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案紀實——'換妻遊戲',換妻俱樂部是性開放還是不倫?

2020-10-18 00:41:19 626 views
摘要

娛樂圈才女、博客女王徐靜蕾曾做客鳳凰《鏘鏘三人行》,在節目中與主持人和嘉賓不僅聊拍攝時的趣聞,更由電影里的職場愛情主題展開,暢談各種社會辛辣話題。


娛樂圈才女、博客女王徐靜蕾曾做客鳳凰《鏘鏘三人行》,在節目中與主持人和嘉賓不僅聊拍攝時的趣聞,更由電影里的職場愛情主題展開,暢談各種社會辛辣話題。

聊著聊著便說到了國外的"換妻俱樂部"等重口味內容,一旁的節目編導不得不警告:注意尺度!

大案紀實——'換妻遊戲',換妻俱樂部是性開放還是不倫?

節目中可以看出徐靜蕾不僅清楚的知道巴黎有很多換妻俱樂部,而且清楚地知道在什麼地方發生。除此之外還說道,我覺得每個地方都有這種,中國人也一樣。

相信聽到這一番討論之後,大家也會和我一樣疑惑:難道老徐也會去那地方嗎?還是換妻之類的庸俗話題真的如老徐所說成為一種亞文化?

要知道換妻可是一個敏感的話題,涉及倫理道德,在國內是絕對的洪水猛獸,但其實相關事件由來已久。

大案紀實——'換妻遊戲',換妻俱樂部是性開放還是不倫?

圖源:網路

2003年瀋陽搗毀"交換情人俱樂部"

2003年有記者在某網站的一聊天室與一個網名為"交換情人俱樂部"的人聯繫上,並見到了自稱是某重點大學MBA畢業的"交換情人俱樂部"的王宏。

據王稱,他在國外見到過這種"交換情人俱樂部",回國後開始嘗試進行,主要在網上徵集會員,有時候也通過朋友介紹。現在俱樂部有十來名成員,都有正當職業,有醫生、英語老師。

這個"交換情人俱樂部"的成員定期在賓館開房後,互相交換異性夥伴發生X關係,每次活動人數少則四人,多則七八人。

大案紀實——'換妻遊戲',換妻俱樂部是性開放還是不倫?

圖源:網路

2003年6月6日晚,王宏邀請記者參加晚上組織的"集體活動"。經過周密安排,民警與記者進入酒店。房門打開後,一名丹東女子、兩名男子魚貫而出,被警方當場控制。

經訊問得知,這些人大都是大學畢業,其中不乏名牌大學的研究生。警方已經將多名犯罪嫌疑人捉拿歸案,刑事拘留。

這是國內警方對交換性伴侶活動的一次明確表態。

大案紀實——'換妻遊戲',換妻俱樂部是性開放還是不倫?

類似的事件在國內早有萌芽

2002年底,廣州一家媒體稱在訪問某網站時發現:廣州有人玩起了"換妻"遊戲!

在某網站的"同城約會"里,一個帖子引起了改媒體組織的注意。

在這個名為"夫妻交友,時間不限"的"約會邀請"里,一位名叫"大明"的"邀約者"在詢問了他們一些問題後,明確地提出了"換妻"的問題。

經過許多天的網上"心理考驗",大明和他的妻子終於被約出見面,據了解他們過去曾有過兩次"換妻"的情況。

在他看來,換妻是一種新的嘗試,更有新鮮感、刺激感,而彼此之間又不需付費。他說他的妻子很放得開,他和妻子感情非常好,有一個兒子。見面後,大明急切要求換妻,被該媒體組織以另外再約時間為由推辭。

大案紀實——'換妻遊戲',換妻俱樂部是性開放還是不倫?

圖源:網路

換妻遊戲,心酸的"浪漫"

"換妻遊戲"並不是媒體炒作的花邊新聞,在現實生活中,它的真實性毋庸置疑,曾經就有正規媒體組織接到過這樣的諮詢來訪。

來訪者是一位中年女性A,在一所學校教書,他們夫妻關係一直還好。丈夫B在該市最大的展覽館當副館長,身材高大修長。他們物質生活的現代化進程比同齡人快了許多。這讓她覺得生活里幾乎沒有什麼繼續奮鬥的目標,很空虛。

幾個月後,來訪女士的一對好友夫婦向她提出了一項特別的要求。

這位女士L的女性友人C嫁給了省里某新貴的兒子,工作、職稱、住房、孩子入托,不費吹灰之力都有了最好的安排,日子過得極為順遂。

不過某日閑聊,C問丈夫D:你和別人"在一起"時會是什麼樣?

丈夫D也好奇:對啊?會是什麼樣?

