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楊超越3月25號針對粉絲說教的回應?

2908 人參與      分類 : 八卦  

如何評價楊超越3月25號針對粉絲說教的回應?

利益相關:間歇性追星族,喜歡楊超越。

正好借著這個機會,我想探討幾個問題。1.如何正確區分「建議」與「說教」。

2.粉絲是否有資格對偶像進行說教。

3.追星行為中「說教」的深層次原因。

一、如何正確區分「建議」與「說教」。建議,通常是指針對一個人或一件事的客觀存在,提出自己的見解或意見,具使其具備一定的改革和改良的條件,使其向著更加良好的、積極的方面去完善和發展。

說教,本義是宣傳宗教教義,比喻生硬枯燥地空談理論,教訓別人。

如何區分粉絲針對偶像的發言是建議還是說教呢?

一是看內容,有實質內容、具有可行性的是建議,內容空洞、高喊口號的是說教。為什麼題干認為某些針對楊超越的表現是說教呢?因為他們並不需要做出一個合適的、具有可操作性的實施方案,只需要在每條微博下歇斯底里地喊一句「寶寶」,就可以堂而皇之地高喊口號,聲嘶力竭地發表著無用的廢話。

二是看姿態,建議適用的對象是上級、長輩、朋友,說教帶有傲慢的、高高在上的色彩。從本人了解不多的楊超越發言中,以及截圖中特意強調了「我是成年人」,顯而易見她是希望粉絲把她當做朋友(墮落粉媽粉請自閉)。這裡特別要提到「媽粉」,其中某些人,年僅20左右,未經人事,口口聲聲「媽媽愛你」,實質上卻從不考慮自己是否心疼過女兒的辛苦,是否為體會過女兒的感受,而是一味地打著「我是為你好」的大義旗幟,指斥女兒你應該如何如何。

楊超越是成年人。不止楊超越,你們追的明星大都是成年人,不需要你指手畫腳她/他應該如何如何,她/他有自己的想法,公司有公司的安排,善意的建議她/他一定能看到或接受。不要忘了自己的初衷,不要讓愛變成沉重的負擔。

二、粉絲是否有資格對偶像進行說教。

有資格。

確實有資格。

人有批評他人的權利,消費者也有提出批評的權利。

從2005年李宇春出道開始,追星就不再是粉絲被動地接受,而是主動的選擇。到2018年「選秀元年」,儘管不排除一些暗中的操作,但「粉絲決定誰出道」儼然成了選秀共識,粉絲的權力前所未有地強大起來。

但,這種空前強大的力量,屬於群體性的、高度組織化的粉絲集體,而非個人。「參與式追星」,最大限度地讓每個粉絲感受到了個人價值的實現,但有些人似乎遺忘了最基礎的身份。你是偶像的「創始人」,但偶像不是由你個人生產製作的商品或是在餐廳吃的一份甜品,她/他的未來取決於個人的天賦和努力,對機遇的把握以及社會的認可。正如楊超越回應的,新時代女性是方是圓是她自己的主張,如果認不清這一點,你當然也可以選擇去追另一個偶像。

土創期間,馬東講述了一個「三千人理論」,大意是三千個人喜歡你,三千個人討厭你,還有三千個人既不討厭也不喜歡你,你怎麼辦?

同樣的,三千個粉絲喜歡這樣的楊超越,三千個粉絲喜歡那樣的楊超越,還有三千個粉絲喜歡另一種樣子的楊超越,你怎麼辦?你不可能讓所有人都喜歡這樣的楊超越。

粉絲集體的力量是強大的,但粉絲個人或者某些小團伙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你憑什麼認為自己的觀點是主流,憑什麼認為粉絲集體和偶像本人要按照你的說教去改變呢?

粉絲的確有資格對偶像進行說教,但這歸根到底只是你個人的行為,永遠不要用個人行為去綁架集體意志。對楊村來說,粉絲集體的意志,不是楊超越有多瘦,或是取得了多好的成績,而是簡單的「她是楊超越」。粉絲之間有很多種不同的意見甚至爭論,只要這些爭論是有益的,而那些空洞無用的說教,永遠應該被拒之門外。

三、追星行為中「說教」的深層次原因。

在不同的人眼中,追星這一行為或多或少都被神聖化或是庸俗化了。本質上,追星只是一種社交活動。

在追星這種社交活動中,粉絲的目的或意義無外乎三個方面。

一是追尋榜樣的力量。偶像身上某些優點、特質、閃光點激發了粉絲的欣賞,並將這種欣賞投射到自身的成長之中。沒有人能有一個絕對完美的形象,追星應當成為一種正面的引導,你應該看到她/他的閃光點並化為自身成長的方向,而非捏造一個完美的土木偶人,令她/他朝著這個方向走入牢籠。接納自己或他人的不完美,同樣是一種值得驕傲的特質。

二是尋找一種「擬親密關係」。遠隔天涯的粉絲的偶像,在互聯網時代彷彿建立了一種親密的聯繫,這種特殊的「遙親感」恰恰是對現實社交的補充。這種遙遠的親切感,來自於粉絲與偶像之間隔著網線進行的互動,以及粉絲對偶像的逐漸深入了解和熟悉。有些人因此踏入誤區,以父母長輩自居,卻完全沒有意識到,這種「擬親密關係」是老友式的而非家庭式的。楊超越也曾說過,粉絲在她心目中是「螢火蟲,很多,然後吸引更多的人。」

三是追求自我價值的實現。這一點是最值得大書特書的,許多追星群體中讓人發笑的個體行為都能歸結於此。

例如所謂的「慕強粉」和「事業粉」,無外乎是將偶像的價值轉化為對自身的理想型刻畫,「我偶像是第一」表面上是要說明自己眼光如何狠辣,實際上竟能給人一種「我也是第一」的錯覺,沒錯,你只是在藉助追星這一行為來刻畫一個更好的自身形象。

再比如,許多粉絲追星只是圖一時之快,真正讓他們具有粘性的是粉絲之間的社交——在粉絲群體內部掌握話語權,是對無聊甚至失意生活的有效替代。對不追星的人來說,很難想像追星群體內部竟然有如此森嚴的等級劃分,而這所謂的等級,正是話語權的體現。可以說追星是最低成本的自我實現方式,話語權並不看你花了多少錢或和偶像有多少互動,而是看你聲量夠不夠大。某些明星的「大粉」憑藉著自身熟稔的運營套路和頻繁的、極端的發言,甚至是不惜一切的引戰,從而獲得了另外一些粉絲的支持,不但不需要給偶像花錢,還能反過來從偶像的粉絲手中撈錢,每天發幾條微博——海景房還缺套沙發。

當然,以上未免有些極端,但可以明確的是,一些粉絲藉助偶像和偶像的粉絲社群,構建自身形象,實現在現實生活中或是社群內部的一種滿足感,是實現自我價值的一種途徑。包括與偶像的互動、向偶像本人進行各種「說教」以及在粉絲群體內部引戰或是黨同伐異,因為自我價值的實現無外乎自身的成長、精神的滿足和個人話語權的提升三種表現。

最後,站在粉絲的立場,還是要說兩句。

1.楊超越我曾在活動中見過,本人很瘦,形體窈窕,如果你一直被照片、視頻以及流言欺騙,不妨親自去看一看,再過來審視自己或他人曾經不恰當的說教。

2.楊超越是成年人,有她自己的選擇和無奈,她不應當是你自我實現的工具人,也不應當是高高在上的木偶泥塑,如果你喜歡她,就將她當作一位遙遠的朋友,而將自身化為一隻圍繞著她發光的螢火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