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抗美援朝70周年」車站的記憶

2020-10-16 16:16:54 2374 views
摘要

“雄糾糾,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保和平,衛祖國,就是保家鄉。中國好兒女,齊心團結緊,抗美援朝,打敗美帝野心狼!”

寬甸發布

「雄糾糾,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保和平,衛祖國,就是保家鄉。中國好兒女,齊心團結緊,抗美援朝,打敗美帝野心狼!」1950年10月25日,中國志願軍將士們高唱戰歌義無反顧地奔赴朝鮮戰場,與美帝主義侵略者進行殊死搏鬥並奪得了最終勝利。他們用鮮血、用生命捍衛了中華民族的神聖尊嚴。半個世紀過去了,這曲渾厚雄壯的歌聲依稀還在耳畔縈繞。在抗美援朝七十周年到來之際,筆者來到當年擔負重要戰略中轉任務的長甸上河口火車站,拜訪了看守車站26年的楊雲洲、鞠振芳兩位老人,寫下此文與讀者共同追思當年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紀念抗美援朝70周年」車站的記憶

大自然以其神奇的力量,創造了巍巍長白山。千百年來,天池不停地噴吐泉水,在穿山越穀日夜奔流中容納百川,匯成浩浩江水,注入浩瀚的黃海。人們見這江清澈碧綠,色似鴨頭,便稱之為鴨綠江。春天的上河口桃紅柳綠,碧波蕩漾,中朝兩國風光倒映在一江春水中,一條鐵路沿著鴨綠江伸向遠方,拐彎處就是上河口火車站。現在的車站沒有站名,也沒有站台,只是一座靜卧在江邊的殘破老房,與遠處的下河口斷橋遙相互望,如果不是一條鐵路從門前蜿蜒而過,沒人知道它就是那座大名鼎鼎的上河口火車站。在這間光點斑駁的小屋裡,已到耄耋之年的楊雲洲,鞠振芳兩位老人向筆者緩緩打開了記憶的閘門,往事如細流般汩汩而來。

那是在1951年,19歲的楊雲洲因為性格隨和溫厚,被領導相中選進了鐵路,成為一名線路工。剛參加工作的時候生活十分貧苦,全部家當就是一件棉袍,白天當衣服,晚上做被子。1952年春天,在別人的介紹下,他認識了未來的妻子鞠振芳,楊雲洲喜歡鞠振芳的溫柔賢淑,鞠振芳欣賞楊雲洲的憨厚老實,年歲相同的兩人相識不久便定下親事。

1952年9月30日晚上,楊雲洲輾轉反側難以入睡,因為明天自己就要迎娶鞠振芳,雖然經濟條件不寬裕,但他們還是在親友的幫助下置辦了一些東西,望著炕上、地上擺放的簡單結婚用品楊雲洲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嚮往。後半夜時,他迷迷糊糊剛睡著,忽然聽到遠處傳來刺耳的防空警報聲,他連忙爬起來打開窗戶,腦袋一下就懵住了,只見江對岸的朝鮮濃煙滾滾、火光衝天,不時有爆炸聲傳來,地上各種防空武器乒乒乓乓開了鍋似的反擊。直到外面有人喊:「美國飛機轟炸,快把燈滅了「貓'起來!」楊雲洲這才回過神來,一下就咕嚕到炕下,抱著頭趴在地上,腦子裡面一片空白。

天蒙蒙亮的時候爆炸聲才漸漸消失,還不到六點鐘,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外面傳來工友的喊聲:「江邊的火車道被炸了一個大坑,趕快過去搶修。」楊雲洲把結婚的事忘得一乾二淨,抓起鐵鍬就往外跑。到現場一看,著實嚇了一跳,一個直徑7、8米的扇形大坑像撩著血盆大口的怪物橫在鐵路當間兒,炸碎的鋼軌扭得麻花一樣飛得到處都是,「乖乖,那坑足有一人多高呢!」老人連說帶比劃地形容當時看到的畫面,「七八十號棒小伙幹了一響午才把它平上。」中午要吃飯的時候,隊上的李主任來檢查工作進度,看到他就愣住了:「你不去結婚,在這幹嘛?」這下把楊雲洲也給問愣住了,半天才反應過來有這個事,李主任理解地拍拍他的肩膀:「先把手裡活兒放放,給你半天假,趕緊回去把喜事辦了。」1952年10月1日,建國3周年的這天下午,楊雲洲和鞠振芳兩人拜堂成親,婚禮不是那麼熱鬧,來的親友也不那麼多,但兩個人終生也不會忘記那一天。

