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調查線上聯合消費貸,螞蟻借唄、花唄「中招」,是摸查不良還是劍指螞蟻?

1366 人參與      分類 : 財經  


央行調查線上聯合消費貸,螞蟻借唄、花唄「中招」,是摸查不良還是劍指螞蟻?

摘要:一位接近監管人士告訴記者,「我們只可以透露的是,此次調查是出於正常的工作發出的。」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7月29日從兩家銀行處確認,已收到央行下發的關於開展線上聯合消費貸款調查的緊急通知。一位接近監管人士告訴記者,「我們只可以透露的是,此次調查是出於正常的工作發出的。」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獲得的文件顯示,此次調查是為掌握金融機構個人消費貸款業務創新情況。調查指標包括「月末線上聯合消費貸款餘額」、「月末全部個人消費貸款餘額(含個人信用卡透支)不良率」等5項,其中有3項需要單列出與螞蟻借唄、花唄合作的數據。

這份通知引發市場諸多猜測。監管意在摸查線上聯合消費貸不良率,抑或是劍指螞蟻借唄、花唄?市場還有解讀稱,此舉是為摸底線上消費貸流入樓市情況。

有銀行人士表示,這次要做的就是直接報數,後續監管或會根據摸底情況採取措施。業內人士認為,央行可能是從系統性金融風險的角度關注此類業務,而螞蟻借唄和花唄的規模據市場估算在1.3萬億元到2萬億元之間,在線上聯合消費貸款中佔據較大的比重,此次調查並非針對螞蟻集團,但對螞蟻集團的影響應該還是比較大的。

央行摸查線上聯合消費貸款,5項指標中3項需單列螞蟻借唄、花唄數據

「我們已經接到了通知,今天開始弄了,量不大。」一家地方銀行總行消費貸部門人士7月29日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證實。另有一家股份制銀行人士亦確認,28日已收到該通知。

通知顯示,央行此次調查的主要對象包括國家開發銀行、各政策性銀行、國有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郵政儲蓄銀行、北京銀行、上海銀行、江蘇銀行管理信息部等。這24家主要金融機構需要在7月30日下班前報送境內法人匯總數據,通過「金融統計監測管理信息系統」消息模塊上報至調查統計司。

此外,央行各分支機構也需要在7月30日下班前報送轄內各中小金融機構的單家境內法人匯總數據,通過業務網上報至指定郵箱。

調查內容為線上聯合消費貸款。通知解釋稱,是指金融機構經由互聯網獲取合作機構推送的客戶信息,並與其他機構採用同一貸款協議、按約定比例向同一借款人發放的個人消費貸款。金融機構只填報自身發放的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統計表中需填報的5項指標中,有3項需要單列出螞蟻借唄、花唄數據。5項指標分別為「月末線上聯合消費貸款餘額」、「當月發放線上聯合消費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當月發放全部個人消費貸款(不含個人信用卡透支)加權平均利率」、「月末線上聯合消費貸款餘額不良率」及「月末全部個人消費貸款餘額(含個人信用卡透支)不良率」。

其中,第1、4項指標需要單列出與螞蟻借唄、花唄合作的數據;第2項需要單列出與螞蟻借唄合作的數據。


摸查不良、信貸流向還是劍指螞蟻?

央行摸查的這份通知自7月28日流出後,引發市場諸多猜測。

「我們要做的就是直接報數,沒有更多的指示。」前述地方行信貸人士稱。還有業內人士對記者直言,大家都處於「盲人摸象」階段。

未來金融研究院侯本旗博士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央行可能是從系統性金融風險的角度關注此類業務。銀行承擔了幾乎所有的風險,但客戶增長和風控主要靠聯合貸款機構。這種風險激勵不對稱的合作模式隱含著可怕的潛在風險。如果合作貸款機構為做大規模而採用過於激進的客戶下沉策略或實施數據操控,銀行發現時剎車已晚。

中關村互聯網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員董希淼指出,螞蟻借唄和花唄的規模據市場估算在1.3萬億到2萬億之間,在線上聯合消費貸款中佔據較大的比重。

「不管有沒有增信和兜底的條款,最終的風險必定還是要由銀行來承擔。所以我覺得這個並非針對螞蟻集團,但是對螞蟻集團的影響應該還是比較大的,在他們完善風險防控措施之前,必須要降低槓桿和規模,以免發生系統性風險。」董希淼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分析稱。

他進一步表示,有些中小銀行的聯合貸款利率非常高,比如有些高達年化20%-30%,中小銀行通常可以分到7%,他們自己做貸款可能就能賺到2%-3%,能拿到7%他們已經很開心了。所以該業務的風險也很高,這也是最高法要降低民間借貸上限的背景之一。

對於「通知意在摸底線上消費貸款流入樓市情況」的猜測,受訪人士認為,控制資金流向不是重點,沒有太大關係。

7月29日,一位接近監管人士告訴貝殼財經記者,「我們只可以透露的是,此次調查是出於正常的工作發出的。」

聯合貸款規範仍需相關細則

雖然此次調查僅針對線上聯合消費貸款,也再次引發市場對聯合貸款的討論。

銀保監會兩周前剛剛下發《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從聯合貸款模式上給出了方向。其中明確,商業銀行與其他有貸款資質的機構共同出資發放互聯網貸款的,應當建立相應的內部管理制度,明確本行與合作機構共同出資發放貸款的管理機制,並在合作協議中明確各方的權利義務關係。這被業內視為監管層對互聯網貸款行業和助貸行業是持寬容、支持的態度。

不過,柒財智庫高級研究員畢研廣認為,從實際操作的角度來看,監管規定還有很多細節需要確認,比如在聯合貸款中,如何解決「雙債權人」的問題。聯合放貸的必然就是雙債權人問題,也就是A、B共同出資向借款人放貸,放貸比例如何構成是其中的問題之一,這可能導致未來債權不清等問題。

他向記者舉例解釋這種合作模式,假設借款人借了10萬元,A、B每家出資5萬,以A的名義放款。「如果借款人違約怎麼辦?如果借款人還款3萬,這3萬又該怎麼分?」

畢研廣表示,雖然徵求意見稿中已經說明了商業銀行要建立起聯合貸款的制度,但依然解決不了雙債權人的問題,只要是聯合貸款必定會出現雙債權人和槓桿率的問題,均需要詳細的文件進行規定。有銀行人士亦認為,目前這份通知還只是摸底,後續監管會根據摸底情況採取措施。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程維妙 編輯 李薇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