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2254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一、沮渠的由來

東晉時期,淮河以北成為各民族角逐的戰場。亂世出英雄,在廣袤的北方大地上,時勢滄桑,變化無常,無數豪傑爭相湧現。

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河西走廊地區,一位出身於微小族群,卻在中華歷史上留得一席之地的英雄出現了,此人就是北涼國主沮渠蒙遜

從沮渠蒙遜這個名字就可看出此人非漢族。事實上沮渠蒙遜不僅非漢,而且他的族也不繁榮,是偏距涼州一帶名不見經傳的小族,這個族沒有明確的名字,只因起源於甘肅臨松黑水上游。水經注中說:「水黑曰盧」,因此沮渠的族人就被以盧水族為名。

據考證,盧水族是東漢時期,河西走廊一帶融合了匈奴、羌、小月氏等血統的混合族群。

在黑水上游,有一條支流叫沮渠水,於是,生活在這裡的盧水部族就取姓氏沮渠。

二、創業之初的和諧

前秦王苻堅淝水失敗後為手下將領姚萇所殺,他的大將呂光在征伐西域的凱旋途中得知這個消息,乾脆就地建立了一個後涼國。後涼國涵蓋了今日銀川和蘭州以西的河西走廊和新疆大部,疆域遼闊,算得上一個大國。


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沮渠氏皆為前秦王苻堅效力,也都在呂光麾下為官,其中一位叫沮渠羅仇的,是呂光的尚書。呂光立國之後對異族疑心頗重,一次敗仗之後便委過於羅仇,將羅仇誅殺,還連帶誅殺了萬餘名沮渠族人,搞得沮渠氏人人自危,和呂光走上了對抗。

沮渠羅仇的侄子沮渠蒙遜最先起事,他殺了呂光的中田護軍和臨松縣令,領一萬餘宗族部落子弟組成的軍隊造反,結果初戰為呂光之子呂纂所敗,損失了數千人馬,帶著殘部落荒而逃。好在這支軍隊都是宗族,凝聚力較強,沮渠蒙遜領著大家在深山忍飢挨餓,和呂光部打游擊。

可是打游擊並不是辦法,如果長期下去,沮渠蒙遜的部隊遲早會垮。

天無絕人之路,在沮渠蒙遜一籌莫展之時,他得到消息,他的從兄沮渠男成擁立建康(今酒泉)太守段業脫離呂光獨立了。黑暗中的沮渠蒙遜恍然見到了光明,他領兵往建康投靠。


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沮渠男成也是沮渠羅仇的侄兒。沮渠羅仇被呂光殺後,沮渠男成沒有大張旗鼓地公開和呂光交戰,而是帶著一萬名部族悄悄運動到建康(今酒泉)城下,以圍城方式逼迫太守段業脫離呂光獨立。

段業本是家住洛陽地區的漢人,是前涼的官員,後來前涼被苻堅所滅,他也就成了前秦的人。段業承襲了晉以來的名士傳統,酷愛儒家文化,又相信玄學,也想做一番大事業,當沮渠男成過來說要擁立他,他就半推半就地答應了。

段業和沮渠男成二人雖然獨立,可是感覺實力不夠大,一直害怕呂光大軍前來圍剿。沮渠蒙遜的到來恰逢其時,三人會師,人馬增加了一倍,對急需擴充實力的段業政權來說,真是天大的利好。

而對沮渠蒙遜來說,更如見到了組織一般,要垮的隊伍有了容身之處,無疑是一次重生。

於是,在歷史上留有一席之地的北涼國,在三人不經意的合作下,應運而生。


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段業,沮渠男成、沮渠蒙遜三人有了明確的組織架構。老大是段業,擔任「持節、大都督、龍驤大將軍、涼州牧、建康公」,老二是沮渠男成,負責所有的軍國大事,「輔國將軍,委以軍國之任」,老三是沮渠蒙遜,擔任「張掖太守」。

張掖在建康以西,和呂光的都城姑臧對峙,因此沮渠蒙遜擔負阻止呂光軍西進的責任。

三人的合作,相互配合非常不錯。

段業要求打西郡。西郡就是今日的永昌,距離呂光的都城姑臧非常近。段業的建議沒有獲得在場文武的支持,只有沮渠蒙遜贊成:「此郡據嶺之要,不可不取。

沮渠蒙遜的支持讓段業很高興,因為打仗由沮渠蒙遜負責,他的支持對段業很重要。

西郡在祁連山北,屬於山地,比鄰一條寬闊的西大河,是河西的母親河,地形地理不利於騎兵作戰,而蒙遜部恰恰就是騎兵。


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沮渠蒙遜到了西郡城下,他並不擺開攻城陣勢,而是命令在西大河和西郡城之間開鑿水渠,將西大河水引入城內。一時間,滔滔河水湧入西郡,將城內變成澤國,軍民被淹死無數,守軍不戰自潰,太守呂純做了俘虜。

