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床中來之二:聚餐、飲食等日常生活中會被HBV感染?

2020-11-20 14:08:34 2293 views
摘要

由於HBV感染為我國最為常見與高發的傳染性疾病之一,且感染過程隱匿,病毒進展緩慢,病毒進入人體時不像結核桿菌那樣出現咳嗽、咯痰甚至咯血以及發燒、盜汗這樣“有聲有色”的動靜,身體通常並無任何不適的感應。即使已經有明顯的炎症過程,化驗肝功能指標仍然可能還是“平安無事”,因而被稱為“沉默的殺手”。


作者簡介


臨床中來之二:聚餐、飲食等日常生活中會被HBV感染?

程書權


桂林市第三人民醫院肝病科主任醫師,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桂林市傳染病與肝病學會主任委員,桂林市傳染病醫院肝病科主任。


由於HBV感染為我國最為常見與高發的傳染性疾病之一,且感染過程隱匿,病毒進展緩慢,病毒進入人體時不像結核桿菌那樣出現咳嗽、咯痰甚至咯血以及發燒、盜汗這樣「有聲有色」的動靜,身體通常並無任何不適的感應。即使已經有明顯的炎症過程,化驗肝功能指標仍然可能還是「平安無事」,因而被稱為「沉默的殺手」。


臨床中來之二:聚餐、飲食等日常生活中會被HBV感染?


因為一旦被HBV感染,消除頗為困難,雖然吃藥可以有效控制病毒的複製,但也如糖尿病、高血壓病那般漫長持久的用藥,期間還要擔心病毒耐葯及藥物的副作用等,許多人對乙肝的恐懼心理不亞於惡性腫瘤。


聚餐、飲食等日常生活會被HBV感染嗎?這是門診來訪者諮詢最多的提問和困惑。下面就此話題加以介紹。


1、每一種傳染性疾病

都有自己特定的傳播途徑:


日常生活中許多人聞「傳染」而色變,一旦聽說某親友或同事罹患了乙型肝炎莫不退避三舍,避而遠之。其實,每一種傳染性疾病的發生、發展與傳播,都有自己特定的流行渠道與感染模式


例如結核桿菌主要通過口、鼻呼吸途徑吸入被病原體污染的空氣而傳播,通過吃(喝)進去被傷寒、痢疾、霍亂等細菌污染的水或者食物,又經過胃腸道,而後被傳染。前者只有「同呼吸」才會「共命運」,而後者是「同甘苦」而「共感染」。


HBV、HCV、HIV這些病毒性傳染病則主要通過:


(1) 血液


輸入被感染者的血液或未經處理的血製品;共用針具進行靜脈吸毒;進行紋身等有創美容;被攜帶HBV的針具刺傷,如護士工作時的意外暴露。


臨床中來之二:聚餐、飲食等日常生活中會被HBV感染?


(2) 體液


和乙肝感染者進行無保護性(不戴避孕套)的性行為也是乙肝傳播的主要途徑之一;皮膚、黏膜破損後,接觸乙肝患者的體液(包括唾液、分泌液、乳汁、陰道分泌物等),就有可能會被感染。


臨床中來之二:聚餐、飲食等日常生活中會被HBV感染?


(3) 母嬰傳播


在我國占首位的傳播方式為母嬰之間的垂直傳播,這亦可視為血液傳播的一種特殊形式。在妊娠期間,HBV經過胎盤血液滲透羊水或胎兒出生時接觸到母體血液,通過皮膚隱性傷口而傳染。

父嬰傳播為少見的類似傳播形式,多見於男性為「大三陽」時,體內HBV DNA載量>1億拷貝/ml的超高情況下,精液中病毒亦同步升高,精子在與卵子結合變成受精卵形成新的生命過程中,被精液中的HBV感染,病毒從此將在胎兒體內複製並持續存在,直至出生、長大成人。


此種情況母體用核苷酸類似物阻斷或者胎兒出生時應用乙肝疫苗、乙肝免疫球蛋白等均難以被徹底阻斷。目前,現代醫學對於這種情況依然顯得蒼白無力。幸好其發生概率較低但父嬰傳播的具體途徑尚有不同意見。


哺乳偶爾可通過嬰兒口腔、胃腸有炎症或細微破損的傷口而被HBV感染,但孕期做過核苷酸類似物阻斷、嬰兒出生後注射了免疫球蛋白和疫苗之後可望完全避免這種傳播。


臨床中來之二:聚餐、飲食等日常生活中會被HBV感染?


2.日常生活是否會造成HBV傳染:


知道了上述知識,即可明白家庭成員中乙型肝炎的相互感染一般不易形成,如日常生活中握手、共用辦公室工作、共用浴池、聚餐、呼吸同一區域的空氣等等,均不可能被HBV感染


臨床中來之二:聚餐、飲食等日常生活中會被HBV感染?


