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生而去的學生與老師,其實對這個世界愛得最深

2020-10-17 21:17:58 3127 views
摘要

紅燒土豆葉是在夜深人靜的凌晨兩點發送了留給這個世界的最後一封信,而毛洪濤老師則在清晨六點,罕見地發了一條長長的朋友圈後,於初露的晨曦中失去了音信。

大連理工學生紅燒土豆葉和成都大學老師毛洪濤的事情,確實讓我內心深有觸動,所以打算就此說些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命運的捉弄,讓相距千里之遙,沒有任何交際的二人,選擇在相近的時間內離開這個世界。

紅燒土豆葉是在夜深人靜的凌晨兩點發送了留給這個世界的最後一封信,而毛洪濤老師則在清晨六點,罕見地發了一條長長的朋友圈後,於初露的晨曦中失去了音信。

輕生而去的學生與老師,其實對這個世界愛得最深


人們常說,一日之計在於晨。清晨,往往代表著希望,生機與活力,但很湊巧的是,二人偏偏都選擇在新一天的開頭對這個世界告別。

二人留的遺書都不短,但也不算很長,我一字一句地看完了,只是沒想到能兩次感受到相近的傷痛感。

與上面的諸多湊巧完全不同的是,二人的遺書風格大相徑庭。

紅燒土豆葉的敘述溫和如水,讀他最後的文字,會有一種他正一臉輕鬆地笑著站在你面前,對你說,「死其實也就那麼回事吧」的感覺。

在他的遺書中,沒有導師的打壓,同學的排擠,親人的冷漠,有的只是他對這個世界細膩而真實的感知。

吃到拉肚子的聖女果,形容老師講課像放了很久的酸奶一樣臭的小小調侃,死活不能前後一致的結論,以及他提到的貓兒,他心心念念,下輩子想成為的貓咪。

這些瑣碎而平淡的生活細節,反而讓我產生了從未有過的傷感。記得知乎有一個回答是這麼說的,「太抑鬱了,最抑鬱的不是導師壓榨學生,而是導師沒有問題,學生也沒有問題,最後還是這麼絕望的結果」。

輕生而去的學生與老師,其實對這個世界愛得最深


我覺得這句話說得很好,很貼切。我對紅燒土豆葉感到惋惜,為此而悲傷,是因為我能與他產生一種共情的狀態,我相信絕大多數人也是如此。

不可否認,現代人的生活壓力是巨大的,即便物質生活水平和精神方面的需求都得到了極大的發展,但事實確實就是這樣殘酷,我們很少有人敢說自己感覺不到壓力。

對大多數的平凡人來講,生活中沒有影視劇中經常出現的爾虞我詐、勾心鬥角,也沒有飛來橫禍、天降不幸。我們遇到的最大的難題,無非就是紅燒土豆葉所遇到的,拉肚子、糟糕的講課、永遠無法核准的數據。比起少部分人因突生的大變故而被改變了人生,更多的人都是在與生活日復一日的搏鬥中感到疲憊、沉重,甚至想要放棄。

所以我相信,在紅燒土豆葉微博下的20多萬的評論,是出於一種真誠的惋惜之情。

但另一方面,這種惋惜中又包含著一絲「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感覺。因為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自己被生活捶打的影子,也正是因此,這種懷念就不再只是對陌生人的祝福,在某種意義上,這或許可以被稱之為對「戰友」的送別。

與紅燒土豆葉令人沉重的輕鬆語氣不同,毛洪濤老師留下的遺書則充斥著憤慨之情。在毛老師的文字中,我看到了一位有良知的知識分子以血淚寫下的控訴,看到了一位戰士與黑暗的奮力爭鬥,也看到了一位悲壯的理想主義者,在無望之際,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輕生而去的學生與老師,其實對這個世界愛得最深


其實不難看出,紅燒土豆葉只是想跟這個世界好好地告別,而毛洪濤老師寫下遺書則是「我以我血薦軒轅」的悲壯之舉。比起告別,他更多的是為了以錚錚鐵骨,作最後的死諫。

在今天這樣的時代,以死明志的人真的不多見。面對毛洪濤老師的義憤,誰人能不想到一邊吟唱著「寧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為此態也」,一邊隨汨羅江水奔騰而去的屈子?能不念及那句擲地有聲,鏗鏘有力的「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又怎可不聯想到犧牲自我,用生命驅散長夜的檢察官江陽?

