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因性疲乏,一個常被醫生和患者忽視的癥狀,中醫藥治療佔有絕對的優勢

2605 人參與      分類 : 健康  

《醫師報》融媒體記者 秦苗


有的腫瘤患者在患病的初期就出現疲乏、無力,即使什麼都不做,還是會覺得很累,整天昏昏欲睡;他們常常唉聲嘆氣,注意力難以集中,思維混亂,情緒持續低落,甚至有厭世等消極心理,對待治療也不積極。相反,有另外一類患者,他們雖身患腫瘤,卻和正常人一樣,積極樂觀,工作、學習兩不誤,甚至可以參加馬拉松等高強度運動。

那麼為何都是腫瘤,兩者的差別竟然如此之大?難道得了腫瘤,就理所應當變成一副病怏怏的模樣嗎?難道他們的生活只能因為疾病而徹底停滯嗎?

殊不知,這類被人認為理所當然的普遍現象,背後卻並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這一類看似「理所應當的疲倦」,已經嚴重影響到患者的抗腫瘤治療和生活質量。


江蘇省人民醫院腫瘤內科朱陵君教授指出,和疼痛一樣,癌症相關疲乏(CRF)也是一種自我感知的狀態。患者可能將這種感覺描述為:虛弱、筋疲力盡、懶惰、缺乏活力、身體沉重等感覺。對於腫瘤患者來說,疲乏是一類很嚴重的問題,並且可能持續很長時間,且經過休息後不能明顯改善,嚴重影響患者生存。

癌因性疲乏,一個常被醫生和患者忽視的癥狀,中醫藥治療佔有絕對的優勢

朱陵君 教授

持續的主觀乏力感可能會把患者推向深淵

「我國腫瘤患者發生癌因性疲乏的概率在所有不良反應的癥狀中佔比是最大的,大概佔到70%~80%,這其中不光是腫瘤本身會導致的疲乏,抗腫瘤治療導致的疲乏佔比更大。」

對於是什麼原因導致的癌因性疲乏,目前科學家還未給出明確的答案,總體來說國內外對於其機制研究並不完善。朱教授指出,迄今為止,大部分的研究更注重於將疲乏的嚴重程度與容易評估的身體因素聯繫起來。包括患癌後對生活的恐懼感,以及本身治療的一些副反應,如化療、放療的毒副反應較大,白細胞下降,免疫力低下,會使得患者疲乏無力;部分抗腫瘤藥物比如一些靶向藥物、生物免疫治療藥物會引起明顯的乏力感。所有,可以得出的結論是,癌因性疲乏是多種因素綜合起來導致的結果。

由於臨床上,對癌因性疲乏缺乏關注,往往容易被忽略。可實際上,長期持續的疲憊感不僅會降低患者的生活質量,也會給患者家屬帶來不同程度的困擾。甚至於會令患者終止治療,從而加重病情,增加併發症和死亡風險。

那麼,如何識別「假累」呢?朱教授指出,癌因性疲乏最重要的特徵為,患者主觀感受的疲乏跟他的日常活動量並不相符,就是說,即便患者白天沒有活動,晚上睡得很香,但偏偏主觀依然能感受到無力感。與健康人的疲勞相比,這類由腫瘤導致的疲乏程度更嚴重、持續時間長,並且休息後不緩解。


這個「不痛不癢」的癥狀沒那麼簡單

癌因性疲乏,一個常被醫生和患者忽視的癥狀,中醫藥治療佔有絕對的優勢

癌因性疲乏的概念最早是由美國的一名護理學學者提出,迄今為止,已經有50年的歷史。近半個世紀以來,臨床醫生和患者並沒有關注這個「不痛也不癢」的癥狀。只是近20年來,國外才慢慢的逐漸接受和認可這個疾病。究其原因,朱教授認為,可能是由於國外的患者普遍自主意識較強,患癌後他們並不十分依賴照顧者的幫助,從另外的角度來看,他們更注重自己獨自生活的能力,所以但凡出現影響其生活質量的癥狀,他們第一時間會積極的尋求解決辦法。

相反,從自主意識來講,絕大多數國人,尤其是老年患者,患癌後多數更加依賴家人照顧,理所應當的認為患病後是需要家人無時無刻照顧的,所以很多時候他們對自身是否能獨立生活的要求並不迫切,這也就是為什麼,癌因性疲乏在臨床如此高發,卻一直以來得不到重視的原因。

