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祿堂與牌位先生陳長興,太極拳大師的相同之處,中正安舒

1145 人參與      分類 : 減肥  

我們知道陳長興被稱為牌位先生, 牌位就是不動的, 這個不動不是說別人推不動,太極拳不是頂牛,不是大力士, 不是說推不動就叫牌位。 我沒見過推不動的牌位, 牌位是供人們祭奠的木牌。要放在宗祠裡面供的, 不是拿不動,只不過是不能輕易動而已, 牌位都不會很重,都是木頭做了一推就走,但是他不易倒, 因為它有個底盤, 它上半身是直的, 它始終處於中正的位置。這就是支撐八面,底座相當於胯,上面寫字的部分相當於脊柱


孫祿堂與牌位先生陳長興,太極拳大師的相同之處,中正安舒


立身中正, 最後的結果就是支撐八面,因為我們只有處於中,才能夠使各個方向來的力量都是一致的,才能夠維持平衡。 中正也意味著平衡和對稱。這裡的對稱是在平衡下的非完全對稱,偏了斜了就一定會有重有輕,就達不到平衡對稱,偏本身就是偏, 斜了就是偏了。 所以說身體向前傾斜的時候, 我們的重心一定要往前走了,後仰了也是一樣。我們所有講的全是練的方法,在實際用的過程中, 它是隨著形勢而變的, 用自然有用的規矩。 不要把練和用混為一談,練的時候就要保持這個標準。

孫祿堂與牌位先生陳長興,太極拳大師的相同之處,中正安舒

我們在桌面上移動牌位的時候, 它不會很容易就倒, 它是中正的。 牌位就是中正的最很直接的代表。再說到練拳,不是往那兒一杵,別人推不倒, 叫中正。 拳是活的, 人也是活的, 一定要清楚,我們是靈活的。 而牌位其實是從我們身體內在的一個姿勢和感覺,然後擴展到身體之外, 別人都能看得出來。


孫祿堂與牌位先生陳長興,太極拳大師的相同之處,中正安舒


傳統建築中的塔是最堅固持久的,也是中正在建築上的利用。中正也是我們傳統對美的理解之一,再看高層建築很少有不中正的,不中正看著就不舒服,就像大褲衩建築就廣被人嘲諷。

再看看孫祿堂先生的拳照,同樣很多都是中正的。

孫祿堂與牌位先生陳長興,太極拳大師的相同之處,中正安舒


牌位上半身一定是直的,如果我們總是彎個腰, 駝著個背、歪著身子,肯定不能用牌位形容。不管我們是坐著還是站著, 並不一定非得是站著,我們不要把它理解成狹隘了, 而是一個人的身體的身姿。他有既有支撐, 又有上頂, 一部分力是向下的,另一部分力是向上,形成兩股力,也就是對拉拔長的力。這在練太極拳的時候是貫穿始終的, 只有在懂勁了之後,才能體會這種對拉拔長的感覺。 我們身體每一個部位都是在對拉拔長,胳膊的對拉拔長, 脊柱的對拉拔長, 大腿也在對拉拔長。 就是兩端爭力。我們尾椎向下, 頭向上, 使我們的氣自然就通,神自然貫頂了。

做到了中正神貫頂之後,會有一種大身的感覺,會有頂天立地的感覺,好像自己很高,看東西好像是佛陀的視角,叫俯視芸芸眾生的感覺。


孫祿堂與牌位先生陳長興,太極拳大師的相同之處,中正安舒


牌位先生指的是我們身體的姿勢始終處於 正直,一定是正直,不可能歪。 我在打拳的過程中, 打拳架的過程中, 突然有一天就感覺到了,就體會到這個牌位的意義。 因為我們的身體上半身, 在行拳的過程中, 上半身始終是就好像我們在推著這個牌位在左右移動一樣,前後左右移動, 我們上半身沒必要前俯後仰, 而且我們的倆肩和倆胯,注意我們倆肩和倆胯始終是在同一面上,就是這四個點要大多時間在同一個面上,就是不能擰腰,擰腰則肩胯不合。


孫祿堂與牌位先生陳長興,太極拳大師的相同之處,中正安舒


就像我們在動牌位的時候, 牌位不可能擰, 肩和胯始終在同一個面,就是四個點始終在同一個平面上,就像開關門時,門的四個角始終是在同一個平面,如果一擰這門就散了。我們人體也是一樣,有些人練拳特意的去擰腰, 也就是肩和胯不在同一個平面上。他認為這樣在鍛煉腰, 腰雖然有左右活動的機能, 它是上下轉折, 它是一個承接點,它是一個軸承,就是腰這個部位既有左右左右相對的旋轉, 還有前俯、 後仰的功能。 但是從生理結構上來講, 脊柱是往前可以折, 不能向後, 左右兩側彎都是有限度的,很容易受傷。尤其我們沒有經過 像雜技那樣特殊的訓練,脊柱往前彎是我們最普通的、 最一般的姿勢,靠脊柱往兩側擰,主要靠的是腰肌肌肉的力量去出拳去用, 這個不符合太極拳的拳理。 當然我們在實際用的過程中, 不管骨的勁兒還是肌肉勁兒,腰還是胯我們都會合到一起。所以說力量大的人, 在搏鬥的時候一定是佔有優勢的,除非我們的功夫和對方相差很大, 我們才能夠以弱勝強, 在太極拳水平一樣的時候一定是力大者勝。

我們在真正用的時候, 一定是所有的力量都會去用,我們不會去分這是肩這是胯,肯定不會去分的。怎麼樣打擊力度最大就會怎麼用。 再次強調練和用, 一定要明白,它們並不是完全一樣的,但是練是為了用, 但不一定我怎麼練就怎麼用。


孫祿堂與牌位先生陳長興,太極拳大師的相同之處,中正安舒


立身中正, 就是我們上半身一定要垂直於地面,然後我們的尾閭是坐到地面, 這只是虛坐微微永遠是坐於虛空中。

不管我們腿是站直還是弓步, 還是馬步,尾閭都是奔著地面去坐下去的, 不要把力量加到腳上, 加到腿上, 這樣我們的上半身才是始終處於一個垂直,處於一個安舒的一個狀。而我們的移動只是平移和上下起落, 上半身可以頭和胯整體向前, 整體向後, 也可以畫弧走圓有起落。 但是我們絕對不能有前俯後仰、 左傾、 右斜, 這是非常非常關鍵的練拳要領, 可以去打一套試試,看我們在做動作的時候,是不是有左右傾斜,一定會有不一樣的感受。

還有一個最關鍵點是尾閭要卷, 尾閭卷不是捲住一直不動,它是一個動態的,是一個不斷變化的,一直卷著不動就變成僵了。判斷拳架好不好,我們可以去觀察很多的拳師打拳的時候,去看它的兩個肩和兩個胯是不是在同一個平面。太多的人做動作容易把這塊兒忽略, 而這塊又很關鍵, 外三合最關鍵的就是肩與胯合,腰擰著就沒有辦法肩和胯合住,沒辦法開同時開和同時合。

以前這幾篇都是在形上講的中正,其實真正重要的中正還在我們的心裡。中庸之道就是我們太極拳的心法之一,不止是在練拳中更是要在生活中,守中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