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舞蹈團|體驗這台「馬拉松」一樣的現代舞,發現開在你心中的「野花」

2020-10-01 05:00:10 4631 views
摘要

我走在上海的馬路上,上海的樓非常漂亮,但最吸引我的是在上海的高樓大廈中間有一塊小小的土地上有一株野花,現在還在長,長得可自由了,長得可飽滿了。

金星舞蹈團|體驗這台「馬拉松」一樣的現代舞,發現開在你心中的「野花」

「我們在一起討論作品叫什麼名字的時候,導演說叫《野花》。他說金星你不知道嗎?我走在上海的馬路上,上海的樓非常漂亮,但最吸引我的是在上海的高樓大廈中間有一塊小小的土地上有一株野花,現在還在長,長得可自由了,長得可飽滿了。他說那個讓我特別感動。」

——金星關於《野花》的創作靈感

金星舞蹈團|體驗這台「馬拉松」一樣的現代舞,發現開在你心中的「野花」

本周,金星舞蹈團藝術總監金星及舞團資深編導、演員,在上海大劇院接受媒體群訪,交流10月即將在上海大劇院上演的《海上探戈》《野花》兩部作品。

2018年,金星舞蹈團歷時近4年構思打磨的「態度之作」《野花》在上海首演,是舞團繼《籠中鳥》之後與編舞大師亞瑟·庫格蘭(Arthur Kuggeleyn)的二度合作。

在70分鐘的表演中,舞團16位演員幾乎沒有停歇地在舞台上舞動,「就像一場馬拉松一樣」。舞團藝術總監金星回憶,《野花》「是我第一次聯排跳完以後看到演員全趴在地上」。而對於舞者孫主臻,排練和演出《野花》的過程中,她會去看一些搖滾演唱會的影像「來尋找那種能量」。

戲劇演員、導演出身的編導亞瑟·庫格蘭「從來沒有跳過一天舞」,《野花》一台舞劇「不超過十幾個動作,但這些動作處理的方式、畫面的疊加,恰恰是他的創作風格,背後有很深刻的創作哲理。」

金星舞蹈團|體驗這台「馬拉松」一樣的現代舞,發現開在你心中的「野花」

沒有華麗的炫技,沒有複雜的布景,這一部展現思考、不乏深度的現代舞作品,是否能讓觀眾「看懂」?

金星認為,現代舞作品的目的在於與觀眾交流,更不能「低估」觀眾。每一場《野花》的演出,並不是舞者向觀眾單向的輸出,而是與觀眾共同完成的交流。

「這個作品是每次演出的時候,我們演員在開場之前大家都安靜,他們提前半個小時不說話了,要做強大的心理建設,就跟跑馬拉松一樣,像她說就像要唱一場搖滾樂一樣。其實我們在旁邊作為觀眾,都會跟他們一起深吸一口氣,大幕開啟了。其實它的力量在大幕開啟以前已經紮根在舞台上,然後才會有綻放,這個綻放最後感動的是觀眾。」

觀眾需要的是「感受」,而非「看懂」。「現代舞最大的意義是要啟發你的思想,而並不是看到一個什麼。現代舞是慢慢把你帶入一個環境當中,啟發到你,感受到了,這是現代舞最大的魅力。」

金星舞蹈團|體驗這台「馬拉松」一樣的現代舞,發現開在你心中的「野花」

《野花》首演後,知名導演陳薪伊「到後台說唉呀太好的作品了,看完這作品我體會到了,人活這一輩子真不容易啊。因為你不能放棄,一直在堅持堅持堅持,就像野花一樣。每個人都在堅持,每個人堅持的方向和目的不一樣,那誰不在堅持呢?努力使自己綻放的更好一點點。」

「我們每個人生活在環境當中,在不停重複的時候,我們發現了新的自己,又否定了以前的自己。在這個建立、摧毀、建立、摧毀這個過程當中,你會感受到生命的意義。」金星這樣闡釋《野花》的創作理念。

金星舞蹈團|體驗這台「馬拉松」一樣的現代舞,發現開在你心中的「野花」

今年上半年來,演藝行業受到疫情影響,而金星和她的舞團卻顯得尤為「淡定」,即使暫時離開舞台,對藝術的追求、對作品質量的打磨,反而成為他們日常的堅持。

舞團團長韓斌分享,這次為大劇院《野花》演出排練時,他發現「原來剛首演的時候,為了表現那種野花那種頑強的生命力,大家是比較頑強努力,一直是這種比較亢奮的狀態。疫情以後,我覺得舞者們在這種頑強中多了一份韌性,不是那種一下對付過去,而是在更往裡走,走心了。」

10月15日至18日,金星舞蹈團將攜《海上探戈》和《野花》再登大劇院舞台。舞蹈家金星也將作為舞者,在《海上探戈》演出中登台。

「(《野花》)給你一個精神的傳達,就是自由綻放,無畏禁錮。我們每個人心目當中都有自己的一個野花,可以將它釋放出來。」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繫,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來源: 上海大劇院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