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纏足與反纏足運動」,究竟是野蠻行為,還是女性對美的追求

4668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從「纏足的罪孽」開始,我們了解到了「纏足」,從蓮迷、蓮鞋、小腳,再到男性性心理的關聯,到晚清後期的反纏足運動,千百年來的發展,「纏足」亦是女性在封建社會當中,重要的組成部分。而纏足的終結,不僅僅是一個「從纏到解」的直線進程,而是一種普遍且複雜的現象,也必然要經歷纏了又放放了又纏的複雜過程,才能最終消逝。

「纏足與反纏足運動」,究竟是野蠻行為,還是女性對美的追求

(鴉片戰爭)

鴉片戰爭之後,大量外國人湧入中國,將所見所聞傳播回自己的祖國,再加上當時的攝影技術,以及X光片的應用,纏足的形象被顛覆,新的觀念把纏足,定義為一種野蠻的行為,從醫學、生理學角度,都否定了纏足。而「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這句話,僅僅是王的要求嗎?還是女性對於美、對於社會地位的追求,纏足究竟是一種野蠻行為或是一種負累,還是一種特權呢?

「纏足與反纏足運動」,究竟是野蠻行為,還是女性對美的追求

(小腳女人)

纏足

從12世紀——20世紀的數百年間,對於中國的一些婦女而言,這是她們必須要做的事情,纏足有許多種方式,各地區、村落,都有其獨特的纏法、儀式和鞋式,叫法也分為纏足、綁腳、紮腳、小腳等,在數千年來,纏足在每個時期,都包含著特殊的意義。

心理學家弗羅伊德的性心理分析,認為纏足是男人把閹割焦慮,投射到女人身上的一種表現,孩子找不到「母親的陰莖」,而把心思投注到作為替代品的身體部分,比如腳、鞋、發,並且賦予其情慾化的意義,纏足也象徵著對女性的閹割。

「纏足與反纏足運動」,究竟是野蠻行為,還是女性對美的追求

(弗洛伊德)

也有人認為,「纏足」是一種「炫耀性消費」,在古代社會,階級制度嚴明,在一些有閑階級的女子,被要求用用「嬌小的手足、纖細的腰身」,成為一種金錢和力量的證明,其實不僅僅是在中國,西方文化中的束腰,有著同樣的作用。

纏足雖不在,但又無所不在

從「反纏足運動」至今,人們對於纏足的看法,大多都為「罪孽」,認為小腳是封建帝制壓迫婦女、漠視人權、蠻橫專制的存在,婦女千百年來被壓迫的歷史,使得她們根本無法拯救自己,但在查腳隊檢查離開後,有一部分婦女就又纏起腳來,纏了放放了纏的反覆拉扯,難道真的能說,婦女被壓迫太久,無法給自己自由了嗎?

「纏足與反纏足運動」,究竟是野蠻行為,還是女性對美的追求

其實從另一個定義來說,纏足是女性對於美和社會地位的追求,就拿「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來說,楚王喜歡細腰女子,並無下令要求所有女子都為細腰,但宮中女性卻為迎合楚王審美,通過節食來達到細腰的目的。

而在封建帝制的某些時代,女性纏足是身份地位的象徵,以及為迎合上位者的喜好而做,就算是在明清鼎盛時期,也並不是人人纏足,也並不是說解開就能解開的,在時間、感情和時尚之間,多次徘徊、游移和擺盪,這就是纏足的特色,婦女曾被壓迫,但並不能完全的說,纏足就是婦女被壓迫的見證。

「纏足與反纏足運動」,究竟是野蠻行為,還是女性對美的追求

清朝小腳女人)

清初到晚晴的「反纏足」

嚴格的來說,宋代的車若水等人,也都曾基於審美,或者對婦女的同情,對纏足一事有過非議,我們熟悉在滿族人入關後實行剃髮易服,實際上當時滿族人頒布了三道政令,剩下這個就是禁纏足,但直到1811年清朝滅亡,漢人女子仍舊保留「三寸金蓮」,也印證了禁纏足的難辦。

在鴉片戰爭前後,在傳教士當中,已經有了反纏足言論,當時的美國傳教士衛三畏在傳教的過程中,把纏足婦女稱為「社會惡習犧牲品的小腳婦女」,鴉片戰爭結束後,更多的西方傳教士,開始反對婦女川足,他們而認為,這是一種野蠻的風俗。

「纏足與反纏足運動」,究竟是野蠻行為,還是女性對美的追求

(清朝小腳女人)

因為早期來華的傳教士,大部分都是醫學傳教士,所以早期的反纏足,也都是從醫學角度,分析纏足對女性身體造成的影響,到了19世紀80年代以後,傳教士們,普遍從生理以及生育方面,來論述纏足的危害性,到了19世紀後期,傳教士們從醫學、政治等方面反纏足的言論,已經開始逐漸影響了一部分中國人。

結語

可以肯定的是,纏足之害無窮,但纏足是否是封建帝制對婦女的壓迫,其實並不盡然,纏足是一種野蠻的風俗,還是女性對於美的追求,也並不是絕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