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奶奶的葬禮,是我一個人操辦的

2020-10-18 01:16:56 3984 views
摘要

我奶奶的葬禮,是我一個人辦的。奶奶是個出家人,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在寺廟裡出家了。她是個高中畢業有文化的人,那個年代老一輩離婚也很罕見。

很奇葩吧。我奶奶的葬禮,是我一個人辦的。

家庭背景

這不得不從我的家庭說起。

奶奶是個出家人,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在寺廟裡出家了。她是個高中畢業有文化的人,那個年代老一輩離婚也很罕見。

奶奶有四個孩子,我爸是長子,三個女兒。都遠離家鄉組建了自己的家庭。

爺爺奶奶離婚後,爺爺50多歲就去世了。

奶奶一直在寺廟裡生活。不過她的生活也挺精彩的,去過西藏,去過台灣,待過五台山,跟著有名氣的高僧一起走南闖北。

我奶奶的葬禮,是我一個人操辦的

奶奶癌症住院

奶奶84歲的時候癌症住院了,被老姑接回老家照顧,經過化療手術,年紀大的她身體已經經受不起。

我得到了奶奶的病危電話通知,正直五一假期,我正好回老家看望,也許這就是最後一眼。當天晚上,又得到電話通知說我奶奶沒事了,你們不用趕回來了。

我心裡有種預感:迴光返照。

這並不是迷信,因為我姥爺病危時也是讓我們回去,第二天又說有好轉不用趕回去了,結果沒見到最後一面。

所以,這一次,我回去了。

我奶奶的葬禮,是我一個人操辦的

見奶奶最後一面

我到醫院時看到奶奶,瘦到脫相,因為奶奶是出家人,平時就是光頭,所以化療後的光頭沒有讓我覺得看著不習慣。

奶奶安靜地睡著,好幾瓶輸液在通過滴管輸送到奶奶乾癟褶皺的胳膊里,鼻子處吸著氧,旁邊放著心電圖機器。

一直是我老姑照顧我奶,旁邊有個病床沒有人,正好可以用來睡覺休息。

傍晚的時候,奶奶睜開眼睛清醒了,渾濁的目光看著我,我老姑大聲對奶奶講,怕她耳聾聽不見:「看看誰來了,還認識不?!」

奶奶轉頭看看我,應該是認識的,我是家裡唯一的孫女。奶奶最疼愛的是兒子,身為兒子唯一的孩子應該也愛屋及烏吧。

晚上,醫生來檢查奶奶的狀況,說情況不好,準備後事吧。我老姑一直不相信,雖然知道我奶的情況的確是不怎麼樣,不過怎麼就要準備後事了?

即使每天吸氧打針,守在身邊也是活著。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奶奶去世了

第二天凌晨天蒙蒙亮,我睡醒睜開眼,看見老姑一直抱著奶奶,沒有哭也沒有說話,靜靜地坐著。奶奶的吸氧罩里都是黑紅色的鮮血,我知道奶奶走了。

我老姑沒有什麼精神,只是那樣坐著,心裡壓力很大吧。我爸也趕來了,不過他什麼事都沒經歷過,什麼也不懂,只有抽煙喝酒打麻將,賭博耍錢他第一名。一句話總結:啥也不是。

也給其他兩個姑姑去了電話,坐火車要14個小時,高鐵動車7個小時,五一假期買票緊張,正在往這邊趕。

現在,醫院這裡唯一理智的人就是我了。

我奶奶的葬禮,是我一個人操辦的

為奶奶辦理後事

我去醫院附近找了家白事壽衣店,諮詢一下價格,需要準備哪些東西。

有時候冥冥中註定有緣分,這家白事店也信佛,而且出家人的喪事跟普通人的不一樣,如果我走進其他白事店諮詢未必懂這些。

白事店店主是個很熱心的大姐,王姐,她得知是出家人要辦喪事,很敬意,並且願意為我奶奶好好辦理喪事。

王姐給我拿出白事用品價目單,因為是出家人有些東西是不需要的,她都一項項給我介紹。

最後定下來的事:

(1)請了一位先生,給我奶奶超度,擦身,穿僧衣(出家人逝世是不穿壽衣的,穿僧衣,僧鞋,戴僧帽,戴佛珠),開始不知道這些,沒帶到醫院來,僧衣僧帽需要到我奶奶生前住處取,我爸就去取,做個跑腿的活。

(2)白事的一些用品,骨灰盒、花圈、紙錢等

(3)火化諸多事項,準備的東西,辦理的證件及手續

(4)奶奶是出家人,不能和俗人葬在一起,比如我爺爺,所以最後選擇供奉在寺廟裡。聯繫了一座寺廟,供奉在「極樂殿」,每日有人誦經,燒香,環境好,應該是奶奶喜歡的歸處。

(5)醫院手續及單據,死亡證明等,以及跟醫院溝通幾點搬出病房(醫院總催)

(6)跟王姐敲定兩天行程安排:超度→裝棺→火化場→出殯→寺廟供奉。

奶奶出殯,我沒有參加

當我操辦完所有事項後,我爸和姑姑們第二天能夠趕到出殯,我的假期結束,該回去上班了,我盡我所能,把一切都弄好,她們只需要出席一下,明天跟車把奶奶送到寺廟即可。

我的假期到期了。我把我大姑電話留給王姐,後續她們溝通。王姐一直勸我,留下來吧,明天出殯完再走吧,說發現我家就我一個明白人,我不在怕其他人辦不好。

我想,畢竟我是孫女,最後子女送一程就好。我就沒有再請假,按計劃離開了。

最後,我也沒有參加奶奶的出殯。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心理的迴避么?忙碌讓我忘記奶奶的去世,彷彿在忙一個工作。我不想面對出殯時的傷感,也許沒有那段記憶,就彷彿奶奶一直在,就像多年不見,奶奶依然在寺廟裡生活一樣。

我奶奶的葬禮,是我一個人操辦的

最後感悟

爺爺奶奶的家,很薄情,兄妹四人成家後,沒有再聚過,沒有串門,平時也不怎麼聯繫。奶奶是他們唯一的連接點,而此時最後的連接點似乎也沒有了。

奶奶去世當天,爸爸燒紙,天下雨,燒紙好幾次都燒不著,燒著了也被雨淋濕了,燒不凈。我在想,奶奶是不是在怪爸爸這個敗家子,沒有出息。

奶奶的出殯葬禮除了四個子女沒有任何人參加,也沒有給親朋好友通知,多年出家,世俗了斷,也都沒有聯繫了。

奶奶這一生,青燈古佛,沒有享受過天倫之樂,不知道她這一生過的是否幸福,也許遠離世俗的困擾是她想要的吧。

奶奶有文化,喜讀書,愛練書法,繪佛像。我很喜歡奶奶,有時候聽我媽講述我小時候奶奶疼愛的事,我雖沒有記憶但是心裡會笑。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