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表示,母親這不是建房是在「坑自己」,母親卻說兒子這是在逃避責任

2020-10-17 23:30:03 3464 views
摘要

兩年前她終於實現了這個願望,不過和老家新房同時出現的,還有建房欠下的一大筆債務,以及不甘心當房奴的兒子對自己的怨氣。

在江西贛州的過女士心中一直都有一個夢想,那就是在老家有一棟屬於自己和兒子小尹的房子。兩年前她終於實現了這個願望,不過和老家新房同時出現的,還有建房欠下的一大筆債務,以及不甘心當房奴的兒子對自己的怨氣。

不過話說回來,住新房還房貸是當下很多年輕人認同的生活方式。已經二十七歲的兒子小尹用什麼理由來拒絕母親的這番好意,母親過女士又有什麼難題需要來調解呢?

兒子表示,母親這不是建房是在「坑自己」,母親卻說兒子這是在逃避責任

節目一開始因為二十二萬元的債務讓母親過女士焦慮的落淚,而兒子小尹卻非常平靜地以一句能力有限來回應媽媽的訴求。按理說房子是為兒子建的,還房貸也是小尹義不容辭的責任,他這淡定卻又無奈的態度實在令人費解,主持人決定從債務的起因開始問起。

過女士告訴我們,建房是自己的想法,當時經濟條件不夠,但是想到兒子年紀那麼大了,建好房子可以討老婆。直到最後才發現建房超出了家裡的經濟條件,使家中背負巨債。並且兒子也不好好工作,老是換工作。小尹告訴我們,自己根本負擔不了這巨大的債務,自己才剛剛進入車行工作,月收入才八百元。

兒子表示,母親這不是建房是在「坑自己」,母親卻說兒子這是在逃避責任

從這段對話中,我們聽到了兩個重要信息,一是兒子小尹新換了份工作,月收入才八百元;二是母親郭女士對兒子的工作態度頗有怨言。在她眼裡兒子每一份工作都做不長久,從來沒有考慮過努力掙錢,挑起家裡的債務重擔。

確實,在家中背負如此沉重債務的時候,兒子小尹卻選擇了這麼一份低工資的工作。是真的能力有限,還是在逃避責任?聽到母親這樣的指責,小尹覺得應該為自己辯護一番。

兒子表示,母親這不是建房是在「坑自己」,母親卻說兒子這是在逃避責任

小尹告訴我們,母親希望自己能找一個不低於三千塊錢的工作,但是這太難了,從2011年到現在即使自己每天都去找別人也怕,原因第一個自己的駕照是新拿的,第二是自己還沒有結婚不穩定。

自己是有一個高工資的機會,之前自己在超市工作老闆打電話給自己,讓自己回去上班,自己想讓老闆工資給高一點,可是他就是不同意,然後自己也就沒去了。自己很不理解母親為什麼非要建房子,這樣讓自己壓力太大了。

兒子表示,母親這不是建房是在「坑自己」,母親卻說兒子這是在逃避責任

顯然母親自作主張建房以及指責自己工作太差的行為,在小尹看來就是不斷的在干預他的生活,他也並不想按母親的思維去走。但母親過女士卻再次把擺脫家中困境的希望寄託到兒子小尹有個收入較高的工作上,此刻她情緒低落,彷彿對兒子能否為之努力沒有任何把握,對房債更是毫無解決的辦法。

這時觀察員張珩拿起了話筒,他告訴小尹,家裡給你建了個房子,其目的是為了你如山一樣的母愛,其結果帶來的是如山一般的債務和壓力。但是如果你沉迷於受到的那些不公平,那你將繼續遭受這些不公平。其實世界上還有比你更差的人,你只是沒有看到這個世界的全貌。

兒子表示,母親這不是建房是在「坑自己」,母親卻說兒子這是在逃避責任

經過調解員們的努力,過女士表示今後自己只希望兒子能夠好好上班,以前自己的想法對兒子是一種壓力,希望他能夠原諒自己。小尹表示自己很感謝母親將自己撫養長大,希望母親能夠相信自己,自己以後一定會努力工作。

常言道,寒門出孝子家貧造棟樑。而今天我們看到的這對母子在家庭危機面前並沒有做到母子齊心共同面對,反而是互相抱怨、互不體諒。我們不能單純的批評母親,一意孤行去建房,因為那背後是一份濃濃的母愛和對家的渴望。我們也不該一味的批判兒子在債務面前的無所作為,因為他逃避責任的背後是長期的自卑與對生活方向的迷茫。所幸的是通過調解,母子二人理解了彼此,為著共同的目標合力前行。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