未傷一兵一卒就拿了易守難攻的西郡,蒙遜威名大震,也使得人心歸附,四鄰仰慕。不久,晉昌(今安西)和敦煌兩城主動歸降,這兩城人多糧足,使得段業管轄的面積擴張了近一半,國庫也更加充足。

段業沒有忘記蒙遜的功勞,封他為臨池侯。

這時,段業,男成和蒙遜三人的合作順風順水,三人關係也進入了蜜月期。

三、兩次事件後,關係變得微妙

段業,男成和蒙遜三人的事業蒸蒸日上,給四鄰帶來了壓力,最直接的表現就是不戰而屈人之兵。


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準備攻打張掖城的呂光部將領呂弘害怕了,決定放棄攻打張掖往回撤。

段業立刻召開軍事會議,他要求追殲呂弘。這時,所有文武都贊成,唯有沮渠蒙遜反對。

蒙遜說:「歸師勿遏,窮寇弗追,此兵家之戎也。不如縱之,以為後圖。」蒙遜本人對漢文化很精通,也是深諳兵法的人,他認為窮寇勿追。

談兵法,段業不會輸給蒙遜,他說:「一日縱敵,悔將無及。」段業認為宜將勝勇追窮寇。這次,段業並沒有命令蒙遜去追,而是他親自出馬,他要以軍功來證明他文武全才。

段業本打算只帶5千軍去追擊,男成擔心他有失,因此強行給了他2萬兵。蒙遜也擔心段業有失,帶了1萬兵跟在後面。

結果不出蒙遜所料,段業被呂弘殺得打敗,幸虧蒙遜相救,否則段業能否活著都難說。


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段業很感謝蒙遜,他把蒙遜比作張良:「孤不能用子房之言,以至於此!

這一次失敗讓段業清醒了,他也看出和呂光鬥爭的長期性,為了有更可靠的屏障,他打算在和呂光邊界接壤的地方修一座新城,新城建成後取名西安。

西安城需要一名太守,段業要用自己的親信將領臧莫孩為太守,蒙遜不贊成:「莫孩勇而無謀,知進忘退,所謂為之築冢,非築城也。」蒙遜的意思很明確,太守是軍政一把手的職位,臧莫孩是莽夫,去就是死。

段業不聽,結果臧莫孩走馬上任不久就為他們的老對手呂篡所敗。

兩次事件都證明了段業的錯誤和蒙遜的正確,於是,兩人的關係變得微妙。

蒙遜開始收斂鋒芒,躲著段業。「蒙遜懼業不能容己,每匿智以避之。


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而段業也認為蒙遜太厲害,希望遠離他的氣場。「憚蒙遜雄武,微欲遠之。

這種微妙關係,只段業和蒙遜心裡有數,即便男成都看不出來。

四、雙方的微妙,使得其中一方採取措施

段業門下有個侍郎名叫馬權,此人才華出眾,「武略過人」,而且有一股傲氣「雋爽有逸氣」。段業就免了蒙遜的張掖太守,而用馬權做了張掖太守。段業用馬權,自然是要培養他,而且處處為馬權背書,「甚見親重」。

馬權開始小人得志起來,以為自己有段業支持就忘了天高地厚,對蒙遜非但不尊重,還仗著段業的支持欺負蒙遜,「每輕陵蒙遜」。


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對蒙遜來說,一個小小的門下侍郎,佔了自己職位的人還老欺負自己,他自然不能讓馬權得了便宜,他對段業悄悄說:「天下不足慮,惟當憂馬權耳。」意思是取天下都容易,可是馬權太厲害,沒人能比得過他。

結果,段業居然殺了馬權。

段業殺馬權一事,坐實了蒙遜對段業的認識:段業是不容人的人。

五、一番計謀之後成為北涼主

蒙遜看清了段業後,他對男成說:「段業愚暗,不是一個可以濟亂的人,而且還聽信讒言,是非不明。」之後又說:「我怕的就是馬權,現在馬權死了,我想除掉段業,擁你上位如何?」

段業信讒愛佞,無鑒斷之明。所憚惟索嗣、馬權,今皆死矣,蒙遜欲除業以奉兄何如?

