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頭土臉的中年:上有父母把身靠,下有兒子把火燒

1095 人參與      分類 : 情感  

灰頭土臉的中年:上有父母把身靠,下有兒子把火燒

灰頭土臉的中年:上有父母把身靠,下有兒子把火燒‖老家許昌
文‖楊金衛



前些日子,父親失眠了,可能是夜裡執勤傷了神,一直在吃藥調理。春節後,因為種種原因,不能去許昌大醫院就診,他只好讓我去紅旗橋個人專科診室,給他再抓上一個階段的葯。

這兩年,父親明顯蒼老了許多,身小力薄的人,奔波了大半輩子,人到老年卻仍然不能收心。現在在建築工地,給中鐵十六局看場子。

灰頭土臉的中年:上有父母把身靠,下有兒子把火燒

抽出空閑時間,開好通行證明,驅車過去拿葯,隨後趕緊給老爹送去。見到父親,把葯和水果遞上去,也僅僅是說了簡單的幾句話。戴著口罩不宜久留,我交代好服藥的注意事項,叮囑他一定注意自身安全,然後離開。

車緩緩啟動,開出去好遠,回頭看,父親還立在那裡,痴望著我離去的方向。口罩上方的眼神已不再清澈,卻充滿了依戀和不舍,跟我三十年前依戀他的目光一樣。俗語說:三十年前父愛子,三十年後子敬父。歲月不饒人,不敢相信,轉眼間父母都是臨近七十的人了。

這兩年,不知從啥時候起,家裡一遇到些事情,爸媽總會徵求我的意見,聽從我的意思。每有風吹草動,總會第一時間問我該怎麼處理。在外上班期間,在老家的他們總會在我空閑時間,給我打個電話,以商量的口吻,徵求著讓兒子做決定:

「衛,有個事,給你說一下……」

灰頭土臉的中年:上有父母把身靠,下有兒子把火燒

「忙嗎?不忙的話,有個事,你看咋辦?」

「衛呀,咱門裡有個問題,聽聽你的意思?」

「家裡這個事,你的意見……」……

從內心來說,自己真不大適應,雖然都是些不大不小的家事,也並不難處理,只是以前總是聽爹娘的話,大小事都由他們來決定,我聽話照做就是了,何其自然與省心。而今,凡事都要聽從我的意見,甚至一切由我來決定,父母開始反過來聽從兒子的話了。

角色顛倒,於心不大自然。

漸漸地,我知道父母老了,力不從心了,開始把生活的擔子移向他們的兒子,開始依戀和依賴著我,依靠上他們的獨子了。他們老了,而我也近不惑之年,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人生過渡期。

人到中年,漸漸失去父母這個靠山,開始成為父母的靠背。上面是日漸衰老的雙親,下面是正上中學的孩子,我們就成了兩截竹節兒之間的銜接,又像文學作品中的過渡,再也不敢輕浮隨便了,要穩穩地承前啟後,扎紮實實地完成中年的職責,更是沉甸甸的使命。

灰頭土臉的中年:上有父母把身靠,下有兒子把火燒


孩子開學的日期一拖再拖。擱在往常,初三畢業班正是搖旗吶喊衝刺的關鍵期。而今,兒子只能呆在家裡,拿著手機盯著電腦上網課。一開始是新鮮,接著是疲憊,最後是人在心不在,或者是打著聽課的幌子干起了其它「勾當」。

作為孩子的父親,一個鄉村教育者,深知中考的重要,更明白如今競爭的激烈。苦口婆心,反覆叮囑,嘴要磨出水泡來,心早已提到嗓子眼兒。兒子似乎並不領情,甚至是滿心厭棄,畢竟正值青春叛逆期。稍有不慎,真心教育的話語,便被他活生生頂了回來。

生氣傷心近乎落淚,整宿輾轉反側不能入睡,恨鐵不成鋼。切腹掏心示兒,而00後的新生代們,回饋的是一雙雙白眼兒,讓人酸楚加寒心。傷透了心時也想乾脆棄之不顧,隨他東西南北,但也僅僅是氣急敗壞時的一閃念。畢竟他們年少無知,我們為人父母,孩子人生教育的職責尚未完成。

含淚仍要愛,不拋棄,不放棄。

灰頭土臉的中年:上有父母把身靠,下有兒子把火燒

電腦上學習久了,很擔心孩子原本就近視的眼睛會吃不消,洗好水果端過去。靠近了,兒子正偷偷玩著網路遊戲,直播課乾脆棄之不顧。一心二用,自欺欺人,遊戲人生,心中頓時五味俱全。霎那間,血涌頭頂,頭暈目眩,強壓怒火,還是提高了嗓門,一時兩敗俱傷,最後只能灰頭土臉地撤離戰場。

肝腸寸斷,痛由心生,但飯後茶餘平靜後,還是要把道理講說清楚,也許該說的說完,該做的都做盡,才敢有一絲心安吧。

可憐天下父母心!

孔子說:三十而立,四十不惑——看來,人到中年,得「立」,更要內心「不惑」。

轉眼,已是中年,「立」在父母孩子之間,但我確實仍然「惑」著。

2020-3-18於工作室

灰頭土臉的中年:上有父母把身靠,下有兒子把火燒

【作者簡介】楊金衛,鄢陵鄉村教師,詩文愛好者。

1、本文由作者授權發表,文責作者自負,如有侵權,請通知「老家許昌」今日頭條號立即刪除。本文作者觀點不代表「老家許昌」今日頭條號立場。

2、文圖無關。文中圖片來自網路,版權歸原攝影者或原製作者所有,在此表示誠摯的感謝。本文所用圖片如有侵權,請通知本今日頭條號立即刪除。

3、「老家許昌」版權作品,轉載或投稿請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愛許昌老家,看「老家許昌」。 老家許昌,情懷、溫度、味道!

本文為頭條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