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唐納德·特朗普遭美國國會發出傳票,其弟媳怒斥「完全是騷擾」

1420 人參與      分類 : 國際  

小唐納德·特朗普遭美國國會發出傳票,其弟媳怒斥「完全是騷擾」

美國總統特朗普長子小唐納德·特朗普

據美國知情人士稱,美國國會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已經向特朗普的長子小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發出傳票,後者曾在2016年6月為了獲得時任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柯林頓的「政治黑料」與俄方人士會面。儘管來自美國聯邦政府司法部的「通俄門」調查已經告一段落,但是來自美國國會兩院的調查仍在繼續。小唐納德·特朗普是第一位被發出傳票的特朗普家族成員。有美國媒體指出,這個完全由共和黨領導的委員會最新的舉動表明,在特朗普多次公開表示希望迅速結束所有相關調查的情況下,共和黨內的部分重量級成員卻並不這麼想。

在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之後,美國國會的參、眾兩院分別由共和黨和民主黨把持。就在幾天前,共和黨籍參議員、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還在努力讓媒體不要過多的去關注國會眾議院(由民主黨控制)對相關調查的「窮追不捨」,表示特別檢察官穆勒調查的結束就意味著「案件結案」。但隨即他自己理應控制的參議院竟直接對小唐納德·特朗普發出傳票,顯示出參議院也對繼續調查抱有極大興趣。

據報道,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要想調查小唐納德·特朗普在2016年與俄羅斯女律師納塔利婭·維塞爾尼茨卡婭(Natalia Veselnitskaya)在紐約特朗普大廈的會面情況,以及他在總統特朗普之前計劃在莫斯科修建特朗普大廈工程中扮演什麼角色。同時,委員會希望重新審視其2017年與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進行閉門會議所提供的證詞。儘管小唐納德·特朗普是他父親在大選期間的親密顧問之一,但他並不像妹妹伊萬卡·特朗普那樣在白宮有正式職務,在父親正式就職之後,小唐納德·特朗普接手了特朗普家族的地產生意。

小唐納德·特朗普遭美國國會發出傳票,其弟媳怒斥「完全是騷擾」

左起特朗普女婿賈里德·庫什納、長女伊萬卡、勞拉、次子埃里克、長子小唐納德、次女蒂凡妮

不過,仍然有不少共和黨籍的國會議員對此表示失望。美國國會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共和黨籍眾議員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公開表示,小唐納德·特朗普「已經花了幾十個小時在各個國會委員會面前作證」。他強調,任何一方的無休止調查都不會改變「通俄門」指控完全是無中生有的事實,現在是時候專註於解決美國國內的各種問題,而不是繼續展開一個又一個調查。

勞拉·特朗普(Lara Trump)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次子、小唐納德·特朗普的弟弟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的妻子,也是特朗普最新的競選顧問。她在5月9日接受電視採訪時稱國會參議院的行為完全是「對特朗普家族的騷擾」。她認為,人們應該接受「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的調查結果,「這一切已經結束了」。她說:「我們知道,真相就是沒有任何違法行為發生。無論支持繼續調查人再如何都無法改變這個結果,無論如何他們也無法讓希拉里成為美國總統,儘管他們長時間以來都持有這種幻想。」

對於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籍參議員理查德·伯爾(Richard Burr)堅持發出傳票的舉動,勞拉·特朗普表示她「非常震驚」。理查德·伯爾現在面臨來自共和黨內部的壓力,要求取消他對總統長子發出的傳票。 和上文提到的凱文·麥卡錫類似,勞拉·特朗普也強調了,小唐納德·特朗普的去年曾在同一委員會作證數小時。她總結道:「這是對我們家庭的騷擾,是對美國總統的騷擾。」

小唐納德·特朗普遭美國國會發出傳票,其弟媳怒斥「完全是騷擾」

美國總統特朗普對長子被發傳票「表示驚訝」

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在5月9日對此發表了看法,他表示自己「非常驚訝」,也對理查德·伯爾的「突然變卦」感到不解,因為後者剛剛在幾周前同意「沒有違法行為」的結論。特朗普表示,自己的兒子是「一個好人」,工作「非常努力」,根本不想被捲入任何有關政治的事件中來。特朗普強調,小唐納德·特朗普已經被「不喜歡特朗普一家」的特別檢察官穆勒認為無罪,卻還需要為一個「根本沒有什麼」的會面不斷地接受調查。當被問及其長子是否會接受傳票時,特朗普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有知情人士認為,小唐納德·特朗普很有可能不會親自出面作證。

早在2017年7月,特朗普就曾通過白宮女發言人薩拉·赫卡比·桑德斯發表了一則簡短聲明:「我的兒子是一位高品格的人,我為他在這件事中的公開透明鼓掌。」

當「密會事件」剛剛曝光時,小唐納德·特朗普曾發表聲明中堅稱會議的議題是討論重啟俄羅斯和美國之間的兒童收養計劃。但是有美國媒體最後指出,有人曾向小唐保證,俄羅斯女律師能夠提供有關希拉里·柯林頓的黑材料,然後,小唐納德·特朗普才同意出席會議並邀請了特朗普女婿賈里德·庫什納與競選主席保羅·馬納福特。今年3月,保羅·馬納福特被美國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聯邦地區法院判處43個月監禁,同時被美國弗吉尼亞州另一家聯邦地區法院判處47個月監禁,累計將入獄90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