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百年,「覺悟」精神薪火相傳

1705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跨越百年,「覺悟」精神薪火相傳


101年前的今天

1919年9月16日

進步青年團體覺悟社

舉行了成立大會


周恩來、鄧穎超

等20位進步青年

在小小的青磚平房中

舉辦演講、出版刊物

討論研究新思潮

組織和領導青年學生的愛國運動

如今,百年時光倏忽而過

「覺悟」精神卻一直薪火相傳


創建覺悟社


1919年7月,周恩來就讀於南開大學,全力投入到「五四」愛國運動之中。9月2日下午,周恩來同赴京請願的代表一同乘火車回天津。在車廂里,大家熱烈地討論起「五四」運動的經驗教訓和天津反帝愛國鬥爭今後發展方向等問題,認為在天津學生聯合會和天津女界愛國同志會等形式下把群眾組織起來是必要的,但不能停留在一般的群眾組織階段,應該把天津的學生運動引到思想革命和文化革命的方向上來。


郭隆真提出天津學生聯合會同天津女界愛國同志會應更加緊密地合作,成為天津反帝愛國運動的核心。張若名提出把兩個團體合併起來。周恩來進一步提出組成一個更為嚴密的組織,得到大家一致認同。


1919年9月16日,在東南角草廠庵41號——天津學生聯合會辦公室里,覺悟社舉行了成立會。


跨越百年,「覺悟」精神薪火相傳

覺悟社成立地點——草廠庵41號

覺悟社是由天津學生聯合會和天津女界愛國同志會的骨幹組成的進步青年團體。兩會各推舉10人,以體現男女平等,他們便是覺悟社最初的成員。女社員有鄧穎超、劉清揚、郭隆真、張若名、李毅韜、鄭季清、吳瑞燕、周之廉、李錫錦、張嗣婧。男社團有周恩來、諶志篤、馬駿、李震瀛、諶小芩、關錫斌、胡維憲、潘世綸、趙光宸、薛撼岳。


跨越百年,「覺悟」精神薪火相傳

覺悟社社員名單

他們以抓鬮的方式決定個人的號數,取諧音當作別名,代替個人對外的姓名,用以互相稱謂、通信或作筆名。當時製作了50個號碼,因為20人從50個號碼(從1到50)中任意抓取代號,故20人的代號是不連續的。每人抓一個,再用這個號碼的諧音取一個別名,如鄧穎超抓的是1號,別名「逸豪」,周恩來抓的是5號,別名「伍豪」。


覺悟社成立後,將矛頭直接指向「軍國主義、資產階級、黨閥、官僚、男女不平等界限、頑固思想、舊道德、舊倫常」,認為這些「不合乎現代進化的東西」都是「應該剷除、應該改革的」。為了這個目的,覺悟社立志要做引導社會的先鋒,要成為一個預備「犧牲」「奮鬥」的組織,成為對敵作戰的「大本營」。它成立後,備受社會廣泛關注。北京《晨報》評價覺悟社是由「天津學界中最優秀、純潔、奮鬥、覺悟的青年結合的小團體」,是「天津的小明星」。


跨越百年,「覺悟」精神薪火相傳

北京《晨報》對覺悟社的評價

探求真理

覺悟社成立後,社員們把研究各種新思潮、探求社會改造道路作為主要任務。

1919年9月21日,我國早期的馬克思主義者李大釗應邀到天津維斯理堂講演,會後與覺悟社社員們座談。李大釗對覺悟社打破封建習俗、男女同學共同組成團體深表讚許,他說:「覺悟社是男女平等、社交公開的先行」。他還勉勵覺悟社社員要注意研究世界革命新思潮,好好閱讀《新青年》等刊物上發表的進步文章,探索革命真理,為改造中國而奮鬥。


跨越百年,「覺悟」精神薪火相傳

維斯理堂

這次活動後,覺悟社社員開始閱讀李大釗發表在《新青年》上的《庶民的勝利》《布爾什維主義的勝利》《我的馬克思主義觀》等文章,社員們受到了馬克思主義的啟迪教育。在李大釗的指導和鼓勵下,覺悟社社員們開始有組織地深入研究新思潮。


跨越百年,「覺悟」精神薪火相傳

天津學生聯合會與天津女界愛國同志會發的聽講證

為了使問題研究得更加深入,社員們還邀請當時各領域知名學者到天津進行演講,其中有錢玄同講《研究白話文學》、劉半農講《白話詩》、徐季龍講《救國問題》等。這些學者的演講,開闊了社員們的眼界,為他們更加深入地研究新思潮奠定了基礎。


跨越百年,「覺悟」精神薪火相傳

到覺悟社演講的知名人士

經過幾個月與北洋政府鬥爭,覺悟社男女社員感到自己知識不足,他們迫切地感到要取得勝利,必須用先進的思想武裝自己的頭腦。他們加緊了學習和研討,在1920年1月20日出版了《覺悟》第一期。


