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起爐灶CEO變董事長,為什麼連王莽也不行

3158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王莽為西漢外戚王氏家族的重要成員,其人謙恭儉讓,禮賢下士,在朝野素有威名。西漢末年,社會矛盾空前激化,王莽被朝野視為能挽危局的不二人選,被看作是"周公再世",位列三公之首。按今天商業管理的術語來說,就是西漢末年時期的CEO,權傾朝野。

公元8年12月,覺得做CEO不過癮的王莽,認為當時的社會亂象必須通過改朝換代才能徹底根除,於是一不做二不做,代漢建新,建元"始建國",即新始祖,也稱建興帝或新帝,成為新朝的董事長,天下大權執掌一人之手,不再擔心受人掣肘,宣布推行新政,史稱"王莽改制"。

可惜,雄心勃勃的王莽董事長,一心想蕩滌當時社會陋習,恢復古制,沒想到想與做之間,CEO與董事長之間隔了一條難以逾越的鴻溝,卓越的CEO並不一定是一位合格的董事長,王莽統治的末期,天下大亂,新莽地皇四年,更始軍攻入長安,王莽死於亂軍之中,新朝滅亡,使之成為中國歷史上很短命的朝代之一。

另起爐灶CEO變董事長 為什麼連王莽也不行

另起爐灶的王莽,當CEO時被人們譽為「周公再世」,天下無倆,如此卓越的CEO,為什麼一當上董事長,便就從萬民擁戴崩落到了萬人唾棄,以至身首異處呢?這其中的奧秘,到底有什麼地方值得今天的商業經營者反思與借鑒呢?

今天,我們撇開歷史成因不談,僅僅只是站在商業企業治理的角度上出發,把新朝比作一家商業帝國,以王莽作為董事長為故事藍本,全面剖析一家原本欣欣向榮的公司,為何在董事長王莽的高歌猛進、快馬加鞭謀發展的方向下,公司戛然落幕,留下千古一嘆?

我們刨根問底,探究王莽在施政綱領方面的失策之處,為他尋找到新政失敗的根源。藉此,我們也可從中反思學習,作為一名董事長或CEO,我們最應該注意的地方是什麼?董事長與CEO之間到底有什麼本質的商業職能差異,或者說天賦要求。還有,我們也可以一定探尋,董事長與CEO各自成功的核心密碼是什麼?

接下來,我分二個章節,展開追問,剖析王莽董事長失敗的因素是什麼,同時提供借鑒,什麼才是董事長與CEO之間的成功密碼:

一、王莽董事長敗在哪?

二、董事長與CEO的成功密碼是什麼?

另起爐灶CEO變董事長,為什麼連王莽也不行

◎ 王莽董事長敗在哪?

王莽董事長壯志要酬,改弦易幟,便迫不及待將大政方針和盤托出。要知道,後人雖然說王莽篡漢,但在當時,王莽是在朝野的廣泛支持,幾乎是萬民歸心的情況下,登上皇帝(董事長)權位的,可以說開創了中國歷史上通過禪讓作皇帝(董事長)的先河。

俗話說:「萬事難開頭」、「好的開頭等於成功的一半」。但令人遺憾的是,開局順心順意的王莽董事長,居然將一手好牌打爛,15年間,從萬眾稱頌到群雄揭竿,身首異處,江山斷送,到底是什麼原因呢?我們從王莽董事長的施政綱領、執政措施、社會現實、個人性格、角色變化等幾個方面進行剖析,找到答案:

一、從施政綱領及執政能力看王莽之敗。

不可否認,王莽新政是帶有劃時代意義的,正因如此,今天的人們都開玩笑說王莽是歷史的一位穿越者。我們仔細分析這些大政方針,又覺得無一不正確,無一不偉大。但也許是王莽當CEO當習慣了,身份突然之間轉換,還沒有明白董事長之職的玩法,結果一股腦地全盤發施他的施政綱領,不分先後,不分輕重,明明可能是三年後的政策,提前發布,接二連三,反覆疊出,畢竟政策太超前,老百姓也好,官僚自身階層也好,均未來得及教育,便變成了新政的反對者。

王莽董事長想立即扭轉社會亂象的迫切心情,我們是理解的。但他忘了,改革之事,何快何慢,何先何後,個中道道,拿捏不準,就會「失之毫釐,謬以千里」。從王莽新政可以看到,這些政策明明需要一代或幾代人的努力,才有可能完成的任務,王莽要在自己的任期里完成,這是不切實際的。

