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的足跡丨78年前,三門老百姓救下美國飛行員,獲救者暮年動情地說:那些匆匆趕來的中國人給了我生命

2020-10-16 16:10:58 916 views
摘要

英勇的台州人民,在抗日戰爭中不僅展現了直面日寇的愛國之勇,更以台州式硬氣,在自己的土地上,拯救過“盟軍”美軍飛行員。1942年,作為對日本偷襲美國珍珠港的報復,美軍實施了“杜立特行動”——轟炸東京。4月18日,美軍16架B-25轟炸機從距日本650海里的“大黃蜂”號航母上成功起飛,對日本的東京、橫濱

光陰的足跡丨78年前,三門老百姓救下美國飛行員,獲救者暮年動情地說:那些匆匆趕來的中國人給了我生命

英勇的台州人民,在抗日戰爭中不僅展現了直面日寇的愛國之勇,更以台州式硬氣,在自己的土地上,拯救過「盟軍」美軍飛行員。

1942年,作為對日本偷襲美國珍珠港的報復,美軍實施了「杜立特行動」——轟炸東京。

4月18日,美軍16架B-25轟炸機從距日本650海里的「大黃蜂」號航母上成功起飛(起飛點比原計劃點遠200海里),對日本的東京、橫濱、川崎、名古屋、神戶等地實施空襲。

然而因為種種困難,轟炸機群無法著陸,在油料耗盡後,機組人員被迫棄機跳傘或迫降。16架轟炸機,除8號機迫降於蘇聯符拉迪沃斯托克外,其餘15架分別墜落在浙江、江西、安徽境內。其中兩架美軍轟炸機迫降墜落於當時三門縣屬地南田島(今屬寧波象山)兩處海域、沙灘。

兩機上10名飛行員,被當地百姓和國民自衛隊救起後,護送至國統區三門縣海游鎮,10人最終全部活著回到了美國!

光陰的足跡丨78年前,三門老百姓救下美國飛行員,獲救者暮年動情地說:那些匆匆趕來的中國人給了我生命

△15號機組獲救人員與三門縣救護人員在海游章氏上祠堂合影留念。

沙灘上的飛行員

「當時我才十幾歲,看到我們祠堂里撿來好多大人,他們抬著門板,門板上躺著外國人,後來才知道,他們是美國飛行員。」

講述者叫章宏超,時隔73年,時年84歲老人面對攝影機,在提到這樣一個畫面時,眼神仍透露出驚訝與興奮。

這一段講述,並非記者親錄,而是收錄在2015年製作的紀錄片《大義無疆——1942年三門軍民營救美軍飛行員紀實》中。(以下涉及講述者講述內容,均引自該紀錄片)

在三門縣委黨史研究室內,記者看完這部近半小時的紀錄片。在紀錄片製作者章宏曉的介紹和紀錄片、紀實資料的全面展現中,1942年4月18日到5月18日這驚心動魄的一個月,如一場電影放映了一遍。

而這場電影,對章宏超和其他講述者而言,終生不停循環,歷歷在目。

章宏超對此印象深刻,是有特殊原因的。他的父親章以銓,在這場救援中擔任了翻譯、看護、聯絡員等重任。

章以銓與美軍飛行員見面時,正是5名飛行員身心最痛苦的時刻。

飛機墜落在南田區(現屬象山縣)大沙村前的靴腳頭沙灘。這5名飛行員隸屬7號機組,見到章以銓之前,已遭受極大苦難。

他們的飛機於4月18日下午6時許迫降,燃料耗盡,失控的飛機一頭栽進海里。最先發現飛行員的是村民許尚標、許尚友、孔憲燈等人,隨後駐紮在大沙學校的縣第二自衛大隊分隊長鄭財富等4名士兵先後趕到。

夜色不明,風雨交加,眾人觀察了好一會兒,判定落水正在掙扎的5人不是日本人。自衛隊分隊長鄭財富當過遠洋輪船船員,略懂英語,詢問後確定落難的是美軍,於是村民和士兵們下海營救。

將5名飛行員救上岸後,大家一起將受傷的飛行員背到大沙學校里搶救,對傷口予以包紮。細心的自衛隊隊員們還想打撈機身,以免被日軍發現,但因機身過重,只能將機尾拖擱沙灘。

救上了美軍飛行員的消息傳得很快,當地保長許尚春聞訊趕到,指揮村民給飛行員送飯送菜、更換衣服、給傷員敷藥,並叫來王小富、梅老王、蔣阿和、童大乃等4位甲長共同商量如何進一步救治這5名美國飛行員。

