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綜藝太假?幕後編劇說出了真相

2020-11-16 13:08:34 1559 views
摘要

提到戀愛交友節目,大部分人會想到《非誠勿擾》,自報家門,匹配條件,心動爆燈,牽手即走。然而,當代年輕人,並不屑於這種“被安排”的老式節目,而是更喜歡“玩轉曖昧”的戀愛真人秀。試想一下,一幢大別墅,多位俊俏男女,共同生活一個月。

提到戀愛交友節目,大部分人會想到《非誠勿擾》,自報家門,匹配條件,心動爆燈,牽手即走。


然而,當代年輕人,並不屑於這種「被安排」的老式節目,而是更喜歡「玩轉曖昧」的戀愛真人秀。


試想一下,一幢大別墅,多位俊俏男女,共同生活一個月。不將年齡、工作、家庭等作為首要元素陳列,沒有孟非一樣的月老在一旁「添油加醋」,嘉賓們可以跟隨自己的心,與不同對象接觸。


視頻前的你,可以開啟「偵探」模式,腦補他們彼此之間的「感情線」,俗稱嗑CP(Coupling或Couple,意為配對)。


戀愛綜藝太假?幕後編劇說出了真相

看看張翰的表情,是不是嗑CP的?/《心動的信號


上周,《心動的信號》第三季大結局,有人為自己嗑到的CP「分手」而哭泣,也有人憤憤不平,搬出「到底有沒有劇本」的萬年追問。


事實上,受到日韓綜藝的風格和形式影響,無論是競技類真人秀,還是劇情類真人秀,其幕後都有著龐大的編劇團隊,從選人到拍攝,從觀察到剪輯,他們的身影也活躍在其中。


我們和《心動的信號》的編劇肖一聊了聊,也深入這檔節目的背後,去追問當代人的嗑CP玄學與戀愛觀。


戀愛綜藝太假?幕後編劇說出了真相

所謂劇本,是由創作者和參與者共同完成的


「兩個人約會可以吃冰激凌,也可以選擇烤肉,我們在需求上會覺得冰激凌美一些,那就鼓勵他們去實現這個場景。」在肖一看來,編劇們會幫助參與者做節目效果上的預判,遇到二選一或者三選一的時候,給出引導,但並不左右情感走向。


如果說影視劇的編劇是把故事完完全全設計出來,那麼對於綜藝的編劇而言,只是在參與者不能走的地方設置路標,或者在前進的路上設置更多體驗場景。


戀愛綜藝太假?幕後編劇說出了真相

在約會中,男生安利「大刀牛肝」給不吃內髒的女生,被吐槽上了熱搜。/《心動的信號》


每一位素人嘉賓都會有單獨的編劇來負責,他們從「海選」階段就與編導密切溝通,了解嘉賓的特性,在「劇情」方面僅僅是「大方向和規則的設置」,比如不允許交換私人聯繫方式,不允許直接表白,在特定節點前完成幾次約會……


拍攝的一個月內,素人嘉賓們在屋裡屋外「生活」,肖一和同事們則在「小黑屋」里密切盯著各處的攝像頭。


編劇們在一天天的觀察里了解嘉賓當天的心態,並結合過往的表現,第一時間分析情感走向,而怎樣通過調整規則來激發嘉賓們的內心和進一步的行動,則成了他們「猜猜猜」背後最考驗功力的存在。


比如在《心動的信號》中,每晚大家下班回到錄製的「信號小屋」,最後一件事就是通過特定的手機給喜歡的人發送匿名信息,不可以暴露身份,但可以表示好感與欣賞。


戀愛綜藝太假?幕後編劇說出了真相

猜測心動線是處於觀察室的明星偵探們的樂趣。/《心動的信號》


而隨著嘉賓們越來越熟悉彼此,曖昧升級,這個環節會被「適時停止」,「嘉賓依然可以給心動的對象發送簡訊,但是對方收不到,那大家就會陷入思考,今天我是零票還是全票?我在對方眼中是否有魅力?相處這麼久,別人對我的判斷是怎樣?」


在肖一看來,抓住巧妙的時間點,或是調整簡訊規則「只發不收」,或是在嘉賓陷入糾結時安排「朋友談心」,在各種環節的「催化」下,嘉賓們能夠得到鼓舞,進而以行動來求證自己的想法。


大結局之時,在嘉賓拿起手機,給導演組發送自己決定的前一刻,哪怕大家在「小黑屋」里爭破頭猜CP,在嘉賓們面前,也只能收起情緒,並不會做齣劇透或干涉。


「因為任何介入對嘉賓而言,都不公平。也許有人一輩子也說不出喜歡,那是性格決定的,這完全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戀愛綜藝太假?幕後編劇說出了真相

作為素人的共情瞬間


如果說不加設限的節目製作,是《心動的信號》自帶懸念與起伏的基礎,那素人的不確定性,則可以解釋節目傳遞的普通人心理。


嘉賓之一的琴心,目前在事業單位工作。她曾經在北京實習過,最後還是「回歸現實」,選擇了穩定的生活。平靜的表明之下,也有著一個女孩不安分的心和焦慮一面。


在進入「信號小屋」之後,比起人氣很高的姚沐希和自來熟的鐘佩妍,琴心沒有受到男嘉賓們的關注,覺得自己十分平凡。她會在朋友們面前顯露出不自信的一面,哭著說自己「太胖了」、「覺得丑」。