成親第二天,楊雲洲又拎著鐵鍬上工了。由於當時丹東的鴨綠江大橋和河口公路橋都被破壞,上河口鐵路橋承擔起運輸重擔,也引來美軍晝夜頻繁轟炸。「白天車站沒什麼人,就幾個值班的,火車也都藏在山洞裡面。天黑了才開始往朝鮮那邊運,一點兒亮也沒有,怕被美軍飛機發現。大家白天出門幹活不能穿紅色之類「扎眼」的衣服,專門撿樹林密集的地方

走,以躲避美軍飛機低空掃射。」楊雲洲回憶道,「那飛機一來成群結隊,太陽一照白瓦瓦的,飛的挺低,'肚子'一張開就往下掉炸彈。晚上睡覺不能太「死',因為隨時都可能有防空警報,飛機來轟炸了就趕快躲在炕沿下面。有次壯著膽子趴窗看,發現它們扔炸彈的時候,都要先扔個照明彈,天像亮了似的,完了才扔炸彈。防空陣地上的蘇制探照燈晃來晃去,照到飛機就開始反擊,炮彈像火球一樣滿天都是。」

據鞠振芳老人回憶,當時上河口有不少蘇聯人和朝鮮人。蘇聯專家每天忙指導建設炮兵陣地和安裝軍事設備,和中國老百姓不怎麼交流。朝鮮人民軍的士兵對中國老百姓非常客氣,待人接物都很有禮貌。轉移過來的朝鮮教師和學生因為家人處於前線,生死未卜,時常傳出抽泣的聲音。「看著那些朝鮮小孩哭,想到也許他們小小年紀就失去了父母,很多人都跟著掉眼淚,更加痛恨發動這場罪惡戰爭的侵略者,也更加堅定了打敗他們的信心!「現在回想起來,鞠振芳老人的眼圈還是紅紅的。

1953年7月27日, (《朝鮮停戰協定》在板門店簽字,這標誌著中朝人民最終取得了這場歷時兩年零九個月的戰爭的勝利。楊雲洲,鞋振芳兩位老人不會忘記那個舉國歡慶的日子,「所有的人都衝到大街上,不論老人還是該子,中國人還是朝鮮人,大家都拉著手唱啊,跳啊,歡慶這來之不易的勝利,每個人臉上都掛著喜悅的淚水。」

時光如水,歲月穿梭。轉眼前,70年過去了,往昔的年輕人已經變成白髮蒼蒼的老人,這座兩位老人守護了26年的火車站也早已廢齊,殘破不堪。但生命還在延續,歷史的車輪也在滾滾向前。楊雲洲老人的兒子、孫子接過了他的班,成為新一代鐵路工人,繼續為這條鐵路奉獻若白已的青春。而在舊車站對面,一座設施先進,功能齊全,具有國際一流水準的新上河口火車站也在2009年修建起來,新車站不單單有戍邊意義,其帶來的人流、物流、資會流,必將帶動河口、寬甸、乃至遼東地區經濟發展。

新舊車站迎面而立,彷彿一位慈祥的長者在看著自己青春洋溢的後輩。歲月在長者的臉上留下了縱橫交錯的溝渠,蘇式木製結構的老房門柱和房梁開始腐爛,牆體已經開裂,牆上刷寫的毛主席語錄也只是隱約可見,與對面三、四十米遠的新車站形成鮮明的對比。老人不舍地告訴我們,他們已經接到了拆除房屋的通知,這座他們生活了26年的房子,也許不久以後就將消失了。

筆者對這樣一座具有愛國主義教育意義的歷史建築即將面臨拆除的命運感到遺憾。因為它見證了60年前那場蕩氣迴腸保家衛國的戰爭,見證了新中國從落後走向現代化的一個個足跡,見證了中國人民所創造的一段段新的歷史。兩位老人看護的不僅僅是這幾間房子,還有對那一段歷史的回憶。前人已經為了這個崇高的事業作出了巨大的犧牲,我們有責任銘記這一切,並告訴我們的下一代,在我們美麗的祖國曾經有過這麼一些人,他們用鮮血和生命為我們換來了今天幸福美好的生活。

現在兩位老人空閑之餘會坐在江邊,望著奔流不息的江水,回憶那些無法忘卻的往事,追思那些永遠埋在彼岸的革命前輩。採訪結束之後,兩位老人站在屋前與我們揮手作別,旁邊幾株桃樹正在綻放絢爛的花朵,彷彿那些可愛的志願軍戰士,讓我們為他們帶去對祖國的祝福,車漸行漸遠,視線逐漸變的模糊,遠處的老房、身影和桃花融為一體,在陽光下,折射出五色的光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