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經典《戰國策》之韓策導讀第二講:五國約而攻秦

4755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韓國,先秦諸侯國,是戰國七雄之一,與魏國、趙國合稱三晉,國君為姬姓韓氏,是晉國大夫韓武子的後代。公元前453年,晉國的韓、趙、魏三家大夫滅智伯荀瑤,瓜分晉地,是為晉陽之戰。公元前403年,韓、趙、魏三家大夫得到周威烈王的承認,正式位列於諸侯,韓國建立,建都於陽翟。公元前375年,韓哀侯滅鄭國,遷都新鄭。前325年魏惠王與韓宣惠王在巫沙會面,並尊為王。前230年韓國被秦國所滅,舊地置潁川郡。韓國以其著名的兵器——弩,為各國所畏懼。所謂「天下之強弓勁弩皆從韓出」,韓國的弩能射800米之外,「遠者括蔽洞胸,近者鏑弇心」。除此以外,韓國的劍也異常鋒利,皆「陸斷牛馬,水截鵠雁」,「當敵則斬堅甲鐵幕」。韓國國勢最強是韓昭侯在位時。他用法家的申不害為相,內政修明,韓國成小康之治。由於地處中原,韓國被魏國、齊國、楚國和秦國包圍, 所以完全沒有發展的空間,國土也是七國之中最小的一個,使公元前230年,韓國成為山東六國中第一個被秦所滅的諸侯國。國學經典《戰國策》之韓策導讀第二講:五國約而攻秦

五國約而攻秦:

五國約而攻秦,楚王為從長,不能傷秦,兵罷而留於成皋。魏順謂市丘君曰:「五國罷,必攻市丘,以償兵費。君資臣,臣請為君止天下之攻市丘。」市丘君曰:「善。」因遣之。魏順南見楚王曰:「王約五國而西伐秦,不能傷秦,天下且以是輕王而重秦,故王胡不卜交乎?」楚王曰:「奈何?」魏順曰:「天下罷,必攻市丘以償兵費。王令之匆攻市丘。五國重王,且聽王之言而不攻市丘;不重王,且反王之言而攻市丘。然則王之輕重必明矣。」故楚王卜交而市丘存。

譯】趙、楚、魏、燕、韓五國結盟進攻秦國,楚考烈王為盟主,但是沒能擊潰秦國,六國聯軍於是停戰,駐紮在成皋。魏順對市丘的長官說:「五國收兵之後必然會攻打市丘,以此來彌補軍費。您如果資助我,我願意替您阻止諸侯進攻市丘。」市丘的長官就說:「好吧。」於是派遣他到楚國去。魏順南下拜見楚考烈王說:「大王邀集五國軍隊西攻秦國,卻無功而返,天下人將因此看輕大王而尊重秦國,那麼大王為什麼不測驗一下諸侯對您的態度呢?」楚王說:「如何辦呢?」魏順說:「此次戰爭停止之後,五國必然進攻市丘以補償戰爭中的損失。大王何不命令他們不要進攻市丘。五國如果尊重您,就會聽從命令,不進犯市丘;如果他們不尊重您,就會違背大王的命令而進攻市丘。這樣一來,大王聲威的輕重必然可以看得分明了。」楚王照此行動以測驗五國的態度,而市丘也就因此保住了。

國學經典《戰國策》之韓策導讀第二講:五國約而攻秦

鄭彊載八百金入秦:

鄭彊載八百金入秦,請以伐韓。泠向謂鄭強曰:「公以八百金請伐人之與國,秦必不聽公。公不如令秦王疑公叔。」鄭彊曰:「何如?」曰:「公叔之攻楚也,以幾瑟之存焉,故言先楚也。今已令楚王奉幾瑟以車百乘居陽翟,令昭獻轉而與之處,旬有餘,彼已覺。而幾瑟,公叔之讎也;而昭獻,公叔之人也。秦王聞之,必疑公叔為楚也。」

譯】鄭彊車載八百金進入秦國,請求秦國討伐韓國。冷向對鄭強說:「您用八百金請求秦國討伐它自己的盟國,秦國一定不會聽從您。您不如讓秦王懷疑公叔。」鄭彊說:「怎麼做呢?」冷向說:「公叔進攻楚國,是因為幾瑟在楚國,所以他主張首先進攻楚國。現在已經讓楚王用百輛車子送幾瑟回到陽翟,再讓昭獻迴轉陽翟與幾瑟住在一起,十多天之後,公叔雖已察覺為時已晚。幾瑟是公叔的仇人;昭獻是公叔的朋友。秦王聽說此事,一定懷疑公叔幫助楚國。」