《詩經·小雅·北山》上明確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雖然名義上你佔了土地,但是歸根結底,田是國家的,所以應該循名責實,一律改成「王田」。儘管《詩經》中明確出土地皆為國家,但到了封建社會的新朝,已是社會基本制度的不同,在此時談實行土地國有,光這一項政策,就是未來中國二千年年封建社會的構成基礎,往後二千年間多少帝王,有哪一一位君王敢做這件事呢?而王莽卻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在封建時期就實現土地國有,這無疑是與整體封建階層對抗,這難度有多大可想而知。

還有制止奴隸買賣等的問題,政策也是超前,王莽也抓住了問題的本質,以一馭萬。如「今更天下田曰王田,奴婢曰私屬,皆不得買賣。其男口不盈八而田過一井者,分余田於九族鄰里鄉黨。故無田,今當受田者,如制度。」(《漢書·王莽傳》)天底下的芸芸眾生,說到底都是國家的子民,講奴婢多難聽,那就改名叫做「私屬」。

王莽推行「王田」制的主觀動機是要變地主階級的土地所有製為皇帝專制集權基礎上的土地國有制;王莽主張「私屬」化的基本初衷是要給更多的人以人身自由,較大規模地解放生產力。應該說,他主觀的動機,的的確確是想解決當時影響社會不安定,導致社會矛盾激化的兩個核心問題,對王莽改革的主觀動機之合理性、

但方向正確,如果時機不對,契機不到,又如何談得上成功呢?在當今商業社會,有很多公司的商業戰略都正確,但就是切入時機不對,或執行落地能力不對,就導致戰機延誤,稍縱即逝。

所以,從王莽新政及執政能力這一點來看,王莽董事長將政策致力於既得利益集團的對立面,而自身又沒有掣肘既得利益集團的殺手鐧,後果可想而知。 史實也證明,在面對既得利益集團反對時,王莽選擇了妥協與倒戈,土地國有成為雷聲大、雨點小的現象,不了了之。既得利益集團通過此一役,知道了王莽的底線,於是在以後的其他新政路線時,又選擇地運用或明或暗的對抗、妥協、表現支持等方法,鬥智斗勇,直到最後,王莽新政徹底失敗,社會又改朝換代。

二、從忽視了社會客觀現實看王莽之敗。

王莽是一位樂觀派的理想主義者,想將社會亂局快步拉入到小康社會,方向不可謂不正確,但這在當時是違反了社會發展現實的客觀規律,忽略了社會科技進步的能力等的重要性。如實施計劃經濟,由政府控制物價,防止商人操縱市場,以消除貧富不均。食糧布帛之類日用品,在供過於求時,由政府照成本收買。供不應求時,政府即行賣出,以阻止物價上漲。今天我們都知道,計劃經濟要實施得好的關鍵是,計劃本身要精準,何時供過於求,何時供不應求,如果政府機制不能確保這種體制運行,物價與供應,根本得不到保障,那計劃經濟就會帶來更大的社會的不平與動蕩,事實也證明,這一項政策就存在這樣的矛盾,造成了社會更大的負擔,這顯然是不了解自己執政團隊能力、忽略當時社會背景下的不切實際的錯誤。

王莽董事長,不僅是一名卓越的CEO,也是一名有作為的科學家、發明家,鼓勵科學試驗和發明創造。短短15年的王朝,卻是當我國古代科技發展史上一個不可忽視的重要時期。這一時期科學技術迅速發展,王莽的歷史功績不可否認。當你看到下面史料記載時,你一定會驚訝這不是今天我們正發生的故事嗎?

公元18年,王莽得知有位巧匠能製作一種飛行器,這種飛行器是用大鳥的羽毛做成的翅膀,然後裝在人身上,可飛行數百步。王莽立即召見他,並親自觀看了他的表演,支持他的飛行實驗。

他發明的遊標卡尺,意圖統一全國的度量,從原理、性能、用途看,這個遊標卡尺同現代的遊標卡尺十分相似,比西方早了1700年。對於新科技的重視,王莽的很多實驗被儒家當成奇技淫巧的新生事物,甚至他還親手解剖人體,徜徉在科技的快樂之中。

也許正是因為他帶有技術基因的身份當上董事長後,大政方針居然都與專業技術相關,實施貨款制度、國家計劃經濟、徵收所得稅,沒有一定的專業技術基礎,政策如何能有效實施呢?光這三項經濟政策,國家實施卻是二千年後的事啊。

