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案紀實:法國外交官布爾西科娶中國男子時佩璞為「妻」真相揭秘

3006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一個中國京劇男演員「女扮男裝」與一法國外交人員相愛,他們在北京同居、「生子」,直到法國人最後身陷囹圄,還不相信自己的妻子是個男人……此事轟動了法國......


世界大案紀實:法國外交官布爾西科娶中國男子時佩璞為「妻」真相揭秘


初戀

1964年,中法建交。剛剛20歲的伯納德·布爾西科來到中國北京,任法國大使館會計。


世界大案紀實:法國外交官布爾西科娶中國男子時佩璞為「妻」真相揭秘

伯納德·布爾西科的護照

聖誕夜前夕,在大使館召開的晚會上,布爾西科注意到了會場中唯一的中國人。他是使館官員孩子的中文教師,26歲。他眉清目秀,少語沉靜,皮膚白皙細膩,操著一口流利的法語,總愛翹著蘭花指,很女性化。他叫時佩璞,出身於高級知識分子家庭,曾在雲南大學學習法語,當時是北京青年京劇團的編劇和演員。


世界大案紀實:法國外交官布爾西科娶中國男子時佩璞為「妻」真相揭秘

1960年代的時佩璞

布爾西科主動上前打招呼,請求時佩璞教他中文,兩個內向的人很快熟悉了,成了好朋友。時佩璞帶著布爾西科逛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並給他介紹中國文化和京劇,布爾西科被他的學識和文靜中性的氣質所深深吸引。

一天黃昏,兩個人來到故宮旁的公園裡,時佩璞講了「梁祝化蝶」的故事。聽完故事的布爾西科意猶未盡,時佩璞告訴了向他透露出一個秘密:他其實是個「祝英台」,小時候因為母親生了兩個女兒,祖母很不滿意,準備為父親納妾,所以父母為了瞞住祖母,從小他就被當作男孩養。

布爾西科聽後並不驚訝,好像一開始就知道了一樣,反而說:「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會幫你保守這個秘密。」


世界大案紀實:法國外交官布爾西科娶中國男子時佩璞為「妻」真相揭秘

時佩璞(左)與布爾西科合影

時佩璞唱的是花旦,本來氣質中又帶有女性的特點,從未談過戀愛的布爾西科居然沒有一點懷疑,反而激起愛憐之心, 兩人很快墜入了情網。時佩璞告訴布爾西科,東方女性很害羞,行房事時需要穿著衣服。布爾西科愛得如痴如狂,也就同意了,但沒人知道時佩璞在兩個人肌膚之親時,是怎麼樣瞞天過海的。1965年底,布爾西科要離開中國了,時佩璞告訴他,自己懷孕了,布爾西科動情地說:「我會回來的!」

兒子

四年後,布爾西科真回來了。因為當時的中國環境,他只能夜晚騎車到時佩璞家中,兩人見面,布爾西科問起自己的兒子,時佩璞告訴他,為了保護帶有歐洲長相的孩子,只能把他放到偏僻的西部。沒過多久,時佩璞拿出一張孩子的照片,說這是他們的孩子,孩子長得很像歐洲人,布爾西科深信不疑。


世界大案紀實:法國外交官布爾西科娶中國男子時佩璞為「妻」真相揭秘

時佩璞給布爾西科他們「兒子」的照片

因為當時國人不能與外國人私下接觸,兩個人在一起的機會很少。布爾西科以學習「思想」的借口來到時家。在時家,他認識了一個姓康的軍人。等熟悉以後,布爾西科就把在使館接觸的情報給他,條件就是讓他保護自己的妻兒。

1972年,布爾西科結束他在中國的工作,離開中國,令他遺憾的是,始終沒有見到兒子。回到法國巴黎的他,愛上了一個叫蒂埃里的男子。但蒂埃里好動,與布爾西科的性格截然不同,這使他又懷念起中國的「妻子」,更想念他的兒子。

讀到這裡,我們也就理解了,「雙性戀」的傾向也許是布爾西科對帶有女性化的時佩璞著迷的原因。

1973 年,布爾西科來到中國,總算見到了自己的兒子——時度度,初次見到孩子的他激動不已,給兒子買了當時北京城中最好的玩具,陪他玩耍,這也許是他一生最美好的時光了。


