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歷史政德人物】革命軍中馬前卒 | 鄒容

2020-10-16 16:11:10 1943 views
摘要

鄒容,原名桂文,字蔚丹,清光緒十一年出生在重慶夫子池洪家院子一商人家庭,童年和少年時期都是在家鄉重慶度過的,其著作《革命軍》被譽為中國近代的《人權宣言》,是我國辛亥革命先驅、著名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家。

微信搜索「重慶地方志」關注我們的公眾號喲!

鄒容,原名桂文,字蔚丹,清光緒十一年出生在重慶夫子池洪家院子一商人家庭,童年和少年時期都是在家鄉重慶度過的,其著作《革命軍》被譽為中國近代的《人權宣言》,是我國辛亥革命先驅、著名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家。

【重慶歷史政德人物】革命軍中馬前卒 | 鄒容

無產階級革命家吳玉章詩讚之「風雨巴山遺恨遠,至今人念大將軍」

年少時期,聰穎慧敏的鄒容在熟讀四書、五經、《史記》《漢書》等經典著作的同時,還深受明末清初著名抗清英雄張煌言、鄭成功等人的影響,反清革命的種子在心中早已萌芽。


光緒二十三年,12歲的鄒容參加巴縣童子試,發現考題晦澀生僻,大膽地向主考官提出疑問,繼而與之互辯,為表示反抗,憤然棄考。回家後,父親鄒子璠得知鄒容鬧考場一事,痛打了他一頓。


面對一心希望兒子考取功名、光耀門楣的父親,鄒容說:「衰世科名,得之又有何用?」父親沒法,只好將他送到重慶經學書院就讀,寄望書院名儒呂翼文等可以教化兒子。


在經學書院,鄒容學有進益,但仍秉持本心,常「與人言,指天畫地,非堯舜,薄周孔,無所避」。山長(即院長)呂翼文害怕鄒容言行早晚牽累自己,不久便將其開除出書院。

甲午戰爭後,帝國主義掀起了瓜分中國的狂潮,中華民族危機空前嚴重,以康有為、梁啟超為代表發動的維新變法運動,傳播到了山城重慶。


此時,鄒容大量閱讀《天演論》《時務報》《渝報》等進步書報,廣泛吸收新思想,其中尤其喜讀維新志士譚嗣同的《仁學》。


光緒二十四年,當譚嗣同等在北京慘遭清廷殺害的消息傳到重慶時,一向欽慕譚嗣同的鄒容異常悲痛,為表哀悼紀念,他找到譚嗣同的遺像,掛在自己座旁,以此激勵自己,也更堅定了救國報國的信念。

【重慶歷史政德人物】革命軍中馬前卒 | 鄒容

光緒二十七年,清政府開始實施新政,提倡出國留學。同年四川首批選派留日學生22名,五月十六日,鄒容力排舅父劉華廷等人的反對,毅然赴成都考試,並成功考取;不料,臨近出發前,鄒容卻被突然告知已將其除名,理由竟是「聰穎而不端謹」。大概是鄒容以前對腐朽清政府不滿的一些言行傳到了清廷耳里,就這樣失去了公費的資格,然而他去日本求學的決心十分堅決,公費不行,就自費。在他努力爭取下,父親終於同意出資供其留日學習。


這年秋,鄒容離開重慶到達上海,進入江南製造局附設的廣方言館補習日語。


光緒二十八年八月,鄒容東渡日本,入東京神田區同文書院學習。

留日期間,鄒容積極探求西學,潛心閱讀了盧梭的《民約論》、孟德斯鳩的《萬法精理》等資產階級啟蒙著作,同時投身於孫中山領導的愛國民主運動。


光緒二十九年留日學生召開新年團拜大會,同以往一樣,鄒容在這次大會上發表了激情昂揚的演講,力倡排滿,言辭懇切,深富感召力,在留日學生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光緒二十九年4月,鄒容回國,到達上海,進入蔡元培任學校總理的愛國學社,在這裡結識了章太炎、章士釗等人,鄒容拿著留日期間所作《革命軍》稿子請亦師亦友兄弟相稱的章太炎為之潤色,章一看文稿,大加讚賞,並欣然為之作序,後序文發表於上海的《蘇報》。