但畢竟當時的社會背景與社會科技、專業技術決定了政策推行的高度。再善於構思未來的王莽董事長,再如何關注國計民生,畢竟未來的實現需要現實社會的平穩發展,所以轟轟烈烈的王莽新政,變成了社會劣政,反面加速了王朝的滅亡。

三、從CEO到董事長角色變化看王莽之敗。

不可否認的是,王莽董事長的確異於常人,一代大儒。個人極具超前思維,但忽略了一個大問題:就是正確的遠景規劃,卻敗在執行上。這就是我們今天常常所說的,執行也決定成敗的教訓。

王莽建立新朝,榮當董事長,甚至還親力親為干起了CEO的工作,但卻忘了政策成敗的關鍵,是執行團隊的水平。我相信,王莽董事長是極為自信,甚至是自負的人,畢竟一路下來,事事成敗,如今榮登極位,肯定認為天下沒有他幹不成的事。

他認為自己科技水平高,就認為當時的社會科技與人的水平也差不到那,明明面對幾項涉及到經濟的政策,就明顯帶有專業性,他卻也毅然決然地執行。根本不考慮,國家如何實施計劃經濟,如何確保因計劃導致的紕漏所帶來的問題,徵收所得稅,計稅的標準是什麼,誰來負責計稅與徵收,當時的官員水平又如何?等等。

正是因為徵收所得稅時,因為徵稅需要複雜的計算和高超的技術手段,導致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引發了老百姓的強烈反對。同時,由於高度的專業、集中,使得政策在實施過程中,又被官僚形成新的腐敗與利益階層,原有的利益集團沒有破,如今又產生了新的利益集團,老百姓面前了更多的利益集團,焉能不反?劉秀兄弟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走上了反王滅王的成功道路。

這是王莽書生治國誤國的重要因素之一,理想主義性的王莽,對於董事長戰略規劃,何為長期、中期、短期,缺乏全局把握,認為所有社會問題,都應該在他當今完成,這種拔苗助長的執治是要命的。

正如史家錢穆所言:「王莽的政治,完全是一種書生的政治。」這樣的政治,焉能不敗!這樣的董事長,焉能不敗!所以,從CEO到董事長的角色之變,人中龍鳳的王莽也玩不轉,可見,CEO與董事長之間的角色,不是人人可以勝任,角色之間的內在奧秘、規則、勝任條件的確值得今天商界人士重視。接下來我們就專門來揭一揭董事長與CEO這兩個「潘多拉」盒子。


另起爐灶CEO變董事長,為什麼連王莽也不行

◎ 董事長與CEO的成功密碼是什麼?

關於董事長與CEO之間有一個著名的案例,正因為這個案例,產生了董事長、CEO,從此使得公司經營與管理出現了雙方治理的方向,推進了公司的健康發展。

在1960年代美國的福特汽車公司。當時福特三世邀請號稱「藍血十傑」之首的麥克馬納曼擔任福特汽車的CEO,自己為董事長。麥克馬納曼也成為了福特汽車歷史上第一位沒有福特家族血統的CEO。但是,福特三世並不想完全放棄行政權,於是與麥克馬納曼形成了雙頭統治,這是現代企業歷史上CEO職務流行的開始。但董事長相對CEO更具有獨立處理事務的權利。

從那以後,公司最高執行權掌握在兩個人手裡變的司空見慣,有時候CEO對董事長有很大的優勢,有時候又是董事長乾綱獨斷,當然最多的時候,是董事長一手遮天。接下來我們就分二步來闡述董事長與CEO之間到底是一種什麼職業關係,這種關係維持在什麼樣的水平,對公司才是最好的保障,才能成就CEO與董事長各自角色的成功,他們之間到底有沒有成功密碼?

一、釐清到底什麼是董事長與CEO?

隨著互聯網經濟的興起,一個公司里的新名詞「CEO」(首席執行官)也開始在中國驟然成風。在名片盛行的年代,喜歡趕時髦的中國人,悄悄地將個人的頭銜改成了這個很帶洋氣的名字「CEO」,似乎頭銜一改,個人與公司瞬間與國際接軌。

但大部分人並不知道這個英文縮寫詞的實質內涵。 在中國人的傳統觀念里,一家公司的首腦人物,無非就是董事長或總裁,現在冒出一個CEO,他們之間的關係是怎樣的呢?如何區別這三種職務呢?

