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嘆息》:那些沉迷婚外情的男人,到底在享受什麼?

2020-11-20 20:00:27 4246 views
摘要

1996年春,馮小剛帶著自己的創作班底在莫斯科餐廳舉行新片《過著狼狽不堪的日子》的開機儀式,後曾更名為《男女關係》。但是由於片子的內容涉及影視公映的禁區,劇組只能被迫解散。

《一聲嘆息》:那些沉迷婚外情的男人,到底在享受什麼?

1996年春,馮小剛帶著自己的創作班底在莫斯科餐廳舉行新片《過著狼狽不堪的日子》的開機儀式,後曾更名為《男女關係》。但是由於片子的內容涉及影視公映的禁區,劇組只能被迫解散。

四年後的一個下午,馮小剛捲土重來,召開了新片《一聲嘆息》的發布會,而這部影片,正是當初那部耗時耗資,卻遲遲未能與觀眾見面的《男女關係》。

對於這部以都市男女的婚外情為題材的電影,馮小剛十分執著,他直言之所以費盡心力去拍這部片子,是為了給自己的過去畫上一個句號,也給自己的婚外情留下一個坦誠的交代。

在受訪過程中,當被問及對婚外戀的看法時,馮小剛直言:「如果一個已婚男人愛上另外一個女人,之後能夠開誠布公地回家跟老婆坦白,然後坦然離婚去追求愛情,這種人這麼做已經是非常地道了。也讓人敬佩是條漢子,是個爺們!」

馮小剛這一看似自信、超然的態度,也引發了不小的社會輿論。因為對於普通的平民夫妻而言,當現實的婚姻和感情遭遇外界的誘惑和衝擊,大部分的人其實做不到這種坦蕩與果決,往往只能自食苦果。婚外情的不能承受之重,馮小剛其實用這部影片演繹得很透徹。

《一聲嘆息》:那些沉迷婚外情的男人,到底在享受什麼?

影片中的男主人公梁亞洲(張國立飾)是一個小有名氣的中年編劇,妻子宋曉英(徐帆飾)是一位牙醫。夫妻倆結婚多年,還有一個在上小學的女兒月月。兩人早年是貧賤夫妻,歷經風雨,攜手奮鬥到了中年。為了一家子不再蝸居一隅,梁亞洲籌備著給一家人在北京買套新房。

為了買房,梁亞洲接下了製片人劉大為的一個緊急任務,為其趕製一部電視連續劇劇本。為了能讓梁亞洲集中精力搞創作,投資方為他在風景宜人的南國三亞租下了一個五星級酒店,劉大為還貼心地從北京給他派了一個青春靚麗的女助理李小丹(劉蓓飾),照料他的飲食起居。

《一聲嘆息》:那些沉迷婚外情的男人,到底在享受什麼?

在三亞的兩個月,梁亞洲每天的工作就是寫劇本,憋台詞。有靈感的時候可以坐在椅子上一停不停寫十幾個小時,沒有靈感的時候,十天半個月也寫不出什麼。而李小丹的到來,更是令他心猿意馬。

這個二十齣頭,剛剛畢業的小姑娘,渾身散發著青春的光芒和活力。生活中,她將梁亞洲照顧得無微不至;對話里,她一臉仰慕地稱梁亞洲為梁老師,滿眼都是崇拜。寂寞時的陪伴和交心,最容易教人淪陷。

果不其然,不久後,兩人就對彼此都產生了別樣的情誼。但是,梁亞洲在本質上還是一個家庭責任感較強的男人,當他意識到自己危險的想法後,當即決定提前回家。這種對婚外情的本能抗拒,用梁亞洲在劇本里的一句話說就是:「年輕的時候有賊心沒賊膽,等到老了賊心賊膽都有了,賊又沒了。」

《一聲嘆息》:那些沉迷婚外情的男人,到底在享受什麼?

只不過沒想到的是,梁亞洲在南國沒有突破的底線,一到北京就瞬間瓦解了。在從機場回家的路上,李小丹一個堅定的握手,讓梁亞洲卸下了所有的心理防禦,直接去到了李小丹的住處。從堅守到失守,關於梁亞洲的越軌心理,馮小剛在影片中用一個小道具說得很形象。

在影片開場前後不久,一共出現過兩次「拉鏈」。第一次是在三亞的一個晚上,李小丹醉酒後,想要拉開拉鏈上床,但是鼓搗了半天也沒能把衣服拉開。梁亞洲心中動容,但依然堅守著理智在說:「拉不開就穿著睡好了。」李小丹醉酒中回應:「穿著不舒服。」

同樣的場景,第二次發生在劉大為送兩人回家的路上。這一次,梁亞洲和李小丹已經有了肌膚之親。此時李小丹想把外衣的拉鏈拉上,但是鏈子卻出了毛病,怎麼也拉不上,梁亞洲見狀用嘴幫李小丹將鏈子拉上。鏡頭中,李小丹閉上雙眼,感受這片刻由情慾造成的眩暈感。

《一聲嘆息》:那些沉迷婚外情的男人,到底在享受什麼?