國學經典《戰國策》之韓策導讀第二講:五國約而攻秦

鄭彊之走張儀於秦:

鄭彊之走張儀於秦,曰儀之使者,必之楚矣。故謂大宰曰:「公留儀之使者,彊請西圖儀於秦。」故因而請秦王曰:「張儀使人致上庸之地,故使使臣再拜謁秦王。」秦王怒,張儀走。

譯】鄭彊是這樣從秦國趕走張儀的,首先揚言張儀的使者一定會到楚國去。因此又對楚國太宰說:「您留住張儀的使者,我請求西去秦國圖謀張儀。」為此鄭西去秦國求見秦王說:「張儀派人向楚國獻上上庸之地,所以楚王派使臣我兩次拜見大王。」秦王大怒,張儀於是逃跑了。

國學經典《戰國策》之韓策導讀第二講:五國約而攻秦

宜陽之役:

宜陽之役,楊達謂公孫顯曰:「請為公以五萬攻西周,得之,是以九鼎印甘茂也。不然,秦攻西周,天下惡之,其救韓必疾,則茂事敗矣。」

【譯】在秦國進行宜陽戰役的時候,楊達對公孫顯說:「請讓我為您率領五萬軍隊去攻打西周,攻取了,這就可以用得到九鼎的功勞抑制甘茂。不這樣,秦國攻打西周,天下諸侯一定會憎惡這種事,他們一定會加緊援救韓國,那麼甘茂攻韓之事一定會失敗的。」

國學經典《戰國策》之韓策導讀第二講:五國約而攻秦

秦圍宜陽:

秦圍宜陽,游騰謂公仲曰:「公何不與趙藺、離石、祁,以質許地,則樓緩必敗矣。收韓、趙之兵以臨魏,樓鼻必敗矣。韓為一。魏必倍矣,甘茂必敗矣。以成陽資翟強於齊,楚必敗之。須秦必敗,秦失魏,宜陽必不拔矣。」

【譯】秦軍圍困了宜陽,游騰對韓公仲說:「您為什麼不把菌、離石、祁等地歸還趙國,用得到趙國人質為條件,答應給趙國土地,那麼樓緩一定會失敗了。集結韓國、趙囤的軍隊進逼魏國,樓鼻一定會失敗。韓國、趙國聯合在一起,魏國必然會背棄秦國,甘茂一定會失敗。用奉送成陽之地給齊國的辦法在齊國資助翟強,楚國一定會失敗。等到秦國遭到失敗的時候,秦國就失去了魏國的支持,宜陽一定不會被攻下的。」

國學經典《戰國策》之韓策導讀第二講:五國約而攻秦

公仲以宜陽之故仇甘茂:

公仲以宜陽之故,仇甘茂。其後,秦歸武遂於韓,已而,秦王固疑甘茂之以武遂解於公仲也。杜赫為公仲謂秦王曰:「明也願因茂以事王。」秦王大怒於甘茂,故樗里疾大說杜聊。

【譯】韓公仲因為宜陽之戰的緣故仇視甘茂。在這之後,秦國把武遂歸還給了韓國。事隔不久,秦王自然懷疑到甘茂想用歸還武遂來解除同公仲的仇怨。杜聊趁機為公仲對秦王說:「公仲希望通過甘茂來侍奉大王。」秦王對甘茂十分惱怒,因此里疾十分讚賞杜聊。

國學經典《戰國策》之韓策導讀第二講:五國約而攻秦

秦韓戰於濁澤:

秦、韓戰於濁澤,韓氏急。公仲明謂韓王曰:「與國不可恃。今秦之心欲伐楚,王不如因張儀為和於秦,賂之以一名都,與之伐楚。此以一易二之計也。」韓王曰:「善。」乃儆公仲之行,將西講於秦。楚王聞之大怒,召陳軫而告之。陳軫曰:「秦之欲伐我久矣,今又得韓之名都一而具甲,秦、韓並兵南鄉,此秦所以廟祠而求也。今已得之矣,楚國必伐矣。王聽臣,為之儆四境之內,選師,言救韓,令戰車滿道路;發信臣,多其車,重其幣,使信王之救己也。縱韓為不能聽我,韓必德王也,必不為雁行以來。是秦、韓不和,兵雖至,楚國不大病矣。為能聽我絕和於秦,秦必大怒,以厚怨於韓。韓得楚救,必輕秦。輕秦,其應秦必不敬。是我困秦、韓之兵,而免楚國之患也。」楚王大說,乃儆四境之內選師,言救韓,發信臣,多其車,重其幣。謂韓王曰:「敝邑雖小,已悉起之矣。願大國遂肆意於秦,敝邑將以楚殉韓。」韓王大說,乃止公仲。公仲曰:「不可,夫以實告我者,秦也;以虛名救我者,楚也。恃楚之虛名,輕絕強秦之敵,必為天下笑矣。且楚、韓非兄弟之國也,又非素約而謀伐秦矣。秦欲伐楚,楚因以起師言救韓,此必陳軫之謀也。且王以使人報於秦矣,今弗行,是欺秦也。夫輕強秦之禍,而信楚之謀臣,王必悔之矣。」韓王弗聽,遂絕和於秦。秦果大怒,興師與韓氏戰於岸門,楚救不至,韓氏大敗。韓氏之兵非削弱也,民非蒙愚也,兵為秦禽,智為楚笑,過聽於陳偵,失計於韓明也。

