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 | 騎白馬的不一定是唐僧,也可能是公孫瓚

3945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衣賜履按:自從董卓把獻帝劉協弄到長安之後,董卓系和反董卓系之間,就基本上不打了。但他們自己開打,董卓系內部打,王允滅董卓,李傕、郭汜滅王允,李傕、郭汜對打;反董系內部也打,關東地區打成一鍋八寶粥,高壓鍋燉了好幾個小時的那種。這一時期,除了七七八八的變民集團之外,關東的大小扛把子們有,袁紹、袁術、曹操、呂布、陶謙、孫堅(孫策)、劉表、公孫瓚、公孫度等,我們先從北邊兒的公孫瓚講起。

公孫瓚,字伯珪,遼西郡(遼寧省義縣西)人。老公孫家,也是當地大族,世代都有二千石級別的大員。不過,公孫瓚運氣不太好,攤上一個出身下賤的老娘,估計最多也就是公孫家的一個婢女,搞得他在家裡沒地位,只能在郡里當個小吏。

衣賜履說:公孫瓚的情況,與袁紹的情況類似。袁紹和袁術雖然是親兄弟,但弟弟袁術嫡出,哥哥袁紹庶出,所以袁術死瞧不上袁紹,甚至宣稱袁紹不是他們老袁家人。後來,袁紹被過繼給伯父袁成,算是袁成這一枝兒的嫡子,身份才有所改善。

除了出身不好,公孫瓚其他條件都很出色,人長得帥,聲音洪亮悅耳(為人美姿貌,大音聲),我感覺大約就跟演唐僧的徐少華、遲重瑞差不多,呵呵。公孫帥哥非常聰明,記性賊好,口才了得。當時郡太守姓侯,公孫瓚常常同時向他彙報好幾個業務口兒的事兒,事無巨細,一條一條講得很清楚,平日里工作也很認真細緻,最大的特點就是從來不忘事兒。老侯認為公孫瓚是個奇才,而且長得這麼帥,乾脆就招為姑爺了。

三國 | 騎白馬的不一定是唐僧,也可能是公孫瓚

【我心目中的公孫帥哥】


當了太守姑爺,身份就不一樣了。公孫瓚先前讀書不多,老侯借職務之便,公費派他去進修,老師是涿郡人盧植(時在緱氏山中,洛陽東南方數十公里處。緱讀如溝),學成歸來,做了上計吏。

衣賜履說:盧植是當時大儒,文武全才。在盧植門下,公孫帥哥遇見了一個小兄弟,成天逃課,衣著華美,賽狗賭馬,喜歡流行音樂,倆人關係不錯。這個小兄弟,就是皇叔劉備,呵呵。

上計,是指地方行政長官定期向上級呈上計文書,報告地方治理情況,包括戶口、墾田、錢穀、刑獄等內容。上計吏則指佐理州郡上計事務的幹部。

後來的郡太守姓劉,不知道被什麼事兒牽連,司法部召他到洛陽去問罪。公孫瓚改換容服,假稱侍卒,親自為劉太守駕車,一路侍奉。劉太守被判流放日南(越南東河縣),公孫瓚決定陪他一道去日南服刑。出發那天,公孫帥哥備好米、肉,在北芒山祭祀先人,說:

我以前是公孫家的兒子,現在是別人的臣子(昔為人子,今為人臣),應該去日南服刑。但日南瘴氣很重,我這一去,也不曉得能不能回得來,今天在此與祖先告別!

說完,拜了兩拜,慷慨而起。當時在場的人,無不為公孫瓚感慨、讚歎。

沒想到,劉太守走到半路,就被朝廷赦免,官復原職。那老劉要不提拔公孫小弟,就忒不是東西了。於是,老劉舉薦公孫瓚為孝廉,然後到宮裡當郎官兒,再被任命為遼東屬國長史。

衣賜履說:此處,透露出一些信息:

1.公孫瓚雖然也是遼西世家出身,但因為母親地位低賤,他在家裡不受待見,無法獲得舉薦,在郡里只能從小吏做起。公孫瓚對士大夫很不感冒,這一點,成為他最終失敗的一個重要原因。

2.公孫瓚指望不上家裡,就把希望寄托在郡領導身上。先是成為侯太守的女婿,然後成為劉太守的「忠臣」。決定陪劉太守去日南服刑,這是一場豪賭,既贏得了忠誠的名聲,又獲得了鹹魚翻身的機會。似乎,願意「賭一把」,也是公孫瓚的一個性格特點。

3.公孫瓚對父母沒什麼感情,因此,他不祭父母祭祖先。這次祭祖,其實更像做秀,目的就是贏得名聲,以後被舉薦時,多些籌碼。也就是說,公孫帥哥,也是好演員。

有一次,公孫瓚帶了十幾個騎兵巡邏,正撞見幾百個鮮卑騎兵。公孫瓚對士兵們說,今天如果不拚死一衝,那咱們就都死定了。言罷,公孫瓚手持兩刃矛,向著鮮卑兵就衝過去了,其他人緊緊跟上,殺傷鮮卑兵數十人,逃出險境,公孫瓚的手下死了一半。

三國 | 騎白馬的不一定是唐僧,也可能是公孫瓚


之後,公孫瓚被任命為涿縣(涿郡郡政府所在縣,河北省涿州市)縣令。

公元187年,太尉張溫徵調幽州(河北省北部及遼寧省)烏桓騎兵三千人,討伐涼州叛亂。前中山國(首府盧奴,河北省定州市)宰相、漁陽(北京市密雲縣)人張純,請求當這支隊伍的指揮官,張溫拒絕,而是命涿縣縣令公孫瓚率領。

