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456 人參與      分類 : 娛樂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2003年12月30日凌晨一顆巨星在香港養和醫院隕落,大家都叫她「香港的女兒」。一代傳奇女星梅艷芳,走完了她短短40歲的人生。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12月29日下午4點,醫生出來說:「陪她多些,她應該是這個鐘頭的事了。」這時,助理才放那些等候在外的摯友進來,人們三三成行,走近床榻。那時她已瘦得像片紙,躺在病床中間,都像要被白色吸走,對於一雙雙握來的手,已然無所察覺。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她爽朗明媚,俠義大膽,歌藝演技俱佳,卻只在這世上停留了短短40年,給2003年年末的香港留了一個悲痛的句號。

4歲半就站上舞台開始賣唱生涯

人稱梅姑的梅艷芳自幼喪父,母親好強,獨自撫養他們兄妹四人。縱然她是家中老小,也從未多得一分寵愛。和很多上世紀60年代的港星一樣,過早地承擔起了家裡的重擔。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很小時候,母親帶她去給學生上音樂課,她站旁邊哼唱得有模有樣,母親訝異不已,發現了她的天賦。在母親的訓練後,4歲半的梅艷芳站到了舞台上,開始賣唱生涯。那個年代,拋頭露面的被叫作「歌女」,飽受輕視。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同學知道梅艷芳在夜場唱歌,都對她白眼相向。白天,她扮演學生,爭分奪秒做功課;晚上,她是母親歌廳的半邊天,要上台當串場主持人,也要唱歌,還要給樂隊伴奏,閑下來,就端起茶盤,添茶送水、掃地拖地,24小時,她活得比誰都忙。

整個時代都在等一顆苗,就是她

19歲那年,無線電台舉辦香港第一屆新秀歌唱比賽,梅艷芳身著金色舞衣,披散一頭時興長捲髮,唱了首徐小鳳的《風的季節》。「付出多少熱誠也沒法去計得真,卻也不需再驚懼風雨侵,吹呀吹,讓這風吹。」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梅艷芳嗓音里的低沉滄桑,與這身摩登裝扮起了強烈的反差,不僅評委給了冠軍,台下的陳淑芬也當即就發現了這顆新星的耀眼之處。陳淑芬是張學友、張國榮背後的女人,她對於梅艷芳的定位幾乎奠定了她的星途,「梅艷芳的賣氣是演出,看點是音樂和形象的多變。」

此後,但凡梅姑出現,她的衣著都能帶起一股流行風潮。音樂與時裝,是始終圍繞在梅艷芳身上的兩個符號,1985年,她的第五張專輯《壞女孩》,銷量40萬。她從受人歧視「歌女」真正成為了樂壇大姐大。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有人評價說:「那時,整個時代都在等一顆苗,就是她。」

如果以後死了,想用如花劇照作為遺照

唱而優則演,作為演員梅姑的靈氣也絲毫不輸。她一生最愛的角色是《胭脂扣》里的如花。愛到什麼地步呢,她曾說,「好中意『如花』造型,如果以後死了,希望用這張劇照作為遺照。」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原本《胭脂扣》的導演是唐基明,劇本已定,久不開拍,拖到最後原定的演員陣容只剩下梅艷芳,原飾演十二少的鄭少秋也爽約了。可是梅姑著實愛如花,她願意等。於是等來關錦鵬指導,等來張國榮來演十二少。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張國榮與梅艷芳,這對「芳華絕代組合」一共合作了五部電影,《胭脂扣》是經典之作,也讓梅姑躋身電影界拿到了金像獎、金馬獎、金龍獎和亞太影展四料影后。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全香港最有號召力的藝人

有人說,若在香港辦群星演唱會,只有兩個人能夠號召起來,一個是李嘉誠,一個是梅艷芳。梅艷芳在成名之後提攜了很多後輩,諸如陳奕迅、謝霆鋒、陳小春、郭富城等,在她最後幾場演唱會中,體力不支,唱不了快歌,幾乎都依仗了這些小弟幫扶。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張學友說:「梅艷芳是個很「男人」的女人,非常夠義氣,朋友們聚餐她永遠搶著付錢。我覺得梅艷芳是真正屬於舞台的,她可以控制整個舞台,舞台就好似她家。」後來,梅姐病逝養和醫院時,財物不多,也是張學友和劉德華墊付了部分欠繳醫藥費。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張曼玉說:「在合作的女性當中,印象最深是梅艷芳,我很喜歡跟她合作,她是個男女混合體,男性的一面,每次都替我擋酒。她是我們香港人的福氣,我多謝她的勇敢、慷慨、幼稚,我們曾用枕頭打架,玩得很開心。」