救了飛行員,所有人都陷入了危險。當時日軍駐紮石浦,距大沙很近,如不趕在第二天天亮前送走,不僅飛行員性命難保,全村人也要遭殃。

有人提議,小百丈有條河港可通往後龍頭出海到三門,應當將傷員送到三門救治。

此時,三門縣城已知悉美軍機墜落縣境海域的消息,時任三門縣縣長陳誡正在臨海出席會議,一時趕不回三門,因此急電海游縣鎮各級部門,交託安排救援事宜,同時邀請臨海恩澤醫院的陳慎言醫生等人連夜兼程往回趕。

章以銓就是在這時候被委以重任,和施救組一同趕往三門尖坑塘海邊迎接美軍飛行員一行人的。章以銓會說英語,而且是流利的英語,這簡直太重要了。

「我父親他是海遊學堂首屆畢業生,台州中學畢業後,考入江蘇南通紡織專科學校,成績優良,保送英國,精通英語,後被中央實業部委任為高級工程師,抗戰爆發後回到故鄉從事教育工作。」章宏超說道。

當美軍飛行員在傷痛、焦慮之時,看到碼頭上走來一個穿著西裝、講著流利英語的男子,不禁脫口而出:「這是天下最美妙的聲音。」

祠堂里的大救援

4月20日中午,5名美國飛行員安全抵達海游鎮。

已經在日本上空和中國海域兩次與死亡擦肩而過的飛行員們,被當地居民用轎子抬進了海游鎮章氏上祠堂。他們雖然不知道這是哪裡,但看到眼前如此多的中國百姓熱切地看著他們,說著他們聽不懂但是感受得到全是關切的話,這些連死都不怕的職業軍人,瞬間卸下了堅強的外殼,落下了熱淚。

「在場所有人,都爭著把被子、衣服、食物給他們(飛行員),有一戶人家乾脆把自己新婚的新棉被拿來蓋在傷員身上。」章宏超感慨地說道。

雖然到了鎮上,但是位於祠堂旁的三門縣衛生院,剛剛成立7個月,衛生院僅有3名醫護人員,即院長兼醫生任超民及其妻子、護士洪漪,還有衛生員周祖森。這三位鎮上僅有的醫護人員,擔起了救治傷員的重任。

5名傷員中,僅大衛·撒切爾頸部擦傷可以行動,領航員查爾斯·麥克盧爾中尉腿部受傷,投彈手羅伯特·克萊弗中尉眼部受傷,主駕駛特德·勞森中尉腿部和面牙部均受重傷,副駕駛迪安·達文波特中尉胸部內傷甚重。

經過簡單處理,5名飛行員傷痛有所緩解,但勞森和達文波特傷勢非常嚴重,勞森的一條腿開放性粉碎性骨折。

如果耽誤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紀錄片採訪了任超民的女兒任盈盈,她對當時的危急時刻印象深刻。

「當時衛生院沒有針,也沒有止痛片,只能給他們簡單包紮,唯一一針葡萄糖,也給勞森注射了。因為勞森腿已經斷了,失血也很多,在海水裡泡過,所以要給他打。」

一方面是飛行員們傷情緊急,另一方面,海游接近日佔區,日軍才是最大的威脅。此時從臨海緊急趕來的陳誡縣長和陳慎言醫生到了衛生院,聽完任超民的彙報,大家一致決定火速轉移傷員。

病痛之際,苦痛之時,飛行員們卻在幾日相處中對海遊人民產生無盡謝意。臨走前,勞森中尉摘下一枚勳章送給任超民夫婦以表謝意。

飛行員們尤其感謝章以銓一家。章以銓不僅用英語慰藉、幫助了他們,還讓家裡殺了好幾隻雞熬湯給飛行員滋補。當他知道飛行員們不會使用筷子,不適應中餐,又將自己從英國帶來的西餐具和奶粉、米粉等食物,送給傷員。

章以銓的細心與溫厚,銘刻在勞森心中,直至暮年仍不能忘。他在回憶文章中寫到與章以銓的一次交談。

在交談中勞森說起,他在美國看到街頭和電影院有中國救援會為抗戰募捐,多次經過也偶爾捐上一點錢,以為這樣做已經非常慷慨,而在此時此刻自己得到中國人如此努力的救助後,覺得真是過意不去。

