謠言雖破,但途牛到底怎麼了?(三)

857 人參與      分類 : 財經  

謠言雖破,但途牛到底怎麼了?(三)

剛起步那幾年,途牛也曾風光無限,請來不少影視明星為其站台。。

總體來看,途牛的營收主要由兩部分構成:打包旅遊產品收入和其他收入。

2019年,途牛打包旅遊產品收入為19億元,同比上升3.1%;其他業務收入則為3.94億元,同比下降3.7%。2015年到2017年間,途牛的虧損額度分別為14.6億元、24.2億元和7.7億元。2018年,途牛實現了首次全年盈利,凈利潤達到1090萬元。不過好景不長,2019年途牛即再度虧損。總體計算,2013年至2019年,途牛已經累計虧損57.31億元。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2017年以前,途牛將跟團游交易發生金額全部計為營收,而非按攜程等OTA公司慣例,將傭金等費用計為營收。因此,途牛在2016年的營收規模是2017年的5倍之多,毛利率偏差很大,很難評估。

2015年,在激進擴張的戰略刺激下,途牛在品牌營銷上投入了大筆資金。《中國好聲音》《非誠勿擾》《爸爸去哪兒》《花兒與少年》《奔跑吧兄弟》等紅極一時的綜藝里,都能見到途牛贊助的身影。其中,《奔跑吧兄弟》第四季,途牛以1.485億元的價格拿下了特約合作資格。

途牛的財報中,「市場費用」常年居高不下。2019年,途牛的營業收入為22.81億元,同比增長1.83%;而市場費用和管理費用總計達到了16.73億元,同比增長32.2%,營銷費用的投入產出已嚴重不成正比。

對於途牛的未來,資本市場也給出了表態。

據美國證券交易所日前披露,淡馬錫在途牛發布2019年年報前,已於4月2日減持途牛股份至17584710股。減持完成後,淡馬錫持股比例約為4.99%,不再是途牛持股5%以上的實際擁有人。另外,淡馬錫在2019年12月31日亦曾減持途牛,將其持股比例降至5.6%。

疫情的蔓延、春節「黃金周」紅利消失無疑令途牛雪上加霜。雖然於敦德曾在疫情期間表示,途牛已全力做好了旅客的退改簽事務,但這筆海量的退改費用對於途牛的現金流來說,仍是巨大的考驗。短期來看,途牛扭虧為盈的道路還未可期。為了避免陷入退市命運,途牛或許更要藉助資本市場或盟友的力量。近期的一則股權認購新聞引起了市場的多方聯想。

4月24日,凱撒旅業宣布,將通過非公開方式,向京東、華夏人壽等五方發行1.88億新股,募資現金大約為11.6億元,其中京東認購4.5億元。在這次股權認購後,凱撒旅業的第二股東為海航旅遊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其中,海航放棄本次增發認購,股權將被稀釋到21.48%;而京東認購股權後,持股比例將達到7.37%。

2014年底和2015年,京東也曾與海航一起投資途牛。至2020年4月2日,海航與京東持有的途牛股權比例分別為27.31%和21.15%。在途牛的投資案中,京東與海航均損失慘重。

另外,2018年有媒體報道,京東有意以28億元全資收購途牛,但由於途牛創始團隊失和,意見無法達成一致,計劃流產。疫情重創OTA,市場猜測,京東或趁機大舉掃貨,進而以較低價格進行投資,或許也包括途牛。這次關於凱撒旅業的投資,從收益角度來說,京東已經賺到。以6.16元/股的發行價格計,凱撒旅業在4月30日收盤價為8.97元/股,已上漲了45%。但在公司重組的角度,市場上猜測,京東是否會與海航一起,以股東身份推動途牛與凱撒旅業的重組或合作,幫助途牛擺脫退市的命運?

2014年上市之初,途牛的股價一度衝到24.99美元,市值約人民幣217億元,與同程藝龍估值相當,雙方堪稱一對強勁的競爭對手。如今,與其最高市值相比,途牛市值跌去了97%,與上市當天相比,市值也縮水了八成。

回顧途牛的困局與迷途,左右途牛命運的既有人力,亦有時事但歸根到底,仍是商業規律使然:公司以盈利為天職,在規模擴張、高額贊助的華袍背後,總不免爬滿了蚤子。

謠言雖破,但途牛到底怎麼了?(三)

作者:(整理自新浪財經、《中國企業家》,有刪改)

編輯&排版:周楊

本文有刪減,

若需《中國職業經理人》原文本閱讀、商務合作,

請聯繫本社蔣女士。

謠言雖破,但途牛到底怎麼了?(三)謠言雖破,但途牛到底怎麼了?(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