其實,董事長Chairman,總裁Presiden,首席執行官CEO,這三個公司領導者的稱謂不是文字遊戲,它其實是公司管理制度的一種設計。當然,媒體也好,商界人士也好,並沒有意識到這三個稱謂的微妙差異,經常把President譯成董事長或首席執行官,CEO有時候又被譯成總裁,情況十分混亂。

在這裡,我想先簡單講一講總裁這個職務。因為蔣介石蔣總裁的關係,國人對總裁這個職務不陌生,但也困惑,政府首腦之稱謂怎會與公司稱謂一樣呢?

「總裁」一詞有多種含義,始見於《宋史·呂蒙正傳》:「 蒙正至洛 ,多引親舊歡宴,政尚寬靜,委任僚屬,事多總裁而已。」 明李東陽《求退錄》:「叨奉德音,總裁其事,免加裒輯,幸克成編。」意為「匯總裁決其事」,後逐步演變為政府、商業組織機構中的一種職位,一般是組織中某一事務主要負責人或行政領導人,亦可以理解為:總的全權裁決組織內事務的人。

需要說明的是,西方的President在大部分時候與中國的總經理是一回事情。總經理可以翻譯成「President」,也可以翻譯成"General Manager",只是,後者在西方企業中不是一個常見的職位。中國公司很莫名其妙的是,經常同時設立總裁和總經理,好像認為總裁就一定比總經理高級一樣。其實是自欺欺人。

董事長一詞,相信國人對其的定位最為準確,都知道這是一家公司最大的官,是公司的老闆。但有一點意外的是,有些公司的董事長並不一定是公司最大的官,只是一個職務象徵概念,對外起到禮儀性的作用,類似於今天日本天皇、英國王室一樣,當然日本企業界的董事長(他們稱社長),大多也是這種情況。中國的企業其實也有這種現象,只是並不多見,華為以前的董事長一職,也有類似於這種意義所在。

但更多的時候,董事長是一個威名赫赫的存在。

董事長(英語:Chairman of the board,簡稱:Chairman,日韓稱會長),又被翻譯成董事會主席。是一家公司的最高領導者,統領董事會。董事長也是董事之一,由董事會選出,其代表董事會領導公司的方向與策略;是股東利益的最高代表,它不屬於公司僱員的範疇,理論是指公司管理層所有權力的來源。只有他擁有召開董事會、罷免President和CEO等最高權力,除了董事(Member of the Board)和監事(Member of the Board of Supervisors),因為董事和監事不是公司僱員,而是公司的主人和仲裁人。

一位Chairman如果不兼任President或CEO,就僅僅是一個禮儀職務,一個德高望重的仲裁者,一般來說是某位大股東的代表。President掌握著公司的日常行政權,既可以譯成總裁,又可以譯成總經理;President這個稱謂包含的榮耀和地位比CEO要高,因此也經常用於禮儀場合。

董事會不是一個行政機構,而是一個立法性質的委員會,這就決定了董事長和董事們之間沒有真正的上下級關係。一位強大的Chairman可能擁有真正的生殺大權,這種大權有時候來自他掌握的多數股份,有時候來自他的人脈資源,有時候來自他早年積累的威信,這時董事會不過是Chairman的傀儡而已,President和CEO也必須真正對他負責(不僅僅是名義上的負責)。

比如微軟公司的比爾•蓋茨,長江實業-和記黃埔的李嘉誠,他們目前在公司都只保留了Chairman的職務,但對於行政事物他們一樣擁有最高的發言權。但對一些資產特別巨大、股權特別分散的公司,如通用汽車公司、美孚石油公司等等,各大股東及行政人員的關係非常複雜,Chairman只是一個德高望重、用來維持局面的「活人神」而已,除了召開董事會沒有任何權力(就連召開董事會都是應President或CEO的要求)。

當然,為了解決董事會的決策、監督和CEO的決策、執行之間可能會有的脫節問題,美國一般由董事長(即董事會主席)兼任CEO。在美國,有75%的公司,其CEO和董事長就是同一人。同時,CEO一般是在董事會閉會期間代行董事會權力的執行委員會的主席。但也有例外,花旗集團的董事長和CEO是一個人,執行委員會主席則是另外一位重要人物。

在其它國家,CEO和董事長的功能是分設的。英國和日本的董事長(會長)多為退休的公司總裁或外部知名人士,是非執行人員,只是董事會的召集人和公司對外形象的代表。他們對公司決策制定過程影響有限,主要責任是對管理者的監督和維持公司與社會、政府、商界的關係。

