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蝸牛與黃鸝鳥》:社會我費霞(林允)姐,傻白甜不是這樣演的

1826 人參與      分類 : 娛樂  


迪麗熱巴與黃景瑜合作的《愛情,觸手可及》完結以後,林允和張新成的《蝸牛與黃鸝鳥》無縫銜接,持續在平台上賣弄齁甜齁甜的青少年感情。

可問題是,自稱改編自日漫《交響情人夢》的這部片子,連續犯下了強行改編水土不服,演員顏值與氣質強行降低,以及女主發揮過於自我的問題,終於把自己作成吐槽大過於讚美的,"口碑"製作!


《蝸牛與黃鸝鳥》:社會我費霞(林允)姐,傻白甜不是這樣演的


總體問題很明顯,首先,日本影視劇與內地那種天然的文化隔閡。最近幾年翻拍日劇很少有不翻車的,強如周迅,《不完美的她》集合了她自己,惠英紅(金馬金像四冠),趙雅芝(一代人的偶像),最後還是偃旗息鼓,成了所有翻拍版里評分最低的。

《交響情人夢》是日本有名的借著男女愛情故事向廣大少年兒童推廣古典音樂的漫畫和影視劇作品,最起碼,在面對古典音樂這方面,日本和內地的文化環境就決定了內地受眾面的狹窄。


《蝸牛與黃鸝鳥》:社會我費霞(林允)姐,傻白甜不是這樣演的


而為了縮減這個文化差異,特意請來了當年引領台灣偶像劇風潮的劉俊傑擔任導演。他曾執導過《薰衣草》、《王子變青蛙》、《杉杉來了》等多部人氣偶像劇,可惜,還是不能將主題貼合現代社會實際。

而且,要命的是為了吸引觀眾還削減了主題,原作《交響情人夢》是兩個表達方式不同的人,因為共通的理想,相互磨合相互促進,最後一起追逐夢想,為人生共同奮鬥的故事。可是,翻拍版很明顯的忽略了這一部分內涵,將其中的主題集中到了兩個生活和表達理念完全不同的男女,彼此之間的情感。削弱了追求夢想的前提,兩個人之間的感情進展的也虛無縹緲起來。


《蝸牛與黃鸝鳥》:社會我費霞(林允)姐,傻白甜不是這樣演的


導演主旨相對隱晦,所以觀眾的眼光集中在林允誇張而外放的表演上,使得林允成了所有問題的承擔者——為了凸顯女主角方小萵的大大咧咧,不拘小節,強行來用傻白甜來表現方小萵的一舉一動。

可惜,林允的狀態不穩定,角色理解有問題,把所有問題集中到了她一個人身上。《蝸牛與黃鸝鳥》裡面林允的表演,與其炸裂程度能夠抗衡的,是幾年前歐陽娜娜雞湯精附體的「鹿小葵,加油」那一段,以及爽妹子在發布會上現身說法突然自扇耳光的那一幕。

那完美權勢田馥甄《魔鬼中的天使》裡面所唱——可以叫我瘋子,不準叫我傻子!


《蝸牛與黃鸝鳥》:社會我費霞(林允)姐,傻白甜不是這樣演的


首先,林允在模仿當年日本真人版的上野樹里的那種表演模式,但是沒有把握住尺度和火候。這也是日本作品改編成內地作品的傳統細節性失誤。因為兩個國家文化背景的差異,一些生活習慣和言行舉止,就存在細微的差別,精確到劇情里,上野樹里那種托著臉喊「卡哇伊」的小動作,如果直接搬到內地場景裡面,這個人就顯得矯情。

除了林允的方小萵,另外可以回想一下,當年,吳昕在《午夜食堂》裡面對一碗速食麵的過度誇張和虛假的驚訝和沉迷美味的表情。


《蝸牛與黃鸝鳥》:社會我費霞(林允)姐,傻白甜不是這樣演的


而且導演也估計錯誤了這種文化差異的層次感,這和他台灣出身有關。因為台灣文化被日本殖民幾十年,有一些東西和日本文化融合起來了,所以那些細節處模仿日本就很常見,而在內地,這種行為還是會被觀眾排斥。

所以導演想要林允重複他之前在《王子變青蛙》這一路台灣偶像劇裡面女孩子用咋咋呼呼表現胸無城府的可愛這一招,忘記了一點,時移世易,加上文化隔閡,觀眾已經不吃這一套了。


《蝸牛與黃鸝鳥》:社會我費霞(林允)姐,傻白甜不是這樣演的


畢竟當年的偶像劇雖然也有角色言行舉止過於誇張的因素,但是本體故事都帶著誇張成分,以及觀眾還沒有見識那麼多日劇的表演方式,有情懷加分,而如今觀眾見多識廣,加上這部劇本身劇情本身比較平實,方小萵的行為嘟嘴賣萌可以接受,但是林允表現出來的手舞足蹈確實有點過份了。


《蝸牛與黃鸝鳥》:社會我費霞(林允)姐,傻白甜不是這樣演的


而且推展開去,觀眾其實在好幾部類似作品見識過林允這種動不動就瞪眼咧嘴,手舞足蹈的套路化表演了。從上一次的《彼岸花》到現在的《蝸牛與黃鸝鳥》林允一直在重複一種用肢體和表情的誇張來表現街頭少女大大咧咧的表演套路。


《蝸牛與黃鸝鳥》:社會我費霞(林允)姐,傻白甜不是這樣演的


甚至於,追根溯源,從被周星馳發掘並且調教出道的《美人魚》,林允就是用這種呲牙咧嘴的方式來表達情緒。這些年來,林允在表演時裝類輕喜劇偶像劇的時候,一直在延續那種周星馳指點過的癲狂派表演方式,用儘可能大的面部表情來表現角色的胸無城府。


《蝸牛與黃鸝鳥》:社會我費霞(林允)姐,傻白甜不是這樣演的


可是林允自己忙於其他沒有在表演理論上下太多功夫,模式化的移植了周星馳在癲狂喜劇里的表演模式到偶像輕喜劇里,那種行為舉動就明顯的過於誇張了。當然,也暴露了我們霞姐這幾年生活重心沒在專研表演藝術上面。


《蝸牛與黃鸝鳥》:社會我費霞(林允)姐,傻白甜不是這樣演的


於是,本來想要把一心撲在藝術上面,用全副身心來感受情感來展現音樂之美的方小萵,變成了不夠白,沒有甜,只剩傻的,瘋子!


《蝸牛與黃鸝鳥》:社會我費霞(林允)姐,傻白甜不是這樣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