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克阿瑟都惹不起的中國陸軍,你李奇微憑什麼?特等功臣譚秉雲

2897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麥克阿瑟都惹不起的中國陸軍,你李奇微憑什麼?特等功臣譚秉雲

譚秉雲

我會再造「仁川登陸」的奇蹟

這次吃虧的不再是北朝鮮人

而是中國人。」

李奇微囂張的對記者說到

幾十天後

他的豪言壯語變成最響亮的耳光,打在他的臉上!


麥克阿瑟都惹不起的中國陸軍,你李奇微憑什麼?特等功臣譚秉雲

上將李奇微

摧毀他的不是千軍萬馬

只是一名中國人民志願軍戰士

他就是譚秉雲

一人

一槍

三手雷

炸毀三輛坦克

阻擊敵師八小時

中國陸軍又一傳奇

麥克阿瑟一生的夢魘。

「誰想和中國陸軍打仗,那他就是腦子有病」

——麥克阿瑟

能讓大名鼎鼎的麥克阿瑟說出這句話,可見,中國人民志願軍已經將他徹底的打服,而做到這一切的是無數先烈的共同努力,是一位位傳奇將美國大兵的高傲擊得粉碎。

中國狙神張桃芳,35天狙殺214人

哭著喊出「向我開炮」的烈士王成

其中也有「反坦克傳奇」譚秉雲

今天我們就來回顧一下譚秉雲的戰場往事!


麥克阿瑟都惹不起的中國陸軍,你李奇微憑什麼?特等功臣譚秉雲

麥克·阿瑟


01 奔赴戰場

譚秉雲

(1923-2001)

譚秉雲,出生於1923年11月13日,祖籍四川省江津縣(現重慶江津區)。由於家境貧寒,譚秉雲從小就很懂事,常常幫助家裡幹活,養成了吃苦耐勞的品格。他從小的願望便是做一名軍人,希望能夠馳騁沙場。

1951年,朝鮮戰爭打的如火如荼,懷揣著保家衛國之心的譚秉雲,決然走進了徵兵處,報名成為一名中國人民志願軍。

1951年中旬,聯合國軍一方面從「三八線」正面瘋狂突破,一方面企圖從戰場側後方強行登陸,以期形成包圍之勢,一舉拿下正面戰場。

戰役後期,美國出動機械化部隊,不要命的突進,而這時一支摩托化部隊已經攻破我軍北漢江防線,兩軍匯合,企圖斬斷江南方面軍撤退路線。


麥克阿瑟都惹不起的中國陸軍,你李奇微憑什麼?特等功臣譚秉雲

敵軍為了配合兩支部隊的突進,美軍派出大量戰機,瘋狂轟炸,撤退已迫在眉睫!

這時,譚秉雲所在的中國人民志願軍27軍奉命趕往390高地,不惜一切代價,為江南軍撤退拖延時間,接到命令的他們,開始披星戴月的趕路。

在這次任務前,譚秉雲已經參加過朝鮮戰爭第二次戰役,他所在的27軍,是許世亮打出來的王牌,先後在淮海,渡江戰役中屢次立下奇功,而他所屬的80師更是其中戰鬥力最猛的師之一。

5月23日,27軍順利趕到390高地。一到地方他們就開始按照事前布置的計划行動起來。390高地地勢險要,中間只有一條能容納一輛坦克通行的泥巴路,而路的一邊是陡峭的山坡,另一邊則是一條小河流,周圍幾乎沒有掩體,志願軍戰士可以在坡上建築防禦工事,佔據以高打低的有利戰略位置,只要將敵軍的坦克打掉一輛,整個道路就會陷入癱瘓狀態。


麥克阿瑟都惹不起的中國陸軍,你李奇微憑什麼?特等功臣譚秉雲

他們連夜趕路就是為了能夠提前在這兒部署戰鬥力,希望能夠盡量拖延美軍坦克前進速度。

5月24日,天色剛過黃昏,譚秉雲所在的239團全體士兵在團長的指揮下,全部埋伏在半山腰上。

為了偵查敵情,譚秉雲便和手下弟兄說,自己一個人偷偷往後方摸過去,以便摸清楚敵軍坦克還有多久抵達埋伏點。隊伍里的兄弟們不放心他一個人過去,就將班裡身材比較小,腿腳麻利的毛和叫了出來,陪著他一起去,兩人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就這樣,兩人各自拿了一支槍,幾顆手雷便開始小心翼翼的向後方摸過去。

02 萬夫莫開

譚秉雲和毛和兩人,就著暮色,在山坡上飛速的移動,兩人不知不覺間就摸到公路近處挨著小河邊的一大叢灌木中,兩人不動聲色的趴下,譚秉雲更是在來的路上用泥巴將整個身上都塗抹了一層,衣服上也沾滿了雜草。

