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

2020-10-18 02:50:28 499 views
摘要

淘金客零長源在上林縣過著非洲時間:迦納時間下午6時,金礦淘金量數據出爐,在迦納幫零長源管理金礦的人,就會將這一周的出金量彙報給他,這關乎真金白銀的收益。

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

上林人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

淘金客零長源在上林縣過著非洲時間:迦納時間下午6時,金礦淘金量數據出爐,在迦納幫零長源管理金礦的人,就會將這一周的出金量彙報給他,這關乎真金白銀的收益。金價高的時候,出金量高,收益也就高了。等他把賬算完,已是北京時間凌晨2時。

淘金,是每個上林人都耳熟能詳、隨時能侃上半小時的談資。這個深藏廣西腹中的小縣城,在最瘋狂的時期,至少輸送了1.3萬人到非洲迦納淘金。

淘金客冒著隨時被搶劫、得瘧疾的生命危險,在荒無人煙、雜草叢生的原始森林,直面黃金、財富。「金價上漲,去非洲淘金的上林人就多。」一個月前,剛把弟弟送去迦納的上林人黃強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今年以來,黃金價格多次突破歷史高位。截至10月9日17時,現貨黃金價格年內漲幅已超25%。「他這次去,除了是看中底薪高,還想多拿點提成。」黃強記得,弟弟的夢想是早日攢夠錢,自己當老闆。

淘金是上林人的祖傳技能,多年來他們都靠此追隨金礦求生存。然而,黃金帶來的改變,只發生在淘金客身上。

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

生 存

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

在上林,淘金和種地無異,只不過是謀生的方式之一。

「25歲之前,我沒想過做淘金之外的事。」張華告訴記者,他父親以前就在黑龍江淘過金,自己對淘金可謂耳濡目染。

張華是明亮鎮人,那是上林去非洲淘金人數最多的地方,就在富含脈金、砂金的大明山腳下。普通人要想到非洲淘金,都會先來這裡找熟人領路。

明亮鎮乃至整個上林淘金由來已久。唐代起,他們就在自家門口淘金。

1958-1980年,上林全縣農民依靠傳統採金方式,交售給國家11024兩黃金,產量最高出現在1959年,達1840兩。

1990年,為保護環境,上林縣禁止挖采。1992年起,一撥撥上林人轉而上東北謀求發展,在黑龍江繼續淘金生涯,自此有了上林萬名金農闖東北的故事。

2004年,黑龍江禁采砂金,湧向東北的上林人唯有「退潮」。直到2006年,上林人發現並開拓了迦納淘金市場,那裡開採黃金已有百年歷史,是僅次於南非的非洲第二大產金國。

上一代淘金求生,這一代繼承得順理成章。張華從小就會淘金,「淘到金就有錢,有錢就有肉吃,不用守著一畝三分地,還得看天吃飯。」

甚至沒有絲毫猶豫。長大後的張華在25歲那一年,和4個朋友東拼西湊、借錢貸款,湊夠300萬元,想在迦納大幹一場。出土的金子並沒讓他失望,眼看著再過幾天就能回本。

但這一天沒有如願到來。

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

2017年1月,迦納頒布對所有非法小規模採礦的全國性禁令。接著,迦納政府成立專門打擊非法採礦的先鋒隊,由警察、軍隊、移民、礦務、環保等部門聯合執法。

政策變化是懸在每個淘金客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搶劫、瘧疾更是家常便飯。一夜暴富抑或是一夜暴斃,僅在翻覆手之間。

一夜之間,300萬元化為烏有。「能活著回來已經是命大。」張華不想過多提及過去。

如今,張華還背著40多萬元債務。本計劃今年入住的兩層小樓房,至今依然毛坯。「有機會還是想去淘。」張華小聲嘀咕了一句。這個年輕人現在南寧做小生意賣小飾品,但他始終認為淘金才是自己擅長的,干別的工作沒有任何優勢。

「去淘金的多是農民。」9月25日,常年關注淘金群體的范任(化名)說,他曾在迦納首都機場,看到一位衣著襤褸、背著綠色麻袋、約60歲的上林人,因語言不通滯留機場。而這,不過是缺乏專業技術、又渴望改變生活的上林人的一個縮影。

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

改 變

上林幫叱吒非洲。

巔峰時期,上林幫採金生產線超過1000條,以每條300萬元成本計算,投資多達30億元。這些淘金工地都會配兩台挖掘機,日產量200―300克黃金,有運氣奇佳者一天能采1公斤。