【譯】秦韓兩國在濁澤交戰,韓國告急。公仲朋對韓王說:「盟國不能依靠。現在秦國的意圖是要攻打楚國,大王不如通過張儀同秦國講和,送給它一座大城市,同秦國一起攻打楚國。這是以一換二的計策。」韓王說:「好。」於是就為公仲朋出行做準備,將到西方同秦國講和。楚王聽此消息,大為恐慌,馬上召見陳軫。陳軫說:「秦國想攻伐我國已經很久了,如今又得到韓國一座大城市,其財賦可以增加兵餉,秦韓兩國合兵向南,秦國多年夢寐以求的事今天已經實現了,楚國必然會被進攻。大王要聽從我的意見:在全國實行戒嚴,挑選軍隊聲言援救韓國,讓戰車布滿道路,派遣使者,增加使者的車輛,加重使者的聘禮,使韓國相信大王是在救它。韓國如果不能聽從我們,一定會感激大王,絕不會聯兵而來。這樣秦韓兩國不和,秦兵雖然來到,楚國不會遭受大的損失。韓國如果能夠聽從我們,同秦國決裂,秦國必然大怒,因而痛恨韓國。韓國得到楚國的援救,一定會輕視秦國;輕視秦國,它應付秦國一定不恭敬。這樣我們便可以使秦韓兩國的軍隊疲憊不堪,從而解除楚國的憂患。」楚王非常高興,便在全國範圍內實行戒嚴,挑選軍隊聲言援救韓國,派遣使者,增加使者的車輛,加重使者的聘禮。讓使者對韓王說:「敝國雖小,已經全部動員起來了,希望貴國隨心所欲地對付秦國,敝國為韓國將不惜犧牲一切地進行幫助。」韓王十分高興,便停止公仲朋使秦。公仲朋說:「不行。採取行動使我們吃苦頭的是秦國,用虛假的名義來援救我們的是楚國。倚仗楚國的虛名,輕易停止同強秦這樣的敵人講和,一定會被天下人恥笑了。何況楚韓兩國不是兄弟國家,又不是預先約定共謀攻打秦國的,情況是秦國要攻打楚國,楚國這才發兵聲言援救韓國的,這一定是陳軫的陰謀。再說大王已經派人通知秦國了,如今使者不去,是欺騙秦國。忽視強秦的災禍,卻聽信楚國的謀臣,大王一定要後悔的了。」韓王不聽從,就同秦國停止講和。秦國果然大怒,發兵與韓國交戰於岸門。楚國的救兵不到,韓國大敗。韓國的軍隊並不弱小,人民並不愚昧,可是軍隊被秦國俘獲,謀略被楚國恥笑,是因為錯誤地聽信了陳,沒有採納公仲朋的計策啊。

國學經典《戰國策》之韓策導讀第二講:五國約而攻秦

顏率見公仲:

顏率見公仲,公仲不見。顏率謂公仲之謁者曰:「公仲必以率為陽也,故不見率也。公仲好內,率曰好士;仲嗇於財,率曰散施;公仲無行,率曰好義。自今以來,率且正言之而已矣。」公仲之謁者以告公仲,公仲遽起而見之。

【譯】顏率拜見公仲,公仲沒有接見。顏率對公仲的傳達官說:「公仲一定認為我華而不實,所以不接見我。公仲好色,而我卻說自己好士;公仲對錢財吝嗇,而我卻說自己博散好施s公仲沒有確定的行為準則,而我卻說自己崇尚正義。從今以後,我將直言不諱評價他的行為了。」公仲的傳達官把這事告訴了公仲,公仲急忙超身接見顏率。

國學經典《戰國策》之韓策導讀第二講:五國約而攻秦

韓公仲謂向壽:

