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傾訴|婆婆說孫子是她的命根子,卻不願把學區房過戶,供孩子上學

284 人參與      分類 : 情感  

01

我忐忑不安地坐在沙發上扒拉著手機,其實一個字也沒看進去。

聽到鑰匙轉動門鎖的聲音,我屁股下像有彈簧般彈跳起來,趿拉著拖鞋一路小跑到門口,拉著正在換拖鞋的老公李坤迫不及待地問:「怎麼樣?爸媽同意了嗎?什麼時候去辦手續?」

老公陰著臉瞟了我一眼,沒說話。把鞋放在鞋櫃里,啪的一聲關上了門。

這陰沉的臉色和關門聲,澆滅了我心中極度渴望的熱情。雖然我大致猜出來,結果不怎麼明朗,但還是抱著一線希望:萬一不是我想的那樣呢?

接下來老公的話,如同一盆冷水從頭澆下,讓我尚有餘溫的心降到了冰點。

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水,語氣冷得能結成冰:「我爸媽說了,除非他們死了,想過戶房子,沒門。我說過你多少次了,你偏不聽,這下好了,該死心了吧?」

他的話,點燃了我心中即將噴涌而出的火,我歇斯底里地喊:「不過戶拉倒,孩子又不是我一個人的。他是你們老李家的骨血,上不了重點小學長大了就當民工好了,想讓我討好他們,沒門……」

李坤嘆了口氣,聲音明顯弱了下來:「我不是讓你去討好他們,但咱們是小輩,他們是老人,該有的禮數該盡的義務咱們還得做。你可倒好,除了跟我一起,從來不單獨去我爸媽家,也不像別家的媳婦一樣會噓寒問暖,哪怕你言不由衷,做做樣子也可以啊。」

我-擦了擦眼淚,有點理屈詞窮。

李坤說對了,我跟公婆的關係確實很一般,沒有爭吵,沒有熱絡,有的只是冷淡和疏離。

我知道,他們不喜歡我。所以,我不會踮著腳尖熱臉貼著冷屁股,求著他們喜歡,更不會像李坤說的那樣,言不由衷地虛偽地巴結他們討好他們。

這一次,是為了我的兒子,他們的孫子能順利進入重點小學,我才放低姿態讓李坤去求他們的。

沒想到被一棒子打入冷宮。

平時說多疼孫子,孫子是他們的命根子之類的話,都是惺惺作態,一套房子就能讓人現了原形。

故事:傾訴|婆婆說孫子是她的命根子,卻不願把學區房過戶,供孩子上學

02

我跟李坤談戀愛的時候,公婆就看不上我。

原因有三,第一,李坤考上了公務員,吃上了皇糧,而我只不過是私企里的小職員;第二,我長得不入他們的眼,個子不高且偏瘦,用婆婆的話說,這樣的女人不好生養;第三,我性格內向,不善言辭,跟婆婆大大咧咧海闊天空的性格不搭,她不想跟這樣性格的女人做婆媳。

在李坤的一再堅持下,我們還是結了婚。

因為李坤是獨生子,所以我媽對彩禮和婚房都沒提過多要求,她說反正婆家就李坤一個孩子,老人的以後還不都是我們的,何必現在為這些鬧得不愉快。

再說,公婆的房子是學區房,將來孩子上學不用再花錢費力氣,住在一起也不錯。

也許是有婚前的小插曲種下的嫌隙,也許是我的性格使然,我跟婆婆始終熱絡不起來。

婆婆很強勢,在家裡一手遮天說一不二,公公和李坤都被她收拾得服服帖帖。

她看不上我三巴掌打不出一個屁來的沉悶性格,我也對她東家長西家短的口無遮攔嗤之以鼻。

婚後不久,「不好生養」的我就懷孕了,生下了一個大胖兒子。

公婆高興壞了,每天抱著孩子捨不得撒手,心肝寶貝地叫個不停。

有了孩子後,公婆的兩室一廳的房子便顯得狹窄局促,孩子的衣服玩具尿片隨處可見,客廳里鋪了孩子玩耍的地墊後,連下腳的地都沒有。

前兩年,我跟老公拿出了積蓄,雙方父母又支持了一些,首付了一套小兩居,我們一家三口搬了出去。

每到周末,如果李坤有空,我們一家三口會去公婆家吃上一頓飯,待上半天。公婆對我雖然一般,但對孩子卻是掏心掏肺的好,要星星不給月亮。

若碰上李坤有應酬,我就帶著孩子回娘家,我實在不願單獨面對他們。

有時候婆婆打電話來說想孩子了,我也會找各種理由敷衍過去。

今年兒子到了上小學的年紀,我和李坤興沖沖地拿著戶口本和公婆的房產證去報名,卻被告知今年政策有變,房產所有人必須是孩子父母,孩子才有資格入學。

不得已,我唆使李坤去求公婆將房產過戶,本來以為李坤是獨子,公婆又將孫子當眼珠子愛,這件事應該不會有多難。

卻想不到,我們被現實狠狠扇了一耳光。

03

我心中窩了一股無名之火,找不到發泄的出口,只能全部撒到李坤身上。

埋怨他無能掙不來錢,不能給孩子買一套學區房;埋怨他在父母跟前不受待見,一套房子都捨不得過戶給唯一的兒子;埋怨他沒有本事沒有人脈,不能通過走後門把兒子弄進重點小學……