許多人後知後覺,一旦獲悉家中或親友中的某人患了乙型肝炎,才慌忙進行家庭生活用品的消毒或碗筷等飲食隔離,拋卻衛生、潔凈這一基本功能不說,僅僅對防控HBV感染而言,這其實是沒有必要的


此時家庭其他成員應該做的是及時去醫院化驗檢查乙肝五項,看看體內是否有足夠的抗-HBs抗體評價被波及情況,才是比較可取的亡羊補牢之法。


倘若發現乙肝五項全部為陰性,體內無抗體產生,就需要去全程接種三針乙肝疫苗,而體內一旦產生了抗體,任何時候也不怕感染了。尤其是發現母親患了乙肝後,家庭配偶、子女宜全部去做相應檢查


夫妻之間可不必驚恐,婚前未做相應檢查者,在長期的共同夫妻生活過程中,偶有發現一方患病並非個例,很多人此時才來醫院諮詢或戴安全套做性隔離。其實只要非母嬰傳播,成年後即使從來未接種過乙肝疫苗、體內無抗HBV抗體產生,對HBV感染亦有較好的抵禦能力。且唾液、精液、陰道分泌物這些體液所含病毒水平與傳播幾率遠遜色於血液這種危險形式的。許多時候對方體內的病毒含量可能處於不足以造成性傳播的低水平之內。



3.蚊蟲叮咬對HBV傳播的憂慮:


我國地大物博,很多省份有比較漫長的夏季,蚊蟲時常在身邊伴隨。因為HBV在0.04ml的微量血液就可造成傳播了,因此一些人擔心家庭聚會或聚餐時,被蚊蟲叮咬後,會把HBV這種討厭的玩意兒傳播給健康的自己。


臨床中來之二:聚餐、飲食等日常生活中會被HBV感染?


我們知道,蚊蟲叮咬僅局限在表皮肌膚,這些部位皮膚的血液較少,蚊蟲叮咬時通過喙注入含有抗凝作用的唾液,使血液變稀,利於其吸入更多,但其唾液中並不含有病毒,且吸血和注入唾液分屬於蚊蟲口器的兩個不同系統,不會邊吸邊吐,把已吸入的可能含有他人有害物質的血液注入進來。


已有實驗證明,HBV進入蚊體內後存活時間很短,僅數小時就會被消滅,可能與蚊蟲消化道中分泌的一種蛋白酶能夠降解HBV有關。


HBV是一種噬肝病毒,蚊蟲沒有肝臟,因而亦提示HBV不能在蚊蟲體內複製。有人在南寧市採集394批蚊蟲進行研究,發現14.5%的蚊蟲HBsAg陽性,但均為吸了血的蚊蟲,未吸血者均未測出。應用吸了HBV陽性人的血液的蚊子去叮咬猩猩和猴子,結果為都未感染成功。昆蟲學家還發現,蚊蟲吸血後並不馬上尋找下一個獵物,他們會停下來休息,等待消化吸入的血液


流行病學專家推測,如果蚊蟲能感染HBV,乙肝應像瘧疾、乙型腦炎一樣,在夏季蚊蟲孳生季節有發病高峰,但實際上乙肝發病並無明顯的季節性,且在熱帶蚊蟲密集地區生活的人群,乙型肝炎的發病率與北方寒帶並無差異。同理,HIV、HCV亦不會因蚊蟲叮咬而傳播。


臨床中來之二:聚餐、飲食等日常生活中會被HBV感染?


4.聚餐飲酒可否造成HBV傳染:


我國民間素有「寧可三日無肉,不可一夕無酒」之喻,由此可見飲酒在日常聚餐中也是一個十分常見的重要項目。由長期大量飲酒、酗酒引起酒精性肝病、肝硬化正在成為新的非病毒性肝病的重大來源。


飲酒與乙肝疫苗接種或抗體產生的負性影響亦逐漸受到臨床關注。但由聚餐共用酒杯導致HBV可能造成的隱匿性傳播尚未引起足夠重視。有研究發現,飲酒人群的HBV感染髮生率遠高於不飲酒的普通人群,尤其有猜拳行令習慣、喜好白酒、愛好聚餐、共飲共用酒杯者,乙型肝炎的感染率顯著高於獨酌和有固定酒友者。


之所以如此,推測其相關因素可能有:


長期飲酒者多有潛在性肝臟炎症改變,如酒精性肝炎、脂肪肝、代謝綜合征等,此種損害多數處在代償期,雖臨床化驗血液的生化指標處於正常範圍,但肝臟本身的免疫、解毒、白蛋白合成等功能已被削弱,抵抗能力下降,對乙肝疫苗的抗原提呈作用和免疫應答能力亦變差,對HBV的易感性增強;


臨床中來之二:聚餐、飲食等日常生活中會被HBV感染?


⑵ 由於長期共用酒杯飲酒,盛酒器皿與口唇接觸部位會遺留攜帶HBV者的少許唾液,存留此中的病毒可因此污染酒杯,多數酗酒者的上消化系統,如口腔、牙齦、食管、胃與十二指腸等部位有不同程度的糜爛、潰瘍、炎症或毛細血管受損的微細出血,HBV自共用的餐具通過唾液與這些受損部位接觸進入血液,潛移默化地感染他人。故目前大力提倡的分餐制、公碗公筷有利於減少此種感染風險。


需要提醒的是,上述途徑並非通常所說的消化道傳播,HBV一如痢疾、傷寒那樣通過污染食物或者飲水傳染的事例迄今尚未證實。


(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更多肝膽資訊,免費諮詢醫生,請關注「肝膽相照一家人」微信公眾號!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