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回法律邊界外狂奔的馬雲們:政府不懼系統性風險,但憂社會性風險

2020-11-16 12:33:08 4334 views
摘要

作為馬雲的城市鄰居、媒體人,我還沒近距離見過馬雲。但近日網上廣為流傳的馬雲在上海外灘金融論壇上的一段演講視頻,暴露了其身材發生了巨變。

拉回法律邊界外狂奔的馬雲們:政府不懼系統性風險,但憂社會性風險

一胖就喘,咋還咳嗽了呢?!

傑克馬確實胖了。作為馬雲的城市鄰居、媒體人,我還沒近距離見過馬雲。以前在電視或者視頻中看到的都是被譽為「外星人」形象的馬雲。個子不高,臉頰顴骨很高,瘦瘦的,弱不禁風的樣子。但近日網上廣為流傳的馬雲在上海外灘金融論壇上的一段演講視頻,暴露了其身材發生了巨變。原來瘦瘦的臉頰被兩腮厚厚的肌肉所覆蓋,身材發福了。拋開首富的標籤,馬雲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年油膩男、鄰家大哥形象。

10月24日,上海黃浦江邊的外灘金融峰會上,馬雲對監管部門連開「三炮」。其主要內容包括,「銀行的當鋪思想」;中國加入的巴塞爾協議是「老年人俱樂部」;「中國的問題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而是缺乏金融系統的風險」。

整個演講可謂是酣暢淋漓,精彩紛呈,魅力四射,光彩照人,足讓人振奮。吃瓜群眾更是熱血沸騰,血脈噴張。監管部門都敢批評,簡直是太爽了。據說網上有幾百萬人為其「開炮」點贊、打CALL,不乏溢美之詞。

但不幸的是,劇情很快就出現了反轉。

11月2日,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齊聚一堂,約談螞蟻金服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一行三人。

據說,國家四部委同時約談一家金融機構負責人,這在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足見其重要程度。

隨後,那家聽到名字都會讓人血脈噴張、估值高達2萬億的神獸公司——螞蟻金服IPO被叫停。

與此同時,國家出台了一系列互聯網金融政策。

瞬間,光彩照人的馬雲被拋到風口浪尖,至今都未能優雅地落地。坊間感言,這「三炮」也太貴了。坊間傳言杭州的城西出現退房潮。原本這裡即將產生58個億萬富翁,而千萬富翁更是不計其數。隨著螞蟻金服被叫停IPO,想購房的、或者購豪宅或者想藉此浪潮的只能再緩緩。

而網上諸多精英們繼續持續的、深度廣闊的分析與猜想馬雲和螞蟻金服存在的問題以及未來的結局。

世事紛紛擾擾。對於馬雲以及他實控的螞蟻金服來說,是喜是悲,是禍是福,正像馬雲喜歡唱的「只有雲知道的歌」。但毋庸置疑,馬雲都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商人之一。

拋開這些問題不說,馬雲炮轟監管的背後,我們看到的或許只是表象,而忽視了政府在此過程中的有度監管。而正是這種有度,成就了馬雲的偉業以及龐大的阿里帝國,使之成為名副其實的改革紅利最大受益者。

善言敢講,可以說是馬雲成功的重要秘訣。

十多年前,記得央視有一檔《贏在中國》的創業秀節目,冠軍將得到一家註冊資金1000萬元的企業經營權。馬雲那時還只是一枚青澀的、剛有點知名度的商人,邀請到節目中擔任指導導師。看過幾集,發現許多參與者,有的還是企業做得不錯的老闆,在節目中被揮斥方遒的馬老師訓得像做錯事得孩子一樣,心有餘悸,再也沒興趣看這檔節目了。不知道節目組最後是否兌現了承諾,因為後來這檔節目也沒有了。

央視這樣的大品牌效應無疑也成就了馬雲。特別是隨著淘寶的成功,馬雲的知名度人氣飆升,一度成為當時創業者,特別是青年創業者的創業導師和精神領袖。關於馬雲的傳記、創業、管理、智慧以及心靈雞湯類的書籍鋪天蓋地的佔據在新華書店最顯赫位置。

馬雲振臂一揮,鼓勵青年人創業,並不斷拋出「世界上沒有難做的生意」「淘寶幫助你0成本創業」的經營理念和助力計劃。一時,創業者雲集,馬雲順道就成了中國首富。

而縱觀淘寶的發展歷程,得益於政府的有度監管。

早在80年代,隨著改革開放的大門徐徐拉開,假冒偽劣產品也隨之而來。1987年,敢為天下先的溫州人在杭州武林廣場怒火焚燒溫州鞋,開啟了誠信經營的大門。記得那個時候,我們找老闆們談的最多的就是質量、誠信、品牌,報道最多的也是質量、誠信、品牌。

