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德華和李宗盛,《旺角卡門》和台灣民歌

895 人參與      分類 : 娛樂  

劉德華和李宗盛,《旺角卡門》和台灣民歌

一張唱片可以有不同寫法,就像一種菜可以有不同種做法,一個人,可以有不同種玩法,一樣。

劉德華這張早期專輯《回到你身邊》,主要用的是考據加懷舊式寫法,一般適合聰明好學的歌迷,也適合聽八卦和熱鬧的歌迷。當然,更適合上了一定歲數的歌迷……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劉德華有兩張《回到你身邊》專輯,一張是粵語版,一張是國語版,國語版在封面上,還給「回到你身邊」這個專輯名,搭配了一個伴侶——「法內情」。

《法內情》是當時劉德華主演的一部電影,把電影名印到封面上,除了因為專輯收錄了兩首《法內情》的電影歌曲之外,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種商業宣傳手法,為當時還不知道劉德華會唱歌的台灣歌迷,起到一種背書的作用。

劉德華和李宗盛,《旺角卡門》和台灣民歌

因為國語版的《回到你身邊》,是劉德華第一張國語專輯,而當時華語樂壇的國語市場,主要是台灣地區。

雖然都叫《回到你身邊》,但粵語版和國語版兩張專輯,除了主打曲是一曲雙詞之外,其它的歌曲彼此間都毫無關係。國語版的《回到你身邊》,由台灣「可登唱片」執行製作,創作人也是陳復明、鈕大可、曹俊鴻這些「可登唱片」的老闆或台柱。

劉德華和李宗盛,《旺角卡門》和台灣民歌

國語版的音樂走向,是完全台灣芭樂式的。在我的理解里,九十年代中期以前的香港音樂圈和台灣音樂圈,還是有審美鴻溝的。這就導致台灣團隊製作香港歌手的專輯,和香港本地團隊製作香港歌手的專輯相比,很多時候都會犧牲香港歌手的本質特點。。

《回到你身邊》的粵語版和國語版,就是一個很好的對比例子。再加上當時劉德華的國語咬字,也有些生疏,那種不職業的感覺就更強烈。尤其是《幾月風》這首歌,唱的更是——成了我的少年惡夢。

粵語版的《回到你身邊》,是劉德華的第三張粵語專輯。雖然此前劉德華髮行的兩張專輯《只知道此刻愛你》和《情感的禁區》,在香港一直被人詬病,認為他不適合唱歌,甚至還有不少的嘲諷。但當時的中國圖書進出口公司,卻似乎很看好劉德華,同時進口了《回到你身邊》的粵語版和國語版。

而粵語版的《回到你身邊》,也是我買的第一盤劉德華的磁帶。隔了不久,我又買了中唱廣州引進的《愛的連線》,這是劉德華的第二張國語專輯,也是第一張引進版的專輯。這盤專輯和國語版的《回到你身邊》一樣,沒有讓我不失望。

劉德華和李宗盛,《旺角卡門》和台灣民歌

雖然,《愛的連線》在當年,號稱全亞洲銷量最高,而劉德華也確實是因為《回到你身邊·法內情》和《愛的連線》這兩張專輯,打開了台灣市場,並最後出口轉港銷。

和國語版的《回到你身邊》相比,粵語版的《回到你身邊》,真的是一張可以打高分的專輯。儘管後來從《如果你是我的傳說》專輯開始,突然出現各大媒體讚譽,說劉德華的演唱進步很大,演繹越來越成熟,但是我個人真是不喜歡「四大天王」時期劉德華的唱法,至少那個哭嗓和《回到你身邊》時期青澀的鼻音比起來,實在太工業化了一點。

這個就不多說了,招罵。

還是回到《回到你身邊》這張專輯。粵語版的《回到你身邊》,由當時的香港EMI部執行製作,企劃人葉鏡球,也是陳百強在DMI時期所有專輯的策劃。而監製王醒陶,同樣是陳百強在DMI時期所有專輯的監製之一。

劉德華和李宗盛,《旺角卡門》和台灣民歌

專輯的主打曲《回到你身邊》,原曲是國語版的《回到你身邊》,作詞作曲都是陳家麗。對於比較熟悉台灣八、九十年代那波創作人的歌迷,很有可能覺得這一定是印錯了,因為陳家麗的標籤,就是著名詞人,《讓我一次愛個夠》、《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忘記你我做不到》、《我的未來不是夢》等作品的歌詞,就都是由她填寫的。

但事實上,《回到你身邊》確實是陳家麗的作曲作品,而從已知的信息來看,也是她唯一的一首作曲作品。

國語版的《回到你身邊》,收錄了《法內情》的兩首歌曲:《親愛的小孩》和《法內情》,其中《親愛的小孩》雖然是翻唱蘇芮的作品,但劉德華卻憑藉這首歌曲,成為他在台灣市場的首支代表作。而且也因為他的翻唱,好多人第一次聽到這首歌,並且以為這是劉德華首唱的作品。