男成不同意,他的理由很簡單:「當初是我把他拉下水,而且我們現在的關係不錯,像魚水一樣,人家對我們不薄,我們背叛他不祥。」


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蒙遜見男成不支持自己,又害怕段業對自己不利,就想出去避禍,他申請到新城西安去做太守。段業也看出蒙遜胸有大志,擔心他在建康搞政變,因此也願意他去西安,對蒙遜的請求欣然應允。

臨行前,蒙遜約男成一同去蘭門山祭祀,之後又讓自己手下的司馬偷偷跑去告訴段業,說男成要謀反,謀反前要去求祭蘭門山。

段業在蒙遜和男成約好的那一天去蘭門山,果然見男成在。段業當即將男成拿下並讓男成自殺。

男成說:「謀反的是沮渠蒙遜,他清楚有我在,部族不會跟他造反,所以誣告我。現在我們可以將計就計,先散布我死的消息,蒙遜必定反,然後我親自討伐他,一定可以滅了他。」

段業根本不信,於是男成死了。

男成一死,蒙遜就反了,他對他的部眾說:「沮渠男成被段業殺害了,我們要為他報仇。段業聽信讒言,陷害忠良,我不能讓你們遭到塗炭。」由於男成在部族中素有「恩信」,於是,大家跟著蒙遜反了。


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蒙遜起兵得到了大家的擁護,連段業的舊部也不斷來歸附,最終蒙遜活捉了段業。

段業請求說:「現在我什麼也不要了,只希望能讓我回老家,我就想和我的妻子兒女團圓。」

段業忘了,他活著,男成死的秘密遲早會泄露,因此,蒙遜無論如何不能留他。於是,段業被殺死了。

段業死後,他的所有軍隊和文武都被蒙遜全盤接收,於是,蒙遜代替了段業。

蒙遜取代段業後,開始展現出他的雄才大略,他聯合後秦和南涼滅了後涼,之後又奪了南涼國都姑臧(今武威),然後這裡建都,自稱河西王。

六、對蒙遜成為北涼國主的評價

蒙遜設計殺自己的從兄男成,又殺段業奪得北涼君主,其手段為人不齒。可是,仔細分析,整個事變的始作俑者並非蒙遜。

1、最初以避自保


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晉書》中對段業的評價,是一個腐儒,「無他權略,威禁不行,群下擅命。」正如蒙遜所說:「愚暗,非濟亂之才。」這樣的人在亂世,還成為一方諸侯,無疑是「德不配位」,對他本人不是好事,還會將他的手下人帶入災難。

對雄才大略的蒙遜來說,段業本「愚暗,非濟亂之才」,為了自保,蒙遜最初採取的手段是「匿智以避之」。

2、之後躲無處躲

蒙遜的「」並沒有讓段業止步,相反段業開始想著收拾蒙遜,他撤了蒙遜張掖太守,讓蒙遜去小城臨池,之後安排自己的親信馬權去做張掖太守。而馬權又仗著段業的支持,總是「輕陵蒙遜」,可想而知受小人欺的蒙遜是多麼鬱悶,可是蒙遜偏偏又是有韜略的人。於是,蒙遜略施小計,對段業說:「天下不足慮,惟當憂馬權耳。

如果段業稍有心胸,即便把蒙遜的話當回事,也不至於殺馬權,可是段業竟然殺了馬權。


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被段業「」的蒙遜看得很清楚,因為一句話就殺近臣,那麼他自己下場就可見了。

馬權的死激起了蒙遜的反抗,他先找男成談殺段業的事,因為男成在部族中有「恩信」。沒有男成的支持,蒙遜成不了事。

3、被逼坐上君主座

當蒙遜找男成把話說開,男成就只有一個選擇,即支持蒙遜,可是男成拒絕了。

男成的拒絕,讓蒙遜有了雙重的害怕,他本來是害怕段業,現在還加上了男成,他害怕被男成出賣。


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在蒙遜的心裡,他和男成、段業已經成了不共戴天。於是,他設計殺了男成,再起兵殺了段業,然後自己成了北涼君主。

4、最終評價標準

要論蒙遜獲得北涼國主的手段是否正當,有一個最終評價標準,即是否有利於百姓的幸福。

段業沒有能力管理部下,而且本人喜歡「卜、讖記、巫、征祥」,這樣的人不是一個好管理者,史書評價他「為奸佞所誤」。

相比段業而言,蒙遜是一個不錯的君主,他輕搖賦稅,重視教育,嚴明綱紀,使得他治下的北涼「文武咸悅,百姓歡樂,政通人和。


沮渠蒙遜是如何成為北涼國主的?對他的行為該如何評價?

蒙遜做的這一切,段業是不可能做到的。因此,蒙遜成為北涼君主,用一句普通而又不普通的話說,是歷史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