按當前國際金價280元/克算,一天產量300克,那麼日收入有近10萬元。

「即使不當老闆,普通淘金工人收入也不低。」黃強從弟弟那聽說,除了每月1萬―1.5萬元底薪,還會按出金量的2%提成。

一夜暴富的故事,在上林人身上真實地發生了。

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

「錢都是用麻袋裝,用卡車拉過去,就在路上直接交易。」2016年,范任在迦納親眼所見,淘出來的金子轉手變成了票子。

金缽滿盆之後,有淘金客回到上林。

9月23日的下午,柳工國際上林服務中心裡,零長源正在與客戶簽訂合同,他數不太清這是當天第幾波客戶。服務中心裡有一棵比人高、滿是黃色葉子的裝飾樹,微風吹過,葉子就會微微作響。「這葉子像不像黃金?」零長源非常喜歡這棵樹。

上林淘金客幾乎沒有不認識零長源的。他是2011年到迦納淘金的,而後與柳工合作售賣淘金設備,幾乎承包了外出淘金所必需的機械設備。僅2011年6月到2013年5月,其所創辦的公司綜合銷售額就達到13億元人民幣。

「截至8月,今年已賣出200多台挖掘機。」零長源估摸著,到年底,上林淘金客的需求量可能會達到600台機器,這些機器都通過海關運往非洲用於淘金。

查詢天眼查發現,零長源的控股公司就有4家,涵蓋貿易、旅遊、農業、金融諮詢行業。

多領域發展後,是否就能脫離非洲淘金的腥風血雨?零長源笑著搖搖頭:「淘過金的人,永遠都會在這個行業里。」在淘金客眼裡,幾乎沒有比淘金來錢更快更多的行業。即使投資其他產業,但淘金的飯碗不會丟。正如他本人,如今在非洲一些國家依然有淘金線。

從淘金工人到管理人員,再到參股老闆、獨資老闆……上林人通過傳幫帶方式,呈圈層擴散狀,將自己的親朋好友帶到非洲。最初是2個人控制一台機器,當2個人能獨立淘金當老闆時,就會裂變成4個、6個、8個,背後牽涉不同的資金來源,有的是集資,有的是借貸。「每個淘金客背後,至少涉及20個家庭。」零長源講道。

走出去的上林農民改變了自己生活,消費是最直觀的體現。

上林縣城給人一種「小南寧」的錯覺。南寧入住率較高的中檔酒店開進了上林,南寧人熟悉的牛肉粉連鎖店就在這酒店旁邊。南寧商業街出現過的、認知度較高的奶茶店、甜品店,在上林街頭也隨處可見。

南寧市統計年鑒數據顯示,2018年上林縣鄉村零售額12.87億元,而城鎮銷售總額僅為9.89億元。

鄉村零售總額超過城鎮零售總額接近3億元,這在縣城中並不常見。如在南寧縣域GDP排名中位列第一的賓陽縣,鄉村零售額僅20億元,城鎮零售額則達95.79億元,與上林完全相反。

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

回 歸

淘金富了一些人,也只是一些人。

上林距離南寧119公里以外。要去一趟上林,得從南寧琅東汽車站上車,45元車費,伴隨老舊大巴特有的轟鳴聲與汽油味,在路上顛簸近三個小時。

這裡是滇桂黔石漠化片區縣,交通閉塞、區位劣勢明顯。反映在數據上,則是上林縣GDP在南寧市各區縣排名中幾乎穩居後三位,是新一輪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和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到今年5月份才正式脫離貧困縣行列。

在政府路與林康路交叉路口,布滿青苔的牆上還留著幾個殘破的大字「上林縣黃金管理局」。那是1990年成立,依法對全縣黃金生產進行開發治理、安全生產、經營管理的機構。「90年代末,當地的采砂金公司關閉,縣管理局也跟著關了。」廣西黃金管理局局長、中國黃金集團廣西有限公司總經理劉懷禮對時代周報記者說。

30年過去,黃金管理局成了荒廢的建築物,它的對面,高端別墅區悄然成形。

「淘金主要是個人生活得到改善,並沒有對上林的發展有直接推動作用。」范任認為,淘金客只是在開放的社會環境中抓住了走出去賺錢的機會,改變和提升了自身的生活質量。

「我弟弟兩年前過去,一個月最少都有15000元底薪。」黃強在上林跑出租,一個月封頂也就6000元,去除租金、維修等費用,拿到手不過3000多元。

在上林,對於學歷低、沒有專業技能的人而言,跑出租已經是很賺錢的工作了。黃強說,要是去工廠做普工,工資也就2000元。但上林的物價不低,在普通路邊攤吃個飯也得20元了,跟南寧市物價相差無幾。