粵語版的《回到你身邊》,同樣有電影歌曲。《錯覺》是《中國最後一個太監》的主題曲,這部電影的主演是莫少聰,導演則是劉德華無線藝訓班的同學張之亮,因為這層關係,劉德華不僅客串了一個角色,也唱了電影的主題曲,而張之亮後來還和劉德華合作過《墨攻》。

劉德華和李宗盛,《旺角卡門》和台灣民歌

另兩首歌曲《真真假假》和《心醉》,專輯介紹是電影《風塵三俠》的插曲和主題曲。這很容易產生誤導,因為大家認知的《風塵三俠》,是專輯發行四年後、1992年上映的那本電影,而這兩首歌曲所配套的電影,實際上是1988年的《群龍奪寶》,它幾乎和專輯同一個檔期推出。

主題曲的《心醉》放到了最後,作曲也是監製人的王醒陶,比起後來劉德華的唱法,這種小口咪的唱法,其實聽起來更鄰家、更感性。

劉德華和李宗盛,《旺角卡門》和台灣民歌

插曲《真真假假》,則由泰迪羅賓一起合唱。

泰迪羅賓在六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可以說是橫跨音樂和電影兩界的大佬。除了在夾Band時代,以「花花公子」樂隊主唱的身份紅極一時之外,包括《群龍奪寶》等片中飾演的角色,也讓人印象深刻。更重要的是,後來的泰迪羅賓,不僅一度是香港「寶麗金」唱片公司的音樂總監,同時還是「新藝城」的話事人之一,和麥嘉、黃百鳴等人,一起被稱為「新藝城七怪」。

而劉德華剛畢業就能參演《彩雲曲》,就是因為泰迪羅賓的慧眼識珠。此後第一次主演《投奔怒海》,也是泰迪羅賓向許鞍華導演推薦。正是在拍攝這部電影期間,因為另一個同時也是歌手的演員,發現了劉德華愛唱歌,還堅定了劉德華往歌壇發展的信心。這個人,就是林子祥。

《真真假假》也是一首「許冠傑體」的粵語歌,潘源良極為形象的填詞,很好地體現出香港的市井哲學。事實上,俚語和市民文化永遠是不可分隔的,也是一座城市它所具有的氣質和文化的內核。而在這首作品裡,「半粒共生也可當真金」、「世事如棋根本是貪過癮」等寥寥幾筆,道出的也是八十年代香港人的處世之道、市井之態。

但《真真假假》這首歌曲留下的一個最大問號,就是這首歌曲的作曲是李宗盛,但在此之前,卻找不到李宗盛創作過同曲的國語歌。而且從版權信息欄里,OP:EMI MUSIC PUBLISHING(S.E.ASIA)LTD.這點看,也很像是李宗盛為這部電影量身定造的一首曲子,但這首歌在李宗盛的創作履歷里,卻常常被人忽略,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不過從音樂屬性上來講,李宗盛創作風格中有一路,本身就是譜寫小人物,和《真真假假》在某種程度上,倒算是氣質吻合了。

這張專輯還有一個疑問,就是鄭進一創作的《痴心錯付》。鄭進一是台灣的一個唱作歌手,在劉德華推出《回到你身邊》專輯之前,他自己已經發行了兩張創作專輯,不過聽遍這兩張專輯,也只發現了《相愛的不是時候》這首歌曲,在主歌部分非常像《痴心錯付》,然則到了副歌部分,走向又完全不同了。所以,這首歌曲是不是鄭進一為劉德華量身定造的,也需要存疑。

劉德華和李宗盛,《旺角卡門》和台灣民歌

鄭進一後來憑藉著三張「口白歪歌」系列,在台灣島內頗具人氣。不過,他的情事同樣一直是新聞熱點。鄭進一曾經的女友,叫高金素梅,曾經是歌手和主持人,後期則從政。而鄭進一的前妻,則是被稱為「鄧文迪第二」或「機器人主播」的美籍華裔女主播陳茱莉,陳茱莉在和鄭進一離婚後,嫁給了美國CBS董事長兼執行官的Leslie Moonves,當年也曾經引起轟動。

鄭進一和陳茱莉的婚姻,維持了不到一年。在後來《今夜不流淚》節目里,談到離婚的原因時,鄭進一曾經說過讓人大毀三觀的話,「(他)沒辦法與同一個女人睡太久」。更毀三觀的是,鄭進一還把自己的風流合理化,「我若不找女人,寫得出那種歌嗎?」

而直到29歲才和鄭進一父子相認的鄭倫境,後來還曾經發行過一張名叫《崩潰》的專輯,父親鄭進一給兒子背書時,還用過「周杰倫是百年難得一見,鄭倫境是九十年難得一見」這樣的評語,也讓當時的媒體,很「崩潰」。