跨越百年,「覺悟」精神薪火相傳

《覺悟》第一期


面對現實的鬥爭


覺悟社成立後,社員們不僅研究學術,改造思想,而且還特別注意麵對現實的鬥爭。他們把自己置身於群眾之中,去發動群眾。


1919年9月底,天津以及其他各省為了支援山東愛國運動,嚴懲馬良,派遣代表會同山東代表進京進行第三次請願,結果全部代表又遭逮捕。為了營救第三次請願代表,爭取民主和自由,天津學生聯合會、天津女界愛國同志會和天津各界聯合會一致決定借慶祝雙十節舉行集會。10月10日,天津各大中學校學生、群眾數萬人在南開操場舉行隆重集會,繼續堅持嚴懲賣國賊和開展抵制日貨的鬥爭。覺悟社社員諶志篤、周恩來、鄧穎超、李毅韜等積極響應,紛紛投入到這場集會中。


抵制日貨是當時打擊帝國主義的一種重要手段。1920年1月23日,天津學生聯合會在調查中發現魁發成料器庄私藏日貨。商號掌柜勾結日本浪人毆打學生,釀成「魁發成事件」。學生代表和各界代表提出抗議,併到省公署請願。此次請願不但學生被軍警毆打,甚至連為營救學生前往請願的各界代表馬千里、馬駿等二十人也被非法逮捕。


1920年1月29日,天津數千名學生在東馬路齊集,共赴省公署請願,要求廢除中日間一切不平等條約,釋放被捕代表。當局出動大批軍警鎮壓學生,周恩來、郭隆真、張若名等人當場被捕。軍警隨即沖入學生隊伍,毒打請願學生,重傷男女學生50餘人,造成天津「九一念九」流血慘案。


跨越百年,「覺悟」精神薪火相傳

周恩來

2月6日,周恩來、於方舟各寫了一份抗議書,向警察廳長楊以德質問被拘理由。警察當局置之不理。4月2日,周恩來和難友們經過秘密聯絡,在拘留所內發動絕食鬥爭,通告警察廳限三日內公審。他們的鬥爭得到社會各界的有力支援。

迫於社會各方面的壓力,警察廳於4月7日將周恩來等由警察廳營務處移送天津地方檢察廳看守所。


跨越百年,「覺悟」精神薪火相傳

周恩來在獄中寫給覺悟社社友李愚如的信和詩

在檢察廳看守所里 ,大家公推周恩來、馬千里、於方舟三人主辦讀書會,帶領大家學習知識,研討社會問題,並定期開展演講會,介紹新思潮。據《檢廳日錄》記載,周恩來先後用六個晚上介紹了馬克思學說。


跨越百年,「覺悟」精神薪火相傳

周恩來編寫的《檢廳日錄》

隨著周恩來等覺悟社主要成員被捕入獄,天津愛國運動轉入地下。1920年,覺悟社社員劉清揚以天津學生代表的名義,秘密出津,赴南京、上海等地宣傳天津愛國運動,以求聲援。嗣後,又受全國學聯的委派到南洋各地宣傳國內的愛國運動,得到愛國僑胞的積極支持。


在全國輿論和天津各界民眾聲援下,7月17日,當局不得不釋放周恩來等全體被捕代表。獲釋之日,天津群眾在檢察廳門外熱烈歡迎代表們勝利出獄,各團體還舉行了隆重的歡迎會。


革命鬥爭的實踐使覺悟社社員越來越深刻地認識到民眾大聯合的重要性。1920年8月,覺悟社在法租界天祥里召開年會,出席會議的社員14人。周恩來在發言中,總結了一年多來開展天津學生和各界救國運動的經驗教訓,提出只有把五四運動後全國各地產生的進步團體聯合起來,加以改造,採取共同行動,才能改造舊中國,挽救中國的危亡,並把這一主張概括為「改造聯合」四個字。


跨越百年,「覺悟」精神薪火相傳

覺悟社部分社員的合影

覺悟社年會後,為了把這次會議精神付諸行動,周恩來等11名社員赴北京。8月16日,在李大釗支持下,覺悟社、少年中國學會、青年工讀互助團、曙光社、人道社五個團體的代表20餘人在陶然亭舉行座談會。


跨越百年,「覺悟」精神薪火相傳

1920年8月16日,覺悟社邀請少年中國學會等四個團體在北京陶然亭集會。

座談會上,劉清揚、鄧穎超相繼介紹了覺悟社的組織經過和一年來的活動情況。周恩來在發言中對覺悟社提出的「改造聯合」的主張作了說明,倡議與會各進步團體聯合起來,共同進行挽救中國、改造社會的鬥爭。


李大釗代表少年中國學會發言,對覺悟社表示感謝,他認為各團體有表明主義的必要,指出各團體要有一個正確的主義,主義不明,對內既不可以齊一,對外尤不足以與其他組織進行聯合的行動。會後,少年中國學會、覺悟社等5個團體決定聯合起來,通過了《改造聯合宣言》和《改造聯合約章》,宣布「本聯合各地革新團體,本分工互助的精神,以實行社會改造」,並提出「到民間去」「切切實實地做點事」的口號。陶然亭會議後,覺悟社的社員奔赴新的崗位,覺悟社因此停止了集體活動。


跨越百年,「覺悟」精神薪火相傳

如今,覺悟社舊址已經成為了重要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是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的一座不朽豐碑,在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和革命傳統教育中發揮了獨特的優勢。這裡有著我們永遠珍視的精神財富,我們將繼續傳承寶貴的覺悟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