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經濟岌岌可危,中國人在澳購房或被沒收充公,事情有進展

4938 人參與      分類 : 財經  

自上世紀90年代開始,全球買家大幅將投資目光鎖定在地廣人稀的澳洲,也成就了澳大利亞經濟增長的景象。憑藉吸引全球投資者投資該地區樓市、旅遊、教育等資源,澳洲經濟一時間也成為全球經濟「避險」之地。然而,在大流行蔓延背景下,澳大利亞經濟或面臨被打回原形,由富變窮的風險。

事情的最新進展是,路透社6月29日報道,大流行讓澳洲經濟創紀錄的增長勢頭戛然而止,並引發了深度衰退,澳洲需要花上一段時間才能恢復元氣。對旅遊業、教育和移民這三大經濟增長支柱造成打擊。好運跑光光, 澳洲經濟黃金時代終結。

澳大利亞經濟岌岌可危,中國人在澳購房或被沒收充公,事情有進展


以服務業為例,在澳洲,服務業佔了其產業規模2萬億澳元(1.4萬億美元)年經濟產值的近三分之二,但大流行卻使得該地區服務業尤其岌岌可危。花旗全球首席分析師Catherine Mann表示,「依賴觀光業的經濟是我們最擔心的。」「絕對是L型復甦」「從企業營收的角度來看,今年初所失去的一切將永遠無法復原。」

這就導致澳洲失業率激增。特別是女性所受衝擊尤其嚴重。尋找全職工作的女性失業率5月升至8.3%,而在2月大流行前為5.4%。相應的男性失業率從2月的4.8%升至7%。

澳大利亞經濟岌岌可危,中國人在澳購房或被沒收充公,事情有進展

在澳大利亞,評級機構惠譽三周前將澳大利亞的經濟評級展望下調至負面,這會導致該國財政狀況嚴重惡化,在惠譽的聲明發布後,澳元迅速下跌,目前,澳元已暴跌成了表現最差的發達市場貨幣之一。而在此之前,標普已經將澳大利亞的AAA評級展望下調為負面,原因是澳大利亞財政狀況「大幅惡化」,目前,澳大利亞是唯一被美國三家國際評級機構都將其AAA評級展望下調至負面的國家。

澳洲聯儲預計澳經濟在2020年上半年將萎縮10%,達到1930年代大蕭條以來的最高水平。另據英國廣播公司BBC稍早前報道,6月結束的這個季度,澳大利亞將在三十年來首次衰退。澳大利亞財政部長喬什·弗萊登伯格也已證實了澳大利亞正在衰退。他表示,澳大利亞正處於1990年代以來的首次衰退。

澳大利亞經濟岌岌可危,中國人在澳購房或被沒收充公,事情有進展

這都解釋了,為什麼本文前面提及的,路透社關於澳洲經濟岌岌可危,黃金時代終結的分析報道。這樣一來,形成惡性循環的是,全球投資者對澳洲樓市等相關資產的投資會大幅減少。進而使澳大利亞賴以運轉的重要產業房產行業也受到空前打擊。並反作用於該地區經濟帶來負面效應。

例如,美國作家兼金融評論員哈里·登特不久前了警告澳大利亞稱,這場危機將持續兩年(從2020年末到2022年末),並使得房價下跌50%,這也意味著支撐該國經濟的另一個支柱領域也在崩潰,比如,瑞銀稱,未來12至18個月澳大利亞首都的房價將至少下跌10%至15%。澳國民銀行在上周預測,悉尼和墨爾本的房價將在未來12到18個月內下降15%,而澳新銀行則預測將下降13%,將在2021年6月觸底,這也就是說,澳大利亞較有影響力的兩家銀行都估計全國房價平均下跌10%。

澳大利亞經濟岌岌可危,中國人在澳購房或被沒收充公,事情有進展

而這僅僅是澳洲樓市陷入空前困境的一個縮影。無獨有偶,穆迪警告稱,在這一周期中,澳大利亞經濟或將由過熱倒退回蕭條的原形,這就意味著,澳大利亞的經濟或將被打回原形。前澳大利亞經濟和政策顧問約翰-亞當斯稱,「現在澳大利亞的經濟由富落窮或不可避免」,「一切為時已晚」。值得注意的是,分析認為,澳當局可能會採取較為極端的方式,來應對澳經濟陷入的危機。

比如,澳當局從2019年開始加大力度向外國買家徵收更多的稅收來打擊房地產投機行為,按路透社在數周前的跟進報道中稱,如果當澳大利亞的市場環境變得更壞時,甚至可能將包括中國人在內的外國買家的空置房子強制徵用為廉租房的情況都有可能發生,這就意味著這些空置房產事實上已經被"充公沒收"了。

澳大利亞經濟岌岌可危,中國人在澳購房或被沒收充公,事情有進展

據SQM Research在一周前發布的報告中發現,澳大利亞全國住宅租賃空置率創紀錄的大幅增長,悉尼CBD空置率飆升至13.8%,是SQM系列的最高紀錄,墨爾本的情況並沒有好得多,南岸空置率上升到13.0%,而中央商務區上升到7.6%。這恰恰說明,過去在澳購房的全球買家相當一部分是投機性購房。分析認為,一旦岌岌可危的澳大利亞經濟變相執行這一樓市策略,對全球投機性買家將是昂貴損失。

澳大利亞經濟岌岌可危,中國人在澳購房或被沒收充公,事情有進展

因此,包括中國買家在內的這些投機客們則很有可能面臨在澳洲樓市資產的相應「保值」風險。這也正在給包括中國買家在內的炒房者正式上了一課,要知道,這些海外置業的中國人中只有少數是用作留學買房或自住用途的,大部分為投資甚至是投機性購房。換言之,這些在澳投機性購房者,與澳洲脆弱的經濟一樣,在無力應對大流行等突發風險時,或不堪一擊。此時,一些人似乎悔之晚矣。(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