埋怨再多也無濟於事,再有一個多月就開學了,兒子進不了重點小學,就得在普通小學混六年,望子成龍的我真不甘心讓兒子輸在起跑線上。

面對我的嘮叨埋怨,李坤裝聾作啞,自動屏蔽,若無其事地扒拉著手機,刷著抖音打著遊戲,好像兒子不是他親生的。

我的怒火像一拳打在棉花上,頹敗又無力。

一夜輾轉反側,我痛下決心,一定要把兒子送到重點小學,根據我們目前的條件和處境,除了從公婆這入手,沒有其他辦法。

我給李坤煎了兩個澄黃的雞蛋餅,倒了一杯熱牛奶,用溫柔得自己聽了都起雞皮疙瘩的聲音說:「老公,你再去求求咱爸媽,帶上兒子,咱爸媽最疼孫子了。不行你就和兒子跪在他們面前,他們不答應你就不起來,咱兒子將來要干大事的,怎能輸在起跑線上?」

李坤夾起一塊雞蛋餅咬了一口,白了我一眼:「你總是這樣,不從自己身上找原因,要不是你跟爸媽關係不好,他們至於這樣嗎?要去你去,我是不去了……」

我氣得胸口生疼,卻還是勸自己要冷靜,強迫自己把即將噴涌而出的火壓下去。說李坤畢竟是親兒子好說話,哪有父母不向著親兒子的,兒媳婦終究是外人……

李坤冷笑一聲:「你自己都把你當外人,就別怪我爸媽不把你當自己人。」

我一下子就炸了:「李坤,他們不喜歡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舔著臉求他們待見?我跟你結婚的時候,彩禮婚房什麼都沒要吧?不就是因為你是獨生子,他們的將來有一天也都是你的。

現在好了,明明孩子可以上個好學校的……我都沒見過這樣的爺爺奶奶,平常說的那麼好聽多疼孫子,都是在作表面文章。今天我就把話摞這了,除非房子過戶,孩子入學,要不就離婚!」

孩子在一旁被嚇得哇哇大哭。

我簡單收拾了幾件衣服,帶著孩子回了娘家。

我想不通,公婆為什麼死霸著房子不肯過戶,他們就李坤一個兒子,說句不好聽的話,死了又帶不走,錢和房子將來還不都是我們的。

現在過戶給我們,不僅孩子能順利入學,我還能念他們的好,而使關係更和諧。至於因這個時間問題,而劍拔弩張嗎?

故事:傾訴|婆婆說孫子是她的命根子,卻不願把學區房過戶,供孩子上學

04

我聲淚俱下地跟我媽控訴了李坤的「不作為」,和公婆的「薄情寡義」,順帶著埋怨我媽當初太好說話,彩禮婚房什麼都不要,以至於我現在被輕視。

我媽什麼也沒說,默默地給我收拾好了房間,讓我安心在家裡住幾天。

說實話,我不是一個貪財的人,我並不是非要貪圖婆婆的房產,這不是情況特殊把人逼到這一步了嘛,婆婆為什麼就不能為了孫子的前途做打算呢?

明天就是周末了,我想婆婆不見我帶孩子回去,肯定猜到是因為房子的事,我讓他們見不到孩子,不信他們不做出讓步。

哪知到了周日下午,也不見婆家任何一個人打個電話,更別說上門接我回家了。

他們還真是一家人,聯合起來對我同仇敵愾了!

孩子入學時間不等人,婆家人的冷漠讓我抓狂,單位里最近我跟的項目不太順利,領導一直在施加壓力……

我焦頭爛額,天地都黯然失色。

這天,我在單位里正面對一大堆數據理不出個頭緒,我媽打電話過來說,他和我爸上山燒香不能及時趕回來,讓我自己去接孩子。

趁著暑假我給兒子報了個幼小銜接班,今天我媽臨時掉鏈子,我又不想向李坤低頭。再說,萬一他把孩子接回去了他媽家,我不是前功盡棄了嗎?

我訕訕地陪著笑臉去跟領導請假,承諾哪怕今晚不睡覺也要把文案搞出來,領導才不情不願地放我走了。

天快黑的時候,我爸媽才說說笑笑地進了家門,我心中那股火又燒起來了,不管不顧地跟我爸媽嚷嚷,說他們不體諒我,就不能早點回來替我接接孩子,害得我完不成工作,還得看領導臉色。

我媽瞪著我,也火了:「我欠你的嗎?我該替你接孩子,我就不能有自己的生活了?自己生的自己養自己帶,別想著指望別人……」

婆婆指望不上也就算了,連親媽也這樣對我,這日子還怎麼過?

