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淡妃說要去看她爸爸的時候,沒有想到那是一棵樹

2020-10-18 08:10:32 1048 views
摘要

她說有一次她爸爸忌日的時候,她是一個人過來的。孫淡妃走進一片茂密的樹林,放眼望去的其中一棵,就是她的“爸爸樹”。她一眼認出了只屬於她的那一棵,撫摸著樹榦上掛著的熟悉的名牌,抬頭失神地仰望片刻——“爸爸”又長高了。放下鮮花之後,孫淡妃跟媽媽打了一通視頻電話。在媽媽與“爸爸”的對話中,她的眼睛漸漸濕潤起


孫淡妃說要去看她爸爸的時候,沒有想到那是一棵樹

孫淡妃說要去看她爸爸的時候,沒有想到的是,那是一棵樹。


孫淡妃說要去看她爸爸的時候,沒有想到那是一棵樹


已經七年了,距離他爸爸去世。她說有一次她爸爸忌日的時候,她是一個人過來的。那是她的人生中最辛苦的一段時光。她覺得有一種負罪感,因此在爸爸忌日的那一天,就會倍覺想念。那天她沒有睡,早早地凌晨五點的時候就出發了。在那棵「爸爸樹」面前,跟自己的「爸爸」說了許多的心裡話。

孫淡妃說要去看她爸爸的時候,沒有想到那是一棵樹

孫淡妃說要去看她爸爸的時候,沒有想到那是一棵樹

這次來之前,她去花店買了些花,自己學著插了一束。雖然手工一直欠佳,但是那種作為女兒的那份心意,卻是誰也替代不了的。一隻貓在她笨手笨腳地插花時,好奇地湊了過來,她給它聞了聞手中那支待插玫瑰的花香。那一刻,很美好。

孫淡妃說要去看她爸爸的時候,沒有想到那是一棵樹

墓園。孫淡妃走進一片茂密的樹林,放眼望去的其中一棵,就是她的「爸爸樹」。她一眼認出了只屬於她的那一棵,撫摸著樹榦上掛著的熟悉的名牌,抬頭失神地仰望片刻——「爸爸」又長高了。

孫淡妃說要去看她爸爸的時候,沒有想到那是一棵樹

放下鮮花之後,孫淡妃跟媽媽打了一通視頻電話。在媽媽與「爸爸」的對話中,她的眼睛漸漸濕潤起來,演播室里也是一片凝重,而我的眼淚,在這凌晨三四點鐘的異鄉,也止不住地無聲流淌著。

一個人,面對這個世界越是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堅強一面,他(她)的內心,其實就越需要一份溫柔的港灣。而這隻能源於家庭。哪怕是已經去往另一個世界的親人,也常常具有這般溫情撫慰的力量。以前我以為那可能是尋常時刻親人的一張照片、某些特殊日子裡的墓碑之前,卻從來沒有想過的是,它竟然也可以是一棵樹。是的,一棵樹。

於是聯想到明代文學家歸有光在《項脊軒志》里寫到的一句話:「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 這樣的追思,比起墓碑前的傷情緬懷,不禁覺得又高了一個境界呢。樹是有生命的,守在那裡,百年不移,卻年年會有變化,年年帶來新的生意。在追思親人的過程中,那份牽掛慢慢地變成了一種日常的陪伴,一種無言的守護,一種殷殷的期盼。思念於是轉換成另外的一種形態,重新回歸生活。


孫淡妃說要去看她爸爸的時候,沒有想到那是一棵樹

韓劇《藍色生死戀》里,恩熙對俊熙說:「哥哥,我以後想要變成一棵樹,這樣就不會和家人分開了。」是啊,一棵樹。一棵牽絆親情的樹。以前一直以為它只是文學或者影視中的一種近乎虛幻的意象,沒有想到,原來在現實生活里,它竟然是真真切切地存在著呢。頗有些感動,尤其是看了最新一期《我獨自生活》孫淡妃去看望「爸爸樹」的這一部分內容後。


孫淡妃說要去看她爸爸的時候,沒有想到那是一棵樹

孫淡妃說要去看她爸爸的時候,沒有想到那是一棵樹

如今的孫淡妃,已經度過了那段難捱的低谷時期,重新回歸大眾視野,雖然不做歌手了,但是轉型影視劇之後也是小有成績(《山茶花開時》),還在熱門綜藝真人秀里經常展示生活化的一面。又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喜歡她的性格,也曾經給我帶來不少的歡樂。祝福這姐姐,希望她早日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