在一旁的章以銓微笑著寬慰勞森:「可別這麼說,你所捐的錢都派上了大用場。」

4月21日清晨,7號機組的5名美軍飛行員被送往臨海恩澤醫院,很快,海游又迎來了第二批5名飛行員。

這5名飛行員隸屬15號機組,也是4月18日選擇在三門海域迫降的。他們的飛機,落在了南田區檀頭山島大王宮村。

光陰的足跡丨78年前,三門老百姓救下美國飛行員,獲救者暮年動情地說:那些匆匆趕來的中國人給了我生命

△15號機組成員

1942年4月18日傍晚,大王宮村趙小寶家正在打麻將。忽然聽見飛機的聲音,趙小寶走出屋外張望,看見一架飛機飛得很低,從屋頂掠過,一會兒聽見海邊傳來「嘭」的一聲巨響,村民們以為是日軍來轟炸,散了就跑,趙小寶與丈夫麻良水慌忙跟著村人逃到村後山中躲藏。在山上待了好幾個鐘頭不見動靜,大家便陸續下山回家。

趙小寶經過自家豬圈時,聽到草堆里有響聲,仔細一看才發現裡面有人,她嚇得叫了一聲,連忙躲到丈夫身後。麻良水以為是偷豬賊,便飛奔進屋拿來馬燈和魚叉。他用魚叉挑起亂草,發現草堆里藏著幾個金髮碧眼的外國人。他們身穿皮衣,頭戴長耳朵帽,渾身濕透。

紀錄片攝製組找到麻良水的兒子麻才興,他複述了父親對那次會面的回憶。

「我父親以前在上海做過船老大,見識多一些,看到這些人的穿扮,知道他們應該是飛機上的人。一群漁民試著和美國人溝通,他們不會中國話,就畫了美國國旗和日本國旗,他們對著日本國旗打拳頭,然後畫了十二顆星星,說自己是美國人,和我父親他們握手,漁民知道美國人是好的,就做飯給他們吃了。」

稍作休憩之後,這些村民帶著飛行員歷經偽裝以防日軍巡視、迎擊偽軍襲擊等艱險,在自衛隊掩護下,利用日軍巡邏間隙,終於安全越過五嶼門洋面乘風駛至健跳,於22日下午4時抵達海游善嶴道頭。

陳誡縣長等縣鎮軍政要員提前趕往迎接,將這支傷員隊伍帶到海游章氏上祠堂。

光陰的足跡丨78年前,三門老百姓救下美國飛行員,獲救者暮年動情地說:那些匆匆趕來的中國人給了我生命

△海游章氏上祠堂戲台。林 立/攝

5名美空軍人員中,除機槍手兼軍醫托馬斯·懷特中尉手部輕傷外,其餘主駕駛唐納德·史密斯中尉、副駕駛格里芬·威廉姆斯中尉、領航員兼投彈手霍華德·塞斯勒中尉、機械師愛德華·塞勒中士等4人均無恙,且體格健壯,精神飽滿。

三門縣各界在送走7號機組美國飛行員後,又得知美軍15號機組飛行員脫險前來海游,備加慶幸,振奮不已。駐紮在「天妃宮」(現三門縣人民醫院地段)的國民兵團(三門縣國民自衛隊)前往海游碼頭迎接,民眾、學生在海游老街簇擁歡迎。當時,縣鎮組織趕製內衣分贈美軍飛行員,並從優安排食宿,熱情接待;政府及商會、農會、教育會等還發動民眾為他們提供日常用品,幫著燒飯洗涮等,盡最大可能全力救助。

分別時,史密斯將掛表和鋼筆送給麻良水以示感謝。

充足休息之後,4月23日上午,海游章氏上祠堂為即將前往臨海的飛行員們舉辦了盛大的歡送會。天井周邊布置張掛著用英文書寫的「再會吧!美國飛行員」等標語條幅,三門縣召集縣鎮機關司法部門、兵團、社會團體和學校等各界人士千餘人到場歡送,飛行員們也在這裡和人們留下了珍貴的合影。

光陰的足跡丨78年前,三門老百姓救下美國飛行員,獲救者暮年動情地說:那些匆匆趕來的中國人給了我生命

上午10時左右,在縣鎮軍政要員的陪同和國民兵團的護送下,15號機組人員5人,除1人被抬著外,其餘4人均徒步啟程。他們走過菖蒲嶺離開海游,經高梘翻越貓狸嶺往大田去臨海。

4月24日,15號機組人員到臨海與7號機組人員會合,大家在恩澤醫院重逢,激動萬分,握手相擁。

10名飛行員在恩澤醫院治療了一個多月,5月18日,由於日軍逼近臨海,加上藥品短缺,對傷員的康復極為不利。浙江省政府決定將傷員送往重慶,從仙居經金華到達衢州,然後換乘火車經南昌、吉安到達衡陽,再到桂林,這才乘上飛機來到昆明,最後從昆明經「駝峰航線」轉道回到了美國。