「既然是多重因素導致的結果,那麼想要治療它,就不那麼簡單了。從目前的藥物治療來看,主要包含中樞神經興奮劑、皮質類固醇、甚至抗抑鬱等藥物,這類藥物短期緩解效果好,但如果長期使用不良反應很多。並且這些現有的治療方案並沒有循證醫學研究結果支持,用多少劑量,什麼時候用,什麼時候干預,以及和我們患者的一些基礎疾病怎麼樣去做好平衡,同時,值得注意的是藥物干預尚處於研究階段,老年人和癌症患者使用中樞興奮藥物最佳劑量和使用時機也沒有確定。我覺得這個方面可能還是沒有探索得非常完備。」


填補西醫短板,中醫藥發揮獨特價值

癌因性疲乏,一個常被醫生和患者忽視的癥狀,中醫藥治療佔有絕對的優勢

在中國,不管是醫生還是患者,治療多因素導致的癥狀,或者被稱之為「疑難雜症」的這一類慢性病,與西藥相比,中醫藥發揮著不可磨滅的功效和優勢。CRF尚無與之相對應的中醫病名,根據其臨床表現,可歸屬中醫「虛勞」範疇。

早年間,我國著名醫學家,被後人尊稱為「醫聖」的張仲景廣泛收集醫方,寫出了很多傳世巨著,他最早對「虛勞」一詞有過描述。到近代,中醫界諸多大家在承襲古人對虛勞認知的基礎上,又對其病機進行深入的探討。認為CRF的基本病機是正虛為本,臟器受損嚴重,加之放化療、手術等損傷,進一步耗傷氣血陰陽,與脾腎關係尤為密切。因此治療CRF必須遵循「治病求本」「虛則補之」的原則,脾腎雙調是治療癌症相關性疲乏的根本。

通過中醫藥的治療,可有效地改善手術、放化療後的不良反應,改善患者的食慾、軀體和心理疲乏的癥狀,讓患者恢復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很多中藥開展了CRF相關領域的臨床研究,結果顯示,可以明顯改善患者的疲乏癥狀、改善食慾、增強體能,明顯改善患者生存質量。

朱教授介紹 ,中醫藥在改善癌因性疲乏中佔有絕對的優勢。同時,再輔以患者正確的心理疏導和嚴格的篩查評估。現階段,只要臨床一經發現,我們會告知患者要重視它,更要規範化治療。

隨著抗腫瘤治療手段不斷精進,腫瘤患者存活的時間越來越長,由於很多腫瘤治癒率高,腫瘤被稱為「慢性病」的例子比比皆是。朱教授認為,從治療慢性疾病的角度出發,中醫中藥副作用相對比較小,在改善患者癥狀方面具有廣闊的空間和優勢。

近期,由北京大學腫瘤醫院唐麗麗教授主編的一本兼具實用性和權威性的《中國腫瘤心理臨床實踐指南(2020)》再版發布,是對我國首部心理社會腫瘤學《中國腫瘤心理治療指南2016》更新和修訂。其中,針對CRF的癥狀管理也將部分臨床使用廣泛且有證據支持的中藥納入。相信隨著更多臨床研究的開展,祖國醫學必將在腫瘤癥狀管理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癌因性疲乏,一個常被醫生和患者忽視的癥狀,中醫藥治療佔有絕對的優勢

朱教授指出,目前來看癌因性疲乏的評估和治療方法還較為單一,缺乏系統、全面的評估體系和行之有效的治療手段,相信這一次指南的再版對於癌因性疲乏的初步評估的方法和更完備的治療方案會提供詳盡的指導。我們對癌因性疲乏的忽視已經成為一個全球性的問題。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我們將大把的精力和資源都放在開發新葯(靶向治療、免疫治療)上,而忽視了因腫瘤治療給他們帶來的不良反應。

在我國,絕大多數醫院都沒有關於癌因性疲乏的篩查和管理,更別談規範化治療和隨訪。所以,關注癌因性疲乏,是我們缺失的一課,我們再次向社會呼籲,請大家關注它,戰勝它!面對病魔,我並不能最終戰勝它,但我仍要在有限的時間裡學會關注自己、愛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