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哈巴赫的死是2個巧合的碰撞,並非黑崎一護的「爛尾一刀」

2026 人參與      分類 : 動漫  

黑崎一護對友哈巴赫的最後一刀一直被《死神》粉絲認為是「爛尾一刀」,看似久保帶人以十分不嚴謹的方式給這部長篇大作畫上了不完美的句號,但真的是這樣嗎?

眾所周知,久保帶人特別喜歡在作品中埋伏筆。結合《死神》前後的整體劇情,其實友哈巴赫的死,在其藏於瀞靈廷影子開始就已經註定了,黑崎一護的「爛尾一刀」只是兩個巧合的碰撞。

友哈巴赫的死是2個巧合的碰撞,並非黑崎一護的「爛尾一刀」

巧合一:友哈無意中看了鏡花水月

在最後一戰中,友哈巴赫重返尸魂界, 引入眼帘的就是坐在椅子上的藍染,以及藍染的親切問候語:「歡迎來到我的尸魂界。」

友哈巴赫的死是2個巧合的碰撞,並非黑崎一護的「爛尾一刀」

這看似平淡的開場卻直接影響了友哈巴赫的未來,在其踏入尸魂界的那刻就已經被鏡花水月所影響。那麼藍染是何時讓友哈看到鏡花水月始解的呢?

當年平子被迫逃離尸魂界後,藍染當上了五番隊隊長的位置,並在整個護廷十三隊的面前展現了自己的始解。美其名曰展現實力,實則是藉機始解催眠所有人。當時在場的所有隊長級都受到了始解的影響,以至於空座町大戰中被藍染按在地上摩擦。

友哈巴赫的死是2個巧合的碰撞,並非黑崎一護的「爛尾一刀」

然而,在藍染看不見的地方,還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那就是藏於瀞靈廷影子中的無形帝國。

在友哈巴赫的介紹中有這麼一段:花費900年恢復心跳,90年恢復意識,在黑崎一護9歲時利用「聖別」強行奪走混血滅卻師的力量,最終恢復力量。那麼在藍染始解的這個時間節點,友哈已經恢復了意識。

友哈巴赫的死是2個巧合的碰撞,並非黑崎一護的「爛尾一刀」

而無形帝國為了了解護廷十三隊的能力,無時無刻不在偷窺著尸魂界的一舉一動,以便於製造能奪取卍解的「星章」。也正是這個時刻,友哈巴赫在不清楚藍染能力的情況下,無意的窺探正好中了「鏡花水月」。

這是久保帶人埋了近600話的伏筆。當然,友哈巴赫自己是不知道已經中了藍染的始解,但藍染應該是清楚的。

友哈巴赫的死是2個巧合的碰撞,並非黑崎一護的「爛尾一刀」

巧合二:哈斯沃德提前歸還了「全知全能」

友哈巴赫死前最後所想的鏡頭中出現了哈斯沃德,並且有一段「無法理解」的旁白:

原來那是看見的是由我的眼睛看到的未來嗎?我還以為是你讓我看到的夢境,哈斯沃德。

友哈巴赫的死是2個巧合的碰撞,並非黑崎一護的「爛尾一刀」

那麼友哈巴赫曾經看到了什麼?這和哈斯沃德又有什麼關係呢?

關於友哈巴赫和哈斯沃德有個特別的能力設定:晚上兩人的力量會互換,哈斯沃德獲得「全知全能」的力量。在635話中,友哈巴赫陷入沉睡,力量由哈斯沃德掌控,並於672話醒來,友哈重新獲得「全知全能」。

在635話中,哈斯沃德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能看見未來的力量」隨後漫畫的旁白:看透的未來是……(這邊是個伏筆)

友哈巴赫的死是2個巧合的碰撞,並非黑崎一護的「爛尾一刀」

在672話中又有這麼一個鏡頭:友哈巴赫仍在沉睡狀態,黑崎一護站在他的面前,隨後一刀斬向友哈。隨後友哈睜開雙眼,天亮了。

久保帶人在這邊特彆強調了事件發生的時間順序:做噩夢黑崎一護砍友哈巴赫後,有哈睜眼,然後天亮,哈斯沃德說道:「早上了嗎?」即看到那畫面的時間的確還是晚上,所以友哈並未對此抱有懷疑。

友哈巴赫的死是2個巧合的碰撞,並非黑崎一護的「爛尾一刀」

結合684話的內容可以推測出,672話友哈看到的並不是所謂的夢境,而是哈斯沃德提前歸還全知全能後看到的真實未來。而友哈巴赫卻以為那只是一段噩夢,所以並沒有對這個未來進行改寫,最終導致了友哈的覆滅。(被黑崎一護砍殺的未來。)

友哈巴赫的死是2個巧合的碰撞,並非黑崎一護的「爛尾一刀」

關於哈斯沃德的心理暫時無法揣度,從整個劇情線上看,哈斯沃德對友哈還是忠心耿耿的。如果硬要說哈斯沃德叛變理由的話,可能是2點:1、635話中哈斯沃德獲得全知全能的第一句話:「真實殘忍的力量吖,陛下。」哈斯沃德可能看到了未來的友哈過度殘暴,並沒有帶來滅卻師理想的世界,雙方理念背道而馳。2、巴茲比,哈斯沃德和巴茲比是摯友,巴茲比和友哈的仇恨動搖了哈斯沃德。

友哈巴赫的死是2個巧合的碰撞,並非黑崎一護的「爛尾一刀」

後記

藍染的始解發生在漫畫100話以前,而鏡花水月對友哈的影響卻是600話之後;哈斯沃德那句評價友哈「殘忍」發生在635話,而「夢境化為現實」卻在684話才得以體現。如果說《死神》的結尾並不是倉促和偶然,那隻能佩服久保帶人深厚的「伏筆」功力。

友哈巴赫的死是2個巧合的碰撞,並非黑崎一護的「爛尾一刀」

很多漫友評價《死神》爛尾,戰力崩壞,然而艾倫在多次重刷後發現,大部分的「漏洞」詩人早就填完,只是很多的細節並不明顯,需要讀者細心的發掘。

我是艾倫,一個支持《死神》非爛尾的死神迷。

友哈巴赫的死是2個巧合的碰撞,並非黑崎一護的「爛尾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