不過,鄭進一作曲的這首《痴心錯付》,後來倒是因為一部電影而出名,這部電影,叫《旺角卡門》。

劉德華和李宗盛,《旺角卡門》和台灣民歌

劉德華和李宗盛,《旺角卡門》和台灣民歌


因為電影遲於專輯發行,所以在《回到你身邊》專輯裡,並沒有給《痴心錯付》進行電影歌曲的相關信息標註。不過,很多看過《旺角卡門》的影迷,同樣表示完全沒在電影里聽到這首歌曲,這就涉及到另一個問題,那就是《旺角卡門》的電影配樂,雖然都是由鍾定一做的,還提名了次年「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電影配樂」,但這部電影的粵語版和國語版,卻分別用了兩套電影歌曲。

在電影里出現梅窩碼頭,以及巴士部電話亭里劉德華和張曼玉熱吻場景時,國語版用的是王傑和葉歡的《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而粵語版用的則是林憶蓮的《激情》,從選歌這一點上來講,粵語版此回合完勝。

劉德華和李宗盛,《旺角卡門》和台灣民歌

到了電影結尾處,劉德華中槍倒地時,國語版響起的是王傑的《忘了你,忘了我》,而粵語版就是劉德華自己演唱的《痴心錯付》,兩首歌曲都算應景,至於喜歡哪首,就是個人喜好了。

劉德華和李宗盛,《旺角卡門》和台灣民歌

《旺角卡門》是王家衛的成名作,還在次年獲得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男配角」和「最佳美術指導」兩個獎。前者的獲得者,是飾演烏蠅的張學友,他在麻雀館那場戲裡的某個猙獰表情,後來還被做成了他最著名的表情包。

而拿到「最佳美術指導」的,則是張叔平,就是那個給什麼一派做了大量封面的張叔平。張叔平在《旺角卡門》里,其實也飾演了一個小角色,就是「劉偉強西醫診所」的那個醫生。

劉德華和李宗盛,《旺角卡門》和台灣民歌

可能是劉德華當時在香港樂壇的地位,還拿不到太好的資源,所以《回到你身邊》的原創比例並不高,只有王醒陶的《心醉》和《誰人》,以及顧嘉輝作曲的《錯覺》三首真正的原創曲。

其中,無論是首版的LP、卡帶,還是後來出的東芝版CD,甚至是2015年出的復黑版,專輯雖然在封底,都印對了《獨木橋》的作者:Takao Kisugi,但在歌詞內頁,卻全部印成了王醒陶,這個排版錯誤能夠一直不斷的延續,也是需要嚴肅批評、認真總結了。

劉德華和李宗盛,《旺角卡門》和台灣民歌

說起來很多人都不敢相信,在劉德華的這張專輯裡,還翻唱了一首台灣民歌作品,那就是《孤零夢地》。這首歌曲是《離開你走近你》的重新填詞版。《離開你走近你》有兩首,一首是邰肇玫自己寫自己唱的版本,另一首是王夢麟的版本,而劉德華選擇的就是王夢麟的版本。

王夢麟的版本,由黃克隆作曲、鄧禹平填詞,但《回到你身邊》這張專輯,卻把兩位台灣的詞曲作者,一齊署名為作曲。其實,鄧禹平一直是以詩歌和歌詞見長,曾用過夏荻和雨萍等筆名,而他生前最有名的詞作,就是《阿里山的姑娘》。

《孤零夢地》有著很東方意境的編曲,悠遠但唯美,編曲人叫Nonoy Ocampo,他的另一個中文名字,更為人所知,那就是奧金寶。奧金寶也是一位常年在香港發展的菲律賓籍音樂人。除此之外,奧金寶在這張專輯裡,還編了《心醉》和《永遠記得你》兩首曲子。

說起那個時代的香港流行音樂,菲律賓籍或菲律賓裔的音樂人,確實很難繞開。比如在這張專輯裡,除了奧金寶之外,《衝出禁區》的編曲Alex Cruz,同樣也是菲律賓人。他全名Alexander Dela Cruz,還有一個中文名,叫顧雅歷。Alex Cruz後來還曾經和劉德華有過合作,《謝謝你的愛》整張專輯的鍵盤,就是他彈的,以及《謝謝你的愛》這首歌曲,就是他編曲的。

而我個人最喜歡Alex Cruz的編曲,則是《旺角卡門》里和劉德華演對手戲的張學友,後來出的一首作品,歌名叫《真情流露》。

關於香港的菲律賓音樂人,下次可以再挑一張唱片繼續說。

最後要說的是,我個人最喜歡的劉德華專輯,如果以「四大天王」前期、「四大天王」時期和「四大天王」後期作為三個階段來劃分的話。第二階段我最喜歡的是《愛不完》、《一起走過的日子》和《真我的風采》這三張,第三階段我最喜歡的是《Coffee Or Tea》、《聲音》和《一隻牛的異想世界》三張專輯。

而第一階段,最愛只有《回到你身邊》這一張。當然,是粵語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