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伶大王劉喜奎:嫁一普通人,30歲守寡,被贈'志潔行芳'牌匾

1462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是誰說戲子無情?劉喜奎,這位民國初期的名伶,京劇和梆子戲演員,同時也是中國第一位現代戲的女演員,用自己的一生,告訴所有人:位卑未敢忘憂國,戲子同樣重情義。

坤伶大王劉喜奎:嫁一普通人,30歲守寡,被贈'志潔行芳'牌匾

一路開掛的出師之路

20世紀初的中國,時局動蕩,但文化卻極度活躍、繁榮。以京劇為代表的戲曲文化更是大放異彩。梅艷芳、尚小雲,程硯秋、苟慧生四大名旦不光青史留名,在當時也是享譽中外。

劉喜奎便是在這樣的環境中一曲成名,進而成為與鮮靈芝、金玉蘭並稱的"女伶三傑"。後來,更是獲得了"坤伶大王"徽號

雖然八歲才開始學京劇,但有天賦的人只要選擇對了,成功只是早晚的事。 十歲的劉喜奎進入京城特地開設的女科班"崇雅社",從此開始了她一路開掛的藝術之路。

沒過沒久,她便在"中和園"掛牌演出。嬌小柔美、色藝雙絕的劉喜奎就這麼一曲而紅,響徹京城。她的一顰一笑都在牽動著台下聽曲人的心。不久後,這位俏麗的京城佳人,就成了"梨園第一艷"的坤伶。

坤伶大王劉喜奎:嫁一普通人,30歲守寡,被贈'志潔行芳'牌匾

民國初年,十幾歲的劉喜奎已是譽滿全國的紅角兒,不停往返於京津兩地,只要她登台幾乎場場爆滿,票價竟然一時蓋過了被尊為京劇界鼻祖的譚鑫培。在梨園界,一度傳出了"男有梅蘭芳,女有劉喜奎"的佳話。

在那個男性佔主導地位的社會中,劉喜奎是女性崛起的代表之一。在她之前,從康熙時代就開始禁止女子登台的習俗已經傳承了兩百年。但正是從她登台開始,天津的梆子戲台上有了女演員。正是在她這樣優秀女性的帶領下,1930年,男女同台的禁令才被徹底解除。

自古紅顏多磨難

人紅是非多。尤其是年輕貌美的女人。在那個混沌的時代里,各路軍閥各自為政,每一個都手握重兵,輕易不敢惹。正因如此,他們才敢肆意妄為,動輒逼婚、侵佔家產。

在京劇圈混得風生水起的劉喜奎,當然沒能逃過他們的法眼。先是當時的大總統袁世凱聞名而來,等看到這位名動京城的絕世佳人,看完她的表演,早已徹底被她征服。於是便產生了想納她為妾的想法,但是劉喜奎不懼威名、斷然拒絕。

坤伶大王劉喜奎:嫁一普通人,30歲守寡,被贈'志潔行芳'牌匾

1917年,民國第五任總統曹錕也慕名而來。先例在前,曹錕知道她是一位不被權勢所屈服的女子,梨園戲子多渴望安穩富貴,於是他便想用榮華富貴打動她。但是沒想到,劉喜奎依然回絕了這樣的"榮寵"。

除此之外,馮國璋、徐世昌、黎元洪這三位也紛紛對她表示過愛慕之心。但面對這5位手握大權總統級別的人物,不管是威逼,還是利誘,劉喜奎都不為所動。

作為一名姿色尚可的女子,一旦名聲在外,覬覦之人必不會少。躲的了一時,躲不了一世。如果照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她會遭到報復。劉喜奎知道,想要繼續唱下去,已經是奢望。正如她自己後來說的:不肯犧牲身體,就得犧牲藝術

曾經的她,有著一個美麗而又絢爛的夢,和自己愛慕欽佩的那個人,彼此看著、聽著、唱著,就這樣一直唱下去,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但夢終究只是夢,即便再捨不得,也不能再繼續假裝睡下去了。

坤伶大王劉喜奎:嫁一普通人,30歲守寡,被贈'志潔行芳'牌匾

27歲的她,匆匆嫁給了一位名叫崔承熾的中級軍官。一時間,劉喜奎結婚的消息成了街頭巷尾談論的焦點,也成了報紙娛樂版的頭條。人們大惑不解:才藝雙絕、聲名顯赫的劉喜奎,怎麼會忽然嫁給了一個要錢沒錢、要權沒權,而且相貌家世無一出眾的崔承熾?