【重慶歷史政德人物】革命軍中馬前卒 | 鄒容

在章太炎的介紹下,《革命軍》由大同書局出版,署名革命軍中馬前卒鄒容

《革命軍》一書,共設緒論、革命之原因、革命之教育、革命必剖清人種、革命必先去奴隸之根性、革命獨立之大義、結論7章,2萬餘字。


書中,鄒容提出要「掃除數千年種種之專制政體,脫去數千年種種之奴隸性質」「使中國大陸成乾淨土」「豎獨立之旗,撞自由之鐘」;發出「我中國今日不可不革命;我中國今日欲脫滿洲人之羈縛,不可不革命;我中國欲獨立,不可不革命;我中國欲與世界列強並雄,不可不革命;我中國欲長存於二十世紀新世界上,不可不革命」的革命宣言,倡議四萬萬同胞共同建立自由獨立的中華共和國。文字淺顯易懂,振聾發聵,直指人心。由此一經問世,如雷霆之聲,驚醒數萬沉睡的中國人,很快便銷售一空。


孫中山還特別隨身攜帶《革命軍》,將其作為同保皇派論戰的思想利器,並先後翻印萬餘冊分寄美洲、南洋各地華僑,以作革命宣傳之用,在華僑中深受歡迎,廣開革命風氣。


魯迅曾指出:「便是悲壯淋漓的詩文,也不過是紙片上的東西,於後來的武昌起義怕沒有什麼大關係。倘說影響,則別的千言萬語,大概都抵不過淺近直截的『革命軍馬前卒鄒容』所做的《革命軍》。」

因《革命軍》宣傳反清排滿,在民眾中影響甚深,很快就引起了清政府的特別敵視和恐慌,他們勾結英帝國主義,製造了震驚中外的《蘇報》案。


1903年6月29日、30日,上海工部局巡捕查封報館,闖入愛國學社,逮捕了章太炎等5人。當時鄒容在一英國傳教士住所內,本可以躲過這場災難,但他不願獨善其身,竟徒步走到捕房自首。


後清政府對章太炎、鄒容等人進行控告,經公共租界會審公廨幾經審訊,12月,擬判章太炎、鄒容永遠監禁之罪。1904年5月,經領事公會複議,下達最終判決,判章太炎監禁3年,鄒容監禁2年,罰作苦工,從上年拘獲之日算起,迨服刑期滿,逐出租界。


在獄中,章太炎、鄒容「兩人日會聚說經,亦時時講佛典」,共赴苦難、互相勉勵。鄒容在獄中寫詩明志:「一朝淪地獄,何日掃妖氛!昨夜夢和爾,同興革命軍。」


然鄒容終因年少體弱、內心剛強不堪凌辱,於光緒三十一年獄期將滿之時,病倒了。章太炎幾經周折為鄒容請醫看病被拒。二月,會審公廨終於同意保釋。出獄前一天,鄒容去工部局醫院就醫,服下藥不久,病情卻更加嚴重,4月3日凌晨四點,病死於獄中,年僅20歲。


迨至收殮時,「髀肉盡消,空存皮骨」。


鄒容的英年早逝,給世人留下了無盡的悲痛和遺憾。柳亞子作《哭鄒威丹烈士》,有「蜀中王氣今何在,放眼乾坤少一頭」「自由死矣公不死,三百年來第一流。」老友章太炎1922年尋訪到華涇鄒容墓後,數次祭奠,並整修墓塋,作《贈大將軍鄒君墓表》,國民黨元老於右任書寫勒石於墓地。

1912年中華民國建立後,孫中山以臨時大總統名義簽發命令,追贈鄒容為陸軍大將軍。重慶蜀軍政府將鄒容列為四川死難烈士第一名,加以表彰。


為了紀念鄒容,1943年,重慶鄒容出生地的街道改名為鄒容路;1946年,在重慶南區公園建鄒容紀念碑,2000年紀念碑被重慶市政府列為直轄後第一批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重慶歷史政德人物】革命軍中馬前卒 | 鄒容

鄒容烈士紀念碑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