韓公仲謂向壽曰:「禽困覆車。公破韓,辱公仲,公仲收國復事秦,自以為必可以封。今公與楚解,中封小令尹以桂陽。秦、楚合,復攻韓,韓必亡。公仲躬率其私徒以斗於秦,願公之熟計之也。」向壽曰:「吾合秦、楚,非以當韓也,子為我謁之。」公仲曰:「秦、韓之交可合也。」對曰:「願有復於公。諺曰:『貴其所以貴者貴。』今王之愛習公也,不如公孫郝;其知能公也,不如甘茂。今二人者,皆不得親於事矣,而公獨與王主斷於國者,彼有以失之也。公孫郝黨於韓,而甘茂黨於魏,故王不信也。今秦、楚爭強,而公黨於楚,是與公孫郝、甘茂同道也。公何以異之?人皆言楚之多變也,而公必之,是自為貴也。公不如與王謀其變也,善韓以備之,若此,則無禍也。韓氏先以國從公孫郝,而後委國於甘茂,是韓,公之仇也。今公言善韓以備楚,是外舉不辟仇也。」向壽曰:「吾甚欲韓合。」對曰:「甘茂許公仲以武遂,反宜陽之民,今公徒令收之,甚難。」向子曰:「然則奈何?武遂終不可得已。」對曰:「公何不以秦為韓求穎川於楚,此乃韓之寄地也。公求而得之,是令行於楚而以其地德韓也。公求而弗得,是韓、楚之怨不解,而交走秦也。秦、楚爭強,而公過楚以攻韓,此利於秦。」向子曰:「奈何?」對曰:「此善事也。甘茂欲以魏取齊,公孫郝欲以韓取齊,今公取宜陽以為功,收楚、韓以安之,而誅齊、魏之罪,是以公孫郝、甘茂之無事也。」

【譯】公仲派人對向壽說:「野獸被圍困也能撞翻獵人的車。您攻破了韓國,侮辱了公仲,公仲收拾了韓國的殘局又重新來侍奉秦國,他自認為一定可以得到秦國的封賞。現在您使秦、楚和解,使楚王在國內把秦地杜陽封賞給小令尹。秦國、楚國聯合起來,再次攻打韓國,韓國一定會滅亡了。公仲將親自率領自己的黨徒到秦國來拚命,希望您仔細考慮一下。」向壽說:「我把秦國、楚國聯合起來,並不是想以此來對付韓國,您替我告訴公仲,說秦、韓的邦交可以締結了。」使者回答說:「有些話希望再對您說一說。諺語說:『尊重別人所尊重的,就受人尊重。』現在秦王親近您,比不上親近公孫郝;他信任您,比不上信任甘茂。如今這兩個人都不能接近國事,而惟獨您能同秦王決斷國事,這是因為他們有過失。公孫郝同韓國親近,而甘茂同魏國親近,所以秦王不信任他們。當今秦、楚爭霸,而您卻同楚國親近,這與公孫郝、甘茂走的是同一條道路。您用什麼表現出與他們不同呢?人們都說楚國多變,而您卻一定要幫助它,這是要自求富貴。您不如和秦王謀劃應付楚國的多變,善待韓國防範楚國,如此,就沒有禍患了。韓國先是把國家政事交給了公孫郝,而後又把國家政事委託給了甘茂,這樣韓國才成了您的仇敵。現在您聲言親善韓國來防範楚國,這是推舉外賢而不迴避仇敵的舉動。」向壽說:「我很想同韓國和好。」使者通答說:「甘茂答應公仲歸還韓國的武遂,讓宜陽的百姓返回家圈,如今您平自收回武遂,想同韓國和好很難啊。」向壽說:「那麼怎麼辦呢?武遂難道永遠不能收回了嗎?」使者回答說:「您為什麼不憑藉秦國的力量替韓國向楚國求取潁川?這本是韓國的寄地,您一旦求得,這就使您的命令能在楚國得以執行,並且用楚國的土地使韓國感激您的恩德。您如果不能求得,這樣韓國、楚國的怨仇就不能化解,它們就會競相投靠秦國。秦國、楚國爭霸,您指責楚國,拉攏韓國,這會對秦國有利。」向壽說:「怎麼辦呢?」使者回答說:「這是件好事。甘茂想依靠魏國攻取齊地,公孫郝也想依靠韓國奪取齊地,現在您把奪取宜陽作為戰功,拉攏楚國、韓國安撫它們,並且聲討齊國、魏國的罪過,因此公孫郝、甘茂就將失去權勢。

國學經典《戰國策》之韓策導讀第二講:五國約而攻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