1991年讓張曼玉在電影圈立足的《阮玲玉》,原本是關錦鵬專門為梅艷芳量身打造的,因梅姐無法出演,陰差陽錯地成就了張曼玉,張曼玉因而也十分感念她。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1997年,她是香港回歸最堅定的擁護者之一。許多港人移居加拿大,但梅姑堅持不走,她喜歡團聚。香港回歸後,她和內地很多演員、導演也都建立起情誼。馮小剛拍《天下無賊》時,打算找一位香港男演員,恰好跟梅姑聊起這事,她就記掛心上,回港後忙不迭地聯繫。其實那時她身體不太好,但仍舊操心著。「令我非常不忍。梅艷芳的心裡裝著別人。」馮小剛說。

「在我心目中,梅艷芳是一個天才演員。」張藝謀在看了她的作品後,打算邀請梅姑參演《十面埋伏》,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和張國榮組成的芳華絕代二人組散場

2003年4月1日,夜色中香港文華酒店24樓,一道身影極速掠下,梅艷芳驚聞哥哥張國榮去世後,長跪不起為哥哥念經,幾天沒有進食。4月8日,黑色葬禮上哀痛欲絕的一抹瘦弱身影,是芳華絕代二人組最後的同框。

曾幾何時,兩人在梅艷芳演唱會上最後一次合體,同唱《緣分》。「我已不敢再說,來日可相見,你我相隔多麼遠,那年那天可相見。」歌詞更像讖語,這場演出哥哥狀態已不似從前,兼有胃痛發作,手握話筒一直抖。兩人在台上寒暄敘舊一番,字字都像道別。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據說,演出結束後,梅姑趕去後台找哥哥,竟也沒見到。芳華絕代,轉身已逝。

2003年,香港全民仍在抗擊非典,有一個叫謝婉雯的內科醫生主動請纓到高危病房,不幸感染非典,病發40天後去世,年僅35歲。港人為紀念她,特地讚頌為「香港的女兒」。

梅艷芳為幫感染病人籌款,發動一眾藝人慈善演出,激勵起港人抗擊非典的勇氣。那時,她好像忘記了自己也病入膏肓。「當我做善事的時候,便會覺得有一種很強的滿足感。至少對於那些有困難的人來說,我是個有用人。」

為了感念梅姑,便把她也稱為「香港的女兒」。

戴著假髮穿著婚紗,去世前她把自己嫁給了舞台

時間走到了2003年12月,梅姑舉辦了人生最後幾場演唱會,演出中,依舊是耀眼的華服,只不過頭上戴的都是不同假髮。中醫治療不再起效後,梅姑同意接受西醫化療,也因此掉光了頭髮。

長達三個小時的演出里,她的體力只能支撐起十幾首慢歌,其餘大部分時間都在跟粉絲互動聊天。最後八場演唱會能夠完成,就連她的醫生都說「是個奇蹟。」

梅姑在演唱會最後,身穿婚紗,走上舞台。「我是個歌手、演員,其實婚紗在拍戲的時候我已經穿過很多次了,真實生活中我沒有機會穿了。真的很想有一次機會,一次就足夠了,我能夠穿婚妙給大家看,於是就決定在我這場演唱會中穿給大家看。希望大家考慮一下我,我還是不錯的。」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絕美的效果背後,是腹部不斷發脹的癌變事實,腰圍從最初的50厘米,長到了75。婚紗的腰身每天都要修改加大,才能穿得上。每到後台換衣服,她都透支到要人扶著才能站住,為了保暖,加開了十台暖風機,工作人員汗流浹背,唯有梅姑手腳冰涼,精神不振。

哪怕如此,她還是走到台前,「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我相信命運,也許到我60歲的時候我能等到生命中的另一半,唉,還要多等20年。黃昏、夕陽很美,但是一眨眼就要過去,送給大家最後一首歌《夕陽之歌》」。

劉德華抬棺,謝霆鋒捧像:梅艷芳40年人生一曲《女人花》,堪為傳奇

驟覺光陰退減,歡欣總短暫未再返,哪個看透我夢想是平淡。

圖文綜合自一日一度

編輯: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