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臨終時——也不知道我是GAY

4473 人參與      分類 : 情感  

父親離開我已經整整六年多了,想想好在父親晚年的時候患有「老年痴呆」。他時而清楚時而糊塗,記得輪到他臨走之前,只知道我是他兒子,覺得我跟他是一家人。每次從縣城回去老家,雖然他糊塗總是想著讓我帶多一些老家的瓜瓜小菜回縣城的家。

記得當時是母親先生病住院,我回去照顧母親的時候,他便一個人在老家,我回去他老問我,母親什麼時候回去。其實,父親年輕的時候真是一個能幹人,當了二十多年的隊長,想想生育了七個兒女的他。能把七個子女都能養大成人簡直就是很了不起,父親是一個很愛面子的人,平時在隊上總是生怕別人說三道四。對外總是客客氣氣的,周圍的人也都習慣性的叫他——何隊長。

父親臨終時——也不知道我是GAY

父親是一個老黨員,記得當年我在老家村上入黨的時候,他也很高興,在我們家父親,我大哥,還有我三個黨員。所以父親在平時處處都嚴格要求我們,以前當隊長的時候,從不去占隊上一點好處。包產到戶分的田土都不是很好的,那時他老說,他是隊長如果處處都把好的田地自己分了,即使是公開透明的,鄉親們也會說他使了手段。

父親臨終時——也不知道我是GAY

父親對於我們七姊妹的影響都特別大,從小到大我們七姊妹都讓他教育得服服帖帖的。記得我上小學六年級的時候,便就給我準備了一個小的扁擔,叫我學著做家活,在農村耕地,鋤地,什麼都要讓我學。如果學不會他便會招致他一頓臭罵,學會了便會從他臉上顯露出笑臉。在隊上同齡人中,我都必須樣樣都要會,讀書放假回來,放下書包就要去打豬草,周末放假還得去山上撿拾柴火。什麼做飯洗衣,收拾家務,挑糞上山,這些便是我童年的必修課。

父親臨終時——也不知道我是GAY

2014年在母親生病住院十來天以後,父親便就此卧床不起,在醫院住院十來天,不見好轉。他天天都嚷著說要回老家,不想待在醫院,後來醫生也說,他時日不多了。我很清楚的記得,當時他在醫院,為了騙他吃點飯,我就拿錢給他,因為父親出了名的愛錢。想到他看到錢可能就會吃飯。結果雖然他患了「老年痴呆」我拿錢給他,他卻說「不要我的錢,說我天天照顧他,怎麼還收我的錢啦」。

父親臨終時——也不知道我是GAY

由於父親堅持要回老家,在老家前前後後堅持了十來天,不吃不喝,他人更加的迷糊了,有時深更半夜老說看不到我們。說去老家田邊地頭找我們,家裡人便說,父親肯定時日也不多了。說他魂都四處遊走啦,有時半夜他總說要去東去西,我便把他背在身上,在屋裡來回走,記得那時他對我說,說他走了,讓我們多給他準備一些東西。我就回答他,到時準備一個大背兜給你弄一背。

父親臨終時——也不知道我是GAY

其實,萬萬沒想到的事情,在他離開後一年。我便離了婚,想想如果父親知道我離了婚,並且我這個最小的兒子還是個同性戀。估計他怎麼都接受不了的,父親是一個面子觀念特彆強的人。如果他活著在,並且清楚,我壓根也不敢去挑戰他的底線。記得當時我離婚的時候,自己每一次去到父親的墳前,都會跟他說說話,說作為幺兒的我。真的讓他失望了,他生育的七個兒女中,唯有我離了婚,把這個家給經營散了。

父親臨終時——也不知道我是GAY

試想任何兒女,並不是什麼事情都不能顧及到父母的臉面。特別像我父親那種特別好面子的人,如果他還活著在,走出去別人問他有關我的事情。他肯定會氣沖沖地來找我算賬的,想想好在父親臨走的時候,什麼也不知道我會走到今天這地步。其實,雖然父親不在了,但從我的內心來講,還是覺得對不住他。感覺到在他的兒女中出現這樣的事情,真的會給他丟臉。

父親臨終時——也不知道我是GAY

記得我在離婚前,從小不怎麼管我們事情的母親我都跟她詳細講述了我過的什麼日子,希望別看到我離婚,氣病她,得到她的理解我才選擇離婚。特別像我們出生在70年代的人,要說思想有多保守,也不是,但對於家對父輩他們,還是很敬重。自己的面子怎麼都可以丟,但丟父母的面子,確實會讓他們氣出一生病。所以,有時很多朋友在後台私信老一次又一次問我的過去。有時真的覺得傷疤一次又一次被揭開,誰都不想把自己一生的傷痛成天掛在嘴巴上。

父親臨終時——也不知道我是GAY

任何一個人,特別是同性戀,這相對於大多人來說,這也不是一件什麼好光彩的事情。有人會問我,說我這麼勇敢的在頭條上公開自己的性傾向,問我下了多大的勇氣。其實,不是我想這樣,我覺得人走到這一步想真正的放開,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我只是想讓自己壓抑的內心不再那麼沉重,以往總是為了太多人在活,在過,現在也該為自己活一回了。

父親臨終時——也不知道我是GAY

所以,最後我還是想跟我已離去的父親說一聲:「對不起,父親大人」兒子也只有來見你的時候,才能真正向你謝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