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N十年帶來的不止是《信號》、請回答系列等高品質韓劇

430 人參與      分類 : 娛樂  

TVN十年帶來的不止是《信號》、請回答系列等高品質韓劇

看TVN如何對三大台打臉啪啪啪

近幾年韓國電視界最重大的變化之一,莫過於權力中心的轉移。原有的霸權平台KBS、SBS、MBC相對衰落,而以TVN、JTBC為首的邊緣小台異軍突起。

後起之秀們以靈活多樣的節目形式、精準的受眾定位瓜分著三大台的受眾份額,頗有亂拳打死老師傅之感,其中出手最凶的莫過於現在勢頭最猛的TVN。

近年來,TVN在影視、綜藝兩大領域齊頭並進,口碑收視齊豐收,無論是請回答系列、《信號》還是大熱綜藝花樣系列、《三時三餐》都掀起了收視狂潮。而對比之下,三大台在《星你》之後只有一部《太陽的後裔》勉強保住臉面,而根據報道,《太后》的編劇金恩淑也聯手TVN即將在十一月推出新作,我就知道乃們又要換老公了......

TVN十年帶來的不止是《信號》、請回答系列等高品質韓劇

2016年,是TVN的創社十周年,十年間,TVN從一家邊緣小台走入了舞台中心,回顧這十年發展歷程,帶給我們的,不應只有感嘆。

十年之前,你不認識我,我不屬於你

2006年,TVN悄無聲息地開播了,收視率常年徘徊在1%以下,還不夠三大台收視率的一個零頭。由於韓國三大電視台是地上波頻率放送,也就是觀眾打開電視就直接可以看到節目,可以涵蓋全年齡層。TVN等電視台則是空中波放送,觀眾需要事先綁定或購買才能夠收看,也就導致其受眾覆蓋較三大台要小很多,從收視率上說,TVN的節目如果能達到3%的收視率,製作組是要受到嘉獎的,而3%的收視率的節目在三大台只有被廢止的一條路可選。

這一時期,不要說是和三大台競爭,連怎樣生存下去都是個難題。但尤為可貴的是,創新的基因在創社之初就顯現出來,無論是韓國最初19禁綜藝節目,還是打開季播劇新篇章的《無理的英愛小姐》,都展示出了TVN與三大台完全不同的節目定位,慢慢積累起了一批觀眾群體,得以站穩腳跟。

但僅僅站穩腳跟是遠遠不夠的,轉機發生在2008年,那一年韓國國會通過了《報紙法》、《電視廣播法》和《IPTV法》,大幅解除對電視媒體發展的限制,使韓國電視發展迎來了一個井噴期。

2011--2016,走向全盛期

2011年TVN推出改版自美國周六夜現場的《SNL》,由韓國國民MC申東燁主持,被視為對現場直播喜劇類節目的復活,對政治的諷刺和大量19禁的言論成為熱議話題,所標榜的黑色幽默也大獲成功。

《需要浪漫》是TVN第一部受到廣泛矚目的電視劇,該劇直觀展現當代男女的愛情觀和世界觀,拒絕傻白甜和瑪麗蘇,在年青一代廣受好評,話題熱度居高不下。

而TVN真正的轉折之年則是2013年,KBS王牌製作人羅英石和申原昊帶領團隊集體出走TVN,推出花樣系列和請回答系列,從此TVN就開始了無法阻擋的開掛之路。

之後,TVN的最高收視率被不斷刷新,從2014年《花樣姐姐》的突破10%大關,到2016年初的《請回答1988》超過18%的收視神話,都昭示著TVN全盛期的到來。

TVN十年帶來的不止是《信號》、請回答系列等高品質韓劇

全盛期的背後是不斷創新和對人才的尊重

TVN的不斷創新所對應的是三大台的因循守舊。

在電視劇方面,三大台堅持對瑪麗蘇和灰姑娘故事的熱愛數十年不動搖,對市場上發生的變化充耳不聞。而TVN則是嗅到了觀眾對老舊題材的反感,主打精品電視劇,對電視劇的題材、內容採取了最大的包容態度,並且背靠母公司CJ&EM的雄厚資源,可以提供最大的支持。

無論是面向學生群體的《乳酪陷阱》,還是面向中年女性的《第二次二十歲》、面向白領女性的《又,吳海英》、面向老年群體的《親愛的朋友們》,各個年齡層和群體都能在TVN找到想要的。

2014年,根據著名漫畫改編的TVN電視劇《未生》取得了口碑和收視的雙豐收。其實三大台對該劇本早有垂涎之意,但要求製作團隊加入故事情節中本不存在的愛情線,遭到原著作者和製作方的強烈反對,認為此舉會嚴重削弱故事的寫實性,最終協商未果,《未生》落戶TVN。

今年爆款的韓劇《信號》也是同理,三大台覺得該劇過於沉重嚴肅,觀眾未必會買賬,廣告商未必會出錢,於是拒之門外,而落戶TVN之後,則成了TVN電視劇史上繼請回答系列之後的又一個高峰,連續16周拿到收視冠軍。

TVN十年帶來的不止是《信號》、請回答系列等高品質韓劇

在綜藝方面,三大台也一直在訪談、戶外的怪圈裡打轉,固步自封,沒有向前一步的努力和動力,卻不知單一的節目形式已漸漸遭到觀眾拋棄。而以TVN為代表的有線電視台,則是絲毫不拘泥於此,不僅有《SNL》這樣嬉笑怒罵的節目、也有面向中年女性的《白老師家常菜》、面向年輕群體的《遊戲的法則》,當然,TVN的代表綜藝節目還是羅英石團隊的花樣系列和三時三餐。

羅英石原本是韓國國民節目《兩天一夜》的導演,曾帶領團隊多次衝上40%以上的收視率,對KBS可謂是功勛卓著,被譽為「養活了KBS的男人」。但KBS作為韓國的國營電視台,體系僵化,任你有通天本領,歸根到底還是論資排輩。羅英石導演的團隊常年無休,每月都有製作組人員因過勞入院,且收入與貢獻完全不成比例,再三申訴未果之後,羅英石導演率團隊集體出走TVN。

而TVN則是充分體現對人才的尊重,不僅開出天價轉會費(據傳達到30億韓元,也就是近兩千萬人民幣),而且充分保證羅英石團隊的創作自由,羅英石也是投桃報李,相繼推出《三時三餐》等大熱綜藝,不僅收視爆棚,吊打同時段三大台節目,而且廣受業界認可,更於2015年獲得百想藝術大賞電視部門大賞,創造了綜藝導演獲得大賞的先河。

TVN十年帶來的不止是《信號》、請回答系列等高品質韓劇

那隻叫TVN的鯰魚

最近十年,由於觀眾收看習慣的轉變,也就是收看終端從電視轉移到PC再轉移到智能設備之後,傳統上三大台與TVN等有線電視台的收看壁壘相當於趨無,也給了後者彎道超車的機會。三大台已經舒服太久了,舒服到沒有進取的動力,只有在當頭棒喝之後,才會有所動作。

痛定思痛之後,三大台是不會坐視自己的優勢被一點點平衡掉的,也在不同程度上進行自我革新,今年也推出了類似《我的小電視》這樣具有創新基因的節目,可以看出想要擺脫路徑依賴的努力。

在運輸一箱沙丁魚的過程中,總會放進一隻鯰魚,鯰魚與沙丁魚們爭鬥,激發兩者的生命力,兩者才能得以保全。如果在體制內找不到變革的動力,那麼就應該引入場外的力量來倒逼改革,對頹勢漸顯的韓流如此,對於我們同樣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