讓黃強直嘆氣的還有上林的房價。

10月10日,記者查詢住朋網發現,上林2017―2019年房價始終保持在5000元/平方米以上,2019年10月甚至達到6500元/平方米。當時南寧市區房價就在11002元/平方米。據中國房價行情平台數據顯示,今年7、8月,上林縣二手房價格漲幅分別為13.4%、7.8%,均為南寧12個區域(市區/市縣)中最高漲幅。

5000元/平方米的房子是有,但位置不太好。黃強曾打聽過兩個中意樓盤,130平方米的房子怎麼也得70萬元。

但房子還是越建越多。

2017年7月,某世界500強房地產品牌公司簽約上林中心地塊。緊跟著,2018年10月,又一房地產公司在土拍中一舉拿下上林4宗地塊共323.88畝,正式挺進上林。品牌帶來集聚效應,越來越多房地產公司到上林圈地賣房。

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

「從八九年前開始,上林縣就大變樣。」黃強看著馬路兩旁首尾相接,從街頭停至街尾的私家車,緩緩講道。

據南寧市統計局8月10日發布信息顯示,2020年上半年,上林縣建築業增加值增長高達76.9%,排在全市12縣區首位,大幅高於一季度38.7個百分點,拉動全縣GDP增長6.7個百分點。

到底誰在上林買房?黃強只是偶爾聽說哪位淘金回來的老闆又買了棟樓,給自己的員工每人買了套房。「有錢老闆買房的確豪氣一些,但大多數還是普通購房者買來自住。」10月10日,上林某樓盤銷售人員告訴記者。

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

留 下

不同於上林的陰冷,9月末的南寧艷陽高照。「喜歡可以再便宜一點。」張華對著短暫停留在攤位前的路人吆喝著,笑容滿面,但偶有顧客為了一兩元討價還價,他就變得極度不耐煩。價格拉鋸戰最多持續兩個回合,他就不想再多說什麼,「愛買不買」。

3年里,一波又一波的上林人四散淘金,賺得盆滿缽滿。購置洋房、跑車,風光返鄉。風風雨雨不絕於耳,嫉妒被張華藏在心底。

上林淘金客在非洲經歷的腥風血雨演變成不同的版本,流傳網路、民間,但還有年輕人願意追隨這些故事、慾望再度奔赴森林深處。

不是每個上林人都想淘金。

黃強的弟弟曾多次勸他去迦納淘金,不出意外,兩三年買套房不是夢。但他始終認為那種日子不是長久之計,「想留在上林,普通、安穩。」他身邊的朋友們,尤其是讀過大學、出過上林縣的,更是沒有淘金夢。

上林人的淘金夢正在蘇醒,而上林也有意實現淘金產業轉型。

曾經的淘金聖地,現在成了淘金樂園,就在明亮鎮路口。樂園面積320畝,有四大核心區域,包括非洲美食長廊、淘金文化主題廣場、上林淘金文化博物館等,展示上林人非洲淘金史、開採工藝技術、黃金選煉技術,將淘金體驗變為旅遊體驗。

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

將淘金文化融入旅遊產業,是上林努力的方向。

2016年2月,上林縣被列入首批國家全域旅遊示範區創建單位,上林旅遊業開始由景區旅遊向全域旅遊模式轉變。公開數據顯示,今年國慶假期,上林共接待遊客17.78萬人次,實現旅遊總消費1.51億元。

同時,去年1月,新柳南高速上林段征地簽約。據悉,新柳南高速公路將於2021年年底建成通車。公路建成後,上林至南寧行車時間縮短至1小時,改變上林縣沒有高速路直通南寧的尷尬現狀。

勢頭向好,但上林要走的路似乎漫長。

上林縣2020年上半年GDP39.6億元,在南寧各區縣排名倒數第三位。查詢天眼查發現,截至10月10日,上林企業22197家,從事批發業和零售業的企業最多,佔52.98%,其次是從事農、林、牧、漁業,未有高附加值產業、本土知名企業。

留在上林並不容易。黃強不知道靠自己什麼時候能在上林有個小房子,娶個老婆,過上美滿的生活。但至少現在,他還是滿懷期待,「上林挺好的,再等等吧」。

-end-

|內容來源:時代周報,嗨南寧授權轉載 作者:劉文傑

|公眾號聯絡:18878871800、mich7164(微信)

切糕王子酥脆灰棗

搶鮮價:19.9元起

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

小熊自動雨傘

搶鮮價:19.9元起

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

先贊後看,月薪百萬!

在南寧,他們比中國大媽更關心金價…也尋求著改變……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