世界大案紀實:法國外交官布爾西科娶中國男子時佩璞為「妻」真相揭秘

布爾西科抱著自己的「兒子」時度度


為了能和兒子多待在一起,1977年,他又主動申請到了蒙古首都烏蘭巴託大使館工作的機會。在烏蘭巴托,布爾西科遇到了一個蒙古女大學生,兩人同居了。從此,他開始一段「雙城戀」。從烏蘭巴托到北京要乘36小時的火車,布爾西科每一個半月就要去北京一次,與「妻兒」見面,並把一些情報帶給中國。


世界大案紀實:法國外交官布爾西科娶中國男子時佩璞為「妻」真相揭秘


布爾西科與時度度

感情的奔波讓布爾西科疲憊不堪,他在烏蘭巴托只幹了兩年,便丟了工作,只能又回到了法國。在法國,他先後找了一個男朋友和一個女朋友生活過,他始終忘不了自己的中國「妻兒」......

真相

1982 年,布爾西科終於幫時佩璞母子爭取到了法國三個月的文化交流簽證。時佩璞帶著兒子來到了法國,讓人沒想到的是,時佩璞因為他京劇的特長,在法國藝術界混得風生水起,因此把簽證延長了一年。

一個使館人員與一個中國人頻繁親密來往,當然引起了法國情報部門的注意。法國督查開始對布爾西科和時佩璞進行問詢。督查看到時佩璞喉結突出,怎麼也不相信他是個女人。入獄時候,布爾西科還安慰時佩璞說,沒事,如果能結婚,也許就能早點出獄。但是,法官對時進行醫學檢查,顯示他是男兒身,且沒經過變性手術。


世界大案紀實:法國外交官布爾西科娶中國男子時佩璞為「妻」真相揭秘


時佩璞事件成為了各大媒體的頭條

更讓布爾西科難以接受的是,經檢測,時度度和他沒有任何血緣關係,最後時佩璞也承認孩子是從新疆維族人家領養的。得知真相的布爾西科徹底崩潰了,精神上陷入抑鬱,只是流淚。布爾西科甚至兩度自殺,兩度獲救。

1986年5月,法國開庭審判,兩人被判入獄六年。時佩璞的律師在法庭上說:「這個故事的兩個主人公心理脆弱而興奮。他們生活在同一個夢裡,因為希望相信對方,而對對方的話不曾有疑。」

餘生

畢竟時佩璞在法國文化藝術界小有點名氣,在華人的呼籲幫助下,1987年4月,法國總統赦免時佩璞,不久,布爾西科也被赦免。這個案子在法國引起巨大的轟動,人們實在好奇:生活這麼長的時間,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個男人?

「雌雄莫辨」的布爾西科更成為法國人的笑柄。

世界大案紀實:法國外交官布爾西科娶中國男子時佩璞為「妻」真相揭秘

出獄後的時佩璞

西方世界對這段畸形戀情也充滿好奇。美籍華裔劇作家黃哲倫將這此事編成了的百老匯舞台劇《蝴蝶君》,上演後立即引起轟動。1994年,加拿大導演大衛·柯南伯格拍了電影版的《蝴蝶君》,華人影帝尊龍出演時佩璞。

出獄後,兩個人刻意躲開公眾的關注,各自低調生活,偶爾才通一次電話。時佩璞出獄後曾說過:過去我對男人和女人都很著迷,我的性別、他們的性別都不重要。

2009年6月30日,時佩璞在巴黎的家中去世,時年70歲,生前與兒子度度住在一起,曾任法中文化藝術發展協會會長。

臨死之前幾個月,時佩璞打電話告訴布爾西科:我依然愛你。

布爾西科因中風住在巴黎一家療養院,在得知時佩璞病逝的消息後,接受《紐約時報》電話訪問時,對此事反應冷淡。他一直不肯原諒欺騙他20多年的「祝英台」。 因為愛情可以超越種族,甚至性別,但無法跨越欺騙和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