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暗戀多日,才知男神早把告白的話,藏在送我的布偶里

2020-10-18 07:08:22 1175 views
摘要

據我不清晰的回憶,陸景是以入學成績第一名的資格拿了學生獎學金的人,相比之下,壓線進學校的我簡直就是個辣雞。


故事:暗戀多日,才知男神早把告白的話,藏在送我的布偶里


本故事已由作者:李容香,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賬號「深夜有情」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1

我收到了一個聖誕禮物,是一個熊本熊玩偶。老實說比起收到這個玩偶,我更開心的是送禮的人是我喜歡的男孩子,陸景,他是我們班的班長,學習優異。據我不清晰的回憶,陸景是以入學成績第一名的資格拿了學生獎學金的人,相比之下,壓線進學校的我簡直就是個辣雞。

除了學習好,陸景也很擅長運動。所以我有時候就在想,為什麼學霸往往很全能,但是我這種學渣就渣的很全面,幹啥啥不會,學啥啥不行,好在運氣足夠好。

比如說,這個禮物並不是陸景主動送給我的,而是我自己抽中的。我們的英語外教在聖誕節那天組織了活動,讓所有人準備一份禮物放在桌上,然後按照次序輪流挑選。我是第一個,只是覺得包裝的盒子印著熊本熊甚合我心,於是選擇了這個禮物,打開一看,發現是個熊本熊玩偶。

外教就問是誰的禮物,陸景坐在他的位置上慢慢舉起手,我看過去,他朝我露出一個笑容。

然後我立馬低頭了。

媽呀他笑得太好看了我不能多看啊!

後來我就給陸景發微信道謝,說這個禮物我很喜歡,非常喜歡。陸景回了一個萌萌的表情包,然後問我:「沒了嗎?」

我有一些茫然:「還有什麼嗎?」

陸景這回隔了十幾分鐘才回我:「沒事沒事,我搞錯了。」

2

我覺得最近陸景有一些奇怪。

本來我和陸景差不多是無話不談的,他是那種很健談的人,我也不差,所以有時候我們天南海北地聊。其實我找陸景聊天主要是他說話真的很有趣,可能是由於小時候書看得多,閱讀面廣,聊著聊著他會和我說一些很有意思的東西。

有一次我和他正好分到一個小組做PPT,因為我對於我的部分還有一些疑慮,就和他約在圖書館解答問題。我當時開玩笑說班長大人再忙也千萬別忘了和小的的約定,陸景就回我:「我還怕你不來,不然我只能抱著柱子等你了。」

我還很茫然,就問陸景怎麼回事,陸景就給我講了個尾生抱柱的故事。我後知後覺才反應過來,陸景的微信名叫尾生,原來是有這麼一層意思在的。的確陸景是一個很講信用的人,並且對他人很是照顧。

可以說,如果不是因為我知道他受過情傷的話,我就主動出擊了。受情傷這回事兒是一次飯局上喝酒真心話大冒險陸景自己透露出來的。那個時候的問題是「你的前任有沒有給你造成過很大的影響」,陸景愣了好一會兒,我親眼看著他眼睛裡明明滅滅閃了一會兒,然後像是蠟燭被吹熄一樣噗地沒了光,他慢慢點頭說了個「是」就再也沒有說話了。

那次酒局在一年多以前,是快放暑假了幾個人在期末考試的重壓下忙裡偷閒。而那會兒我已經喜歡陸景一段時間了,沒有現在這麼喜歡,也沒有現在這麼畏畏縮縮。

陸景看起來是個很溫柔的人,如果能讓他這麼傷心難過,我想像不出他是遭遇了怎麼樣的事情。這讓我也很難過。

自從聖誕節以後也差不多是要進入考試周了。我維持著原來的習慣每天和陸景在微信上互相扯皮,然而陸景雖然每條都回,看起來興緻不高。我在想是不是打擾到他學習了,也就漸漸降低了給他發消息的頻率。

元旦假期我不回家,留在學校里,但我知道陸景是要回去的。三十一號我室友都走了,我一個人無聊,在朋友圈裡問有沒有人和我一起去吃火鍋,陸景直接給我私發信息問我去哪。我很驚訝,問他怎麼還在學校,他說本來有點兒事情要處理的,現在事情解決不用回去了。

