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我親愛的老爸老媽,越來越愛您們

4296 人參與      分類 : 情感  

記得三年前,父親從重症監護室出來,我和姐姐一起護理父親,每次大便,姐姐幫父親搽屎擦尿,我在一旁扶著父親的身體。由於父親沒有知覺,自己使不上勁,一百六十斤的體重,每次姐姐給父親弄乾凈,我已經累的腰酸背痛。

故事:我親愛的老爸老媽,越來越愛您們

在醫院一住就是三個月,父親的體重也逐漸降下來,可我照顧父親依然吃力。每次抱父親的時候,總感覺我的腰會折一樣。大腦缺氧,老半天才緩過勁來。可母親卻感受不到我的不適,總是罵罵咧咧,嘴裡不乾不淨。

三年過去了,父親的體重從開始的一百六十斤降到七十斤,如今,我可以輕而易舉的把父親抱起來。抱起父親時,我的腰不疼了,頭也不難受了。不是我有勁了,是父親的體重下降了。父親真的瘦了,瘦的讓我心疼。

每天細心地照顧父親,父親的身體時好時壞,我的心情也跟著一會兒開心,一會兒難過。小時候的我經常生病,只要身體不適,父親就會陪著我,給我買好吃的,哄我開心。昨夜一宿沒睡,耳朵莫名其妙的疼起來,像針扎一樣,不定時的疼一下。

我跟父親撒嬌:「爸爸,我耳朵疼,疼了一宿了。」

父親舉起他瘦弱的胳膊,伸手摸我的耳朵,從耳根開始輕輕的給我捏,那種感覺好溫暖。記得小時候,經常偎依在父親的懷裡,給我掏耳朵,或者摳鼻屎。總之小時候就是願意纏著父親。父親走到哪裡就跟到哪裡,而且父親樂此不疲,從不厭煩。

照顧父親的日子裡,經常回憶小時候,回憶小時候有父親陪伴的時光。都說長病床前無孝子,照顧父親三年了。可我從不覺得厭煩,一直細心呵護,對父親無微不至的照顧,可父親的身體依然是越來越瘦,不在父親身邊的日子,經常做噩夢,總感覺父親隨時都會離我們而去。

我害怕父親離開,怕某一天再也看不到父親,我再也不離開父親,希望父親好好的活著,每天守在父親身邊精心的護理。我每天用視頻記錄著我們的生活,老爸老媽和我。很喜歡現在的感覺,父親依然是那樣的慈祥,母親的變化讓我的心有種由衷的感覺。

母親變好了,我依然是我,喜歡安靜的自己,感覺生活中的一切都是那麼美好。母親成為一個賢惠的妻子,慈祥的母親。母親現在是我最喜歡的模樣,慈祥,善良,通情達理,善解人意。都說人的本性是很難改的,可是母親變了。

故事:我親愛的老爸老媽,越來越愛您們

越來越喜歡有父親母親的日子,小時候,夢想著長大後離開家,離開那個每天充滿戰爭的家。父親成為植物人後,母親依然是那麼的不可理喻,每天胡攪蠻纏,經常被母親氣的有種窒息的感覺。

前不久,母親回老家一趟,和我講著老家的故事,老家有一位老人骨折不能自理,五個女兒因為覺得是父親,照顧不方便誰也不去照顧,兒媳更是躲得遠遠的,只有兒子每天一日三餐給老人送去。老人只是骨折,可是孩子們照顧不周,不到半月老人就去世了。

去世的時候,老家一個家族的人去收屍,還要穿壽衣,家族的人說:「老人的屋子裡,臭氣熏天,老人身上都招蛆了,床上都是屎尿,褥子全部都是濕的,女兒,兒媳都說不方便,兒子也不管,老人太可憐了。」

老人死後,兒女們給老人舉辦隆重的葬禮,母親說:「活著不孝順,死了都變成孝子了,哭的稀里嘩啦,前腳埋葬老人,後腳就打官司,因為分紙禮錢,兄弟反目成仇。」

可是,我們兄妹三人從來沒有因照顧父親而爭吵過。從不計較誰花的少,或者管的少而鬧過矛盾。我們都盡自己所能,從不計較,可母親總是無事生非,經常把我們鬧得雞犬不寧。

母親講著別人家的故事,臉上露出知足的表情,我問母親:「你知足嗎?」

母親看著我高興說:「知足。」

從此以後,母親安靜下來,對父親說話也溫柔了,不再像過去,總是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只要幹活就摔摔打打,滿嘴的污言穢語,整天跟個怨婦一樣, 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她一樣。

我們無數次歇斯底里的爭吵過,很多時候都想一走了之。可是捨不得父親,不止一次的想帶父親離開母親,可母親卻歇斯底里的喊著不準把他們分開。在一起她總是對父親充滿了嫌棄,把父親帶走她又一般個不願意,總之無論怎樣她都不合適。

可這次從老家回來,母親的轉變感覺自己從地獄一下子上了天堂。母親不再嘮叨,也不再罵人,她的表情里是知足,是幸福。給父親喂飯的時候,也是和顏悅色,對我言聽計從,我說什麼都會對的,像聖旨一樣。

曾經的母親在家裡一手遮天,說一不二,否則就像魔鬼一樣,把家裡鬧得雞犬不寧。喜歡母親現在的樣子,母親變得溫和了,感覺一切都順了。好希望這樣的日子長久一些,好希望父親好好的活下去,母親給父親喂飯是家裡最美的畫面。

最近喜歡拍視頻,喜歡拍我的老爸老媽,感覺我們一家三口就是一部電視劇,用小視頻記錄我們的幸福生活。

故事:我親愛的老爸老媽,越來越愛您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