而CEO是由董事會任命的,是公司的經營執行領導。

首席執行官CEO(Chief Executive Officer),是在一個企業中負責日常事務的最高行政官員,主司企業行政事務,故又稱作司政、行政總裁、總經理或最高執行長。在政治組織機構中,首席執行官為政府首腦,相當於部長會議主席、總理、首相、閣揆、行政院院長、政府主席等級別的行政事務最高負責高官。

美國《憲法》起草人之一亞歷山大·漢密爾頓於美國獨立後在紐約成立一家銀行(即紐約銀行),他找了專業經理人管理,因美國《憲法》稱總統為「Chief Executive」(政府最高首長之意),於是他就把那人稱「Chief Executive Officer」,加上「Officer」的原因是為了與總統作區別,這是世界上首次出現這個名詞。

首席執行官向公司的董事會負責,而且往往就是董事會的成員之一。在公司或組織內部擁有最終的執行權力。在比較小的企業中首席執行官可能同時又是董事會主席和公司的總裁,但在大企業中這些職務往往是由不同的人擔任的,避免個人在企業中扮演過大的角色、擁有過多的權力,同時也可以防止公司本身與公司的所有人(即股東)之間發生利益衝突。

企業CEO制度是與現代企業制度相適應的。在現代市場經濟體制下,現代企業制度的法人治理結構一般由股東大會、董事會、高層經理人員所組成的執行機構這樣三個部分組成。

其中,公司執行機構由高層執行官員組成。這些高層執行官員即高層經理人員受聘於董事會,在董事會授權範圍內,擁有對公司事務的管理權和代理權,負責處理公司的日常經營事務。該執行機構的負責人就稱為CEO,也就是首席執行官。擔任企業CEO的,可以是董事長或副董事長,也可以是總裁。

中國的華為很特別,他們的CEO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團隊,叫EMT。華為日常經營的最高責任機構,根據華為的公司治理規章,EMT是華為日常經營的最高責任機構,受董事會委託執行華為的日常管理。EMT成員不多,屬於華為最為核心的高層,一般都是在華為工作十年以上的元老,在不同的部門滾打過,對公司的整套運營流程也相當熟悉,分量也最為重要。因此,EMT成員一直相對穩定。

二、董事長與CEO親密合作的成功密碼。

自從董事長與CEO兩權分立產生以來,圍繞他們之間的故事便經久不息,商界傳奇與影視媒體中,我們常常看到他們之間的鬥爭,步步驚心,而心趣妙橫生,引人入勝。

他們之間的關係,可以用一句話精闢概括:合則兩利、分則兩傷。嚴重影響著公司的正常發展。所以,董事長與CEO這兩個龍頭,戰略與執行的龍頭,必須在這樣的合作前提下,才能獲得到成功密碼,讓公司發展一騎絕塵。

石油大王洛克菲勒的兒子——小約翰•D•洛克菲勒就發動過一次非常著名的宮廷政變,那是在20世紀初期,他是一家鐵礦公司的董事長,總裁(即CEO,只是此時還沒有CEO一說)是洛克菲勒家族之外的人,他與小洛克菲勒產生了嚴重的衝突,最後小洛克菲勒不得不召開一次特別股東大會來審議罷免總裁議案。當時小洛克菲勒掌握的股份只有四分之一,遠沒有到達左右大局的程度,但他出色地收羅了工人、行政管理者和小股東的心,最終以壓倒優勢罷免了桀驁不馴的總裁。

類似於這樣的案例,商界時時在上演。但隨著公司治理水平愈來愈完善、全球的企業界能力在顯而易見地提高。這一點,歐、美、日依然不遑多讓,當然中國企業治理能力在得到大幅度地提高。董事長與CEO這間無厘頭之間的狗血故事,往往大多發生在小說虛構之中,供人娛樂而矣。

值得說明的是,董事長的職務明顯排在第一的位置,President和CEO在大多數情況職權相同的,按照可以一個人擔任,但那麼為什麼要把這兩種職務分開呢?理由無非有二:第一,公司規模過於龐大,幾大項業務均需要同等重要的人主持大局,這時候,一個CEO或President的稱呼不足以擔任大梁,於是需要二種職務進行區分,區別擔當,行使職權。

第二,人性之弱畢竟二個不相伯仲的人,如果用一正一負的職務來進行區分,在他們心理上就埋下了分裂與不服的先兆,這個時候董事長在上秉公掌舵,一個用CEO,一個 President,再好不過,齊頭並進,利大於弊,可促進公司良性發展。