這種氣節,這種風骨,忽然活生生地出現在大眾面前,不是歷史書,不是電視劇,很難不讓人為之心顫。

如果說紅燒土豆葉是讓我們看到了生活著的平凡自己,那麼毛洪濤老師則讓我們心目中的理想人格得到了具體的展現。

年少時誰又不曾意氣風發,心懷天下,試圖以一己之力掃平種種的黑暗。然而隨著成長,我們被繁瑣的日常纏身,只能藏起當初的希翼,先努力對付生活的百般刁難。就在這時,我們看到一位老師,一位黨員,以死明志,又如何不產生敬佩與悲壯之感。

輕生而去的學生與老師,其實對這個世界愛得最深


然而,我們所面對的,畢竟是自殺如此敏感的話題,一些人始終是不能完全接受的。按照常理看來,但凡自殺者,想必一定是對現實深感絕望,走投無路,方才出此下策。那些自殺者,對於這個世界,一定是不滿多於懷念,用夏目漱石的話來說「他不滿足被社會這樣零割碎賣地捉弄死,他非要考慮怎樣死不可」。

事已至此,再糾結有沒有不死的可能,以身殉道究竟是否值得,他們是懦夫還是勇士已經沒有意義。但我必須要聲明的是,紅燒土豆葉和毛洪濤老師,他們對這個世界從未真正絕望過。

以二次元人物為頭像的紅燒土豆葉,剛步入大學時,和現今一樣心思細膩。他曾在貼吧好奇地詢問大連會不會下漫天飛揚的大雪,也在學校里參加了社團,還自學了心心念念的日語。

即便是在遺書中,他也依舊是一副詼諧打趣的樣子。而每每想到在生命的臨終時刻,內心的痛苦明明已經壓倒了生的慾望時,他卻依然還能寫出那樣溫柔的字句,內心的情緒總是很難平靜。

我們可以看見,他不抱怨導師,也不責備學校。而是說,是我太笨了。即便他最終自殺,他也堅定地認為,只要不給父母丟人,不讓導師難堪,自己的選擇就不會錯。

輕生而去的學生與老師,其實對這個世界愛得最深


他對這個世界始終是抱有希望的,所以他不怪這個世界奪取了他生存下去的慾望,而認為是自己配不上這個精彩的世界。

遺書結尾,他留給這個世界的最後一句話,無關自己。

「希望家人朋友今後順順利利,祝願國家繁榮昌盛。」

平淡到極致,卻讓人心頭一酸。

至於以死明志的毛洪濤老師,看似遺書中滿是對黑暗現實的無奈與絕望,但假若他已經徹底不再對世界抱有希望,又怎會選擇死諫。

在遺書中揭露真相的毛老師,想必依舊還是同學們口中在國慶活動上興緻高昂地揮舞著紅旗,為祖國母親生日由衷感到高興的自己。

輕生而去的學生與老師,其實對這個世界愛得最深


這個世界只有一小塊黑暗,而只要自己化身明火,就一定能照亮這一片天空。我想,毛老師一定是抱著這樣的想法,懷著對美好未來的憧憬,落入那冰冷的河水之中的。

現在想來,他們二人打破了我對於自殺者的固有認知。原來在如今,真的有因為熱愛世界勝過生命,體貼他人勝過自己的人,也真的有人願意因此作別,輕聲說句再見便離去。

所以,有人說他們二人是因無力解決現實問題而逃避現實的懦夫,我實在很難同意。在外人看來,他們或許是因為難以忍受生活的煎熬而主動放棄生的權利,但實際上,這二人一個為了不給他人增添不必要的負擔,一個為了扳倒盤踞在眼前的勢力,哪裡有半點是出於對自己考量的樣子?

這種為他人而死,為正義獻身的舉動,又如何不需要勇氣?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