我很驚喜。

於是半個小時後我在女寢樓下和陸景碰了面。他穿著大衣,戴了圍巾口罩,看到我就把口罩拉下來和我說話:「走吧。」

在校門口等車的時候,我在想我為什麼沒有戴手套,手放在大衣口袋裡賊冷——為了好看我今天穿得有點兒少,典型的要風度不要溫度。結果我就吃教訓了,真的冷啊!我感覺我的小腿快要迷失在冬季的寒風裡了。

「你冷嗎?」陸景垂著眼看我,然後把他手上戴著的手套摘了下來給我。我茫然無措地看著他,沒反應過來。陸景就乾脆輕輕拽著我的手腕替我把手套戴上了,動作小心謹慎,我低頭看他的手,手指細長,骨節分明,指尖是透著健康的淡粉。他替我戴好手套,輕輕拍了一下我的頭,我抬頭看他,手掌感受到的是他殘留的溫暖,心臟感受到的是無以復加的劇烈震動。

一下,一下,又一下。

每一次跳動都在提醒我,我喜歡陸景。

太喜歡了。

喜歡到即便現在身處冬季,天空陰雲密布,我也像是在陽光明媚的春天一樣暖融融的,是他給予了我這樣的錯覺。

但是我不敢為這個錯覺邁出一步。

3

我和陸景兩個人預定了海底撈。時間還早,就乾脆先在商場里轉一轉。

因為穿了裙子,我步子邁得小,陸景卻始終與我並肩走在一起。經過一家奶茶店的時候我問他要不要喝奶茶,陸景溫和地笑:「你是要請客嗎?」

我故作認真地思考了一小會兒:「也不是不可以啦。你要喝什麼?」

陸景搖搖頭,還是笑著:「我請客吧。本來我在寢室里很無聊,因為要吃火鍋我才不無聊的。謝謝你啦。」

我和陸景人手一杯奶茶在商場里瞎逛,經過一片抓娃娃機的時候,我停住腳步。陸景含笑看我:「你想抓娃娃嗎?」我咬著吸管點頭:「想啊,但是我從來沒抓住過。」

「沒事,你喜歡哪一個?」陸景把奶茶遞給我,我看著他走向放滿了熊本熊的機器,「熊本熊對嗎?我記得你很喜歡。」我愣了一下,隨後立馬小步跟上他。

陸景第一次沒有操作好,爪子勾住了熊本熊的腦袋,但是很快就鬆開了。第二次他有了經驗,就把熊本熊捉了起來,當爪子挪向出口的時候我可緊張了,就怕一個不小心掉了。當陸景把玩偶從出口拿出來遞給我,我直接跳起來差點就往他身上撲了。還好我控制住了自己,臉上是抑制不住的笑容:「陸景你怎麼那麼厲害啊!」

陸景從我手裡拿過奶茶,把熊本熊塞到我的手裡,低頭笑著:「也沒有很厲害。你還想要什麼嗎?」我瞅瞅手裡的玩偶,搖搖頭:「不了不了,待會兒就拿不了了。」

而且有個熊本熊我已經很滿足啦,再加上之前聖誕節收到的,正好一大一小兩隻。我想像了一下以後睡覺床頭放著帶有陸景這個標籤的兩隻熊本熊玩偶,別提有多開心了。

經過三樓電影院的時候,陸景問我吃完海底撈要不要看電影。我拿出手機看了一下,心中開始盤算。現在是五點不到,海底撈還在排隊等號,等我們吃上大概是要將近六點,雖然兩個人不會吃很久,但是一個小時也差不多。所以大概也就是七點鐘左右結束。我看了一下電影院公告牌,七點以後有三部電影,一部動畫片兩部愛情片一部科幻片,我比較傾向於科幻片,可是科幻片要八點半開始,一次放兩個多小時,等結束再趕回學校也錯過了最後的關門時間了。

「嗯?」陸景輕輕問我,「想好了嗎?」

我咬著吸管:「我想看科幻片啦,但是看完來不及趕回學校了。」學校里這個商場要一個小時的車程。

陸景語氣輕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住外面。」我愣住了,下意識地說:「那就看科幻片吧。」

——等我再次反應過來,我們已經坐在海底撈的位置上了。陸景正在番茄鍋里撈牛肉,發現我在看他,就問我:「你想吃牛肉嗎?」我咬著筷子點點頭。

我的天哪,吃完海底撈就要去看電影,看完電影就要和陸景住外面!要不是我現在還是很清楚自己是個單身狗我都要懷疑我和陸景在一起了!