連日來所有的不甘和委屈一起湧上心頭,我無力地癱倒在沙發上,掩面啜泣。

05

我媽在我身邊坐了下來,嘆了口氣:「我是你親媽,哪能不心疼你呢?可咱得講理呀,你婆婆又不欠你的,你憑什麼要求他把房子過戶給你們?

她給了是情分,你應該感謝她;不給是本分,你也不該恨她呀。要是換成我,我也不願把唯一的房子過戶給兒子媳婦。」

我的心顫了一顫,我媽說的我從來沒有想過。

我媽還說,不能因為李坤是獨生子,就要求公婆傾其所有地付出。對他們而言,李坤是獨生子,他們所有的財產將來都是李坤的。

但我們也是他們唯一的親人和可託付終身的人,如果有一天我們不能讓他們老有所依,對他們將是徹骨的傷害。而財產,不過是他們想要抓住的安全感而已。

說到底,李坤是他們的親兒子,他們信任他絕對超過信任我。何況,我跟他們又不是多貼心,他們怎麼會輕易地把終身的命脈交付到我手上。

換位思考一下,我問自己,將來,我是否也願意把自己賴以生存的唯一的房子,無條件過戶給自己的兒子和並不貼心的兒媳婦呢?

我聽到了自己內心最真實的回答。

人都是利己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我媽說:「時間不等人,你要真為了孩子好,拿出你的態度,讓你公婆安心。你也要有心理準備,他們給與不給,都沒有錯。」

我回了家,跟李坤說了我的想法。周末,我們一家三口帶著大包小包的水果蔬菜肉類,去了婆婆家。

婆婆開門看見我們愣了幾秒鐘,回過神來後大聲喊道:「老頭子,快來,寶貝孫子來了。」說完她開始抹眼淚。

公公婆婆在客廳跟兒子玩,我跟李坤在廚房忙碌,弄出一桌豐盛的午餐。

飯間,我真誠地跟公婆道歉,說自己之前考慮不周,請他們原諒。

為了孩子能順利入學,如果他們願意將房子過戶給我們,我們可以把我們的房子賣了,再給他們買一套,貸款由我們來還。當然如果他們不願意,我也不會記怪他們,孩子上普通小學也可以。

婆婆和公公對看了兩眼,沉默了一會說,他們就李坤一個兒子,所有的財產將來都是他的。但最近小區里發生的一件事,讓她嚴重缺乏安全感,她怕自己老無所依。

故事:傾訴|婆婆說孫子是她的命根子,卻不願把學區房過戶,供孩子上學

06

陳阿姨是跟婆婆經常一起跳廣場舞認識的,一來二去就熟了,經常跟她嘮叨一些自己家的家事。

陳阿姨本來不在這個小區住,兒子結婚時,兒媳非要求他們買套學區房,還得寫上她的名字,否則就不結婚。

陳阿姨老伴幾年前就去世了,她手裡根本沒有多少錢,不得已,她賣掉了自己賴以棲身的老房子,又借了一些,給兒子在這個小區買了一套房,寫的是兒子和媳婦的名字。

陳阿姨當時也想的是自己就一個兒子,房子早晚都是他們的,對寫誰名也沒太計較。

哪知這些年來,每當跟媳婦發生雞毛蒜皮的口角時,媳婦都暗示陳阿姨住的是她的房子,懦弱的兒子也不敢反駁。

最近一次爭吵得比較厲害,盛怒之下,兒媳婦竟明目張胆地趕她走!可憐的陳阿姨連哭都找不到地方。

原來,婆婆糾結的根源在這裡。就如我媽說的,李坤是她唯一的兒子,但也是她唯一可以託付命運的人,因為有陳阿姨的前車之鑒,所以婆婆有了不確定性和不安全感。

我心裡湧上一股心疼和愧疚,為自己的自私和狹隘,房子,只不過是日漸成為生活的弱者的他們,想要的安全感而已,我卻以己度人,想當然地定義他們的所做所為。

我站起身來,目光依次掃過公婆的臉,真誠地說:「爸、媽,我以前不懂事,我以人格擔保,我絕對不會成為陳阿姨兒媳婦那種人。今天你們即使不答應,我也不會計較,如果你們答應了,我跟李坤會儘快賣了我們的房子,再給你們買一套。」

公公揮了揮手:「就這一個孩子,分那麼清幹啥,明天就去過戶。」

婆婆一邊點頭,一邊抹眼淚。

我態度堅決,一定要給公婆再買一套房子,絕對不會讓他們有後顧之憂。

再說,買的新房只不過寫了公婆的名字,將來總有一天還是我們的,我不損失什麼還能落個好名聲,我又何樂而不為呢?

房子過戶後,孩子順利報上了名。我把我們的房子掛在了中介,每天只要有空我就拉著李坤四處看樓盤,希望早日能買上心儀的房子。

9月,孩子順利入了學,我們的房子也順利出手。我們一家三口又搬到了婆婆家。我和李坤看好了一處房子,地段戶型都不錯,公婆也很喜歡,我們當即拍板,交了首付款。

親人之間哪有什麼刻骨的仇恨,遇到問題不逃避,不推卸責任,換位思考一下,各自退讓一步,跨過去,前邊就是一片艷陽天!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