此時太陽已經完全落下,夕陽的最後一絲光輝也在天邊消失殆盡。秋天的傍晚,氣溫驟降,整個空氣中都像是裹著一層水霧,吸進肺里,一股涼意傳遍整個身體。譚秉雲和毛和一動不動的趴著,隨著時間的推移,就在兩人被冷的手腳發凍快要堅持不住時,一波波的震動搖晃感將兩人嚇了個激靈。震感過後,就是一連串機械轟鳴從馬路盡頭那邊傳來。譚秉雲拉了拉毛和的衣角,示意他保持警惕,敵軍的坦克馬上就要開過來了。


麥克阿瑟都惹不起的中國陸軍,你李奇微憑什麼?特等功臣譚秉雲

譚秉雲轉了轉眼珠,只見天邊掠過一道道光柱,光芒在時間的推移下,越來越耀眼,坦克履帶碾過,將地面震動的搖搖晃晃。一些石頭被碾過,飛也似的向旁邊灌木叢而來,打的樹榦嘩嘩作響,像一連串子彈剛出膛一樣。

譚秉雲小心翼翼的將嘴湊到毛和耳邊,對他說:「你呆在這兒不要動,我慢慢的匍匐過去,看看有多少輛坦克。」說完他便開始慢慢的挪動身體,譚秉雲已經參加過大大小小不少的戰役,心理素質絕對過硬,但是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觀察坦克,看到這些龐然大物,他也不免的緊張了起來。

挪了一會兒他便不動了,這時敵人的坦克赫然已在15米開外,他將凍得發紅的手指往腰間探去,按在了手雷帶上,就在坦克開到離他不足10米時,他突然支起身子,單膝跪地,將手雷從帶上拿了下來,右手緊緊的攥著,左手食指輕輕的勾在插圈上,蓄勢待發。


麥克阿瑟都惹不起的中國陸軍,你李奇微憑什麼?特等功臣譚秉雲

坦克每前進一米,毛和的心就越緊了一分,一會兒工夫,一輛打頭的坦克馬上就要出現在譚秉雲的腦袋上,只見譚秉雲猛地站起身來,左手食指一拉,右手一揚,一顆手雷在空中划過一道弧線,穩穩的掉落在坦克的前沿。「轟」的一聲,手雷炸開,離得近的譚秉雲,瞬間眼前白茫茫一片耳朵里蟬聲嘶鳴。他立馬搖了搖腦袋,睜開眼睛看了看情況,眼前的坦克哪裡有什麼損傷,反而爆炸聲刺激了敵人,引擎聲越來越大,原來是敵軍開足了馬力,準備一衝而過。

譚秉雲氣的上了頭,只見他立刻衝出灌木叢,跑上公路,奔著坦克屁股就將第二顆手雷瘋狂往前甩去。一股劇烈的爆炸之後,手雷碎片向譚秉雲飛來,他眼前一黑,幾欲昏倒在馬路上。

看到譚秉雲搖晃的身體,毛和立馬衝上公路,他拉住譚秉雲,使勁的在他臉上來了幾「耳刮子」,清醒一點的譚秉雲,立馬問道:「坦克呢,這他嗎該死的坦克呢?」,毛和馬上回答他,已經炸了一輛了,就在前面停了下來。聽到這裡,他抬手摸了摸臉,猩紅瞬間布滿整個手掌。

還沒等他們緩過勁來,一串炮彈在他們的身邊炸開,譚秉雲一把推開毛和,大喊道:「快,打第二輛,打他屁股!」。他提著槍向第二輛坦克衝去,劇烈的動作將剛剛凝固的傷口又撕裂開,鮮血順著眼窩流了下來,他顧不得抬手去抹,用牙齒咬開插圈,將最後一顆手雷擲了出去,眼前一股煙雲飄過後,坦克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響後,便沒了動靜。他立馬將手中的槍端了起來,對著坦克上方的艙門和觀察塔就瘋狂掃射了起來,他邊開槍邊對毛和吼到:「趕緊炸他屁股,這狗娘養的還沒熄火!」,他知道只有將坦克的動力徹底摧毀才能完成任務,而要摧毀它,自己必須在前面吸引敵人的火力。毛和聽後馬上拿出手雷,配合著譚秉雲,當炮塔向譚秉雲這邊轉過來時,他立馬將手雷丟到了坦克屁股下面。

敵軍見前面的坦克被他們摧毀,竟然開足馬力往後瘋也似的倒退。譚秉雲還沒反應過來,便聽到毛和激動的大喊:「人,班長,有人!」只見被炸毀的第二輛坦克里,跑出一個美國兵,他口裡喊著譚秉雲聽不懂的詞語,譚秉雲不疑有他端起槍就掃射了起來,十幾顆子彈傾瀉之後,他不放心又跳到坦克上面,對著天花蓋裡面就是一通亂射,一聲哀嚎之後,敵人徹底的被消滅。