兩次拉鏈的出現,在這裡其實象徵著世俗的道德防線,它們不時會出一些問題,時而拉不下,時而拉不上。由此可見,這種隨時會出「故障」的倫理道德對婚姻還不具備完備的保障能力。當然,它的存在也讓人有所敬畏。正如第一次面對李小丹的誘惑,梁亞洲沒有輕易拉下拉鏈,當兩人發生越軌之事後,於心不安的梁亞洲在匆忙中,還是親自拉上了這條鏈子。

自此,梁亞洲開始過上了一種雙面人的生活。他在家裡,還是繼續努力扮演一個好丈夫、好父親;在外面,他充分享受著情人李小丹的母性溫存,難以自拔。梁亞洲在香山創作的日子裡,李小丹會每天坐一個多小時的公交車,到他所在的酒店去陪他寫劇本、聊天。

李小丹管人到中年的梁亞洲叫「傻傻」,帶著他肆無顧忌地四處瘋玩,會在他焦慮時,安慰他;也會在他專註時,用橘子俏皮地砸他。這一系列婚姻中已經淡去的新鮮體驗,讓梁亞洲感觸頗深,他說:「那段時光,是我一生中既不真實,又很沉醉的一段時光,我甚至產生了某種錯覺,以為時光倒流,以為自己沒有結婚。」

然而,用妻子的話說,「梁亞洲或許是個好編劇,但絕對不是一個好演員。」很快,隨著妻子帶著女兒來香山探訪,宋曉英很快在梁亞洲的住處發現了蛛絲馬跡,他和李小丹的地下戀情隨之敗露。

《一聲嘆息》:那些沉迷婚外情的男人,到底在享受什麼?

宋曉英得知丈夫出軌後,幾乎被逼到了崩潰的邊緣,第一句話就是:「 咱們離婚吧!」 影片中夫妻倆有段直戳人心的對話。曉英在確認梁亞洲出軌後,問他:「你愛她嗎?你還愛我 嗎?」 而梁亞洲的回答,則道盡了無數中年夫妻的「人間真實」:

「這是兩種感情。晚上睡覺我摸著你的手,就像摸著我自己家的手一樣,沒什麼感覺。可是要把你的手鋸掉,那就跟鋸我的手一樣,疼。你和女兒是我的親人,她,她是我愛的人,都一樣重,誰也代替不了誰。」

宋曉英聽完後,泣不成聲。當梁亞洲提出房子和財產都留給她時,她歇斯底里地咆哮:「那女兒呢?女兒你也不要了?回頭就給你掐死。」

影片中的宋曉英,無疑是最懂梁亞洲的賢妻良母,陪著丈夫從青春走向滄桑,從一無所有走向人生輝煌。宋曉英對丈夫的愛和體貼,貫穿整部電影。

平時的生活里,她悉心為丈夫打點生活的一切。見到丈夫被「灌醉」,她就要找劉大為去「算帳」;因為來例假不能滿足丈夫的需求,她的眼神和動作充滿了柔情歉意;為了讓丈夫有一個更好的寫作環境,她不辭辛苦、日以繼夜地粉刷新家……殊不知,也正是這種一以貫之的付出和體貼,在歲月的磨蝕中,讓丈夫忘了去珍惜。

《一聲嘆息》:那些沉迷婚外情的男人,到底在享受什麼?

在女兒月月的痛哭聲中,梁亞洲和宋曉英,最終沒有離婚,但是分居了。電影裡頭,梁亞洲有這樣一段獨白:「女兒含淚的目光烙在我的臉上,無論白天黑夜,這雙眼睛都是望著我的,使我的全部勇氣都化為烏有。我以為我是在奔向新生活,實際上,我是走上絕路!」

搬出家後的梁亞洲,一面對妻女履行著丈夫和日子的責任,一面正式和李小丹過上了現實中的夫妻生活。兩人最初同居的日子也算甜蜜,雖然財產都留給了曉英,不過拮据的生活並沒有剝奪二人生活的情趣。他們在房間里相擁、起舞、拍照,宛若一對不受世俗桎梏的熱戀愛人。

只不過日子久了,偷來的時光還是偷來的。沒有婚姻的契約,終究少了一份承諾。李小丹和梁亞洲之間還是出現了難以調節的矛盾。兩人逐漸開始為了錢爭吵,為了一紙婚書喋喋不休,紅玫瑰不可避免地,成了牆上的一灘蚊子血。

李小丹的悲劇,始於對社會道德的無視,陷於梁亞洲自私、懦弱的人格,正如老闆劉大為曾對李小丹說的:「梁亞洲不是喜新厭舊的人,他是喜新不厭舊。」對於李小丹,這份愛情是一張單程票,啟程之後就難以回頭;對於梁亞洲,卻只是一張可以回頭的雙程票,隨時有一個家庭在等著他。

《一聲嘆息》:那些沉迷婚外情的男人,到底在享受什麼?