伴隨著網商的出現,21世紀初葉,原來那種偷偷摸摸制假販假售假購假竟然被「堂而皇之」地在網上公開叫賣了,網路似乎為假冒偽劣產品尋找到了一條星光大道。

2014年11月,在世界互聯網大會,馬雲宣稱,旗下的網購網站淘寶無假貨,令外界嘩然。然而僅事隔兩個月,國家工商總局公布2014年下半年網購商品的抽查結果顯示,全國網購的正品率不足六成,更點名指註冊用戶超過5億人的淘寶網最多假貨,高達近63%,狠摑了馬雲一巴掌。

2015年初,時任國家工商總局局長的張茅約談馬雲後表示,阿里巴巴在打假上做了很大的努力,但仍然還有大量的問題沒有解決。「第三方平台,我跟馬雲一再強調,你不是法外之地,首要責任是你。」

不能說假貨成就了馬雲,但一定是淘寶成就了馬雲。試想,如果一家小店經營假貨,估計很快就會被工商查封,嚴重的公安就會讓你進局子,但馬雲和他的淘寶卻安然無恙,且偉業初現。不正是有度監管的結果嗎!

當制假售假購假成為大家的日常生活時,毫不客氣的說,網商們作出的最大貢獻之一就是——大家都不要臉了。大家可以臉不紅心不跳、心安理得的享受著假貨所帶來的快樂,享受著假貨帶來的利益。看看我們所處的周邊,有多少人還在乎真假,有多少人還在為打擊假貨較真。當假的成為我們的習慣時,我們就生活在了一個不真實的世界。

這,或許是這個時代的悲哀。

同樣,離市值2萬億隻差IPO一步之遙的神獸公司螞蟻金服也是拜有度監管所賜。

馬雲是個絕對聰明人。在上海外灘金融論壇上,馬雲首先謙虛地表達了他是來交流、學習、探討的,他是非官方的非專業人士。隨即卻又話鋒一轉,強調他非專業人士的專業看法。馬雲在介紹他的退休身份的同時,更不忘強調他聯合國數字合作高級別小組聯合主席和聯合國SDG倡導者身份。

馬雲上台花了一分多鐘重點介紹自己的身份:雖然我退休了,但我還有更高級別的身份;我是非專業人士,但我有專業的看法我不是為自己,而且為他人、為這個時代、為責任而來。

馬雲真的只是為責任而來?

拉回法律邊界外狂奔的馬雲們:政府不懼系統性風險,但憂社會性風險

資料顯示,螞蟻金服以支付寶起家,從2004年成立以來,一步一步把觸角伸向了支付、結算、資金託管、基金銷售、花唄、借唄……最終成長為中國最大的互聯網金融混業公司。

只要看看馬雲是如何玩轉龐大的借貸資金的,你就知道馬雲有多牛。舉個簡單的例子,螞蟻金服有10塊錢拿去放貸,再把放貸債券拿去銀行抵押,再貸出10塊再放貸,再抵押,再放貸,這樣進行N次,錢不斷的放大。

根據原重慶市市長黃奇帆的回憶,螞蟻集團對38億元的自有資金,一共形成了40輪的資產證券化,放貸額度接近了4000億元。

我的乖乖,槓桿率超過了100倍!我一直以為螞蟻金服都是「阿里爸爸」的自有資金。

這是絕對不允許的。黃奇帆用「他們荒唐的放了100倍!「表示對螞蟻金服的驚訝。他贊同人民銀行關於」放大100倍,一定是錯誤的的「以及」1:10的槓桿不能突破,資本充足率這個槓桿不能突破「的概念。

試想,誰還有這麼大能耐?

馬雲曾表示,他在做支付寶的時候就準備好坐牢的。一路走來,不知道馬雲是否害怕過?

螞蟻金服放貸的錢大部分都來自銀行。令人疑惑的是,銀行為什麼給他錢,而不自己做微貸?也難怪馬雲豪擲,「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無論是否能改變,解決了80%底層人民就業問題的中小微企業亟待有人去扶持他們。

靠 「馬爸爸」!?

