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大廚房——台灣慈濟大學附屬高級中學

1439 人參與      分類 : 娛樂  

第五屆龍少年文學獎作品——一等獎

李穎哲 台灣慈濟大學附屬高級中學

奶奶的大廚房——台灣慈濟大學附屬高級中學

若問我最喜歡一日的哪一個時刻,我會毫不猶豫地立刻給出答案:晚上六點。從五點多開始,外出工作一天的爸爸、媽媽、叔叔、姑姑們會陸陸續續地打開家門,說一句「我回來了」。等到了六點,隨著奶奶一聲響亮的「開飯啦」,大夥就像得到了指令的軍隊,一窩蜂統一朝餐桌涌去。

吃飯,在大多數家庭中是一件必要但又平凡的小事,在我家卻十分重要,就像是一座連結家人們的橋樑。

早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們家就是三世同堂,像公民課本中「大家庭」的活樣本。作為家中唯一的第三代,每逢節慶時,剪窗花、寫對聯、包餃子,我總是被親人們圍在長桌中間逗玩。雖然每個家人對待我都像親生子女般,但與我最為親密的,卻是已經年過花甲的奶奶。

奶奶很擅長烹飪,年輕時曾是家廣東餐館的主廚。就和粵菜的特性一樣:「天下所有食貨,粵東幾盡有之,粵東所有之食貨,天下未必盡也。」雖然她的專長是廣東燒臘、煲湯,但從川菜的宮保雞丁、麻婆豆腐,到閩菜的佛跳牆、白切雞,世間佳肴美饌,她無不涉獵一二;就連乾酪焗烤飯、泰式打拋豬、越南冬粉,全都囊括在了她的獨家食譜中。

奶奶的大廚房——台灣慈濟大學附屬高級中學

能有這麼個無食不能調的奶奶,固然是我八輩子的福分,但也養刁了我們全家的胃口。在我與奶奶起爭執時,我總會故意說奶奶的烹飪技巧不行了,過時又過氣,但我面對學校的大鍋飯卻總是難以下咽,留著胃口等傍晚的麟肝鳳髓。儘管奶奶年紀已大,但每當家中有人過生日時,奶奶總會準備一整桌的「滿漢全席」慶祝。在我十五歲生日時,我從學校回家的路上,便不斷地期待著奶奶又會變出什麼新花招,會是之前提到的清蒸魚片豆腐嗎?還是我最愛的羅宋蔬菜湯?打開家門後,我期待的芳香流溢並沒有如期發生,反倒是家中一陣莫名的騷動。

「弟弟,趕快從冰箱里取一袋冰出來。」小姑姑眉頭深皺,臉上滿是焦慮。

等我進入狀況後才了解:奶奶在拿取放在高大柜子里做糖醋裡脊所必備的調理米酒時,踩在兩張疊放的板凳上,結果一個不小心從凳子上摔了下來,磕到了右手腕。經過醫生的診斷,奶奶的右手腕粉碎性骨折,需要手術重建。鑒於奶奶年紀大了,身體復原時間會很長。一聽到這個消息,平日生龍活虎的奶奶,神情立刻萎靡不振,意氣消沉地低垂著頭。骨折的傷痛對奶奶來說是小事,帶來的生活不便也可以忍受,畢竟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但右手是她的慣用手,重新下廚之日遙遙無期才是對她來說真正晦暗的泥沼,這比直接砍了她右手還嚴重。

奶奶的大廚房——台灣慈濟大學附屬高級中學

奶奶不能下廚時,我們全家近十口的伙食全都得在外解決。雖然媽媽跟姑姑們嘗試重開爐灶好多次,但同一個廚房前後產出的菜肴,卻有雲泥之別。這段期間,奶奶的生活重心從烹飪轉移到了織布。用織布機時所需要的手部運動少了很多,左手能輕鬆完成。每織完一匹布,奶奶都會先後問我、爸爸媽媽、大小姑姑的建議,最後露出滿足的微笑。隨著時間流逝,奶奶與烹飪似乎完成了和平分手,那曾經天下無雙的廚藝也成了上一世的事情,像口耳相傳的神話,只存在於每餐飯時的緬懷。

我十六歲生日那天,在回家的路上,我一邊想著去年那檔事,一邊考慮著新的生活。一推開家門,那似曾相識的香氣又回來了!家中正忙成一團,爸爸正忙著切蒜絲,大姑姑正在洗菜,媽媽在燉著湯料,小姑姑吆喝我一起擺盤。而奶奶,則重新穿上了那件主廚白大褂,意氣風發地坐在椅子上,監督著嬸嬸燉蹄膀,指揮全局。

各種誘人的氣味漂浮在廚房中:豬蹄膀發出陣陣鼾聲、腐乳空心菜軟軟的呻吟、羅宋湯從鍋底發出陣陣孩子似的竊笑。在鼻子與滿桌菜發展完一段超友誼關係後,我輕輕咬了口豬蹄膀。青郁的香蒜把紅色外皮襯得格外誘人,肉質嫩而不膩,我的口水瞬間「飛流直下三千尺」,汁兒頓時湧進了我的嘴裡,好香、好甜、好醇,什麼樣的味道才能瞬間征服我?是愛的味道,是家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