扮男裝的木蘭之所以被廣泛傳唱,一方面是故事的傳奇性,而這種傳奇本身並不悖於盡孝、忠君、事國等以傳統男權文化/話語體製為中心的倫理道德;另一方面,花木蘭女扮男裝的行為又的確僭越了傳統性別角色的規範,客觀上反映了「女子也能上戰場,殺敵寇、保邊疆」的反性別歧視之成規,這無疑契合了反叛傳統規訓、實現自我價值的西方女性主義話語。

所以這應該是它被迪士尼公主系列選中,並成為從動畫到真人版一再改編的第一個中國故事的顯在原因。


2:劇情梗概

現在,我們來看動畫版花木蘭的大致故事情節與創作意圖:

故事一開始就是匈奴入侵導致國家局勢緊張,與之對應的是百姓平凡但有趣的日常生活:當下最要緊的就是花家女兒木蘭的「女大當嫁」,於是木蘭被家長們強制「對鏡貼花黃」,打扮成淑女去參加一個關於三從四德的培訓班。

但木蘭跳脫常規的個性印證了家長們之前的擔憂與告誡,也揭示了這場對木蘭的閨訓沒能取得成功的背後原因。


想看女性覺醒,還是看看22年前的動畫版《花木蘭》吧

1998,動畫片《花木蘭》

接著就是國家徵兵令的到來,木蘭反對身有殘疾的老父應徵上戰場,但在老父三番五次打斷並直接忽視作為女子的自己提出意見的生硬態度刺激下,木蘭毅然決然走上女扮男裝、離家出走、代父從軍之路。

這既是木蘭的自我證明,也為下面跳出常規、實現自我價值的從軍行為烙下了鮮明的性格印記。

在男人堆里,無法勉強自己通過閨訓成為淑女的木蘭順應天性,大展身手。她通過了軍營里嚴酷的新兵訓練,成為一個讓人刮目相看的超級戰士。

在一次與敵軍狹路相逢的戰鬥中,木蘭展現了她的智勇雙全,不僅利用地形製造了雪崩,巧妙地以少勝多打敗了敵人,還救了上司李翔。但因此負傷的花木蘭就此暴露了女兒身。

這個情節轉折的設置,其實遠比原作《木蘭詩》中木蘭從軍十二年卻無人識破女兒身更合乎情理與常識。如此,儘管木蘭立有奇功,欣賞她的上司李翔沒有按律殺她,但還是聽從了作為男權制發言人宰相賜福的斥責,把她趕出軍隊。

想看女性覺醒,還是看看22年前的動畫版《花木蘭》吧

1998,動畫片《花木蘭》

孤身上路的木蘭偶然發現,餘燼復燃的匈奴正陰謀上京謀殺皇帝,責任心壓倒了性別身份帶來的挫敗感,她急忙趕往京城通報敵情。正在為迎接班師回朝的得勝官兵而陷入全城狂歡的人們,無人相信花木蘭的警報。

按宰相賜福的說法,那是因為她「是個女人,無足輕重,沒有價值,不可取信」。後來,敵人偷襲皇帝得手而木蘭捨命相救。

皇帝因木蘭救了自己也等於救了百姓的功績,免去其「膽大妄為,不辭而別,女扮男裝,混入軍營,欺君罔上,有辱軍風……」等萬死之罪,賜予花木蘭宰相之位,但木蘭堅辭不受仍千里還故鄉。

最終,木蘭用皇帝賜予的玉佩和繳獲的單于寶劍,向父老鄉親、祖宗先輩證明了她不是靠顯貴婚姻而是靠自己的戰績,為他們帶來了榮耀,光大了門楣,成為家族和父母的驕傲。


3:意義剖析

比起其他版本的花木蘭,可知迪士尼動畫對花木蘭最重要的、意義最大的改寫在於以下兩方面:

一是發掘了女扮男裝行為背後的性別政治與作為女性的花木蘭形象之間的矛盾與衝突。一開場,編劇就把性別問題置於整個敘事的核心,構建了性別話語之間的矛盾與衝突,使之成為推進情節進展並直至完成敘事意圖的中心主導線。

迪士尼版的現代性別意識使它敏銳地抓住了這個矛盾點,它的拿手好戲就是發掘了潛伏在女扮男裝下、能引起人們共情共鳴的關於性別歧視制度不合理的大背景,凸顯了這個大背景下所構成的話語矛盾與衝突,敘事由此能夠在充分運用故事原生國文化資源的基礎上,使人物和情節按其所設定的邏輯方向發展。