他們夫婦都很想見識見識。他們立即開始表面嬉笑,實則認真地挑選可能拿來試驗的對象,並最終認定上文提到的來訪女士A是可以發展的目標。當該女士A再來串門的時候,那位好友C假作漫不經心地提出了這一要求,畢竟沒有足夠的思想準備,A聽罷這個建議大驚失色,支吾其辭落荒而逃。

後來A想,這是一次特別嘗試,刺激而有激情,況且三方都同意,也沒有危及到自己的事業和婚姻,可以試試?一些時日之後,當那對夫婦再次提出要求時,A留了下來。

第二天早上,那個原以為自己對這事兒很不吝嗇的C,這時才知自己的心理承受力也很有限,於是翻了臉,三人都弄得下不來台。最後朋友反目,夫妻離婚。

這件事除了他們三人無人知曉,但A無法忘記那段事情,並且始終擔心會被C捅出去。每當有別人在一起悄悄說話,她就心驚肉跳,滿臉通紅。面對丈夫B的時候就更是如此,總在察言觀色,對B的許多話都覺得話裡有話,或者迴避對話,或者突然跳起來"反擊",最終到了不能溝通的地步。

幾年之後,這位來訪女性A也離了婚,心理受到這一連串"特別"事件的刺激,生活、工作均不正常,成為心理諮詢的常客。

心理醫生對她說,事情發生之前她沒有意識到,誠實和信賴對於夫妻雙方有何等重要。在親密的關係中,我們必然在我們最愛的人那兒去尋求穩定和肯定,任何擾亂和干擾這種安定的東西都是一種威脅,更不用說這種違背婚姻的濫交行為。

南京換妻案馬堯海獲刑3年半

馬堯海,南京某高校的副教授,高級知識分子。這樣一位白天教書育人的教授,夜晚竟在"換妻俱樂部"里呼風喚雨,可能誰都想像不到。

大案紀實——'換妻遊戲',換妻俱樂部是性開放還是不倫?

從2002年,第二次離婚後馬堯海就一直單身,但身邊卻從不缺女性知己。在深受海外盛行的"換妻"風潮影響後,就通過自己組建QQ群的方式,四處聯絡到有意"換妻"的伴侶。

2009年8月17日,南京市秦淮公安分局在一快捷酒店的房間內抓獲了5名正在參與換妻活動的男男女女,隨後又陸續牽扯出17人。

大案紀實——'換妻遊戲',換妻俱樂部是性開放還是不倫?

在這二十多人里,不乏有年輕的家庭主婦,還有像馬堯海這樣的大學老教授。

最終法院宣讀了判決結果:馬堯海等22名被告人的行為已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零一條的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以聚眾淫亂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對馬堯海從重處罰,獲刑3年6個月。

大案紀實——'換妻遊戲',換妻俱樂部是性開放還是不倫?

對於這樣的判罰結果,馬堯海感到很氣憤。他表示:"夫妻保持開放式關係是一種個人自由,每個人都有權選擇生活方式,不能因為別人看不慣,就定義它為犯罪。"

而且在他看來:把"換妻"比喻成美酒,參與換妻活動要比夫妻雙方出軌或偷偷摸摸搞外遇要高尚的多。

從他的字裡行間中,發現似乎這種"換妻活動"是建立在夫妻達成共識的基礎上,所追求的一種開放自由。

大案紀實——'換妻遊戲',換妻俱樂部是性開放還是不倫?

圖源:網路

然而對於這個話題鳳凰網做了一次網上調查,顯示36.6%的網友表示絕對不能接受換偶行為:

"'換妻遊戲'?打死我也不幹!現代人工作忙、壓力大可以理解,但是發泄的方式有很多種。'換妻'雖屬個人事情,但這種個人行為也不能不顧及社會影響。"——32歲的媒體工作者

"竟然有人拿自己的老婆去跟人家換,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不知道這些人心裡是怎麼想的,這種事也做得出!簡直是亂套了。"——46歲的計程車司機

"每一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自由,但是作為一個社會人必須對社會心存一份責任感。這是一種非常愚昧的行為,應該制止。"——35歲的工程師

當然,還有63.4%的網友表示接受或不表態。

在記者採訪中不少人認為,交換情人不是賣淫嫖娼,人家沒有交易又都是自願,這只不過是人們對另類生活的體驗,是個人的私生活,警方的做法是多管閑事。

大案紀實——'換妻遊戲',換妻俱樂部是性開放還是不倫?

圖源:百度百科

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換妻"行為在掙扎在溫飽線的底層民眾中十分少見,頂層富豪混跡其中的故事亦不多見,反而是有一定社會地位、有穩定收入、家庭看似美滿和諧的中產階級,最常在換妻的新聞中出現。

那麼,當這些人頻頻獻身於"換妻"活動中,將這種關係作為日常的情感宣洩,到底是一種社會的進步,還是一種沉淪呢?

正如一位網友所說:"我尊重別人的選擇,但自己無法接受。"

只要是國家一天沒有廢除"聚眾淫亂",那這些"換妻"的人們就都是在法律的邊緣試探。

我們也有理由相信,有些陰暗面一旦開閘,很可能覆水難收,走向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