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國!特朗普多次操縱疫情報告曝光,破壞美國最長經濟增長

2135 人參與      分類 : 財經  

美媒報道稱,特朗普任命的官員曾多次向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施壓,要求他們修改其疫情報告,以使報告的內容與特朗普總統關於疫情的公開聲明相吻合。

報道稱,疾控中心的官員抵制了一些最大幅度的改動,但報道稱,特朗普任命的官員仍然成功地把公共衛生和應對疫情的努力政治化了。這些官員一直試圖把有關羥氯喹無效(特朗普屢次宣稱,這種藥物對病毒有效)的報告壓下來,並試圖讓疾控中心修改有關新冠病毒帶來的風險以及應該將感染歸咎於誰的公開報告。

誤國!特朗普多次操縱疫情報告曝光,破壞美國最長經濟增長

報道還稱,特朗普前競選團隊成員、衛生與公眾服務部發言人邁克爾·卡普托的團隊成員——會審查疾控中心每周發布的新冠肺炎發病率和死亡率報告,並曾對報告的措辭進行修改,以使其更符合特朗普的口徑。

報道指出,為配合總統的觀點而修改這些本應是科學的、無黨派性的報告,這種做法令人擔憂,部分因為特朗普一再淡化疫情的嚴重性,還聲稱疫情將奇蹟般地結束,並公然撒謊。記者鮑勃·伍德沃德本周披露的新情況表明,特朗普在疫情嚴重性的問題上有意誤導國家。

美國經濟遭受摧殘式打擊

而這樣做的後果,破壞了美國有史以來最長的經濟增長,讓美國經濟遭受摧殘式打擊,很難讓美國經濟走上復甦的正軌。

僅在3月和4月,僱主就使超過2200萬人失業。美國已經恢復了數百萬個工作崗位,但仍比疫情前的水平少了約1150萬個。

特朗普已承諾在10個月內創造1000萬個新工作,儘管細節和確切的時間架構都不清楚。達到特朗普的目標可能會充滿挑戰。Jefferies首席美國金融經濟學家Aneta Markowska說,永久停業可能已經至少消除了550萬個工作崗位。

美聯儲無力善後 揭下CPI最後一塊遮羞布

早在2012年,美國就為經濟定下2%的通脹目標。美國的降息和加息也是以此目標進行的調整。歷屆美聯儲主席也是這麼執行的。

以至於進入2020年後,疫情引發美國經濟衰退,此時美聯儲手中的已經無牌可打了。只能通過向市場投放了大量的美元以緩解全球範圍內的流動性危機。

只是,此時美國的經濟結構早就不同於從前,美國經濟跌入衰退境地,美元超發、利率長期維持低位、通脹預期上行,美元信用遭到前所未有的考驗,導致美聯儲根本無法對抗自己一手造成的通脹的局面。

面對這樣近乎「歷史罪人」的爛攤子,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只能宣布,將尋求2%的平均通脹目標。

對此,財經分析師彼得·希夫(Peter Schiff)表示,美聯儲不再專註於限制通脹,這項政策只會加快美元和經濟的毀滅速度。

隨著美國8月未季調CPI年率公布,其結果顯然就是掩耳盜鈴,造假罷了。

美國8月未季調CPI年率大幅好於預期,但是公布值僅為1.30%。從歷史數據看,實際通脹可能是官方數據的3倍,這就是為什麼美國通脹疲軟,但是美國消費者卻感到消費成本上升的原因。

越來越多的主流經濟學家認為,美聯儲應進行得更為必要的辯論是如何衡量通脹,原因很簡單,用CPI或PCE來衡量通貨膨脹成為了一種政治手段這意味著美國有能力在沒有「預算限制」的情況下繼續支出。真實的生活成本遠高於官方公布的可笑的1.3%的CPI數據。

惡性循環!CPI「騙局」讓美國債務龐大,已然還不起

美國經濟是以法定貨幣為基礎的。美聯儲的每一張鈔票都是借來的,構成國債的一部分,美聯儲對這些國債收取利息。這些債務包括了大約20萬億美元的聯邦債務,加上所有的州政府和市政府的債務,短期債務,然後再加上所有的私人債務、商業債務和公司債務。別忘了衍生品市場在2008年隨著房地產泡沫的破裂而使經濟崩潰。衍生品仍然是門大生意,有人說其規模比2008年要大得多。債務總額超過了600萬億美元。

由於疫情原因,美聯儲大規模印鈔以應對疫情。

在2020財政年度借了3.3萬億美元。幾乎達到2019年規模的三倍,且占經濟的比重有望創下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最高水平。

誤國!特朗普多次操縱疫情報告曝光,破壞美國最長經濟增長

雖然美國出現了二戰以來最龐大的預算赤字,但為其支付的利息卻下降了大約10%。國會預算辦公室預計,債務償還成本將創下半個世紀新低。

然而美國目前為其不斷增長的債務支付的低利率票據只是一個短期喘息之機,利率一旦上漲,可能會引起災難般的後果。

對此德意志銀行私人財富管理固定收益業務主管GaryPollack表示:「美聯儲正在給金融系統系統加『潤滑油』,以確保金融市場正常運轉。但在某個時候,情況會發生變化,美國可能突然之間就會被一張巨額賬單困住。」

最終或引發匯市、股市、債市全部崩潰

目前美國股市的估值變得十分的瘋狂,股票估值是GDP的180%。從這個角度來看,2000年3月納斯達克市值下跌85%之前,它的市值相當於GDP的140%。

誤國!特朗普多次操縱疫情報告曝光,破壞美國最長經濟增長

判斷美國股市是否被低估或高估的一個比較流行的方法是市值與GDP之比。這個比率是美國所有公開交易股票的總市值與GDP的比值。

目前高估的程度約為77.6%(177.6% - 100% = 77.6%)。此前的最高紀錄是2018年1月26日的49.3%。在此之前,該指數在2000年3月科技泡沫破裂時也僅被被高估了49.0%。

而股市無論是因何種原因被推高,其「定海神針」靠的還是良好經濟基本面作為支撐,但現在看不到這種跡象。

這樣每一環都可能隨時脫節的現狀,讓華爾街更加擔心債券市場,認為債券市場最終會崩潰,但即將到來的最大崩潰是對所有法定貨幣的信心。

美國銀行全球研究最近一份調查顯示,36%的基金經理把做空美元作為今年下半年的主要外匯交易。

而美元早已被迫走上長期貶值之路,貨幣持續性的貶值從歷史上看往往會導致一個國家的解體和崩潰。這種動態變化——貶值導致衰退和崩潰——並不完全是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