李小丹為了這段感情,承受著來自父母、梁亞洲家庭的壓力,以及俗世的輿論壓力。為了和梁亞洲在一起,她和父母頂嘴,讓村裡人恥笑,還被劉大偉罵成了不要臉,失去了工作、獨立和尊嚴。同樣,整個社會也不承認這種偷偷摸摸、無法名正言順的感情,兩個人就連住個賓館,也要被查驗驅趕。「愛人這個詞太模糊了,法律上只承認妻子。」

而梁亞洲在骨子裡是一個傳統的中國男人,對於自己碰過的女人,他覺得都要負責。然而,一方面是生活責任,一方面,是情感責任,他不可能「刀切豆腐兩面光」,這對兩個女人都不公平,也讓梁亞洲落入了一個「里外不是人」的境地。他也用自己的經歷,給了劉大為一個血淋淋的現實忠告:「她是個仙女兒你也得忍了,再說哪有仙女啊!」

在這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梁亞洲在家人和情人之間扮演著完全不同的角色。兩年之後,這種婚外的病態愛情,已經要走到崩潰的邊緣。一直到宋曉英在裝修房子的過程中不慎摔傷,僵持的局面才被打破。

在妻子卧床的這段日子裡,梁亞洲在某種程度上回歸了家庭。他每天親自動手做飯、打掃衛生、服侍妻子、接送女兒,感受到了妻子的不易,也一直沒有再與李小丹見面、通話。這個時候,女兒一句「我可以摟著爸爸睡覺了」,一下子擊中了梁亞洲心中最柔軟的地帶,在兩種身份切換間筋疲力盡的他,最終選擇回歸家庭。

《一聲嘆息》:那些沉迷婚外情的男人,到底在享受什麼?

日子就這麼慢慢過去,當所有人都以為梁亞洲的生活已經恢復平靜時,李小丹卻在他生日當天突然造訪,想要給梁亞洲送個祝福。但是梁亞洲的女兒卻用味精戲弄了她,宋曉英也用照片嘲諷了她。面對一邊回憶青春,一邊笑談丈夫往事的宋曉英,李小丹突然意識到,無論她如何愛梁亞洲,她始終無法參與他過去的生命。並且,她和梁亞洲短暫的激情歲月,終將也會在樸素的生活中,淪為另一種過去。

面對溫馨的一家三口,李小丹帶著第三者的羞愧,選擇了退出。一直到影片的結尾,梁亞洲帶著妻女再次來到三亞度假。電話聲響起,他接起後回頭看了一眼,一臉驚慌。馮小剛用這個開放式結尾,其實也在暗示,梁亞洲難以真正在這段婚外情中全身而退。

《一聲嘆息》:那些沉迷婚外情的男人,到底在享受什麼?

整部影片中,李小丹養的一條金魚作為一個意象,反覆多次地出現過。這條金魚第一次出現在鏡頭中,是李小丹第一次將梁亞洲帶回家,這也象徵著婚外情慾的醞釀。當李小丹將這條金魚轉送到梁亞洲手中時,兩人的感情再次升溫,這便是慾望糾纏帶來的快感。

但是與此同時,這又是一段被世俗和婚姻困住的不倫之戀,因此,他們的愛情,也只能像魚缸里的金魚一樣,在有限的水域里享受著卑微的自由。梁亞洲和李小丹的婚外情,就是帶著腳銬跳舞,隨時都有「摔倒」的可能。直到這條金魚被宋曉英和女兒發現,被狠狠地扔回魚缸里,它從此被遺棄,也象徵二人的情事敗落,從此不再「自由」。

《一聲嘆息》:那些沉迷婚外情的男人,到底在享受什麼?

這段婚外情的實質是什麼,借用台灣作家李敖的一句話:「男人付出愛是為了得到性,而女人付出性是為了得到愛。」

對於李小丹來說,她和梁亞洲之間的感情,並沒有過任何刻骨銘心的「內容」,她想要的愛,也是天真的,僅限於一種視野狹隘之下的盲目崇拜,歸結起來不過是中年男人的名氣、才氣和成熟。

而對梁亞洲而言,李小丹只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女孩,沒什麼思想內涵。梁亞洲對她的衝動,從某種程度上說,只不過是受了青春之軀和美麗容顏的誘惑。

這就是《一聲嘆息》,這部看似溫和的電影,給所有人的啟示。婚外情帶來的短暫歡愉,無外乎白開水裡的一滴果汁,平淡生活里的一口威士忌。當衝動歸於平靜,心安會替代激情。而陪在你身邊的人,才是最溫柔的醒酒湯。


END.

在閱讀中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更多名人軼事,文學解讀,歡迎關注我的賬號@曉讀夜話~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