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大灣區有望進行土地重新規劃,戶籍限制也將打破,大灣區全面改革再次起步

4821 人參與      分類 : 財經  

李全 南開大學金融學院教授、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博士生導師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頒布已近一年半,綱要中所描述的各項經濟社會事業正在既定的軌道上穩步發展。

支持大灣區發展的社會經濟制度日益健全,未來將會在這裡實現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個關稅區、三種貨幣共同運行的局面。隨著制度壁壘的被打破,區域連接也更為順暢,廣深港高鐵和港珠澳大橋已將大灣區連接成為「一小時」灣區;未來人才壁壘、知識產權壁壘、技術壁壘都將大幅下降,實現大灣區各種要素資源的無縫對接。

可以說,粵港澳大灣區的快速發展是要素市場化改革在中國現階段改革的寶貴實踐。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於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下稱意見),意見在全國的廣泛實施,對目前複雜國際局勢下中國的疫後復甦,有著重要的意義。

粵港澳大灣區有望進行土地重新規劃,戶籍限制也將打破,大灣區全面改革再次起步

實際上,意見已經在粵港澳大灣區先行先試,各類要素在大灣區的高效率配置將會引起社會經濟發展的集聚效應,不僅有助於推動綱要在大灣區的全面落地,在大灣區率先實現「二次改革開放」,更有望起到示範和引領作用,推動我國要素市場化改革的全面實施,實現我國市場經濟向高質量發展的全面邁進。

粵港澳大灣區要素市場化改革的各項舉措在有序落地,未來有望在土地、勞動力、資本市場、科技、數據等五大板塊逐步展開。

土地要素市場化配置是粵港澳大灣區市場化改革的基礎內容。土地作為最基礎的生產要素,其市場化配置將有望大幅推進該區域三次產業結構的運行效率,並將從深層次解決大灣區的城鄉二元結構。我國土地要素一直以來流動效率不高,是我國區域經濟發展的障礙之一,也是我國城鄉二元結構的重要誘因。

未來大灣區將逐步建立起靈活而又規範的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大灣區各級政府將有權進行土地要素的重新規劃,進行建設用地、補充耕地指標跨區域調節。並將在此基礎上推動農村土地徵收制度改革、推動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嘗試通過長期租賃、先租後售、彈性年期供應、出資入股工業用地等路徑活躍城鄉土地市場,以擴大國有土地有償使用範圍,完善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增值收益分配製度,同時建立起公共利益征地制度。隨著土地要素的市場化,大灣區的財政體制將會隨之而發生根本變化,其與中央財政的關係也將成為各地學習的樣本。

粵港澳大灣區有望進行土地重新規劃,戶籍限制也將打破,大灣區全面改革再次起步

勞動力要素市場化配置是大灣區市場化改革的重要內核。目前深圳已經向香港各類高技術人才拋出橄欖枝,但這只是一個開始。根據意見,未來大灣區將從根本上打破戶籍、地域、身份、檔案、人事關係等制約,實現大灣區內部,以及與外部各區域之間的勞動力高效率流動,這將會深度推動大灣區的城市化進程。

目前大灣區已在探索戶籍准入年限同城化互認,逐步放開放寬城市落戶限制,試行以經常居住地登記戶口制度,大灣區的這些舉措都將推動區域內城市化的快速發展,實現區域內教育、醫療、養老等各類社會事業與公共服務的均等化。隨著戶籍、編製等相關規定的弱化,大灣區有望實現包括高技術人才、政府僱員、進城務工人員等各類人員的自由流動,進而實現人力資源在區域的高效率配置。

資本要素的市場化配置是大灣區市場化改革的獨特優勢。大灣區是中國資本市場最發達的區域之一,擁有兩家證券交易所,深圳證券交易所是中國創業板的發源地,吸引著大量創業企業在該交易所上市,也吸引了大量資本聚集大灣區進行創業;香港證券交易所則面對全球,吸引了一批創新型企業在港融資,大批離岸企業的活躍交易為大灣區國際化注入了活力。

而香港、澳門以及深圳未來均可依賴其國際化優勢及金融、貿易基礎,發展成為遠東地區重要的供應鏈金融中心,為大中華區提供重要的投融資服務。大灣區資本市場的繁榮有望成為全國資本市場發展的重要標杆,為其他區域的資本市場發展提供經驗,為我國利率市場化改革與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提供重要的推動作用。

粵港澳大灣區有望進行土地重新規劃,戶籍限制也將打破,大灣區全面改革再次起步

技術要素市場化配置是大灣區市場化改革的核心動力。技術要素在大灣區實現市場化有良好基礎,目前廣深港澳科技創新走廊向珠江東西兩岸各市延伸,正在形成「9+2」科技創新閉環合作圈;大灣區共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和國家實驗室,將在大灣區布局的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納入國家「十四五」相應規劃,大灣區將共建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平台,建立大灣區國際技術產權交易中心;大灣區將統一由港澳引進高層次、緊缺人才認定標準,適當降低門檻,支持港澳高校以「一校兩區」「學校+政府」模式在大灣區內地建設分校和專科學院,探索知識產權「一地申請、三地授權、權利互認」機制。以上一系列舉措都將在最大程度上推動技術要素在大灣區的市場化進程,為大灣區注入新的發展動能。

數據要素市場化是大灣區市場化改革的新生力量。大灣區自改革開放以來就是中國經濟發展最有活力的區域,在數字化發展大行其道的今天,應發揮大灣區的比較優勢,實現大數據廣泛意義上的共享和協同創新。通過發揮大灣區四個中心城市所長,包括港澳基礎科學研究深厚、擁有自由港、融資能力強、國際化程度高、專業服務業發達,以及由此形成的國際化、基礎數據共享基礎;包括廣州科研人員及院所集聚、科研氛圍濃厚,深圳以企業為主體的自主創新體系完善等優勢,以及由此形成的成果轉化、應用創新數據共享基礎;還可以發揮珠三角其他城市製造業體系完善、產業鏈豐富的優勢,依託深圳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圍繞5G、人工智慧、網路空間科學與技術等形成數據的集中及轉化中心。最終形成大灣區安全、可靠、完整的數字化經濟體系。

最後,要素價格的市場化是大灣區市場化改革的制度基礎。大灣區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試驗田,在推行要素市場化改革的過程中,一定要全方位實現要素價格的市場化,這裡不僅僅包括上述所提及的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數據,也包括沒有提到的其他各類生產要素的價格市場化,只有通過要素價格充分市場化,才能打破壟斷,減少政府對要素的直接配置,才能推動「放管服」改革進程的深化。最終實現大灣區的「二次改革開放」,為大灣區的社會經濟全面發展注入動力,實現粵港澳大灣區全面改革的再次起步。(責任編輯:唐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