03 讓美軍痛苦不堪的八小時

收拾了一下,譚秉雲看了看戰場,兩輛報廢的坦克倒在馬路上,遠處是敵人坦克往後撤退的轟隆聲。距離戰鬥結束也才過了兩個小時而已,這點時間根本不夠江南方面軍撤退。譚秉雲咬了咬牙,對毛和說道:「你趕緊回去,帶點手雷和子彈過來,我在這邊繼續拖延等你回來。」毛和哪裡放心班長一人呆在這麼危險的地方,就要開口說「不」,這時譚秉雲的眼睛看過來,眼睛裡帶著絕不離開的堅決,毛和低了低頭,說道:「班長,我知道了,你小心些,我馬上回來!」


麥克阿瑟都惹不起的中國陸軍,你李奇微憑什麼?特等功臣譚秉雲

看著毛和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譚秉雲就著星光觀察起周邊的地形起來,他一邊觀察一邊往南走了大概一百米。一處地形讓他感到十分的滿意,在這裡,一邊是陡坡一邊是山岩,陡坡路邊長著茂盛的野葫蘆,藤蔓十分的濃密,可以將他的身體完全的遮掩起來,而且視野也比較開闊,能夠很好的觀察路面的情況。沒過多久,毛和就帶著手雷回來了,連長也跟著一起來到這裡,連長看他傷勢有點嚴重,便要叫他回去,自己留下來。譚秉雲聽了後,連忙搖頭說:「沒事,連長,我鐵打的,再來一個師我也照樣收拾,而且我有對付坦克的經驗,往它屁股後面扔,沒一個瞎的。」連長見他如此堅決,也不好多說什麼,在譚秉雲的催促下,只好回去指揮其他弟兄。

連長走後,譚秉雲對毛和說:「我去前邊埋伏,你繼續在這兒警戒北邊!」說完,就帶著一點乾糧上了路。

他來到一個絕佳的埋伏點,將身子隱藏起來,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他中途又累又餓,但是不敢眯眼,生怕一不注意敵人就溜了過去。他吃了幾塊餅乾,喝了點水,精神才好了點,就在他精神又開始恍恍惚惚的時候,地面開始瘋狂的抖動起來。他瞬間來了精神,激動的在心裡大喊:「狗東西,還敢過來送死。」一會兒一串距離保持得很好的坦克群浩浩蕩蕩的往這邊開來。這些坦克邊開邊往四周開炮,看來真的是被譚秉雲打怕了。就在坦克離自己還有6米的時候,他拉開幾顆手雷往第一輛坦克底下丟去,幾聲爆炸之後,前面的坦克冒出一股股濃煙,便一動不動的停了下來,後面的坦克見狀,嚇的趕緊往後撤退,機槍子彈彷彿不要錢似的,瘋狂發射。

就這樣美軍第二師被譚秉雲硬生生的逼退了回去

就是他一個人,從深夜一直堅守到第二天白天,拖延了八個小時,徹底摧毀美軍的計劃,江南軍才有足夠的時間進行大規模轉移。


麥克阿瑟都惹不起的中國陸軍,你李奇微憑什麼?特等功臣譚秉雲

授勛

一個月後,在志願軍的勞模大會上27軍軍長彭德清握著他的手激動的說道:「譚秉雲啊,譚秉雲,你就是救世的菩薩,你把美軍堵了8個小時啊,我們的同志才能順利的撤過北漢江!」

1951年,中國人民志願軍領導機關為了表彰他的貢獻給他記「特等功」並授予「一級英雄」榮譽稱號。

1951年10月1日,他受邀登天安門城樓,觀國慶盛典。

1952年,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人民會議常務委員會授予他「一級戰士」榮譽勳章。

1952夏,金日成訪華,指名點姓要見譚秉雲,二人見面,金日成對他表示最大的敬意和讚賞。

1999年,譚秉雲應朝鮮政府邀請,赴朝,參觀人民軍事博物館,在那裡他見到了自己年輕時接受朝鮮婦女獻花給自己的照片。但遺憾的是,這次赴朝,他未能如願進入390高地,昔日的戰場已經成為軍事重地。


麥克阿瑟都惹不起的中國陸軍,你李奇微憑什麼?特等功臣譚秉雲

朝鮮婦女向譚秉雲獻花

2001年,譚秉雲病逝,享年78歲

作為一個四川人(川渝一家親),我深深的為自己家鄉有過這樣的英雄而驕傲,我也曾去過江津,當我問起當地的居民是否認識這位偉人時,他們都面帶笑容說道:譚先生啊,當然認識,那可是響噹噹的熱血男兒,是我們重慶人的驕傲!」

重慶人,生來就很豪爽,他們表現出來的那種剛強那種血性,在今天,應當作為一種精氣神用來傳承。無論是在戰時,還是和平年代,這種精神不能丟!


麥克阿瑟都惹不起的中國陸軍,你李奇微憑什麼?特等功臣譚秉雲