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會來事是一種有利品質,但沒有真本事一切都是白搭

2388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讀《晉書卷一百二十八_載紀第二十八_慕容超_慕容鍾_封孚》

慕容超是慕容德的侄兒,他因為出生的比較晚一點,所以慕容家的各種輝煌時代基本上都沒有輪到,少年時代就開始了被動地徒步走遍祖國北方各地,如果天下再亂一點文筆再好一點也許他能比後來的徐霞客有名也說不定。

慕容超先是「失身」在前秦苻堅那邊,後來慕容家的人趁著苻堅的失利大家都跑出去單獨發展了,可惜大家都忘了帶上這號人物。慕容超同志沒辦法,只能自己拖家帶口帶著一大幫慕容家的家眷一起去了隴西投靠了呂光。在西北吹了幾年風沙後他們又趁著中原大亂的時刻去投靠了後秦的姚興……這完全就是一部來回旅遊史,精彩程度不亞於劉備當年的各種遷徙,唯一不同的是劉備同志會做人一點,到哪都是受到熱烈歡迎的。

一個人會來事是一種有利品質,但沒有真本事一切都是白搭

後來慕容德在山東一帶站穩了腳跟,成立了南燕政權。慕容超呢就拿著慕容德當年「逃跑」時候留下的信物一把金刀去找到他希望被收留。慕容德睹物傷情,看到東西後眼淚就跟下雨一樣,就這樣慕容超終於結束了多年的旅行史,開始進入政界。

因為慕容德老兄當年逃的時候太過匆忙,沒把老婆孩子帶出來,所以這麼多年他都是一個人過的,連個接班人都沒有,慕容超充分抓住了機會,各方面都討得老頭子歡心,終於被立為太子,不久繼承了皇位。

既不是嫡子又不是功臣,你當了皇帝很多人都會不服氣,所以南燕內部也有了政治變動,當時有個叫慕容法的人就跳了出來帶著一批政治上沒有得到滿足的人一起鬧起了軍變,可惜沒有成功。

慕容超穩定了內部後,並沒有繼承上一代那種勵精圖治,他比較荒淫,還是改不了多年形成的喜歡旅行的個性,經常性的遊山玩水,朝里的事情就全部交給了一個叫公孫五樓的傢伙掌管,而這傢伙如果用現在的觀點拍成電視劇的話一定就是劇中最最姦邪的那種反派男一號了。

一個人會來事是一種有利品質,但沒有真本事一切都是白搭

慕容超是個有點念舊的人,他通過外交手段從後秦接回了妻兒老母,這方面他比慕容德做得好,政治上鑒於自己實力比較弱小,他也倒向後秦一方,有個靠山總是好的,可惜他眼睛不夠亮,選錯了人。

遊山玩水多了開支就大,錢少了就要想方法去掙,當時又沒有工業金融業之類的,財政來源大頭就是農業、鹽鐵這些個,都是「慢活」,慕容超想快速發家致富唯有像鮮卑慕容家祖先當年乾的那樣,去搶劫了,可惜他搶錯了對手,去搶了南方的「巨無霸」東晉,這下就惹禍了。

搞定了內部後的劉裕正愁著沒有機會立威呢,這下天上掉下了餡餅,不拿白不拿,他就帶著精銳的北府軍浩浩蕩蕩開始了北伐。人們常說危難方顯英雄,這話一點也不假,可惜慕容超卻是個愣頭青。

事實證明公孫五樓這傢伙能當奸臣那麼久智商方面還是有過人之處的,面對著大敵入侵,他向慕容超提了上中下三策。上策就是利用大峴關的天險阻擋劉裕北進的步伐,然後選派精銳部隊沿著海邊南下去偷襲對方的糧道,這一招跟當年周亞夫平定七國之亂有點像。中策就是搞個堅壁清野死守不戰,敵人野無所掠後就會乖乖退走,到時候再追殺,後來俄國毛子對付拿破崙就用的這招。下策就是直接開干。不用想就知道愣頭青慕容超選擇的肯定是下策了。

就這樣在外無救兵,內無糧草的情況下南燕成了劉裕通向皇帝寶座的一塊墊腳石,慕容超先生也被抓去了南方,有生之年還能看一下江南的美景,在江南百姓的吆喝聲中被處決了,死的時候才二十六歲。

一個人會來事是一種有利品質,但沒有真本事一切都是白搭

慕容鍾是慕容德的表弟,「少有識量,喜怒不形於色,機神秀髮,言論清辯」,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在慕容超繼位後作為保守派的代表與新生派的公孫五樓開展明爭暗鬥,結果政治上干不過人家,軍事上反叛也沒成功,就去投靠了後秦。這是一個有野心有慾望但時運不濟的失敗者。

封孚先生「幼而聰敏和裕,有士君子之稱」,他一直在後燕當官,後來慕容德南渡創業後他投靠了慕容德,受到重用,一直負責朝里的機要事務,後來慕容超上台後他多次多方面進行勸諫,可慕容超把這個老頭當成了空氣。這是一個內心堅定品格高尚的人,可惜不是時勢的改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