我小心翼翼地吃著陸景給我夾的牛肉,斟酌著語氣和詞句問他:「你最近是不是很忙?」

陸景沖我挑了一邊的眉毛:「還好,不是很忙。怎麼了?」

我很小聲地說:「我感覺你最近都不怎麼回消息……」說完感覺不太對,連忙改正,「也不是說不回消息,就是感覺你心情不太好?是不是太忙了?」

哪知聽到了我這話的陸景直接放下了筷子,嚇得我整個人都快要縮在一起了。陸景嘆口氣:「何佳文啊……」我緊張地看著他,就怕他接下來要說什麼將會讓我一晚上都心神不寧的糟糕話來,「我是以為你有什麼事情,所以才剋制自己的。」

嗯?這話什麼意思?

我茫然地看著陸景,陸景重新拿起筷子開始往辣鍋裡面燙毛肚。我看他一臉「我說了什麼你自己琢磨」的表情,猶猶豫豫也不知道該不該問出口。

他的話太讓我浮想聯翩了,但是我不敢確定他的意思是不是我的那個意思。

我感覺我現在就像是一個賭徒,在祈求幸運女神的垂憐讓我贏得這一場感情上的賭局,籌碼是我所有的真心與歡喜。然而和我對坐的人看起來要遠遠比我淡然自若,這一場賭局他不放在心上,也不將我的心意放在心上——可是他現在這樣的話,讓我覺得勝利的曙光好像就在眼前了。

陸景不說話,我也不敢說話,接下來就乾脆一路沉默著吃到了七點多鐘。結賬的時候,我是打算和陸景AA的,就算了他的那部分小聲告訴他。陸景拿著手機,抬眼問我:「這是兩個人平均的?」

我點點頭,摸摸鼻子:「總不能讓你請吧?」陸景無奈地笑笑:「行,我轉賬給你了。」

4

可能是因為太遲的場次,影院里沒有多少人,進場的時候我四下看了看,和陸景說:「我感覺我們差不多就算是包場了。」除開我和陸景,在場的不超過十個人。

其實電影的情節有點老套,用四個字概括就是英雄主義。我本來只是對裡面的人工智慧方面感興趣罷了,整個故事情節我看著真的是索然無味。然而陸景在認認真真地看,我也不好意思就這麼睡過去,只好隔三差五看看陸景的側臉,再看看屏幕以保持注意力。

最後全場亮燈的時候,我沒有站起來,陸景也沒有。人都走完了,清潔的阿姨進來打掃,我扭頭看著陸景,陸景也在看我。好半天他才說:「走吧。」

走出商場發現外面飄起了小雪。這不是初雪,聖誕節以前就下過小小的雪,那時候室友還和我說初雪時分告白的成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表面上我對她的提議嗤之以鼻,實際上我點開和陸景的聊天見面嘮了半天也不敢說出一句「我喜歡你」。

現在下雪了,我突然就想到了這件事情,於是扭頭看著和我並肩而立站在商場門廊下的陸景。他微微抬頭,睫毛微微顫動著,面部線條流暢,下頜角明顯而性感。我情不自禁咽了下口水,陸景忽然偏頭看我,說:「再看我我們就要更遲才能到酒店了。」

我尷尬地低下頭,然後腦袋上就有什麼暖乎乎的東西落下來,再然後摸了摸。腦袋前方陸景的聲音裡帶著一絲笑意:「走吧。」

雪花裡面夾著一些雨絲,風也有些大,我穿得薄,雖然戴了圍巾也只是杯水車薪。我再次感受到我的腳要凍死在風雪交加的夜晚里了。陸景看出我很冷,就走在我的前面。我看著他高大的背影,寬闊的肩膀,伸出手想勾住陸景露在外套口袋外面的袖角,手指碰到一點點,我又立馬縮了回來。然後我就像是上了癮一樣不斷嘗試,中間還有一次不小心戳到了陸景露出來的那一截手腕,嚇得我連忙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左看右看,然而陸景沒有回頭。

酒店離商場不遠,兩個單人間的話價格有一絲小貴,還不如一個雙人間平攤下來。我用手機計算機計算完畢,就小聲和陸景說要不還是雙人間吧。陸景看著我的眼神裡帶著一絲絲奇異,唇角勾起,笑說:「和陌生男孩子一間房不太好吧。」

我脫口而出:「你又不是陌生男孩子。」

陸景愣了一下,抬手捂住自己的臉,另一隻手胡亂地薅了一下我的腦袋。我今天被他像個小女孩似得對待,摸了好幾次腦袋,感覺自己頭髮都快沒了。

最後還是開了雙人間。陸景讓我先去洗澡,自己出去了,臨走前還不忘提醒我讓我掛好鎖,任何人敲門都不要開,除非是他打電話讓我開門。洗澡的時候我在想陸景出去買啥,不禁開始想入非非,想完之後又覺得自己真社情,然而想想看我都是二十好幾的女孩子了想點十八禁的東西又怎麼了。