張純沒能當上指揮官,非常憤怒,就跟他老鄉、前泰山郡(山東省泰安市東)太守張舉,以及烏桓部落首領丘力居,結盟造反,斬殺地方官員。張純稱為彌天將軍、安定王,張舉則直接稱帝,哥兒倆宣稱,老張家要取代老劉家,敦促靈帝劉宏趕緊辭職,三公九卿前來迎接張舉到洛陽正式登基。

公孫瓚率軍征討張純等人有功,被升為騎都尉。

公元188年,張純與丘力居等侵犯漁陽、河間、勃海、平原,大肆殺人搶掠。公孫瓚追擊戰於屬國石門,敵寇大敗,丟棄妻子兒女越過邊塞逃走,所搶走的男女全部被奪回。公孫瓚深入敵後無援,反而被丘力居等人包圍在遼西管子城,相持二百多天,糧食完了吃馬,馬吃完了煮弓和盾上的皮革,力戰不支,於是和士卒們訣別,分散突圍,當時雨雪交加,十之五六都死在溝壑裹,敵寇也飢餓睏乏,退到柳城。

朝廷任命公孫瓚為降虜校尉,封都亭侯,又兼任遼東屬國長史。

公孫瓚經常帶領幾十名善射者,都騎白馬,作為左右翼,自稱「白馬義從」。烏桓互相轉告,避開白馬長史。於是畫了公孫瓚的像,騎在馬上射,射中了就高呼萬歲。

三國 | 騎白馬的不一定是唐僧,也可能是公孫瓚

【白馬長史,帥呆了!】


衣賜履說:馬白義從,白馬長史,畫面感很強。公孫瓚雖然沒有唐僧會念經,但比唐僧能打。

丘力居等人竄掠青、徐、幽、冀四個州,四州百姓深受其害,公孫瓚不能平定。朝廷商議,認為宗正、東海郡人劉虞有德行威儀,而且以前曾擔任過幽州刺史,與少數民族關係都搞得很好,如果派他去鎮撫,這些地方可以不用動兵就獲得安寧,於是任命劉虞為幽州牧。

公元189年,年初,劉虞到任,即派使者去胡人那裡,曉以利害,並責(懸)成(賞)交出張舉、張純的首級。丘力居等人聽說劉虞回來了,十分高興,各派使者去見劉虞,並將部隊撤回了各自領地。

衣賜履說:我們前面講過,靈帝朝,當官得交錢,二千石級別的官員,二千萬;四百石級別的,四百萬。這個劉虞,據說也很清廉,沒錢,靈帝劉宏特別恩准,劉虞出任幽州牧,連折都不打,直接免費,呵呵。

公孫瓚一看,劉虞來了之後,派幾個使者到胡人那裡白活一通,胡人就服了,老子打了這麼多年仗,還不如他動動嘴皮子,豈有此理!於是,公孫帥哥偷偷派人殺了丘力居的使者。胡人得知情況,就改道去見劉虞。劉虞於是上書,要求撤掉有關屯兵,只留了公孫瓚的步、騎兵近萬人,屯駐右北平郡(河北省豐潤縣)。

三月,張純被門客王政所殺,將首級獻給了劉虞。王政被封為列侯。劉虞被拜為太尉,封襄賁侯。董卓進京之後,改任劉虞為大司馬,任公孫瓚為奮武將軍,封薊侯。

三國 | 騎白馬的不一定是唐僧,也可能是公孫瓚

【劉虞,厚道人啊】


衣賜履說:劉虞是幽州地方的最高長官,公孫瓚是劉虞手下,但似乎有一定獨立性。

公元190年,袁紹等人組織了反董聯軍。董卓挾持獻帝劉協遷都到長安,征劉虞為太傅,但是道路隔塞,使者沒能到達幽州。袁紹、韓馥認為皇帝年齡幼小,受制於董卓,天下無所歸心,於是打算擁劉虞為帝,劉虞堅決拒絕,但還與袁紹等人來往(詳見拙文《三國 | 騎白馬的不一定是唐僧,也可能是公孫瓚

【看著比唐僧還帥】


衣賜履說:這個周喁,是曹操的人。袁紹任命曹操的人為豫州刺史,這個腦洞挺大的,我們講曹操時再細討論。

公孫瓚知道後大怒,說,我弟弟的死,禍首就是袁紹。於是他率軍駐紮磐河(自山東省平原縣向東北流入渤海),上書朝廷,曆數袁紹所犯的十條大罪,然後進軍攻擊袁紹。冀州下屬各城多數背叛袁紹而響應公孫瓚。袁紹感到恐慌,便把自己的勃海太守印綬授予公孫瓚的堂弟公孫范,派他前往勃海郡出任太守,以求和解。然而,公孫范隨即背叛,率領勃海郡的軍隊,前去協助公孫瓚。於是公孫瓚自行任命部將嚴綱為冀州刺史,田楷為青州刺史,單經為兗州(山東省西部)刺史,並全部更換了各郡、縣的長官。

衣賜履說:此時,袁紹剛剛從韓馥手裡奪得冀州,基礎不穩。袁紹奪取冀州時,公孫瓚幫了大忙,帶兵攻打冀州,嚇得韓馥把冀州牧讓給了袁紹。

公孫瓚和袁紹正式開撕。

這個時候,我們親愛的劉皇叔正好投奔到公孫同學這裡,公孫瓚就派劉備跟著田楷一道奪取青州,立下功勞,被任命為平原國(首府平原,山東省平原縣)宰相。

三國 | 騎白馬的不一定是唐僧,也可能是公孫瓚


【圖片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