三門人的真善美

出於人道主義和共同抗擊法西斯的盟軍情誼,三門人民對10名美國飛行員進行了無微不至的救助和關懷,然而,人們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美國飛機在三門縣境墜落的消息,日軍很快得知。在墜機後幾日,日本軍艦晝夜在南田四周海域搜索,企圖打撈墜落在大沙海灘的機身。

由於當地國民自衛隊已拆運7號機上部分零件,將拆下的零件處理妥當,另一架15號機,已墜沉於檀頭山海底,無蹤跡可尋。

一無所獲的日軍大為光火,他們了解到海游鎮收容、救治了10名飛行員之後,將怒火傾瀉到當地人民身上。

日軍在海游鎮上進行了大掃蕩。

可怕的報復行為,給章宏超、任盈盈兩位親歷者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傷痛。

「日軍掃蕩後,我逃到山上去了。晚上的時候,我看到山下一片大火,下山後看到我家也被燒掉了。當時家裡只有我祖父在(章以銓隨傷員隊伍去了臨海),聽說他還被日本人吊起來打,過了一年,我祖父就過世了。打他的原因,就是因為日本人在我家發現了我父親和那幾位美國軍人的合影。」章宏超說道。

任盈盈的家庭,也遭遇了悲劇。「救了美國飛行員之後,日本人瘋狂掃蕩,放火、丟炸彈,我爸爸就帶著我們一家逃難了。逃難過程中,我媽媽流產了。她一輩子都很少提起這件事,這是她心裡永遠的傷痛。」

用紀錄片記錄了幾位親歷者珍貴的講述資料的章宏曉,是海游章氏的族人,講述者章宏超是他的堂哥,那位運用學養給予美國飛行員身心援助的章以銓,是他的伯父。

章宏曉告訴記者,拍攝紀錄片一是工作原因,退休前他在三門電視台上班,2015年是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他利用電視台的資源,拍攝了這部紀錄片。

「第二個原因,我為自己是三門人,是章氏一族的成員,為我們三門人、章氏家族感到驕傲。這些講述者或定居外地,或垂垂老矣,如果不記錄下來,這一段重要的歷史就會失去鮮活的記憶。」

在章宏曉的帶領下,記者前往章氏上祠堂原址。原來的祠堂早已遷移,徒留幾排老屋,述說著當年轟動的歷史。

編輯書籍、整合資料、拍攝紀錄片,這些繁瑣的工作,章宏曉甘之如飴,他深情地向記者講述著當年三門人的真善美,在全國乃至國際上得到了怎樣的讚譽。

1944年8月,以勞森7號機組親歷為素材、由美國米高梅影業公司出品的電影《東京上空30秒》上映。影片在上海放映時,時任美軍駐華總司令魏特邁將軍特邀章以銓全家前去觀看,並設宴招待。

1990年9月,由杜立特的朋友、原美國西北航空公司副總裁穆恩帶領的尋找「中國恩人」考察團一行5人來到浙江,特地前來三門察訪,調查了解當地軍民1942年營救美軍飛行員經過,還將當年的救護人員趙小寶和幾位老漁民接到縣城海游與他們見面座談。隨後,向三門縣政府贈送了一塊精心製作的「多謝」銅牌,上面有獲救倖存的飛行員的簽名。

1991年,已晉陞為中將、95歲高齡的杜立特,在一封給中國朋友的信中寫道:「衷心希望我們的年輕一代永遠不忘記美中兩國人民在二戰中作出的巨大犧牲,共同努力,不讓戰爭悲劇重演!」

1992年,美國政府在明尼蘇達州舉行「杜立特行動」50周年紀念活動,主辦單位向當年營救美軍飛行員的中國友人發出盛情邀請。3月17日,趙小寶、陳慎言等5位老人踏上美國國土。所到之處,他們都受到美國人民熱情友好的歡迎。明尼蘇達州和羅徹斯特市授予他們「榮譽市民」稱號。他們還得到「人類服務傑出獎」,被美國新聞媒介譽為「世界公民」。時任美國總統喬治·布希致信向他們表示問候,美國國防部長切尼接見了他們。

2012年4月18日,杜立特轟炸東京70周年紀念活動在美國俄亥俄州代頓美國空軍國家博物館舉行,此時仍健在的僅有5名轟炸機隊老兵,當天有4名來到現場。其中,就有90歲高齡、曾在三門獲救的7號機組老兵大衛·撒切爾中士,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動情地說:「我永遠忘不了中國朋友對我們的無私幫助!因為我當年落在海里幾乎絕望了,是那些匆匆趕來的中國人給了我生命。」

本文參考了紀錄片《大義無疆——1942年三門軍民營救美軍飛行員紀實》,資料圖片由章宏曉提供。

來源:中國台州網

申明: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