最後陸景回來,我一看,他手上拿了把傘。陸景解釋道:「萬一明天還下雪,總不好淋著回去。」我點點頭,覺得他真的是考慮周到。

等陸景也洗完澡已經是十二點多了。這是我第一次和一個除我爸以外的男性睡在一個屋裡,還是我喜歡的男孩子,不禁有一些失眠,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陸景在黑暗中出聲:「認床?」嚇得我趕緊僵直不動,裝作自己是個死人。

大概折騰了好久,我終於慢慢睡著了,早上還是陸景叫醒的我。他站在我面前,還帶著一份熱氣騰騰的早飯。

這一幕,簡直就像同居多年的場景。我在內心淚流滿面,表面上端端莊庄地表示自己要先去洗漱。陸景點點頭:「嗯,等你吃完我們再走吧。」

5

陸景給我帶的是我喜歡的咸豆腐腦和小籠包子,看起來他把我的口味摸得很清楚。當然以前隨意聊天的時候也提起過喜歡的事物,只是沒想到陸景會記著。我吃早飯的時候他安靜地看著我,後來我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一口小籠包卡在了嗓子眼噎個半死。陸景趕緊拿水給我,我咕咚咕咚一杯水見底,十分艱難地和他說:「你看著我我吃不下去……」

陸景摸了摸我的腦袋,很無奈地說:「我覺得你吃的樣子太可愛了,就沒忍住一直在看——」然後他頓了一下,「如果給你造成不好的話,那我就不看了。」

等一下,他說我吃飯的樣子可愛?

狼吞虎咽和可愛有什麼關係嗎?

陸景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中所想,笑著說:「看你吃飯總感覺你在吃什麼美味,看著就很有食慾啦。」

……真好……

回程路上的公交車就只有一個空位了,陸景讓給我,站在我旁邊。我有時候看看窗外,有時候看看他。我每次看陸景的時候,都會發現陸景在看我。

女生寢室要離校門口近一些,陸景送我到樓下,我手上抱著昨天他抓娃娃捉到的熊本熊。「謝謝你的禮物啦,回去好好休息吧。」我這麼對陸景說著。

就在我要上樓的時候,陸景喊住我:「何佳文!」

我回頭看他,不明所以。陸景慢慢說:「你回去看一下你的聖誕禮物,仔細看一下。裡面有東西。」

我回想了一下熊本熊裡面有什麼——想想看也不太可能有東西吧,玩偶軟綿綿的,裡面會放什麼啊?

但是很快我想到了一個可能性,這個可能性讓我心跳加速,讓我呆在原地看著陸景沖我笑。我立馬衝到樓上,室友看見我回來促狹地笑,打趣我,我都沒在意。我從床上拿起我的聖誕禮物,我抽到的陸景的熊本熊玩偶,仔細看了一下發現玩偶背後有一個拉鏈。

有拉鏈意味著可以打開,我呼吸急促,拉開拉鏈,伸出手在那我不知道叫什麼的棉花里摸來摸去,好半天摸到一個紙團。我伸出手的動作太急切,帶出了大坨大坨的棉花,紙團用報紙包裹著,打開一看裡面有一個小小的透明塑料袋,塑料袋裡面有一根紅手繩,還有一張紙條。

暗戀多日,才知男神早把告白的話,藏在送我的布偶里。

我連忙衝下樓,陸景就在女寢樓旁邊的樹下站著。我氣喘吁吁趕到他面前,抬頭看他,他的目光就像是看一個孩子一樣充滿了我從前不敢細想的情緒。

「我願意!」我吸了口氣,「我也喜歡你,陸景!」

6

紙條上寫著:我喜歡你,何佳文。

7

後來陸景告訴我,聖誕禮物的那個包裝,就是吃准了我喜歡熊本熊,特意挑的帶有這個圖案的盒子。沒想到我還真的選了這個。

「只是你太笨啦,不知道裡面有東西。」陸景輕輕握著我的手。

我拿另一隻手拍他:「誰知道你這麼鬼鬼祟祟往裡面塞紙條啦!」(原標題:《玩偶》)

點擊屏幕右上【關注】按鈕,第一時間看更多精彩故事。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