迪士尼動畫中的花木蘭故事通過這些細節,把它所要強調的性別歧視制度的荒謬感揭示出來,同時也精準地揭示了人類的盲從症:寧可接受習以為常的制度性話語,也不輕易接受即便是發生在眼前的事實。

想看女性覺醒,還是看看22年前的動畫版《花木蘭》吧

1998,動畫片《花木蘭》

接著,木蘭只好奔入城中去找可以相信她的人,迎頭碰上皇帝被一群混進城的匈奴官兵所劫持。她憑藉自己的智勇雙全救下皇帝,也再次救了上司李翔的命。這一次,李翔說出了事實:「她是個英雄!」但象徵男權體制威權的宰相則依然強調:「不,她是個娘們,糟糠一樣,一錢不值!」

當然,木蘭的勇敢行為最終改變了自己的生存以及話語環境:至高無上的皇權,超越了以宰相為代表的習俗社會的性別偏見,為她而改變了既定陳規。

想看女性覺醒,還是看看22年前的動畫版《花木蘭》吧

1998,動畫片《花木蘭》

這裡的花木蘭真的是通過「一個人的戰爭」,讓整個性別制度與話語環境為之改變,這是西方個人主義價值觀與「迪士尼公主系列」建構的女性主義性別觀的融合。

二是發掘了國產版木蘭女扮男裝行為背後的整體社會制度與作為個體的花木蘭之間的矛盾與衝突。

孝心是國產版故事裡唯一可以用來博取同情與獲得赦免「欺君罔上」死罪的因素,也是她藉因故事的傳奇性而受到褒揚與傳頌的理由。

與之不同,迪士尼動畫從中則嗅到了花木蘭形象擁有非傳統文化建構的「女性氣質」之因素,從而讓整個敘事焦點回到「女扮男裝」的木蘭身上,使人物個性凸顯出來,與人物活動的話語環境格格不入,形成二者之間的矛盾與衝突,從而讓木蘭進入了一個自我發現、自我認同、自我成長、自我價值實現的過程。

想看女性覺醒,還是看看22年前的動畫版《花木蘭》吧

1998,動畫片《花木蘭》

具有花木蘭這樣個性和心氣的女子都要在這個話語環境中大受壓抑與打擊。她們與此規不相吻合的個性與才華就會被貶斥、被輕視,或直接被無視,無法得到呈露與發揮。因為這個環境根本沒有為女子提供自由地選擇與發展的可能。

迪士尼動畫讓木蘭反思自己,說出了至關重要一句話:「我也許並不是為了爹爹,我也許只是想證明自己有本事。我想當我看到鏡子里的自己時,會看到一個巾幗英雄。」

藉此迪士尼動畫所傳達的價值觀念鮮明地體現出新女性的氣質與人格——獨立自主、自我發現與自我確認

此即迪士尼建構公主系列動畫片之現代性的拿手好戲,也即其所推崇的人文主義與女性主義膠合的女性個性解放之體現。

4:結論

我本人特別喜歡動畫版《花木蘭》,因為它編排合理、人設有趣,雖然西方氣息很重,但整體好感居多。

我也特別喜歡動畫版《花木蘭》中的花木蘭,因為她沒有魔法、沒有水晶鞋,雖然妝容特別奇怪,但的確是一位通過自我努力實現自我價值的普通人。

花木蘭的這一內核,是其在延續千年後仍熠熠閃光的原因。

前一段時間,#散裝衛生巾#的熱度居高不下,表面上看這是一次男權文化對女性權益的無視和壓制,但最令女生氣憤的是那些男士對自己從未使用過的東西大加評判,並自詡真理般的將女性按在消費鄙視鏈的下游,這是一種「身份蔑視」

但與此同時伴隨的是社會對女性權益的關注,從而形成解決問題的合力。

我們處在了一個最好的時代,所有的事情都在往積極的方向發展,正如之前NIKE為美國女足推出的短片《Never Stop Winning》所言:我們不僅要創造歷史,還要永久的改變它。

希望越來越多的個體可以通過努力尋找到自己,希望越多越多的人群可以對自我性別逐漸認同,希望越來越多女性意識領域能夠真正的覺醒。


End

來源:源味兒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