這種不自信一方面來源於她傾心的男孩不喜歡他,另一方面也在於她對自己認識的不清晰。


戀愛綜藝太假?幕後編劇說出了真相

走出自己世界的女孩,需要時間調整。/《心動的信號》


在網路評價中,人們喜歡用「琴心獨自美麗」來形容對這個女孩的感覺,節目最後,她沒能「配對」成功。但除了惋惜的情緒,更多人表達了對琴心的欣賞。


編劇們眼中,琴心是一個有著「戀愛腦」的小女孩,對於擇偶的標準是「個子高」,在與心儀的男孩約會之時,她會擋不住自己的開心。但隨著與其他人的相處,琴心不斷意識到自己判斷標準的單薄,也學著敞開心扉,與有著更多人生經驗的男嘉賓分享生活體驗,還收穫了姐妹情。


她開始享受過程。於是,大家看到了在電競遊戲中開掛的酷女孩,也看到哭完用美食治癒自己的普通女孩……


真人秀相比較過往的節目,最大的不同就是把人物的複雜性呈現在鏡頭面前,而素人的出身與人生經歷,比起高高在上的明星,與普通人的接近性更強。


「跟著他們一起成長。」《心動的信號》棚內明星嘉賓丁禹兮用「養成」這樣的詞語來形容他所看到的節目。


第二季男嘉賓威廉曾經在面試階段反問導演組,「為什麼你們選擇我來參加節目?」對於這個問題,經歷過成百上千次面試和多階段篩選的肖一認為「很複雜」,比起拋出邏輯清晰的標準,她用「做朋友」的詞語來形容節目與嘉賓之間的互相選擇。


「有的素人比較內向,需要長期觀察才能了解他,有時候,他們也會面臨節目播出後承受的各種壓力,我們需要做好心理疏導。」


誠然,我們無法撇開綜藝效果去評判這些素人與CP,但當他們結束錄製,回到各自的生活里之時,那些改變自己和他者的瞬間也已經形成。


戀愛綜藝太假?幕後編劇說出了真相

第二季節目中,倒酒的威廉與「情敵」趙琦君火藥味十足。/《心動的信號》


威廉出現在第三季最後一期節目里,他卸下一年前的拘謹,脫掉西服,輕鬆地與嘉賓們互動。他說:「我現在,更願意多聽別人去講話了。」


戀愛綜藝太假?幕後編劇說出了真相

真情實感嗑完CP,然後呢?


在這一季《心動的信號》中,肖一對藏族小伙扎西彭措比較有感觸。


彭措比較快地明確了自己喜歡的女嘉賓姚沐希,眼神都挪不開她。在肖一眼中,他是千方百計想要早下班回家見到希希的痴情男孩。


但同時,彭措認為自己的年齡與女生相差甚大,如果作為穩定的對象來交往,確實有壓力。以經歷來看,他更趨向於找一個能夠在成都定居的「適婚對象」,而非漂泊的人。


戀愛綜藝太假?幕後編劇說出了真相

家人朋友對於姚沐希的年紀和經歷都「存疑」。/《心動的信號》


「我們對他說,在不了解對方的情況下,只要遵從自己內心真實的感受就好,如果不嘗試,你並不知道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肖一希望節目能夠啟發人們在感情中多溝通,「最後表白之前,你任何的交流,都是被鼓舞的,負擔太重,就會限制自己。」


事實上,彭措的內心掙扎,正是《心動的信號》這類節目折射的當代婚戀觀。


與傳統的婚戀節目相比,戀愛真人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於,它們與柴米油鹽的瑣碎生活保持適當距離,用精緻的包裝、高顏值的參與者和粉紅泡泡瀰漫的約會來帶給人們以關於愛情的浪漫想像。


但素人交友模式又不會過多地遠離普通人的社會思考,這其中包含傳統中國婚戀觀念中的「門當戶對」、很多情侶都會面臨的「信任考驗」,或者是男性在交往中忽略女性感受等問題。


這些元素,似乎都在作用著視頻前的觀眾們,通過恰到好處的距離來建立起觀看與審視的愉悅感。


戀愛綜藝太假?幕後編劇說出了真相

雖然彭措與姚沐希在節目中「牽手」,但現實中他們還是沒能走到一起。


對於頻頻讓大眾上頭的CP線,肖一也會關注,但她更習慣把嘉賓們當成是從小看到大的各類文學影視作品中的角色或人物形象,「所有人在談戀愛的狀態里都是類似的,去展現最好的一面,讓喜歡的人多看自己幾眼,這種真情實感,觀眾可以感受得到。」


而當生活真正歸於現實,當時間、精力成本成為人們在情感關係中不得不考量的因素,粉紅的泡泡一個一個被戳破,肖一還是希望人們可以在嗑CP的同時,也給自己多一些邁出去的機會,適當減輕負擔,去尋覓波瀾不驚的生活里,那些不經意的「心動時刻」。


註:文中肖一為化名。

END

文 | 錢雨朦

圖 | 吳綠怪

原文首發於《新周刊》旗下公眾號「新生活方式研究院」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