選擇這位大她十幾歲的軍官,其實也不是隨隨便便。雖然和他素未謀面,但是卻在報紙上看過他的文章。從那慷慨激昂的文筆、字字珠璣的語言中,劉喜奎感受到了這名中年男人內心的正直與大義。

她要嫁的男人,不需要功成名就,不需要高官厚祿,更不需要家財萬貫。她想嫁的人,如果不是自己喜歡的,就一定是心中有家國、有民生的人。在這個男人的文筆下,她看到了值得託付的影子。既然遲早要嫁,又不能選擇自己心中的那個人,崔承熾這樣的男人,她願意與他攜手下半生。

坤伶大王劉喜奎:嫁一普通人,30歲守寡,被贈'志潔行芳'牌匾

一言難盡的婚姻

她也曾暢想過結婚後的日子。以後,她便不再登台,在家做一個盡職盡責的妻子。雖然沒有愛情,但丈夫的人品、才華俱佳,相敬如賓、舉案齊眉也是一種不錯的婚姻狀態。但世事的走向從來不會如她的願。

結婚第四天,新婚丈夫便被曾經檢舉的人施計調離了京城,此後三年,幾乎每一次回到京城不出幾天,便會被再次調走。本就身體不好、患有肺病的崔承熾,在這樣的折騰下,43歲就早早離開了人世。

這一年,劉喜奎30歲。與丈夫結婚三年零四個月,見面次數屈指可數,而現在年紀輕輕的她成為了寡婦。曾經覬覦她美色已久的很多達官貴人此時又紛紛出動,想要將她納為小妾。但是貞潔如她,豈會做這等苟延殘喘之事?

坤伶大王劉喜奎:嫁一普通人,30歲守寡,被贈'志潔行芳'牌匾

她不僅拒絕了這些人的求娶,此後更是再也不考慮婚嫁之事。從風華正茂到風燭殘年,劉喜奎心甘情願地守寡撫孤,守心如鏡。1935年,親眼見證了她十年堅貞的北洋軍閥,20多位聯合起來送了她一方牌匾,橫書"志潔行芳"四個大字。

重拾戲曲之夢

她就這樣慢慢地、深刻地退出了那個她無比熱愛的舞台,為了所愛的人,為了所愛的中國戲曲藝術。此後的四十年,也不是沒有重返舞台的機會。政權交替更迭,那些曾經隻手遮天的軍閥紛紛倒台,死的死、逃的逃,誰還顧得上她?

但同樣,在那個動蕩的年代,隨著外國列強的不斷侵入,整個國家支離破碎,同胞飽受戰亂、流離之苦,包括京劇在內的娛樂活動,早已成了遙不可及的奢侈品。而心中一直有大義的劉喜奎哪裡還有心思去想唱戲,去想個人得失?

坤伶大王劉喜奎:嫁一普通人,30歲守寡,被贈'志潔行芳'牌匾

所以當日本人想重金邀請她再度登台唱一曲時,她想都沒想,就直接拒絕了。但是,她會為在災難中飽受折磨的災民進行義演,那是一種慰藉,更是想通過自己的一技之長做些實實在在的貢獻。義演所得酬金,全部捐獻。

夢想,在家國大事、民生安危面前,太渺小了。所以,它早就自動縮起身子,跑得無影無蹤。但是,夢想之所以稱之為夢想,就是因為它可以被縮小、被忽視,卻永不會消失。

經歷了數十年的戰火紛飛,1949年,這片大地終於迎來的前所未有的光明。是金子無論何時、何地都會發光。新中國成立後,在總理的親自邀請下,劉喜奎再次回到了夢開始的地方。

穿上那身珍藏已久的戲服,站在那個夢中縈繞不去的舞台,她彷彿再次看到了三十年前的歲月。是台上或婉轉、或激昂的少女,是戲班裡起早貪黑、吊嗓練功的兄弟姐妹,是謙和溫潤、光芒萬丈的少年郎。

坤伶大王劉喜奎:嫁一普通人,30歲守寡,被贈'志潔行芳'牌匾

她痴迷於這樣的舞台,但她更痴迷的,是這種藝術。所以,當中國戲曲學校成立後,她開始在這裡授課。她要把自己熱愛的戲曲發揚傳承下去,讓千千萬萬的人感受到它的魅力。兜兜轉轉一大圈,份已散緣未盡,她終是給自己的戲曲之夢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1964年,70歲的劉喜奎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她這一生,半生動蕩,一朝安定,雖然愛情和婚姻不曾如意,但好在,戲曲的光和熱一直照亮著她暗淡的生命。


免責聲明:文章內容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號聯繫,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文章只提供參考並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