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全職獵人》中蟻王與小麥之間是愛情嗎?

2020-09-28 18:32:43 1701 views
摘要

一直認為他們是類似“知音”的關係,不是友情,不是親情,好像接近一種心甘情願的柔軟。只要想起小麥的時候,蟻王身上的戾氣就全消了,那種感覺要比“知音”更強烈,其實小麥也不曾了解過蟻王內心,他們只是喜歡在一起下棋。

本文被瀏覽 496,534

剛看到漫畫的第30卷,在那幾張只有對白的大黑頁過後我徹底迷惑了……一直認為他們是類似「知音」的關係,不是友情,不是親情,好像接近一種心甘情願的柔軟。只要想起小麥的時候,蟻王身上的戾氣就全消了,那種感覺要比「知音」更強烈,其實小麥也不曾了解過蟻王內心,他們只是喜歡在一起下棋。
如果不是愛情,要怎麼解釋蟻王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只要求小麥的陪伴?如果是愛情,怎麼可以從頭到尾都找不出一絲與現實中愛情的相似之處……還有沒有其他語言能描述這種關係?不論如何,這種從頭到尾全不著痕迹的表現方法都是作者的高明之處。

漫畫《全職獵人》中蟻王與小麥之間是愛情嗎?


根據黑格爾的觀點,愛是一種主體與主體間的彼此承認,是認可了他人的作為個體意識的存在意義。那麼,蟻王與小麥之間的感情無疑是愛情。

《全職獵人》螞蟻篇的主題可以概括為:本能與自我意識的衝突。

同時具有動物屬性和人類屬性的螞蟻一方,受到螞蟻基因的支配,因而擁有與生俱來的繁衍族群的使命,與此同時,逐漸覺醒的自我意識又讓螞蟻們嘗試擺脫基因的控制,主宰自己的命運。

而同時具有自我意識和理性的人類一方,在理性的指導下歸納總結趨利避害的方法,不斷重複著合理的選擇,直至成為理想中的模樣。這個過程實際上是自覺地將自己改造為經濟學假設中的「理性的人」,將自己同化為與他人相同的模樣,最終迷失自我。

原本沒有自我意識的螞蟻,在實踐中逐漸認識自我;原本具有自我意識的人類,在實踐中逐漸失去自我。這兩個變化過程的交點,或者說螞蟻與人類的自我意識達到相同程度的瞬間,發生在蟻王與小麥彼此承認對方的主體性之時。

漫畫《全職獵人》中蟻王與小麥之間是愛情嗎?

富堅選擇螞蟻這種動物作為反派(或者說作為人類的對立面)的理由,在於螞蟻的高度社會性。螞蟻天生具有組織分工、任勞任怨、奉獻自身的社會性生物本能,所有螞蟻個體的存在意義是為整個族群服務。換句話說,螞蟻這種動物最難以自發地形成自我意識。因此,蟻王作為全蟻族奉獻後的最終成品,與生俱來地背負著繁衍族群(也就意味著統治世界)的沉重使命,蟻王身上的螞蟻基因強烈地壓制著自我意識的形成。

漫畫《全職獵人》中蟻王與小麥之間是愛情嗎?

另一方面,小麥的人設反映的是人的自我意識被自覺地壓抑。家境貧寒的小麥除了在軍儀棋取得勝利之外,別無生存下去的方法,一旦輸棋就會被判定為廢物。小麥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的處境,因此才會不斷地遵循著理性的路徑,將自己改造成無情的下棋機器。歸納而言,小麥的理性強力地壓制著自我意識的發展。

漫畫《全職獵人》中蟻王與小麥之間是愛情嗎?

蟻王與小麥的自我意識逐漸突破桎梏的過程,是通過彼此的互動交流、相互認可而實現的。

按照馬克思的觀點,人的勞動是為了在客體之中認識到自我。軍儀棋對於小麥而言是營求生計的勞動,對於蟻王而言則是為統治世界而自我培訓式的勞動。在這個意義上,軍儀棋不再是純粹的物,而是對弈雙方通過勞動展現出的一部分自我。

應詔入宮的小麥,在第一局就察覺到對手是初識軍儀規則的新手,因此亦步亦趨地引導蟻王入門軍儀棋的世界,直至蟻王領悟出「孤狐狸固」這招小麥十年前創造的棋術,再以「中中將」破解之。也就是說,在小麥的引導下,蟻王再現了小麥自己初學軍儀棋直至一技成名的過程。對於小麥而言,這個過程是從對方身上尋求某種關於自我的確定性,從客體中認識到自我。

從蟻王的角度來看,對弈過程使蟻王明白了強大也有很多種類、什麼是特別之物等等道理,這些道理歸結起來就是對於動物屬性的超越,開始將自我作為一個客體來認識與反思。

在這個超越過程中,起到最主要推動作用的劇情是,當小麥在回答自己的名字後,反向蟻王提問:「統帥大人的名字……叫什麼呢?」

漫畫《全職獵人》中蟻王與小麥之間是愛情嗎?

名字是從群體中區分出個體的符號,因此當蟻王開始思考自己的名字時,意味著蟻王正在主動地將自我從螞蟻族群的整體概念中分離出來。名字象徵著自我作為獨立的個體,能夠在他人的精神世界中得以反映。因此只有當蟻王自我意識覺醒之後,才能夠作為獨立的個體而不是螞蟻族群的一員,與小麥對等地交流並從中進一步認識自我。

在劇情的設計上,富堅為了反映蟻王身上的自我意識覺醒,安排了蟻王本想殺死小麥卻從老鷹的利爪下保護小麥的劇情,表示蟻王的人類屬性開始能夠壓制住殘暴而不自知的動物屬性。

漫畫《全職獵人》中蟻王與小麥之間是愛情嗎?

接著富堅又安排了蟻王在與會長交手後失去記憶。隨著記憶的消失,螞蟻基因所蘊含的征服世界的使命蕩然無存,與此同時,蟻王從小麥身上獲得的那部分自我,也因為失去了關於小麥的記憶而被暫時雪藏。富堅如此設計劇情的目的,在於創造一個讓蟻王能夠遵循自我意識去選擇人生的契機。究竟是選擇遵循動物本能,為了不辜負整個螞蟻族群的犧牲而征服世界,抑或是選擇遵循自我,尋找屬於自己的歸宿?

在生命的最後時刻,蟻王放棄了征服世界的使命,選擇了回到小麥的身旁。這種選擇固然由於對薔薇炸彈的毒性束手無策,也未嘗不是由於蟻王在瀕死時刻醒悟了自己對小麥的愛。

漫畫《全職獵人》中蟻王與小麥之間是愛情嗎?

前文提到過,愛是一種主體與主體間的彼此承認。相愛的雙方從各自的自我之中走出,彼此分享著共同的精神世界。這種共享非但不是自我意識的消亡,反而是自我意識在客體中得到完善。

螞蟻篇結局的九連黑,是全作最負盛名的一組分鏡。此時的黑暗不僅是環境的昏暗,也是蟻王和小麥的共同視角。在瀕死前逐漸失去視野的蟻王,一生中從未見光明的小麥,富堅用全黑的分鏡來刻畫這兩個角色共通的視覺,本質上是在刻畫蟻王與小麥之間共享的精神世界,來表現出一種心意相通的意境。

漫畫《全職獵人》中蟻王與小麥之間是愛情嗎?

這是人類情感的極致,比希望更熾熱、比絕望更深邃的,愛喲。

以上。謝謝閱讀~(更多經典漫畫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別書荒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