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傲氣真可憐,《黑色燈塔》湯鎮業版大佬的「豪橫」,終究成笑話

2020-11-16 07:30:23 1491 views
摘要

由吳倩、楊玏主演的《黑色燈塔》正在熱播,在“年少逆行的青春”這段故事中,有兩大看點值得一看。一個是湯鎮業和小鮮肉徐鵬斐演繹得“豪橫”二人組。徐傲峰和徐天鶴這對父子有很多相似之處。

由吳倩、楊玏主演的《黑色燈塔》正在熱播,在「年少逆行的青春」這段故事中,有兩大看點值得一看。

一個是湯鎮業和小鮮肉徐鵬斐演繹得「豪橫」二人組。

徐傲峰和徐天鶴這對父子有很多相似之處。除了都是滿臉寫著「我是老大」之外,他們連說話的語氣和表情都那麼像,好好的一句話非要說出「吃人」的感覺,讓人不得不感慨一句:「有其父必有其子。」

假傲氣真可憐,《黑色燈塔》湯鎮業版大佬的「豪橫」,終究成笑話

第二個看點是這部分的恨點和淚點

徐家父子的霸道,魏宇泰幫徐傲峰將黑的說成白的,讓觀眾看得直呼:「這幾人太可恨。」

而到最後葛立帆不計前嫌,徐天鶴給他深鞠一躬,又引爆人的淚點。

此外,施雨秋的結局雖是罪有應得,但也難免讓人為她落淚。因為徐傲峰的可惡,老婆施雨秋為報復他而害了無辜傭人,也毀了自己。

假傲氣真可憐,《黑色燈塔》湯鎮業版大佬的「豪橫」,終究成笑話

施雨秋雖是反派,但真正可恨的是徐傲峰

劇中這段故事演到結尾,施雨秋是其中最大反派,但大多觀眾始終對施雨秋恨不起來。因為施雨秋也是受害者,她的一生都毀在徐傲峰手裡。

在嫁給徐傲峰時,她也如喬諾一樣天真、陽光,對未來和愛情充滿美好的幻想。在結尾時她向徐傲峰提出補償女傭,也證明她本性並不是那麼惡毒。

和徐傲峰在一起這些年,徐傲峰對她的打罵、徐天鶴對她的輕視,使她漸漸變得冷漠,直到丟了良心,害人害己。

假傲氣真可憐,《黑色燈塔》湯鎮業版大佬的「豪橫」,終究成笑話

而施雨秋的結局、女佣人的被害,都與徐家父子脫不了干係,尤其是徐傲峰。不管是女傭案,還是葛立帆被欺負,都是源於他的無法無天。

如果他做人不那麼霸道,將自己擺在與別人平等的地位上,施雨秋也不會因為報復他而害人,徐天鶴也不會養成唯我獨尊的性格。

在他知道兒子欺負同學、對施雨秋說話沒禮貌時,若他能讓徐天鶴道歉,並施以懲罰,想必施雨秋不會有怨氣,徐天鶴也不敢再欺負人,之後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可他卻說:

「徐家人天生傲骨,就該做別人的壁壘。」

可見這世上除了他和兒子,其他人在他眼裡都如同螻蟻。因此,徐傲峰才是劇中真正可恨的人。

假傲氣真可憐,《黑色燈塔》湯鎮業版大佬的「豪橫」,終究成笑話

假傲氣真可憐

而徐傲峰一直強調的「天生傲骨」,他真有那麼傲嗎?

他仗著權勢,欺負像葛立帆媽媽這樣的老實家長;仗著力氣大,對老婆施雨秋拳打腳踢。這是傲嗎?

稍微懂廉恥的人,也應該知道欺負老實人、打老婆是無能的表現,更是件丟人的事。

且他贏了官司後,還派人砸葛立帆家,在魏宇泰問起時卻矢口否認。自己做過的事連承認的勇氣都沒有,如此膽小,又如何談得上有傲骨呢?

假傲氣真可憐,《黑色燈塔》湯鎮業版大佬的「豪橫」,終究成笑話

他兒子徐天鶴也是一樣,看起來豪橫,其實就是個仗勢欺人的紙老虎。

當魏永泰嚇唬他稱自己不管他時,他嚇得痛哭流涕的樣子實在和「傲氣」沾不上邊。可見,他的假傲氣,向徐傲峰學了個十成十。

假傲氣真可憐,《黑色燈塔》湯鎮業版大佬的「豪橫」,終究成笑話

而徐傲峰的傲氣是假,可憐卻是真。他因為目中無人,失去了太多寶貴的東西。

曾經施雨秋一心愛他,卻終是被他傷了心。而他真的對施雨秋沒有一點愛嗎?

當他聽到施雨秋對他的控訴,他的眼中有淚光閃爍。徐傲峰向來不顯露軟弱的一面,能因為她紅了眼眶,到最後原諒她,可見他也愛著施雨秋。

可他卻因為「豪橫」,失去了原本應該有的愛情。也因為目中無人,教育出一個敗家兒子。

最後老婆孩子都進了黑屋。普通人都能輕易擁有的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氛圍,他從未享受過一天,說起來也著實可憐。

假傲氣真可憐,《黑色燈塔》湯鎮業版大佬的「豪橫」,終究成笑話

「豪橫」成了笑話

而他前面的「豪橫」,到後面反而成了笑話。他之前有多橫呢?

他警告在法院工作的喬諾:

「我會讓你名譽掃地,成為人人喊打的失敗者。」

狠話放得霸氣十足,觀眾聽得也能感覺到他的「橫」,連喬諾事後都忍不住擔憂自己的處境。

可最後他不但沒警告成,反而他兒子脫罪還要靠喬諾的幫忙。他之前對喬諾的警告,也成了雷聲大,雨點小。

假傲氣真可憐,《黑色燈塔》湯鎮業版大佬的「豪橫」,終究成笑話

明知徐天鶴做得不對,他不想著糾正自己兒子,反而為了證明他說的「徐家人不可能向別人低頭」,而對葛立帆家趕盡殺絕。

到後面他也終於自打臉。做錯事不低頭,結果就是他兒子穿著囚服、戴著手銬,向別人彎腰。

而當他得知女傭被害並誤以為是徐天鶴所為時,不但不反思自己,還在警察面前耍威風。官司打輸後,還不忘沖著魏律師大吼:「律師費我一分錢不會給你。」到了那個節骨眼上,他的「豪橫」一點沒變。

可在法律面前,他再豪橫也沒用,當無人替徐天鶴翻案時,他照樣蔫了。

假傲氣真可憐,《黑色燈塔》湯鎮業版大佬的「豪橫」,終究成笑話

他當初的豪橫,最後都反彈到了他自己身上,他的「豪橫」,就這樣成為了笑話。

可見,權勢始終大不過正道,豪橫也解決不了問題。湯鎮業和年輕演員徐鵬斐這段戲也恰恰說明:「法律面前豪橫無用,因為越豪橫最後越可憐。」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