翻看《螞蟻金服的招股說明書》,裡面說得非常清楚,所有的2.15萬億元放貸餘額中,消費信貸餘額是1.73萬億元。馬雲口口聲聲扶持的中小微企業,頂多是0.42萬億元,不到消費貸的1/4。

一切都是利益。

馬雲如何玩轉證券槓桿化,網上專業人士說得非常清楚,我這個非專業人士不敢說專業人士的話。我們來說說馬雲演講中說的另一個話題。

馬雲在演講中批評P2P不是互聯網金融,而強調螞蟻金服的金融科技的屬性。

事實上,P2P與螞蟻金服只差中間的銀行。螞蟻金服大部分資金都是通過槓桿化撬動銀行的,如果P2P公司能夠像螞蟻金服這樣從銀行融到資,然後放貸賺取高額利潤,誰還冒險從市場上高額攬資,個個不都成了「螞蟻金服「!何至於最終導致如過街老鼠,丟盔棄甲,湧向監獄。

不止於此,螞蟻金服註冊地在浙江,而當時浙江停批小貸公司,馬雲輾轉到內陸重慶註冊了花唄、借唄兩家小貸公司。小貸公司只能在本省放貸,但馬雲通過互聯網金融的概念,讓花唄、借唄在全國「借貸開花「。

黃奇帆透露,螞蟻金服公司100億的利潤,45億利潤來自於重慶借唄、花唄兩個小貸公司,所以這個還是他的一個吃飯的家當。而借唄、花唄的年利率竟然高達15%,是典型的「高利貸產品」。

這種打著擦邊球無限的抵押、無限的放貸模式賺取了海量的利潤,並成就了螞蟻金服。

馬雲炮轟監管部門,很多人認為馬雲是為了自己,為了螞蟻金服的上市,因為這隻神獸後面有無數的神秘股東。

新媒體《拆姐》的文章披露,螞蟻金服除了根正苗紅的社保基金,險資、知名股權投資機構,明天系、安邦系、先鋒系的殘留部隊外,還有包括胡祖六、趙薇、李連杰等一眾名人的代持者們。當然,更有無數不足讓外人道的隱秘權貴股東。

為股東謀取利益是企業經營者的第一要務。但是,外灘金融論壇,馬雲的演講一定不是隨意發揮,稿子一定是經過多次推演的,他一定知道誰會來參加會議,也一定評估過演講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他一路既往,慷慨激昂,一定有他的道理。

包括後面國家出台的一系列金融政策,包括央行發布的《網路小額貸款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國家工商總局下發的《關於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等,一定不是因為馬雲的炮轟而臨時起草出台的。一項政策的出台,一定是經過一年半載,甚至二、三年的反覆醞釀、謹慎作出的。

因此,從這個意義上講,作為生意人,馬雲會有商人奸詐的一面,但我還是懷著非常樸素的心裡相信,馬雲作為一個曾經的大學老師、知識分子,一定有一種理想情懷,有一顆理想的種子埋葬在心裡,需要一片土壤落地生根。馬雲所炮轟的,不正是大家想說而沒有說,或者不敢說的嗎?

只不過,大家會覺得,馬雲在享這麼多有度監管,得了便宜還不滿足,還指責別人的不是,這就不對了。我們老家有一句諺語,「自己屁股上屎多多,還好意思說別人。」意思就是你自己做得都不好,有什麼資格說別人。

禍起蕭牆,或許就是這個道理。

市場風起雲湧。今年的雙十一被網友稱為史上最慘的雙十一。瘋狂打折的不是商品,而是互聯網巨頭的股價。馬雲、馬化騰、王興們兩天蒸發2萬億,整整失去一個「螞蟻金服」。

此前,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中央網信辦、稅務總局三部門約談了阿里巴巴、騰訊京東、美團、58同城、百度、奇虎360、位元組跳動、搜狗、快手、滴滴、餓了么、拼多多等27家國內互聯網巨頭進行「座談」。

螞蟻金服能否IPO成功,且成為神獸公司,只有雲知道。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放貸企業,一定會在經濟好的時候風控擴張拚命賺錢分紅,一遇到大型經濟危機,則被動躺倒,逼著國家出錢買單。僅以螞蟻金服平台為例,10億+的個人用戶、8000萬+的商家用戶,在網路宣傳、移動互聯的病毒式裂變模式下,信貸規模還會爆炸式增長,會將所有銀行捲入這套體系中去,而後面則是億萬人群和家庭,這才是最可怕的,也是政府所擔憂的。

是該到了整治的時候了,必須拉回在法律邊界以外狂奔的「馬雲們「,政府不懼怕系統性風險,但一定擔憂出現社會性風險,這才是」外灘風暴』後一系列政策出台的根本因素。

隆冬已到,春天不遠。期待春暖花開。

(本文作者為中企財經研究院研究員)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