所以,董事長、President、CEO三者之間的關係,其實更多的時候是董事長與CEO之間的關係,只是做到了依照各自的職務分工,相互相信,就不會產生多大的矛盾,公司在最核心首腦之間沒有大的問題發生,公司的發展自然就不會受到太多的制約。

當然,隨著公司治理水準的日趨進步,在國外,董事長與CEO之間,又呈現了一種新的關係。今天在一些大型企業中,對CEO的約束已經主要不是董事會,而是企業中一個稱為戰略決策委員會的機構,這種戰略決策委員會才是支持或否定CEO經營決策的主要權力機構。

在許多國家,組成戰略決策委員會的人員大部分不是企業中的人,更不是企業的出資人,而是社會上從事企業管理、經濟學、法學等方面專業的知名人士。所以說,是人力資本控制了企業,而不是出資人,出資人的利益僅僅表現於產權的利益回報上。

CEO的設立,體現了以人為本和為人力資本合理定價的思想。我們通常所講的兩權分離理論為基礎的企業法人治理結構模式正在受到挑戰。越來越多的事實顯示,現代生產正在由圍繞機器轉向圍繞知識進行。人力資本由此取得了對貨幣資本的壓倒性地位。人們不難發現,年薪制、股票期權以及其他類似的激勵舉措只不過是市場為合理定價企業家人力資本而順理成章作出的制度安排。

在成熟的市場環境下,企業家人力資本必然會找到自己的合理價位。人力資本作為一種制度安排進入企業之後,已經引發了企業產權制度的巨大變革。人力資本除了獲得工資之外,還應該獲得產權回報。企業由出資人完全擁有的現象正在逐漸改變。

CEO的出現也標誌著傳統的所有權和經營權必須分立的理論也已經有了重要修正。


另起爐灶CEO變董事長,為什麼連王莽也不行

◎ 結 論

從一代名臣王莽另起爐灶,CEO變董事長失敗的歷史案例說起,全面闡述了另起爐灶之種種不易,且行且難珍惜。可見不理清CEO與董事長之間的角色、職位之差異,我們是不明確這二者之間是有著本質的要求區別的。

董事長,理論上講就是企業家的角色,他需要的更多不是書本上的知識,而是與生俱來的對待事務的敏銳度、預見性,對未來的發展極具前瞻性。他們的強項是判斷、預測、發現、決策,他們的代名詞是戰略家,他們能夠在社會的迷霧中撥雲見日,找到精準的發家之路。

但絕大多數董事長,企業家,,他們的目標與預見實現,在公司的不同發展階段,往往要依賴於另一種角色的人來實現,即CEO。即使這一類企業家擅長於管理也罷,他們依然會選擇更精於公司治理的人士來共同打理企業。

CEO是經營大家,是書面知識的落地實現者,是強於組織、協調、運籌的符號,他們能將企業的遠景目標化作行動,分化成時間歲月,一段一段實現,是企業里不可或缺的核心,是董事長的「大內總管」,是決戰千里的將帥之才。

可現實是,絕大多數的企業家,當然只能算作商人,稱呼權宜只能叫作老闆。(因為真正的企業家董事長,早已將董事長與CEO之間的親密合作演化成了一種標準、一段傳奇)。他們自命清高,以為自己能夠開山立業,經營管理自然更是小事一樁,何必需要請外來的和尚,聽他瞎折騰。即使請來了職業經理人,也只不過是他的一提線木偶而已,呼之即來,揮之即去,根本無任何決定之權。

這就是我們常常所聽到的「權力下放說起來容易做起來的難」的根本原因,因為董事長不放權。而不放權或不善於的放權的企業是很難實現真正意義上的成功的。這一點企業案例比比皆成,在此為作分享。

最後,希望中國的企業界,只有在經營水平上與國際水準接軌,不要盲目變相學習中國今天不正常的「合伙人」制度(不給工資,又叫人用全力)、股權制度(公司根本沒有利潤,變相用股權套牢人才,降低人才工資或不發工資),引進正確的經營治理制度,實現經營權、使用權相分離,充分體現人力資本的價值,即發揮CEO及職業經理人的價值,實現他們的抱負,讓董事長與CEO各司其職,各安其位,這樣的企業治理才真正大有希望。

參考資料:

1、《漢書·王莽傳》;

2 、工商管理MBA/DBA教本;

3、商界資料;

4、網路資料。



【作者】谷新光:湖南嶽陽人,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深圳市科技專家庫專家、經營治理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